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找托、贩卖焦虑:套路多多的财商课,是帮受伤的基民实现自我救赎,还是在培育另一波韭菜?

2021-03-16 17:48:23 时代财经 

“想发财又有什么错呢?”在基金行情一次又一次因 “全盘皆绿”登上热搜后,有网友在微博忍不住灵魂发问。

随着市场行情接连下挫,入局不久的年轻投资者们看着自己“绿油油”的基金账户,一边默念“只要我不卖就不会亏”,一边开始在闲鱼上倒卖起自己的闲置物品以便继续加仓,“别问,问就是已经亏到毫无波澜”。据同花顺(300033,股吧)统计,2月18日至3月9日,仅14个交易日里,全市场已有近120只基金的净值跌幅超过20%,25只跌幅超过25%,跌幅最高的已经超过30%。

然而,“哭穷”的新基民在义无反顾地投身资本市场,惨遭割韭菜后,似乎又发现了一把开启财富大门的“新钥匙”——财商课。然而实际情况却是,行业内机构鱼龙混杂、集中投诉频发,手握“钥匙”的小白投资者们是否从一片“韭田”进入了另一片“韭田”实则难说。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火热的财商教育市场

“理财课主要起到的是引导作用,告诉你什么是基金、股票,教你怎么去购买,而不是去盲目的投资。” 小郑向时代财经反馈到。

2020年初,小郑初次试水基金投资,但结果并不理想,“刚开始不太会买,总是在最高点买入,然后就是不停的跌。”在亏了几百块后,小郑在朋友的推荐下决定报名长投学堂的理财课补习相关知识。从9元的小白训练营到股票初级、基金初级以及基金中级课,小郑共花费了2000元左右。

几乎是同一时间,从事外贸工作的Mancy也踏入了资本市场,她也是长投学堂的学员之一。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长投学堂成立于2011年,隶属于上海昌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首个推出定制化课程的在线理财教育机构。目前,长投学堂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理财教育机构。”其官网介绍到,“截至2020年8月,超过500万付费学员在长投学堂学习理财课程,踏上理财改变生活的道路。”

此外,上海昌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2018年时还获得了来自成为资本和涌铧投资的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

2020年是新基民大批涌入市场的一年。据Wind数据显示,到去年年底公募基金的规模已经接近20万亿元。而2020年2月因疫情引发股市的短期暴跌更是触发了入市的小高潮。同时,疫情之下只能留在家中的人们拥有了大量空余时间,众多财商教育机构更是抓住这一契机,推出各种产品,赚取了大波流量。

事实上,财商教育在早期更多是银行、保险或基金公司为招揽客户而设置的课程,主要是为其特定产品导流。然而近两年,随着年轻人理财意识的觉醒以及居民储蓄借道公募基金入市需求的增长,对大多数公募机构而言,长期开展投教工作似乎并不容易,财商教育机构便应运而生。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国民财商教育白皮书(2021年)》显示,仅2019年,我国新增“理财教育”“理财培训”相关企业近2000家,较10年前增长了800%,其中代表性的平台和企业便包括长投学堂、启牛商学院、微淼商学院等。

相关数据统计,目前与理财相关的公司已有近4800家,近三年新增理财教育公司注册量已超过3500家。

在Mancy看来,线上的理财课程教授基础的理财知识,对她而言或许是一种理财意识的启发。为了更好地消化在理财课上学习的知识,Mancy还特意准备了一个笔记本来记录知识点及操作要领。

Mancy的笔记和思维导图。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理财课也给她带来了肉眼可见的收益。Mancy向时代财经透露,目前她的年收益率可以达到15%,行情好的时候一个月靠“钱生钱”赚来的收益能够覆盖一个月的房租。

小郑也向时代财经表示,在学习了理财课后,根据其老师给出的建议,目前能达到收益率10%左右,“通过基金成立年限、交易手续费、误差率以及基金规模控制在30亿-100亿之间,这四个条件来筛选基金,然后选择定投。”

