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60%回撤,却错失50倍收益!顶流基金经理也难做高抛低吸

2022-05-30 14:01:39 证券时报网 微信号 

  要完美控制回撤,基金可能要付出50倍的收益代价。

今年以来以顶流基金经理为代表、以半导体基金为典型的领域出现严重的信任危机,在半导体基金年内普遍出现30%左右的回撤之际,控制回撤与抓住机会究竟谁更为正确一时争议不断,一些基民提出基金经理为何不对重仓股采取高抛低吸?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在半导体龙头成长的早期,顶流基金经理精准选股、提早埋伏,在短时间获得翻倍收益后,及时下车并避免了50%甚至60%的个股回调,然而真实的基金操盘情况是,这些一旦被卖出下车的个股,实际上很难在低位抄底买回,部分基金的早期持仓在控制回撤后失去约50倍收益,即便是顶流基金经理董承非也不得不在锁定翻倍收益、卖出避免巨大回撤后,以更高的价格买回。

顶流基金经理发迹,早期半导体的一次精准潜伏

北京奥运会结束的第二年,作为半导体行业的一个分支,淘汰白炽灯的政策口号让LED照明行业,在2009年的A股市场火爆一时,当时许多上市公司纷纷公告,举资向LED行业进行投产,这被当时的一些公募基金经理视为行业景气度来临的一个标志。

在2009年,公募基金产品的数量还不算多,当时全市场的公募基金产品数量仅约500只。而当时的A股上市公司的数量已超过1500只,因为当时的基金数量很少,而上市公司数量很多。因此,出现基金经理持仓买入的股票,往往备受投资者的关注,这成了基金数量稀少的早期背景下,个人投资者选股的一个极为有效的指标。

许多散户在当时发现,一家位于杭州、看似不起眼的上市公司士兰微(600460),一家位于福建的上市公司三安光电(600703),突然都获得了一两只偏股型基金的关注,到2009年12月底,一只偏股型基金已经持仓士兰微达到700万股,成为当时士兰微的第二大股东,挖掘士兰微的这只基金,正是来自当下以投资半导体而火爆一时,并打造出蔡嵩松的诺安基金公司,当时持有士兰微的产品是诺安价值增长(320005)基金。

顶流基金经理董承非也在此时开始发迹,当时知名度还不太高的董承非,第一时间挖掘三安光电,持股也最多,在董承非所管的兴业全球视野(340006)基金买入三安光电之前,这只股票一直无人问津,并且,在董承非买入LED行业之前,几乎所有的基金在这个领域都没有显著的持仓,包括较早挖掘并重仓士兰微的诺安基金,在LED芯片行业的投资上,实际也落后董承非两三个季度。

2008年第三季度董承非抄底三安光电。

当时的三安光电的前七大流通股东

以此看来,董承非的选股能力的确独到,而诺安基金在半导体的投资能力,也确实颇有历史渊源。不过,诺安价值(320005)增长基金尽管是士兰微的第二大股东,但在诺安价值增长基金的持仓中,士兰微实际上的仓位占比并不高。

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2009年末所持有700万股士兰微,对应的持股市值是7889万元,这在2009年末的诺安价值增长基金的持仓股票排名中,只排在第45名。当时,诺安价值增长基金总计持有134只股票,持股最大的三只股票是双汇发展(000895)、海螺水泥(600585)、冀中能源(000937)。虽然现在看来,上述三只股票似乎缺少新意,在基金持仓中并不流行,但在当时的经济背景下,这些股票是基金的心头肉,而士兰微所具有的“LED”、“芯片”概念,因为太新潮并不是基金最热衷投资的对象。

不过,基金经理挖掘LED行业的实际效果还是极为惊人的,诺安价值增长基金重仓的士兰微在2009年当年股价上涨了2.24倍。董承非当年从LED行业上赚得更多,他的三安光电在2008年的熊市中逆市暴涨1.26倍,在2009年又继续暴涨了4.78倍。

不过,无论是董承非抑或是诺安价值增长基金,在短时间内从一两只股票上获得惊人收益后,基金经理都在事后选择了一键出清。综合上市公司和基金公司的定期报告显示,到2010年中期,提前潜伏三安光电的董承非、早早介入士兰微的诺安价值增长基金,均对相关股票进行了兑现。

行业格局短期变坏,基金及早卖出是对还是错?

