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九鼎吴刚的私募往事

2021-10-20 19:00:33 一号地产 微信号 

来源:一号地产|ID:dichanyihao

作者:九哥

一号说:           

一入江湖岁月催

“我是从巴山深处走出来的,我深爱着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和父老乡亲,我希望尽我所能为家乡做点实事。”

说这话时,吴刚正处于人生的高处,风光迤逦。

2018年3月1日,由燕亭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同创九鼎投资(600053,股吧)管理集团公司控股的燕亭山旅游度假区项目在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正式开工。

开工典礼上,当着上千家乡父老的面,吴刚说出了上面的一番话。

这是吴刚与地产的联系中不可多见的一根线,大多数时候的吴刚都是以私募大佬的面貌出现,很少直接进行地产项目投资。

上一次吴刚主动与地产“挂钩”的时候还是在九鼎投资的内部年会上,望着台下员工们热切的目光,吴刚以万科为对标说到:

“万科现在净资产七八百亿,我们比万科还大,我们有一千亿净资产,是中国第一号房地产公司。”

或许吴刚是希望以万科在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地位来映照九鼎的价值,而其背后的逻辑则暗含着像圈地一样圈资金的思路。

不过在老家的这一次打着文旅项目的地产投资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表面上这是一次与荣归故里表里合一的惯性动作,更愿意被人称之为回报桑梓。而其背后则隐藏着吴刚和九鼎都遇到了不小的麻烦甚至危机的一面,急需一场公开的官方背书予以化解。

01.

巴中少年、证监处长及PE大鳄

昔日“鲤鱼跳龙门” ,今朝“春暖凤归巢”。

这是吴刚以九鼎集团董事长身份携巨资衣锦还乡时,地方上给予的评价。

从公开信息来看,吴刚给家乡带来的燕亭山旅游度假区项目确是一笔不小的投资,总投资额20.5亿元,覆盖8个村,总面积50平方公里。

“燕亭山旅游度假区的建设将使当地的农民高度参与旅游开发,增加多元化收益,形成一条由旅游观光、现代农业、休闲度假、文化产业四大板块组成的可持续、可循环的旅游扶贫产业链。”谈及该项目建设的意义,吴刚信心满满。

然而九鼎集团作为上市的公众公司,主业并非房地产,突然斥资20亿元投入文旅地产项目实在令人匪夷所思,即便是业务中包括地产的九鼎投资旗下也只有一个紫金城项目,而且几乎从来不拿地,可见对于地产,“九鼎系”并不真的感兴趣。

那为何又要巨资投入位于四川巴中的这一所谓文旅项目呢?

只因九鼎的掌舵人吴刚出身于此?

巴中的投资消息曝出后,曾有投资者不满公司增持承诺迟迟不予兑现,却进行地产项目投资,直接向吴刚发问道,“投资那么偏僻,需要6年才完工的旅游项目。投资家乡,衣锦还乡很好,但说好的集团增持呢?!”

也有懂行的投资者开解道:“总投资20亿元,有多少是自有资金投入呢?又分了多少批来投资呢?这个项目出了旅游肯定会有变现的渠道和产品吧。”

