杨德龙:耐心资本助力我国新质生产力发展壮大

2024-05-29 16:54:05 和讯投稿

  国家大基金第三期正式公布,其规模超过了前两期的总和,达到3,440亿元。这三期大基金属于耐心资本,投资于芯片半导体板块,因为我国在芯片半导体方面属于补短板的领域,所以国家投资的力度特别大。这一期资金投资和前两期略有区别,从前两期投资的情况来看,第一期投资的主要是芯片制造公司,占比达到60%,第二期芯片制造公司的投资占比80%。因为芯片制造环节是重资产领域,更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同时第二期资金的投资方向已经开始聚焦一些短板领域,比如设备和材料领域,预计这一趋势还会持续,补好短板,努力实现我国半导体产业链的健康发展。所以第三期投向可能会逐步转向一些关键设备和关键材料,因为我国在芯片半导体制造方面主要是中低端的优势较大,而高端芯片特别是14纳米以下的芯片还存在较大的技术难点,而上游的设备多数也需要进口。所以通过科研投入来突破技术难关,带动民间投资,从而在设备和材料方面实现突破,将是第三期的重点。

  第三期大基金除了国家出资之外,还引入了六大国有银行作为股东,包括工、农、中、建、交、邮储六家银行,合计出资达1,140亿元。引入六大国有银行,主要是为了给大基金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因为我国在芯片半导体方面还存在很大的短板,所以研发投入增量很大,通过引入国有银行,后期能够对需要大量研发投入的企业提供更多的贷款支持。半导体行业不仅是技术密集型产业,也是资金密集型产业,所以在研发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六大国有银行入股,并且向国家大基金三期出资合计1,140亿元,占总数的1/3左右,说明后期研发方面将会加大银行信贷支持力度。

  值得注意的是,第一期和第二期集成电路基金间接带动了超过万亿规模的社会资金投向半导体产业,相信第三期的基金对半导体行业的发展会起到更大的作用。当前我国经济增长出现了一定的放缓,通过加大政府主导的资金投入来带动民间跟进投资,可能会带来更大规模的投资,从而创造更多的就业,也为我国存在短板的领域实现突破打下坚实的基础。

  投资芯片、半导体等新兴产业需要耐心,国家资本属于耐心资本,所以前三期国家大基金通过长期投资来支持集成电路企业的发展。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一方面要认识到,该行业投资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兑现收益,所以要有耐心,如果是短期资金并不适合投资,更不要去炒题材、炒概念。虽然出台国家第三期大基金之后,芯片半导体板块出现了较大幅度上涨,但是建议投资者不要跟风炒作,而要着眼于中长期,看是否能够产生一些技术突破的公司,产生一些好的企业,这样投资风险相对可控。国家对于集成电路行业的支持会越来越大,直到我们实现技术突破,并且逐步实现应用,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打造国有产业链。

  所谓耐心资本,是近期听到的一个热词,它指的是对于一些科技创新类行业的投资,要有长期的准备,要着眼于未来,而不是看它短期的盈利情况。一般科技创新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磨炼出来,包括新兴产业的发展,也会经历很长的波折过程,才能最终取得良好的业态,从而产生回报。就像新能源汽车行业一样,从人们对它的质疑到路线选择的动摇,由于我们坚定信心发展新能源汽车,所以现在在国际上处于领跑地位。未来发展AI等产业,也要有这样的精神,耐心等待、耐心陪伴科技企业发展,才能真正创造出好的成果。所以耐心资本和长期资本并不完全画等号,还要求有前瞻性布局,要看对方向。如果看错了方向,可能耐心等待最后得到的是投资亏损,所以我们一定要将资本投入到代表经济转型方向、代表科技发展方向的一些产业,这样耐心资本将来可能会带来可观的回报。

  耐心资本,第一在布局上要有前瞻性,要发现下一轮科技发展可能会带来哪些机会,才能真正地获得好的回报。第二要有专业性,因为耐心资本投资的期限可能是10年以上,这就需要通过专业的分析来看哪些行业具备这样的发展潜力,任何新质生产力的产生,都有一个培育的过程,而且在前期可能方向并不明确,需要有专业的分析判断,来看下一代技术将会在哪一方面实现突破、应用。就像现在市场热议的人工智能一样,未来很多行业可能都要“AI+”,那么我们在AI发展的领域也要和新能源汽车领域一样,锚定目标,在卡脖子的一些项目,比如芯片、半导体方面来实现突破,不要急功近利,真正克服技术发展的一些难题。

