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信基金撤离西凤背后业外资本“不胜酒力”

2020-05-22 13:39:40 中国商报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 周子荑)在资本市场热炒白酒股的同时,陕西西凤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凤)的第二大股东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基金)却悄然撤离。中信基金入股西凤长达十年,等来的却是西凤四次冲击上市无果。实际上,中国商报记者发现,近几年多家业外资本因“不胜酒力”而主动撤离白酒行业。

近日西凤公布的股东名单显示,该公司持股15%的第二大股东已经变更,由绵阳科技城产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绵阳基金)变为陕西地电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地电)。据悉,绵阳基金由中信基金执行,并已布局西凤十年之久。

对此,西凤内部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中信基金撤离的原因是绵阳基金到期,绵阳基金与陕西地电双方以市场方式自主交易。西凤目前以强管理、补短板、拓市场为主,未来会择机进入资本市场。

在分析人士看来,此次中信基金的撤离跟西凤上市无果有关。

2010年,西凤首次预备上市,却在2012年被曝“财务造假”而作罢;2016年3月,西凤二次递交招股书,却陷入了“财务高管挪用银行汇票”的风波;2017年5月,西凤第三次递交招股书,而原高管受贿事件又东窗事发;2018年4月,西凤更新招股书,却被曝出“塑化剂”丑闻。

白酒行业专家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中信基金退出西凤是不看好西凤的上市以及后期的资本运作。他认为,西凤谋求上市十年无果,让中信基金大失所望。而目前,西凤的产品结构、品牌形象等方面仍存在很大问题,西凤缺乏品牌运营能力,未来上市仍旧希望渺茫。

博盖&容纳咨询创始合伙人高剑锋也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西凤打造的凤香型白酒市场认知度不够,西凤全国化扩张难度很大。加之目前郎酒、国台酒业等酒企都在上市路上“跃跃欲试”,与之相比,西凤几乎没有优势。

实际上,业外资本投资白酒行业曾形成一股风潮,“资本爱喝酒”的报道频见报端。早在1999年,中医药巨头天士力(600535,股吧)就曾在贵州茅台(600519,股吧)镇收购了一家老字号酒厂,国台酒业由此应运而生。此后,娃哈哈维维股份(600300,股吧)、联想集团、海航等巨头都向白酒行业抛出“橄榄枝”,海航还高调宣布要推动怀酒资本市场上市。

然而,近几年不少业外资本却选择撤离白酒市场。据悉,2017年11月,联想集团控股的丰联酒业作价14亿元卖身衡水老白干;2018年6月,维维股份将收购六年之久的贵州醇酒业作价2.75亿元转让给控股股东维维集团;2018年12月,海航集团将怀酒打包出售,上市梦终究成空。

此后,“业外资本不胜酒力”“折戟白酒市场”等报道频见报端。那么,业外资本在白酒行业频频“失手”是因其收购标的失策还是起初就是抱着玩票心态?

对此,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很多业外资本进入白酒行业并不是抱着“玩票”的心态,而是看重白酒行业的市场容量和利润空间,想干一番事业。不过,他们往往用运营其他行业的经验来运营白酒,而没有深刻了解白酒行业独有的运营方式和思路,自然会出现“水土不服”的问题。例如,联想集团曾根据电脑销售的经验提出白酒的“零库存”,这对于靠大量基酒(即半成品酒或原浆酒)支撑的白酒行业而言很难实现。

此外,业外资本“进出”白酒行业和行业周期性业有很大关系。高剑锋认为,无论是中信基金等机构投资者还是实业资本进入白酒行业,都是看重行业稳定的消费需求和较高的利润率。而如今,白酒行业进入了周期性分化阶段,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很多中小酒企的压力很大,业外资本未来将面临很大风险,所以选择撤离。

对此,刘晓威表示认同。他坦言,在白酒行业黄金期进入的业外资本相对获利丰厚,而自2012年白酒行业动荡调整以来进入的业外资本则多以失败告终,毕竟面对白酒行业的残酷洗牌,业外资本很难专心研究行业运作逻辑。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