如若推测为真,那吴刚的私募玩法果然高级,借助于文旅扶贫项目发售基金,用融来的投资人的钱来给自己脸上贴金,真是面子、里子都有了。

吴刚1977年出生于四川巴中,中学时因家中贫困放弃读高中转而读了中专,但在中专期间还拿到了一张数学大专文凭、一张法律本科文凭和一张会计本科文凭,堪称“学霸”。

毕业后在镇上的水泥厂当会计期间,吴刚考上了西南财大会计系研究生,期间一举拿下注册会计师、评估师、律师资格证书。

研究生毕业后,吴刚先去上海滩闯了闯,在闽发证券干了一年多的投行,期间还读了北大的在职金融博士。后来感觉投行领域不适合单干,吴刚又寻找其它的出路。

这时命运女神在他面前摆下两个选择:一个是去易方达基金,当时易方达需要财务方面的专家;另一个机会是去试一试证监会的全国招考。

吴刚选择去考证监会,结果考了个全国第一。

在证监会,吴刚从最普通的科员做起,用了5年的时间,成为了最年轻的处长。一时风头无两。

但是此时的吴刚已经不满足于现状,决定大干一场。

于是他拉来央行最年轻的处长黄晓捷一起创业,成立了九鼎控股。

至于传言二人起初募资不顺,还是一位绍兴司机投了首笔资金750万元才顺利启动等小道消息,则听听就好。

事实上,九鼎成立后,发展异常迅猛,特别是在吉峰农机、金亚科技(300028,股吧)IPO上赚了大钱。财新统计数据显示,2005年至2010年间,九鼎投资的Pre-IPO项目有14家,其中佰利联回报倍数16.5倍,吉峰农机回报倍数15.2倍。

也正是在2010年前后连续投中高回报IPO项目之后,九鼎忽然暴得大名,在多个私募排行榜中被列入前三甲,渐渐由“青铜”而流露出“王者”气质。

02.

千亿市值,几成全牌照金控集团

最早之前,私募基金一直靠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通道发行产品,2012年《基金法》修订之后监管权有所调整,2013年6月,PE的监管权从发改委划转给了证监会。

翌年一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和基金备案办法(试行)》,拉开了“阳光私募”的时代大幕,意味着阳光私募基金可以不用借助信托、券商、基金等通道来发行产品,可以自己发行产品。

九鼎投资也是在这时迎来巅峰时刻。

2014年4月,以首家私募机构的身份九鼎投资登陆新三板,一年内市值暴增至千亿,紧接着就是连续数笔天量融资:

100亿元

150亿元

300亿元

更大手笔的操作随即展开。2015年5月,九鼎通过收购A股上市公司中江地产借壳上市,并将其更名为九鼎投资(600053.SH),实现了终极一跃。

2015胡润百富榜中,九鼎集团以931.5亿元高居新三板公司市值排行榜首,吴刚则以180亿身家位列榜单第120位,成为新三板首富。

彼时曾有疑问,认为全球顶级私募巨头黑石的市值也不过千亿而已,而资产管理规模相差天壤之别的九鼎是不是被高估了。

面对外界质疑,九鼎反而更为张扬。

据传在九鼎投资的内部年会上,吴刚曾对在座道:

“你们募能募几个钱,投能投几个鸟项目,我这一整就是一千亿啊,永续资金啊兄弟们。”

上市只是开始,随后九鼎又如贪食蛇一般在金融市场快速扩张,到2017年底,其金控平台雏形已现:

支付:出资设立第三方支付机构易付通;

基金:发起设立九泰基金;

证券:控股天源证券(后改名“九州证券”);

保险:控股中捷保险经纪,吞并富通保险;

互联网金融:投资互联网金融借贷宝;

银行:参与民营银行筹建;

在一次投资者电话会上,九鼎集团亦承认曾谋求拿下银行牌照。如若成功,九鼎或将成为第一家逆向操作,由私募而泛金融的金控公司。虽然此前在九泰基金身上已经逆向操作过一次了,由私募发起设立公募,九鼎喝的也是头啖汤。

于是坊间笑言,平安集团用了28年才集齐到的全金融牌照,九鼎用不到10年就快拿完了。

如果监管没有那么快到来,九鼎逐步蚕食,实现全牌照的梦想也并非不可能。

从全局来看,私募备案的出台一度被认为属于激发金融创新的有效渠道,但在准入门槛放宽的之后必然出现良莠不齐的局面,批量生产的私募机构造成了资管市场产能过剩。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2016年私募备案开始整顿,从后来的视角来看似乎也可视为是资管新规出台的前哨战。

只不过这种整顿仍然缺点霹雳手段,近乎于儿戏了。

基金业协会出台了私募资管产品合同指引,要求在合同中明确产品的备案成功并不代表对产品合法合规性的承诺。

合着备案备了个寂寞?

显然不是,这只是相当于风险提示,后手很快来了。

03.