  近期国家第三期大基金已经成立,并且金额达到3,440亿元,超过前两期资金的总和,这些是真正的耐心资本。这一次引入了六大国有银行来参与,为将来企业融资提供支持,因为科技创新需要大量资本的投入,集成电路行业不仅是技术密集型行业,也是资金密集型行业。这需要国家大基金以及撬动一些民间的耐心资本长期投资,才有可能取得突破。

  所有的新兴产业发展,都需要很长的过程,而且是试错的过程,甚至有可能刚开始的路线是错的,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才能找到正确的路线。因此壮大耐心资本,就不能受到短期技术变化或者市场波动的干扰,才能立足长远,取得好的回报。因为技术变化非常快,包括在路线上可能都会有很大的争议。比如光伏,这几年很多光伏企业大量地上产能,采取的技术路线也有所差异。这会导致在价格战比较激烈的情况下,有些技术路线走错的企业,可能就被迫退出了市场,而坚持了正确方向的企业可能跑出来,最终形成比较好的行业格局,这些既需要耐心资本,也需要专业的判断,才能够走出正确的路线。

  目前来看,耐心资本还是着眼于发展的初期,在发展成熟之后可能会有更多追求快速回报的资金进来。耐心资本是在行业刚起步的初创期进入,因为在初创期还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而且需要等候很多年的时间,才能真正培育出一个好的行业。以新能源汽车行业为例,从产生概念,到真正地发展起新能源汽车,经历了超过10年的犹豫和动摇,如果不是耐心资本,肯定忍受不了长达10年,没有任何回报,甚至可能会血本无归的考验,所以耐心资本在投资上更多属于比较早期的资金。

  耐心资本一方面是由国家出引导基金,比如说国家推出的三期大基金。对于我国现在卡脖子的项目——集成电路,也就是芯片半导体行业,给予资金支持,同时撬动民间投资跟投。前两期大基金撬动了上万亿的民间投资,国家投资接近3, 000亿,有1:3的撬动效果,现在第三期又投入了3,440亿的国家引导基金,可能会再次撬动上万亿的民间投资。

  在发展的过程中,如果未来看到行业有了赚钱效应,有了技术突破的可能性,可能会有更多的民间资本参与到行业的投资中,这样耐心资本就会发展壮大,各个地方如果有财力通过成立一些行业引导基金来投资一些民间资本暂时不愿意投资的新领域,也能够起到同样的效果。所以无论是中央政府的引导基金,还是地方政府的引导基金,其实都属于耐心资本的范畴。

  现在新兴的行业较多,也包括新能源领域,像光伏、风电,目前出现了价格战、产能过剩,后期通过技术路线的选择将会出现优胜劣汰,行业的情况也有望改善。耐心资本在引导AI,也就是人工智能投资方面将会发挥重要的效果,因为人工智能是目前可能会改变我们工作生活方式的一个重大技术突破。像当年出现互联网一样,人工智能的出现可能会让很多行业发生改变,也就是所谓的“AI+”。相关部门也表示,未来要推动各行各业加上人工智能技术进行赋能。而芯片半导体行业作为我们目前卡脖子的行业,未来耐心资本要加大投入,在高端芯片方面实现技术突破。还有像大数据中心的建设,也需要耐心资本,因为大数据模型是产生人工智能的基础,但建数据模型需要很长的时间、很大的资金量、很多的耐心才能实现,其他的包括一些前沿技术,像太空探索、基因技术、生物医药等等,都需要耐心资本的参与。

  如果一个行业的发展已经趋于成熟,耐心资本已经取得了较大的成功,像新能源汽车领域,行业发展走向正轨,且获得了较好回报,可以逐步退出来兑现收益,同时有更多的资金去投入到下一个新兴领域,不断地扶持优势产业。因为技术进步是不断推进的,科学发展没有尽头,所以耐心资本在扶持完一个行业之后,可以在行业已经发展成熟、稳定的时候退出,从而为下一个技术创新提供更多的支持。所以耐心资本并不是不要求回报的资本,只是要通过前瞻性的布局,在一个行业发展的早期进行投入引导,帮助这个行业发展壮大,之后再择机退出,这对于经济社会的发展、提高综合国力、提高在第四次科技革命中的领先地位都是大有裨益的。

  (作者系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基金经理)

(责任编辑:李悦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