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上演“夺权”大戏,创始人称遭人身威胁

2021-10-15 21:07:45 雷达财经 微信号 

由于鸣石投资的权力之争引发大量舆论,受此事件影响,已有多家券商内部暂停推荐鸣石投资旗下产品。

雷达财经出品 文|孟帅 编|深海

近日,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上演了一出“夺权”大戏,短短几日,剧情跌宕起伏,出现了几度反转。

10月13日,一段疑似鸣石投资创始人袁宇发布的文字在网上流传,袁宇在文中称自己被李硕宣布已解除其在公司的职位以及其对策略组的管理,自此这出“夺权”大戏进入公众视野。

当天下午,鸣石投资通过公众号发布一封《说明》,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

随后,袁宇“甩”出一封《告全体员工书》,称自己才是鸣石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李硕名下所持有的鸣石投资全部的50%股权,均为上海松盟委托代持。

目前,“夺权”大戏已影响到公司产品销售。

鸣石投资上演“夺权”大戏

10月13日,一段疑似百亿量化私募鸣石投资创始人袁宇发布的文字在网络上流传,引起广泛关注。

据该段文字显示,袁宇对其与李硕之间关于公司控制权的纠纷向大家致歉,并表示过去几天,自己为了将对鸣石投资的伤害降至最低,正竭力解决此事。袁宇称在自己寻求事情解决方法的同时,却得知李硕已宣布解除其在公司的职位以及其对策略组的管理。

袁宇表示,李硕的行为打破了他们之间不损害鸣石投资利益的默契,已经直接触发了“关键人条款”,鸣石投资因此恐将面临大量赎回。

10月13日下午,鸣石投资通过公众号发布一封《说明》。《说明》中称,公司自成立以来,一直是由持股超50%的单一大股东李硕控制,股权结构清晰,未发生过变动,公司的各项投资决策和管理制度健全。

这份《说明》还称,由于袁宇在策略技术部的管理过程中,出现不利于公司长久发展的举措,公司董事会根据公司管理制度,决定暂停其策略技术部的负责人身份,由股东、合伙人王晓晗接替策略技术部相关日常工作。据鸣石投资官网显示,王晓晗系投资经理,获得上海交通大学金融学博士学位。

随后,袁宇又于当天晚上发布一封《告全体员工书》。袁宇在文中称,自己控制的上海松盟持有鸣石投资50%及35%共计85%股权,自己才是鸣石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李硕名下所持有的鸣石投资全部的50%股权,均为上海松盟委托其代持,直言李硕并非鸣石投资的股东。

袁宇称,因为与李硕多年的交情和信任,2017年上海松盟与李硕签订了《股权代持协议》,委托李硕代持鸣石投资50%的股权。袁宇表示,相关的代持情况在投资尽调的过程中均曾披露。袁宇称,到了2021年10月12日,上海松盟已函告李硕要求解除委托代持关系,将鸣石投资50%的股权予以收回。

在这份《告全体员工书》中,袁宇还表示自己近日在进入鸣石投资办公室的时候,遭遇暴力、人身威胁。袁宇称,这些社会闲散人员系李硕纠集,当天这些人占据鸣石投资办公室阻止其进入,并对公司公章予以侵占,妨碍其对鸣石投资的正常经营管理。

袁宇称,李硕关于暂停其职务、以鸣石投资名义发布《说明》等行为,既不属实,也并未经过鸣石投资股东会的决议通过,因而不具备法律效力。

值得一提的是,伴随袁宇《告全体员工书》的公布,袁宇所说的《股权代持协议》也随之曝光。

据协议显示,2017年1月16日,上海松盟与李硕签订《股权代持协议》。上海松盟自愿委托李硕作为其对鸣石投资500万元出资的名义持有人,李硕代为行使相关股东权利,李硕名义上持有鸣石投资50%的股份。