精准选股、提前埋伏的基金经理,在LED行业获得丰厚回报后马上兑现,也当然存在及时兑现的好处。

“当时很多上市公司看到只要和LED灯具照明有关,股价就能飞起来,因此很多A股上市公司开始往里冲,产能扩张非常快。”深圳一位公转私募的明星基金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直言,当时LED芯片、LED照明行业的门槛不太高,但行业毛利率却相当不错,因为政策补贴等因素,上市公司业绩很高,股价也都表现不错,自然就吸引大量竞争对手的涌入,资本涌入意味着行业竞争结构开始恶化,产品价格也会大幅下降。

高毅资产董事长邱国鹭也曾向记者强调,不考虑长期因素的话,任何一个变得有利可图的行业,都会吸引跟风者,可能会被蜂拥而至的资本破坏掉之前美好的竞争格局。

董承非、诺安基金所持仓的三安光电、士兰微,因为LED概念带来业绩、股价的双双飞跃,在2009年吸引了眼红的跟风者。跟风的上市公司是A股的德豪润达,在当时它是一家主营面包机、咖啡机的小家电公司。

2009年6月,德豪润达与广东健隆达合资组建了广东健隆光电科技有限公司,随后,广东健隆以关联交易的形式斥资1.07亿元购买广东健隆达、恩平健隆电路板厂有限公司与LED业务相关的全部固定资产。

2009年10月14日,德豪润达公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芜湖德豪润达光电科技有限公司LED产业化项目。当时,公司已向中国证监会递交定向增发申请,募集资金16亿左右,逐步建设大型的LED产品制造基地和研发中心,从而扩大德豪润达LED产品生产规模。

高达16亿的资金投入LED以及此前的并购,让德豪润达一下子成为整个2009年度最为火爆的LED概念股,这种跨界资本运作,使得德豪润达当年股价暴涨4.7倍,跨界跟风者的股价甚至秒杀了当时正宗的LED行业上市公司龙头们,包括士兰微、三安光电。

到2010年2月,作为跟风者的德豪润达再次发出重大资本操作,芜湖市政府与德豪润达光电有限公司芯片项目合作正式签约。项目总投资达到60亿元。德豪润达时任董事长王冬雷透露,公司将在未来18个月内建立起一个大型的LED光电产业基地,该基地将覆盖LED照明产业的产业链上中下游,包括该产业的核心技术领域的芯片制造、切割。

有利可图的LED因为跟风者的不断的跨界扩产,产能急速增长后,LED行业出现了产能过剩的局面,导致LED产品价格持续走跌,反应在股价层面,在德豪润达2010年进一步又以数十亿资金跨界投入LED后,2011年度的LED主要参与者,士兰微当年股价下跌高达60%、三安光电年度大跌接近50%。

跟风者的一系列产能扩张,也让许多在2011年初才后知后觉买入LED股票的基金经理深受其害。某种意义而言,这也意味着董承非、诺安价值增长基金在2010年中期前已全部卖掉相关LED仓位,似有先见之明。

惊人回报必伴随惊心动魄,基金持仓为何难言连续性

“基金经理实际上每一年度都在进行业绩排名,基金持有人更是希望基金经理每个年度都能赚钱、不能亏钱,这也让基金经理在个股上的长期投资受到许多制约。”大成基金的一位基金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如果基金经理年度业绩做得很差、某些重仓股出现年度巨大的回撤,基民就会选择用脚投票,申购赎回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因此,基金经理既要关注长期收益,还要关注短期的投资,也使得一些股票很难拿得太久。

平安基金经理刘杰也对此深有认同,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伟大的投资或惊人的累计收益,往往是建立在巨大的回撤上的,这就使得“长胜”是需要付出巨大的回撤代价。

若不考虑基金业绩排名,基金经理能够尽可能的长期持有相关股票,基民尽可能淡化年度基金业绩的回撤,则相关基金经理在LED上的布局,将因为当前的半导体而出现惊人的累计回报。

记者注意到,以诺安价值增长基金2009年所持有的700万股士兰微计算,当时持股市值为7889万元,而从2010年到2021年,士兰微股价上涨最高达到52倍,即便考虑士兰微在2021年底至今出现一波巨大的回撤,但该股从2010年至今的累计股价上涨也超过30倍。30倍的收益,意味着上述7889万元的将变成23亿资金,甚至已是目前诺安价值增长基金全部10亿资产的两倍。

董承非在2008年三季度开始持有的三安光电,若持股至今的回报更为惊人。三安光电从2009年初至2021年内,最高涨幅高达84倍,经历去年底至今的回调后,三安光电还尚有接近40倍的累计涨幅。

然而考虑到基金持股的双十限制,即当相关股票持续上涨后,其在基金总持仓中的比例逐步提升,当因大幅上涨导致持股市值占比超过10%,基金经理也必须遵守规定进行减持,显然,完全持仓优质股票保持不动并获得伟大的收益,这几乎是一种理想状态,但它依然具有可参考的意义,即基金经理依然可以在遵循双十限制的前提下,长期持有相关股票。

然而,公募基金很难在伟大上市公司的投资中,获得长期伟大的收益,被制约的因素还不仅仅是基金业绩排名、避免短期回撤保护投资者利益、持股的双十限制等因素,还有基金经理的频繁更换。当基金产品的基金经理发生变更后,新任基金经理的基本操作都是将对方的持仓股票换一遍,这在行业也是普遍现象,而在公募基金行业几乎任何一只存续时间五年以上的基金产品,都至少迎来两到三次的基金经理变更,这意味着,大多数伟大的股票,也不可能在基金的持仓中保持连续性。

