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20年非标违约大盘点:谁是踩雷之王?

2021-02-26 12:42:15 和讯名家 

  导读:这些非标资产风险暴露的产品中,最多的是私募基金,产品总数达868个;其次是信托计划,产品总数达661个。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周炎炎

  编   辑丨马春园

  2020年已经远去,但是留给金融业的待解难题仍在。

  近期,21世纪资管研究院整理了2019-2020年两年间发生过违约记录的非标债项,不完全统计共计2248条,其中涉及信托计划、券商集合理财、私募基金、期货资管、银行理财、保险资管等资管产品,以及数百家机构。

  每一条都与盲目无序的扩张、走过场的风控甚至违法违规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私募和信托踩雷最多

  “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定义来源于原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即“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2019年颁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也明确规定,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之外的债权类资产均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采用企业预警通检索结果显示,这些非标资产风险暴露的产品中,最多的是私募基金,产品总数达868个;其次是信托计划,产品总数达661个;第三是券商集合理财,产品数达335个;第四是基金专户,踩雷产品数达143个;第五是期货资管,踩雷产品40个。踩雷产品比较少的是银行理财、保险资管,分别是6个和5个。

  这符合不同类别资管产品的资产配置的实际情况以及产品风格。一般而言,私募基金、信托计划、券商集合理财和基金专户较容易成为踩雷的重灾区。一方面,大环境及行业的周期变化,运作周期较长,不少违约案例缺乏监管,风控不严格甚至金融机构内部管理制度不完善,都容易导致私募基金等产品出现爆雷。

  在2018年之后,宏观经济下行,企业盈利能力下滑,融资渠道收紧,资金寒冬给各类资管产品带来了违约潮,即便此前信托产品有“刚兑”的金字招牌,在监管禁令和风险事件频发中也早已被打破。

  另外一方面,银行理财虽然将非标资产作为增厚收益的“利器”,但总体规模逐年下降,根据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发布《中国银行(601988,股吧)业理财市场年度报告(2020年)》,截至2020年末,银行理财投资非标类资产规模为3.15万亿元,占比下滑4.74个百分点至10.89%,相较而言,银行理财和保险资管是投资较为保守的两种稳健型产品。此外,各类资管产品中风险非标产品的多少,还与信息披露水平有一定的关联。

  不过仍然出现了少量的银行理财产品踩雷的情况。比如2019年中,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发行的慧赢系列理财产品对胜通集团确认债权2.87亿元,锦州银行发行的“7777理财”-创赢1204期35天人民币理财产品对丹东港确认债权1.65亿元。这也是银行理财产品中较为罕见的“踩雷”债务危机的案例。不过具体债权形式有待确认,可能是买了相关债券,或者为其他机构买入债券提供优先级资金,也有可能是通过信托贷款等非标债权方式将资金投给企业。

  高额违约多数是信托产品

  由于不同资管产品信息披露水平不同,21世纪资管研究院整理后发现,通过公开信息可以查询到2019-2020非标违约涉及资管产品规模的共498个产品,所以难以一窥这2248个非标违约项目的总体涉及金额。

  如果按照违约项目募集金额从高到低排序,募资规模超过10亿元的资管产品共31只,其中信托产品占绝大多数,达21只;券商集合理财产品3只;私募基金2只;保险资管1只;其他4只。

  募资金额超过20亿元的产品共13只,其中最大额的为“新时代信托·蓝海信托计划”,涉及金额18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8月上市公司西水股份(600291,股吧)披露,旗下子公司天安财险认购的信托产品全部都是新时代信托的产品,其中有11笔信托产品逾期,合计126.5亿元。

  2020年6月,新时代信托因存在违法违规经营行为出现大面积逾期,被银保监会接管。而同一资本旗下的天安财险也在同年7月被实施接管。西水股份看到天安财险、新时代信托同时被银保监会接管公告后,判断双方已无法签署展期合同,于是在发布接管公告的同时披露了信托产品逾期的消息。

  被接管的信托公司也是踩雷王

  21世纪资管研究院统计了部分机构的“踩雷”产品数据发现,根据不完全统计,安信信托(600816,股吧)、光大信托产品中出现非标违约的产品较多,分别有53只;其次是华信信托,共27只;第三是四川信托,共23只;新时代信托有17只。此外,第三方财富公司中,钜派投资、歌斐资产各有19只和6只产品出现非标资产问题。

  比较特殊的是,新时代信托、四川信托、华信信托、安信信托等公司均出现了大量信托产品集中违约事件,涉及违约项目金额巨大。其中,“董事长殴打总经理”的华信信托已经被派驻工作组。2021年春节期间大连银保监局发布公告称,因华信信托治理机制失效,违法违规经营,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突出,目前正在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指导下开展风险处置工作。目前大连市人民政府已会同金融管理部门向华信信托派出工作组。

  同样命途多舛的还有安信信托、四川信托和新时代信托。2020年6月,深陷债务泥潭已久的安信信托实控人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刑拘,高天国曾被外界誉为“信托大亨”。2020年12月,安信信托称上海电气(601727,股吧)集团及相关方已基本完成尽调,相关各方正就重组开展商务谈判。

  而四川信托在去年6月因为TOT产品爆出资金被股东挪用的惊天大雷,涉及200亿资金,于去年12月被四川银保监局联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组加强管控。

  新时代信托则连同新华信托,于去年7月被银保监会实施接管。

  较为意外的是,光大兴陇信托也有53只产品出现过非标资产违约的迹象。这其中涉及较多中西部国企和城投公司,不少来自贵州。涉及的平台包括四川广元市三江新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云南省昆明市宜良县金汇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河南省汝州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贵州省普定县普信城市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贵州新蒲经济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遵义市红花岗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等。此外,光大信托还踩雷了南京建工、东方金珏、承兴系等爆雷大户。

  哪些公司是爆雷大户?

  使用企业预警通不完全统计显示,目前非标违约牵涉资管产品众多的融资方中,排在前十位的是:新华联控股、北大方正集团、华阳经贸、西王集团、乐视体育、遵义市各区级城投、中民投、承兴系、中信国安(000839,股吧)集团以及安徽外经建设。前十五名中,还有南京建工、韬蕴资本、东方金钰(600086,股吧)、永泰能源(600157,股吧)这样的“老面孔”。

  比较特殊的是,非标违约的融资人中近两年闪现了一批城投公司。比如贵州的一些城投,牵涉的金融产品主要是信托公司的政信项目。今年以来,随着金融去杠杆不断深入,严控地方债务风险,融资平台公司举债受限、“借新还旧”套路不再灵光,债务风险开始逐渐暴露。

  比如贵州省独山县年财政收入不足10亿,却举债400亿打造景观,其中部分有“烂尾”风险。独山县政府对此回应称,2019年以来,按照中央、省、州有关要求,独山县新一任领导班子针对此前因盲目举债、乱铺摊子遗留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烂尾工程问题,坚持实事求是,按客观规律办事,不断匡正发展理念、净化政治生态、规范决策行为、加强项目管理,切实推进问题整改。

  非标违约的故事千奇百怪,但愿2021年风平浪静一些。

  本期编辑 黎雨桐 实习生 陈希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冉笑宇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