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成立3个月,就遭巨额赎回!这只债基怎么了?一户金主暴力控盘

2022-08-18 07:16:33 券商中国 微信号 

提前结募的债券型基金,“一户金主”的控盘风险开始显现。

8月17日,国金基金发布公告称,旗下一只刚入市的债基发生巨额赎回后实施延期赎回。值得一提的是,该基金在今年5月提前结募,截止目前成立时间刚满三个月。业内人士认为,小公募旗下债基的提前结募大多与金主的“帮忙资金”有关,但也导致了对单一投资者的资金依赖风险。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就在数日前,深圳一家小公募旗下的债基同样发生了巨额赎回,并在一日后即终止基金运作,根据该基金定期报告显示,“一户金主”持有上述债基4.83亿份,对该债基实现100%的控盘。

小公募债基出现巨额赎回

国金基金8月17日发布公告称,旗下国金惠利纯债基金于2022年8月15日发生单个开放日内的基金份额净赎回申请(赎回申请份额总数加上基金转换中转出申请份额总数后扣除申购申请份额总数及基金转换中转入申请份额总数后的余额)超过前一开放日的基金总份额的10%的情形。

根据《基金合同》的约定,国金基金认为国金惠利纯债债券型基金发生了巨额赎回。“当基金出现巨额赎回时,基金管理人可以根据基金当时的资产组合状况决定全额赎回或部分延期赎回。”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根据国金惠利纯债基金《基金合同》的约定,“当基金管理人认为支付投资人的赎回申请有困难或认为因支付投资人的赎回申请而进行的财产变现可能会对基金资产净值造成较大波动时,基金管理人在当日接受赎回比例不低于上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的10%的前提下,可对其余赎回申请延期办理。对于当日的赎回申请,应当按单个账户赎回申请量占赎回申请总量的比例,确定当日受理的赎回份额;对于未能赎回部分,投资人在提交赎回申请时可以选择延期赎回或取消赎回。选择延期赎回的,将自动转入下一个开放日继续赎回,直到全部赎回为止;选择取消赎回的,当日未获受理的部分赎回申请将被撤销。延期的赎回申请与下一开放日赎回申请一并处理,无优先权并以下一开放日的该类基金份额净值为基础计算赎回金额,以此类推,直到全部赎回为止。如投资人在提交赎回申请时未作明确选择,投资人未能赎回部分作自动延期赎回处理。当出现巨额赎回时,基金转换中转出份额的申请的处理方式遵照相关的业务规则及相关公告。部分延期赎回不受单笔赎回最低份额的限制。”

国金基金公司表示,为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决定对本次巨额赎回实施部分延期赎回措施。本次巨额赎回实施部分延期赎回措施后未接受的部分基金份额赎回申请,其中:对于选择延期赎回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将自动转入下一个开放日继续赎回,直到全部赎回为止;对选择取消赎回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当日未获受理的部分赎回申请将被撤销。

刚运作三个月,金主就要撤退?

值得一提的是,国金惠利纯债基金是今年年内一只提前结束募集的债券型基金。

“提前结束募集的债券型基金,往往与一两个金主在新基金发行期内的大额认购相关。”华南一位基金公司市场部人士认为,中小基金的债券型基金能够提前结束募集,相当程度上都是找到相关的金主参与新基金募集期的销售,此类金主所支持的资金一般不会待太久。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国金惠利纯债基金成立刚满三个月,该基金于2022年4月8日起开始募集,原定募集截止日为2022年7月7日,但在今年五月中旬即决定提前结束该新基金的募集,募集截止日提前至2022年5月13日,并在2022年5月17日募集成立,比原定时间提前了近两个月。

显而易见的是,上述债券型基金之所以能够提前结束募集并迅速成立,相当概率上是因为有金主资金的支持。而此次巨额赎回的出现,或又意味着金主的“帮忙资金”开始离场。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8月16日,国金惠利纯债基金自5月中旬成立以来的基金净值收益率仅为0.13%,这意味着上述“帮忙资金”赎回后,并未有明显地获利。

值得关注的是,券商中国记者此前注意到,6月以来债基发行市场中机构定制化产品频频现身,这些募集认购户数多为2户的债基,大多募集资金却超过10亿元甚至50亿元,单一机构的持有份额达到99%。(详见券商中国此前报道:《又见基金赎回,什么情况?两大基民包揽96%份额,业内揭露"潜规则":或是帮扶资金》)

比如在6月14日成立的新基金——渤海汇金兴宸债券型发起式基金。作为一只发起式基金,该新基金募集的有效认购户数同样只有2户,但该基金的募集规模却不小,最终募集资金达16亿元。此外,在6月14日成立的博时富尊纯债一年定期开放债券型发起式基金也同样如此,该基金的有效认购户数也只有2户,募集资金规模达15亿元。当时接受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此类机构定制化产品往往存续时间短,此前多只规模巨大的债基在“金主”赎回后宣布清盘。

控盘高导致部分债基赎回后立刻清盘

券商中国记者发现,上述人士关于“金主”赎回导致清盘风险的判断,已在数日前的一只债券型基金中得以验证。

深圳一只中小公募基金日前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一只发起式的偏债型金于2022年8月2日发生基金份额净赎回申请超过了前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20%的情形,即发生了巨额赎回情形,且存在单个基金份额持有人超过上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70%以上的赎回申请的情形。根据该基金《基金合同》的约定,在开放期内,基金发生巨额赎回时,对于在开放日内单个基金份额持有人超过基金总份额70%以上的赎回申请情形的,除未超过基金总份额70%以内的赎回申请按上述规定办理赎回申请外,基金管理人可以对单个基金份额持有人超过基金总份额70%以上部分的赎回申请延期办理。

然而,仅仅在一个交易日后,该基金的存续就发生重大变化。上述基金再次发布公告表示,上述发生巨额赎回的偏债型基金将进入基金合同终止和基金财产清算的程序。此事项不需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该基金的最后运作日由此定格在2022年8月4日,并于2022年8月5日进入基金财产清算程序。

上述偏债型基金在发生巨额赎回后,立即导致清盘的核心因素在于,该偏债基金严重依赖于“一位金主”。券商中国记者发现,根据该基金披露的2022年二季度报告,报告期内一位机构金主持有上述偏债基金的基金份额达4.83亿份,该金主几乎完全控盘,“一户金主”的持基比例高达100%。

显而易见的是,“一户金主”虽然成就了部分债券型基金的可观规模,但也导致这些基金面临极大的单一持有人依赖风险。

(责任编辑:赵鹏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