这种变更基金经理,新的管理者对前任基金持仓进行持仓甚至也出现在董承非,以及他曾经在2010年就卖出的三安光电上。

2013年10月底,兴全趋势投资基金的基金经理发生变更,新聘基金经理为董承非。在此之前,原基金经理持有三安光电约194万股,而在董承非上任兴全趋势投资基金的第四季度末持仓中,三安光电的仓位被减持了接近50%,只剩下100万股。又过了两个季度,三安光电在2014年6月末已完全消失在该基金的持仓中。

基金高卖低吸操作难,股票回调后高位追回是常态

或许是因为士兰微从LED芯片蜕变为半导体巨头所带来的50倍涨幅,而诺安基金最早挖掘士兰微,却在一年时间获得两倍收益后就匆匆下车的因素,诺安基金在A股的半导体投资似乎开始更加关注持仓股票的“长胜收益”而非年度收益。

尤其是作为诺安基金在半导体行业最为锋利的矛,蔡嵩松所管理的诺安成长(320007)股票基金在半导体行业一直采取坚守策略,尽管许多个股期间出现20%甚至30%的回调,但根据该基金2022年一季度报告显示,蔡嵩松的主要核心持仓依旧在此前持有的核心品种上。

虽然诺安成长基金今年因为相关个股年普遍回调跌幅20%、30%,导致基金净值年内损失约31%,但若考虑到诺安基金当年避免士兰微在2011年度股价大幅下跌60%,而后股价又在之后的十三年内累计上涨50倍的现象,基民或需考虑究竟基金经理避免下跌60%和失去50倍,哪个才是正确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基民也曾发出疑问,即基金经理可以坚持长期投资,但要在股票下跌趋势中及时卖出,等股价见底再买回。对此,景顺长城股票投资部执行总监、基金经理杨锐文对此作出了解释。

对于“某只股票涨这么多了,基金经理为什么不跑”此类的问题,杨锐文指出,投资似乎很简单,低买高卖就可以了,但实际能做好却很难。“如果我知道我的某只股票跌很多,我一定会卖的,但问题是我并不知道它会跌很多,我之所以买入和持有,一定是认为股价会涨或者未来会涨。”他认为,股票涨跌受到很多因素影响:包括估值、业绩、行业景气度、未来前景、宏观流动性等等。任何事情从事后来看都是容易的,但是站在当下却是很难的。

杨锐文表示,基金投资交易框架并不像大家认为的那么随意。

我们无法完全消除投资案例的失败,只要你投资就必然会遭遇某个投资案例失败的可能,我们只能控制我们投资的成功率。我们通过自洽的投资方法论来提升我们的投资成功概率,这些年,我们认为沿着产业发展趋势投资的成功率很高,因此,基金选择的企业都是沿着这个方向寻找的。我们相信,只要基金持续成长,终将会给我们丰厚的回报,当然,前提是基金不能买得太贵。

显然,基金经理也在市场中不断的摸索、学习和验证持仓。董承非在2010年卖出三安光电,而在2013年10月开始接任兴全趋势投资基金后,该基金原本就持仓的三安光电,在此后被持续减持并消失。但基金经理在持续的摸索、学习和反思中,也在不断地超越自我,最终三安光电还是又一次出现在董承非的持仓股票中,且持仓地位远非他在十三年前的那笔投资,在2017年他又开始重新关注三安光电,在2017年中期试探性地买入65万股,占当时基金仓位比例仅为0.15%。几个月后,他开始大幅加仓三安光电,持仓提升到1282万股,不过依然未进入他的十大重仓股名单,在2018年一季度继续加仓,这次三安光电成为兴全趋势基金的第九大重仓股,到2021年二季度末,三安光电又成为董承非得第一大重仓股。显然,董承非克服了获利后卖出,并在卖出对象上涨数倍后重新买回。

“牛股卖出去了大多数情况都是更高位置买回,很难做到在充分下跌后,抄底买回去,高卖低买其实很难。”平安基金研究总监张晓泉向券商中国记者表示,大多数的情况不是高卖低买,更多的情况是高位卖出去,在更高的位置再买回来,更加考验基金经理的心理承受能力。

张晓泉表示,投资股票的本质是为了在低估的时候买入,在高估的时候卖出,为投资者赚到钱,持有是为了赚钱所付出的时间成本。完美状况你应该是每个波段高点卖掉,低点买回来。理论上说如果每次都能做到,大多数股票都能赚钱,但这很不现实。所以要结合研究方法对股票进行价值判断,包括产业趋势或者公司的成长趋势或者公司的定价,在有确定性的时候参与相关标的的投资。总体上的目标,是低估的时候买,高估的时候卖,这应该是做股票的核心本质。

来源: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

编辑:万健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冀文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