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5.6亿元凭空蒸发?私募涉嫌非法集资被协会“拉黑”,十位员工被捕

2020-05-14 18:45:27 和讯名家 

穷人栽在P2P,富人苦于私募基金?

坊间有这样一句调侃“穷人栽在P2P,富人苦于私募基金”。此前,面向高净值人群的私募常与一夜暴富传闻捆绑在一起,在不少人看来,私募神秘且相对安全。

而近来,它却频频以“不安全”的面目出现在公众视野。2019年,超千家私募机构被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列入失联名单,“爆雷”事件频发。

中基协近日公布的几份文件将其中一颗“雷”的处理进展和更多真相公之于众。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数亿元的资金窟窿,10位员工被捕,数百位投资人苦苦维权……

1

犯下六宗罪,被协会拉黑

近日,中基协连发三份纪律处分决定书,这三份文件均和一家叫深圳市中金国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金国瑞”)的私募有关。

文件直指中金国瑞在运作中的“六宗罪”:

存在私募基金募集完成后未按规定想协会备案。

单只产品募集人数超过法律法规规定的特定数量。

在私募基金募集过程中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

向不特定投资者推介私募基金产品。

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或最低收益。

未及时向协会报告重大事项。

依据相关法律法规,中基协决定取消中金国瑞的会员资格,撤销其管理人登记;将中金国瑞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秦鹏加入黑名单,期限为五年;将该公司合规风控负责人项杰明加入黑名单,期限为三年。

其实,早在今年2月中基协就已经向中金国瑞下达了《纪律处分事先告知书》。

当月,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发布了《关于“中金国瑞”基金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案件通报》。经警方查明,中金国瑞实际募集资金总额为22.48亿元,支付投资人本息共计16.88亿元,也就是说仍有5.6亿元未能兑付。警方已依法查封涉案房产3套、扣押车辆1台、冻结涉案账户30余个。

此外,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已于2020年2月7日对中金国瑞秦某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批准逮捕,对公司另外9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批准逮捕

紧接着,深圳证监局也发布了关于个别私募基金管理人涉嫌非法集资的风险警示。并提到除“中金国瑞”案件外,辖区已被深圳公安部门通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刑事犯罪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至少还有6家

券业观察注意到,相关部门的通报中,唯独秦鹏是涉嫌集资诈骗罪,其余涉案人员均为涉嫌非吸。而集资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性质并不相同,且量刑标准也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非吸最高可能面临十年有期徒刑、55万元罚金;而集资诈骗罪情节特别严重或涉案金额特别大的,或面临无期徒刑

2

秦鹏实控49家公司,中金国瑞盘子有多大?

能做私募的自然有过人之处,至少要能接触到豪华的“朋友圈”。券业观察先来给大家捋一下秦鹏此人和中金国瑞。

公开资料显示,中金国瑞成立于2011年10月,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拥有私募牌照,主要经营范围为受托管理股权投资基金等。秦鹏间接持有中金国瑞99%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中金国瑞隶属于中金国瑞集团,秦鹏为集团董事长兼CEO。该集团以黄金为基础产业,集黄金、金融、投资为一体,旗下有多家子公司。

据中金国瑞集团官微介绍,该集团的合作伙伴有不少资本市场“大咖”,如招商银行(600036,股吧)、中信银行(601998,股吧)、交通银行(601328,股吧)等等。更是承租了招商银行总部36楼一整层作为办公室,从公开的照片来开,装修颇为豪华。现该公司官网已无法访问。

中金国瑞与招商银行的渊源不止于此。

天眼查显示,秦鹏在创建中金国瑞之前,曾就职于招商银行、银泰证券直接、间接控制着49家公司,不仅产业版图大,布局的业务也颇广,包括环保、大健康、医药生物等等。

(券业观察截选了秦鹏控制的其中一部分公司,截图来源于天眼查)

秦鹏辉煌时的身价到底有多高?

公开资料有限,券业观察无法评估,但目前公布的一些信息,或可见其中冰山一角。

券业观察从与秦鹏、中金国瑞相关的几份公开判决书中发现,曾有人申请查封秦鹏名下在三亚的一处房产,查封价值以903.36万为限;还有两人分别要求查封秦鹏及旗下公司价值300万、110万财产。

《证券时报》的一篇相关报道中也提到一些秦鹏的资产情况,如其名下曾有深圳购物公园的商铺、深圳湾豪宅、海南三套别墅……这几处房产同样价格不菲;秦鹏持股60%、拥有香港金融+保险牌照的富银金融集团(香港),预估值为1.2亿元;秦鹏实控的华世健康集团,预估值达8亿

(截图来源于《证券时报》相关文章)

不过,秦鹏的万贯家财,或随着中金国瑞的爆雷悉数散去。

3

中金国瑞会“爆雷”并非无迹可寻

罗马帝国并非一朝瓦解,中金国瑞的崩盘其实早有迹可循。

在中金国瑞部分员工眼里,老板是个工作狂,公司业务运作也还算规范,所以不少员工也是中金国瑞的客户。可是,怎么突然就出事了,还捅出数亿元的窟窿?

上面我们提到一家秦鹏持股60%、拥有香港金融+保险牌照的公司——富银金融集团(香港),这家公司还有一位股东叫于吉光,于吉光是一家叫AMA的金融机构的首席执行官。

早在2018年12月(中金国瑞风险爆发前几个月),于吉光因涉嫌外汇诈骗被上海警方羁押。而AMA是中金国瑞的投资交易平台之一,还有投资者对《证券时报》表示自己在秦鹏的介绍下通过AMA交易导致血本无归。

2019年5月,中金国瑞自曝陷入流动性兑付危机,决定暂停募集资金。

有媒体报道,等着中金国瑞兑付的投资者或超500人,还有声音认为中金国瑞的部分资金有些流向了AMA,也有些被秦鹏私自转走了。投资者的钱究竟去了哪里?损失能否挽回?一切还有待相关部门的进一步调查和努力。

券业观察点击关注中金国瑞集团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后,首先跳出来的是2018年的一份“严正声明”,称社会上一些关于公司的负面言论不实,有人冒用相关公司等具有混淆性质的概念进行非法经营活动。

而中金国瑞集团官方公号最新的几条推送,均和中金国瑞陷入危机后的兑付问题有关。中金国瑞的发展究竟什么时候偏离了正确航道?

中国基金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3日,被列入失联公告名单的机构为1035家。而在市场出清的过程中,私募爆雷事件也频繁出现。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券业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