不过,虽然通过理财课的学习尝到了甜头,但小郑和Mancy表示依旧能感受到授课方满满的营销套路。

贩卖焦虑、找托、引导消费,财商课套路满满

“你能承受几次问人要钱遭到的白眼?”“你省吃俭用居然还撑不过一场大病?”“一杯奶茶钱,学会‘钱生钱’”“每天10分钟,开启你的财富自由之路”……打开各类社交媒体软件,类似的广告随处可见,堪称精准地击中“一心只想搞钱”的投资者内心的焦虑因子。

这是市面上财商教育机构惯用的获客手法——贩卖焦虑。

焦虑无处安放怎么办?推出低价的“小白理财课”来承接你的焦虑。只要9-12元甚至免费,便可报名参加为期7-10天的入门理财课程。小郑和Mancy告诉时代财经,他们都经历了从“9元小白训练营”入门再到购买初级、进阶课程的过程。

为了深入了解此类课程的运营逻辑,时代财经记者购买了启牛商学院推出的入门理财课。购买课程后加入特定微信群聊,再加班班(即班主任,每个班级微信群聊的负责人)微信获得上课权限,便完成了第一步。

课程共有9天,每天采取“早间分享+午后加餐+晚上直播课”的形式,即早上班班会在群内分享名人理财故事,先“喝一碗鸡汤”,中午分享防诈骗等小知识,晚上以直播或音频课的形式传授知识点,课程结束后由班班总结为一个文档发放给学员。

在这个过程中,陪伴式的指导成为了此类课程鲜明特点。记者的班班每天都会通过微信私聊提醒上课时间,发放课程回放链接以及作业链接,并提醒打卡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打卡任务需在群内执行,每次课程结束后班班会告诉记者,在群里发布自己的感悟或笔记,可以截图找他领取“福利”,福利包括《小狗钱钱》电子书、理财地图等。

课程群内每天都会出现大量打卡信息以及统一的刷屏回复,营造出一片火热的氛围。

课程群内的刷屏

然而,气氛炒热后,套路也逐渐显现。小郑观察到,时不时在群中分享成功案例的学员似乎有着“托”的嫌疑,而他的猜想也得到了印证,“我同学就有给他的班主任当过托,有的成功案例分享,其实是班主任会找一些人,提前把说辞告诉你,等分享的时候再让你发到群里。”

除此之外,在课程接近尾声时老师们也开始试图引导学员购买进阶课。“一般每个阶段的课程结束前几天,班班就会来私聊你,引导你购买下一阶段的课程。”小郑说道。

而Mancy购买为期两周的初级课程,在第二周时便感受到了营销氛围,“后面基本每次上课都会带着点销售的性质,会给他们的基金、股票等理财课打广告。”

时代财经查询发现,以长投学堂为例,其APP内对课程有着明码标价,当前“小白理财训练营”为0元免费学,更高一阶段的基金初级训练营和股票初级训练营分别为680元和980元,而股票进阶、基金进阶则达到1080元。“如果自己在APP内直接购买的话是原价,但是老师推荐你去购买会给8折优惠。”

小郑并没有打算继续购买,并以自己需要还房贷车贷为由拒绝了他的班班,但该理由并没有摆脱纠缠,“班主任就说让我想办法看看房贷能不能延期或者让金额减少一点,让自己手上资金稍微宽一点,因为进阶课学的内容是终身有益的,不是仅仅几百块钱的问题,然后开始讲各种大道理。”最后,不胜其烦的小郑删掉了班主任的微信。

此类诱导消费的行为并不少见。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包括尚德机构、蓝鲸理财等都曾以“工资少可以花呗分期买课”等话术诱导小白群体购买数千元的后续课程。

此外,时代财经发现在启牛APP首页头图广告中,存在为盈米基金的基金组合导流的情况,点击进入页面则会跳转至盈米基金销售页面。为基金公司的基金组合导流似乎也已成为此类财商教育机构创收的手段。

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向时代财经表示,市面上向投资者销售财商课或推荐投资理财直接或间接获取经济利益的,属于从事证券投资咨询业务,应经中国证监会许可,取得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

自2020年1月25日起实施的《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营销宣传行为的通知》中要求,未取得相应金融业务资质的市场经营主体,不得开展与该金融业务相关的营销宣传活动。因此,未经认定的机构如此类网络财商课作为营销手段涉嫌违规。

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巴菲特

这些动辄几百上千的理财课真的值这个价吗?