其中,上海松盟委托李硕代为行使的权力包括,由李硕以自己的名义将受托形式的代持股权作为在鸣石投资股东登记名册上具名、在工商机关予以登记、以股东身份参与相应活动、代为收取股息或红利、出席股东会并行使表决权、行使公司法与鸣石投资公司章程授予股东的其他权利。

上海松盟作为代持股份的实际出资者,对于鸣石投资享有实际的股东权利,并有权获得相应的投资收益;李硕仅以自身名义代上海松盟持有该代持股份所形成的股东权益,而对该等出资所形成的股东权益不享有任何收益权或处置权。

同时《股权代持协议》规定,在委托持股期限内,上海松盟有权将相关权益转移到自己或自己指定的第三人名下,且届时所涉及到的相关法律文件,李硕须无条件同意并承受。

若李硕存在不适当的受托行为,上海松盟有权对其进行监督与纠正,并有权要求李硕赔偿因受托不善给上海松盟造成的实际损失,但同时上海松盟不能随意干预李硕的正常经营活动。若上海松盟认为李硕不能诚实履行受托义务时,有权依法解除对其的委托,并将相应的代持股份转让给新的受托人。

《股权代持协议》中还提到,因履行《股权代持协议》所产生的争议,上海松盟及李硕应友好协商解决,若不能通过协商解决的,任意一方有权诉诸法院予以解决。

但雷达财经注意到,私募投资基金的代持行为本就存在争议。根据去年年底中国证监会发布的《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第五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出资人不得有代持、循环出资、交叉出资、层级过多、结构复杂等情形,不得隐瞒关联关系或者将关联关系非关联化。

10月15日凌晨,鸣石投资公众号再发一则《联合声明》,称由于近期鸣石投资的相关事宜给投资人及合作方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对此致歉,并表示为了保证投资人的利益、促进公司长久稳健发展,维护公司员工权益,袁宇、李硕共同决定积极处理分歧,以求将此次事件对公司的影响降至最低。

同时《联合声明》透露,目前双方对公司的管理等事宜正在进行协商,并已取得建设性成果,将于10月18日向外界公布结果。鸣石投资表示,公司运转一切正常,目前继续暂停公司相关产品的申购,不影响赎回。

多家券商内部暂停推荐鸣石投资旗下产品

据官网介绍,鸣石投资是一家致力于为客户提供资产管理服务的专业量化投资机构,其资产管理服务范围包括股票、债券、期货、股权投资以及其他金融衍生品等。

天眼查显示,鸣石投资成立于2010年12月9日,注册资本1000万,目前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李硕,2015年12月,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李硕变为王洋,而后又于2016年2月变更回李硕。

鸣石投资分别由李硕、上海松盟、王洋、周晟持股,前者分别持有公司50%、35%、10%、5%的股份。其中,李硕为公司大股东、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李硕最终受益股份为53.5%。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网页显示,鸣石投资管理规模区间在100亿元以上,李硕为鸣石投资实际控制人。高管信息一栏详情显示,李硕自2010年12月至2017年5月,担任鸣石投资执行董事、总经理;自2010年12月后,担任鸣石投资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

此外,李硕在鸣石投资任职期间,还曾在吉林市中信出国服务有限公司、无锡傲信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任职。

天眼查显示,持有鸣石投资35%股权的上海松盟,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均为袁宇,其持有上海松盟72.5%的股份。

雷达财经注意到,2017年5月,上海松盟法定代表人由王晓晗变为袁庆和。2018年11月,上海松盟投资人名单也从原先的袁宇和袁庆和,新增了李硕、王晓晗和陈红青。据天眼查上海松盟最新的股东名单显示,李硕、王晓晗、袁庆和、陈红青分别持股10%、7.5%、5%、5%。

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页面显示,鸣石投资正在运作基金数量209只,提前清算75只,正常清算2只。

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与鸣石投资合作的代销券商达29家,其中不乏头部券商。

由于鸣石投资的权力之争引发大量舆论,受此事件影响,已有多家券商内部暂停推荐鸣石投资旗下产品。

鸣石投资的“夺权”大戏最后要如何收场,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