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科创50ETF:微妙的信号

2020-09-22 12:48:08 和讯名家 

  在第一批科创板上市公司解除限售之际推出科创50ETF,用意可谓深远。

  本刊记者  易强/文

  9月11日(周五),4只科创50ETF获批。下一交易日,即9月14日,科创50指数(000688.SH)跳空高开,以2.71%的涨幅报收,成交量较上一交易日增长20.33%。

  上述消息对市场的影响迅速、正面而且显著。

  在此之前,自7月23日正式发布以来(截至9月11日),科创50指数已下跌9.96%,同期跌幅超过创业板指、中小板指以及上证和深证成指,后者跌幅分别为7.09%、4.97%、1.63%和4.65%。

  因此,乐观者认为,科创板50ETF的获批,或是科创板重启行情的新起点。

  而从科创板指数首推科创50指数、指数基金首推科创50ETF基金来看,优先扶持科创板龙头公司是监管层的既定战略选择。

  这是一个微妙的信号。

  微妙的信号

  这种微妙,首先来自与创业板的比较。

  就创业板而言,第一只指数基金是创业板ETF(159915.OF),成立于2011年6月,这是一只普通的ETF基金,跟踪的是创业板指数,后者发布于2010年6月。也就是说,创业板指数发布之后一年,第一只相关ETF基金才成立。

  跟踪创业板龙头指数——创业50指数——的第一只ETF基金,即华安创业板50ETF(159949.OF),则是又过了5年——也就是到了2016年6月——才成立,此时距离创业板50指数的发布(2014年6月)已过去两年。

  中小板方面,第一只指数基金也是普通的ETF基金,即华夏中小板(159902)ETF(159902.OF),成立时间是2006年6月,跟踪的是中小板指数,后者发布于2006年1月。5年之后,广发中小板300ETF(159907.OF)才成立,其跟踪的是中小板300,发布于2010年3月。

  与中小板尤其创业板相比,即将问世的科创板指数基金明显不同。

  首先,其最先问世的是跟踪板块龙头指数——科创50指数——的ETF基金,而非一般意义上的指数基金。事实上,一般意义上的科创板指数至今未能发布。

  其次,其落地时间极为迅速。科创板50指数的发布时间是7月23日,而4只科创板50ETF基金都将在9月22日正式发行,且限额发售;换句话说,首只科创50ETF的成立时间,距离指数的发布时间大概率不超过3个月。

  另外这类基金是成批问世,首批即有4只,即易方达科创50ETF(588080.OF)、华夏科创50ETF(588000.OF)、工银科创50ETF(588050.OF)及华泰柏瑞科创50ETF(588090.OF)。

  在某种程度上,科创板50ETF基金的登场形式,与跟踪主板蓝筹指数的某些ETF基金相似。

  比如,市场上第一只ETF基金,即是跟踪主板蓝筹指数上证50指数(000016.OF)的华夏上证50(510050)ETF(510050.OF),成立时间是2004年12月;第一只跟踪上证综指的指数基金,即添富上证(470007.OF),直至2009年7月才出现。

  深交所主板方面,第一只ETF基金是跟踪深证100(159901)的易方达深证100(159901)ETF(159901.OF),成立时间是2006年3月;第一只跟踪深证成指的指数基金,即南方深成ETF(159903.OF),直至2009年12月才出现。

  无论如何,首批科创50ETF基金的推出,意味着50只科创板龙头股将优先受到资金追捧。

  对这些公司来说,市值水涨船高带来的便利显而易见,比如,更有机会进入银行的“白名单”,从而享受流程更为便捷、成本更具优势的金融服务;与此同时,通过质押或质押式回购业务可以融到的资金也更多,从而有利于研发及扩大再生产,当然也有利于自然人股东及管理层通过减持股份以“改善生活”。

  而优先扶持科技龙头企业,是监管层的既定战略选择。

  用易方达指数投资部总经理林伟斌的话说,“对科创50的群体画像,就是硬科技、大科技”。

  现金募资上限200亿元

  从4只获批科创50ETF基金的《发售公告》来看,投资者可以通过网上现金认购、网下现金认购和网下股票认购等3种方式进行认购。

  在现金认购方面,其首募规模的上限都是50亿元(不包括募集期利息和认购费用),也就是说,4只基金首次募资规模上限合计为200亿元。

  网下股票认购方面,华夏科创50ETF(588000.OF)及工银科创50ETF(588050.OF)规定的首募规模上限为5亿元,易方达科创50ETF(588080.OF)及华泰柏瑞科创50ETF(588090.OF)则尚未有明确规定。