“说实话,其实还是偏贵。”在交了一千多块学费后,Mancy说道,“可以先花个几块钱进去试试,不一定要买后续那么贵的课,有自己的理财意识最重要。”

对此,小郑向时代财经表示,其在小白营阶段的班主任曾告诉他,对于普通的投资者而言没有必要花费那么多钱购买最高阶的课程,“他说后面的内容基本都差不多。”

以基金课为例,记者通过查询对比不同阶段的课程表发现,后续更高价格的课程似乎确实名不副实。

从上到下分别为基金初级、基金进阶课程,价格分别为680元、1080元。图片来源:长投学堂官网

从授课老师层面看,各个机构都有在其官网、APP或者微信课程群中展现过其明星教师队伍或创始人资历。如启牛商学院,其官网页面显示“实战牛师”多为AFP金融理财师、注册理财规划师、拥有多年金融圈工作经验等,课研团队资历也十分雄厚。

然而当时代财经进一步向客服求证实际给学员上课的教师资历时,客服人员回应称可自行报名小白课程感受老师的授课程度。小郑和Mancy也向时代财经表示,其在上课时对老师是否具备相应专业资格并不了解。

此外,由于此类课程价格并不便宜,在退费方面也引发了诸多纠纷和集中投诉,投诉具体内容大多为:不予退款、虚假宣传和诱导消费等。

针对退费问题,时代财经向启牛商学院客服进行咨询,客服表示已学习过的线上课程无法退款,未学习的课程可以特殊帮忙申请,然而当记者询问未学习课程是否可以退全款时,客服只是再次强调“课程购买后无法退款”。而关于此类退费规则是否在购课时签署过相关合同,受访学员皆表示并未签署。

截至发稿,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微淼商学院投诉量达732条,已回复731条,已完成393条,启牛商学院投诉量达666条,已回复666条,已完成552条,长投学堂投诉量为150条,已回复150条,已完成86条。

为何学员维权如此艰难,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冰峰表示,其难点主要在于部分线上网络课程披着网络合同的“合法外衣”,对于其中的格式条款往往做了特别说明,而学员与培训方的沟通一般通过电话、微信或微信群等线上方式,具有即时性和易毁性,学员在维权过程中不注意保存相关证据,致使相关证据灭失,“单个培训费用不高,而维权费用过高,则导致了学员维权困难。”

事实是,目前我国对于规范线上财商教育机构的相关法律法规并不完善。“现阶段,我国对线上互联网非学历类的教育培训并未出台专门的法律法规。” 但此类机构在培训宣传中常见的夸大事实或者虚假宣传等行为,实则属于违反《广告法》的情形。孙冰峰表示,“学员除向有关广告监督部门投诉之外,可在固定证据后,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撤销双方签订的培训合同,返还相关培训费用及孳息。”

投资者以盈利为目的进入资本市场无可厚非,但面对鱼龙混杂的财商教育市场,还应擦亮眼睛。

为此,肖锦阳和孙冰峰律师纷纷建议,投资者在购买相关金融产品或服务前,应充分了解金融产品投资风险,根据自身实际需求和风险承受能力选择适当的金融产品,同时谨慎查询培训主体的真实性,以及有无取得相关理财的相关培训资质,“不要轻易相信人人都是巴菲特,优秀的理财技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长期的知识储备和技能实践积累。”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