“资管新规”折断九鼎之足

2017年底,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出炉,对2012年以来“资管大跃进”收紧了口袋,虽然真正实施要到一年以后的4月27日,但其影响显然已提前拉满氛围。

“资管新规”及其系列配套细则提出了以下一些重要的改革方向:打破刚兑、禁止资金池、限制非标、限制期限错配、实行平等准入、统一杠杆要求、鼓励子公司化运作等。

回过头来看,2018年正是暴雷大年,对于“九鼎系”来说亦不例外。

彼时,很多开展固定收益非标投资的私募基金管理公司,因募资时承诺保本保息而后却无法兑付,被投资人维权,最终公司倒闭,创始人被捕。

九鼎旗下九州证券也在这一年遭遇投资人维权事件,且动静不小。

前一年7月和9月,九州证券相继发行存续期1年的“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资产管理计划”,规模分别为约1.92亿元和1亿元,投资于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信托计划主要为金银岛(北京)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融资。

而后因金银岛现金流吃紧,在信托计划到期时,没能按期支付信托款项,导致上述集合计划未能按时清算。

投资人暴怒,一气之下将九鼎创始人之一、吴刚的弟弟吴强的奥迪座驾给围了,后者见势不妙一踩油门从一众投资者中驾车扬长而去,继而流传出九鼎违约、吴强开车撞向投资者的消息。

后来,“九鼎系”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黄晓捷出面表示,“考虑到社会稳定,以及的确可能个别投资人会因为损失带来极大困难,我们已经承诺了分三年将本来不用我们承担的损失补偿投资人”。

看上去这好像是顾大局,然而实质上已经违背了“资管新规”打破刚兑的要求。

吊诡的是,到了2019年九州证券忽然起诉参与这个违约资管产品运作的两位普通员工,要求两位员工赔偿3.37亿元。

好在法院驳回了九州证券的要求,要不然九州证券还真是开了一个先例:

产品违约,员工背锅。

不止于此,2018年的九鼎集团还遭遇着严重的业绩下滑与负债率上升。

数据显示,到2018上半年,九鼎集团的负债已经升至694.93亿元,较挂牌时足足暴增了近120倍,长期借款达124亿元。九鼎集团、九鼎投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从去年末的67.96%、56.41%升至73.95%、61.37%。

同时九鼎的业绩掉头向下,2017年九鼎集团、九鼎投资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43.72%、50.31%,2018年九鼎集团、九鼎投资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下滑117.11%、7.24%,前者亏损近2亿元。

对于一家私募起家的金控平台来说,“资管新规”无异于断了它飞翔的翅膀。

九鼎投资2018年中报与年报中曾如此表述“资管新规”带来的影响:

2018年上半年“资管新规”落地,原有的金融机构所管理资金投资私募产品的模式很可能受到限制,导致公司新发行基金与金融机构的合作受到影响

2018年,防控金融风险成为金融行业最主要的风向标。以“资管新规”为代表的各项规范性文件正式落地,行业整顿力度加大,私募股权行业面临“阵痛”转型

值得一提的是,2018-2019年期间,九鼎集团未有在管基金参股项目获得证监会IPO核准批复。

有将九鼎的成功归因于其曾经的证监会官员身份,也有将之归为九鼎开创的PE工厂模式,不管是哪一种,吴刚都用财富堆砌了人生足够的高度。

而今,还处在这种高度的吴刚不知道会不会有“高处不胜寒”的感慨。

毕竟,今年的“十一”前夕,九鼎投资的公告证实了证监会对吴刚立案调查一事,几乎与此同时,中央15个巡视组巡视进驻25家金融单位的消息也一并传来,种种勾连,不免更增添了外界对吴刚及其一手缔造的“九鼎系”的种种疑虑,曾经的“私募王者”到底是什么底色,或许很快就会有答案。

End.

? 往期回顾

终于轮到碧桂园,大喊“买买买”

禹洲集团:跌跌不休的股价和岌岌可危的债市||解债

当代置业:到期债务寻求展期,又一百强房企要违约?

? 联络暗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号地产。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泓杨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