  对于像华夏基金及易方达这样以权益类基金为主的头部基金公司来说,资产净值达到50亿元的指数基金不在少数,这意味着其更加具备与这一规模相应的经验。

  Wind资讯显示,截至上半年末,华夏旗下规模超过50亿元的指数基金(仅含主基金,下同)有6只,即华夏上证50ETF(510050.SH)、华夏沪深300ETF(510330.SH)、华夏中证5G通信主题ETF(515050.SH)、华夏国证半导体芯片ETF(159995.SZ)、华夏央企结构调整ETF(512950.SH)、华夏中证新能源汽车ETF(515030.SH),资产净值分别为395.11亿元、270.53亿元、256.24亿元、150.12亿元、127.88亿元及99.78亿元。

  同期易方达旗下有5只,即易方达上证50(110003.OF)、易方达创业板ETF(159915.SZ)、易方达深证100ETF(510310.SH)、易方达沪深300ETF(510310.SH)及易方达中证人工智能ETF(159819.OF),资产净值分别为196.76亿元、172.61亿元、82.99亿元、78.38亿元及61.55亿元。

  但对华泰柏瑞和工银瑞信来说,管理一只规模达到50亿元的科创50ETF,则可能更具挑战性。

  Wind资讯显示,截至上半年末,华泰柏瑞旗下规模超过50亿元的指数基金仅有1只,工银科创50ETF则将是工银瑞信旗下第一只规模超过50亿元的指数基金。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考虑,科创50ETF在这两家公司受到重视的程度也可能相对更高。

  在上述四家基金公司中,以指数基金的规模(含ETF联接基金)论,华夏基金以1858.13亿元排在首位,易方达次之,合计905.57亿元,华泰柏瑞与工银瑞信分别为450.71亿元和159.95亿元。

  以非货币型公募规模论,易方达以5887.18亿元在所有基金公司中排在首位,华夏基金以4135.13亿元排在第5位,工银瑞信及华泰柏瑞分别以2769.40亿元和941.90亿元排在第12位和第34位。

  根据其发布的《招募书》,易方达科创50ETF的基金经理由指数投资部副总经理林伟斌和成曦一同担任,华夏科创50ETF的基金经理由张弘弢和荣膺一同担任,工银科创50ETF的基金经理由公司指数投资中心投资部副总监赵栩担任,华泰柏瑞科创50ETF的基金经理由公司指数投资部副总监柳军担任。

  若论目前正在管理股票指数基金的基金经理人数,则以易方达最多,共有12人;华夏基金次之,共有8人;工银瑞信有3人;华泰柏瑞最少,仅有2人,其中1人担任基金经理的年限不足1年。

  减持“接盘侠”?

  对科创50指数来说,200亿元的首募规模并非小数。

  根据Wind资讯,截至9月15日,上述指数涵盖的50只成分股,其流通总市值只有3401.20亿元,其中流通市值低于100亿元的有41只,其中又以热景生物(688068,股吧)(688068.SH)的流通市值最小,仅有7.30亿元。

  不过,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科创50ETF基金给相关板块及成分股带来的估值上的进一步提升,可能并不能让他们感到更加安心。

  一方面,科创50指数板块的估值已经不低,截至9月15日,其市盈率(TTM,算数平均)为54.65倍,市销率(算术平均)为323.78倍,市净率(算术平均)为26.48倍;同期创业板市盈率为85.40倍,市销率及市净率分别为10.77倍和8.19倍。遗憾的是,目前尚无足以说明其成长能力的公开数据可以引用,以对其估值合理性进行解释。

  另一方面,股东及管理层的减持行为也让投资者对科创板企业的未来前景感到迷惑。根据Wind资讯,截至9月15日,2020年以来科创板上市公司股东减持共发生25起,管理层及相关人士减持共发生30起。而且,涉及股东减持的公司全部都是科创50成份股,涉及管理层及相关人士减持的公司,除一家即力合微(688589.SH)外,也全部都是科创50成份股。

  因此,有投资者担心,科创50ETF成立之后或会刺激科创50成份股股东及管理层进一步减持,从而成为减持“接盘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证券市场周刊。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