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景顺长城刘彦春:现阶段仍是建仓的较好时机

2019-04-12 14:52:15 中国基金报 

  近日,景顺长城集英成长两年定期开放混合基金拟任基金经理刘彦春做客中国基金报粉丝群。

  2019年一季度A股市场以暴涨收盘,各大主流指数一季度涨幅均超过20%。受此影响,权益类基金实现普涨,投资者风险偏好开始快速升温,投资热情再次被点燃。一个季度的业绩,受市场波动因素影响更大,某种程度上有运气的成分。考察一个基金和基金经理表现要经过牛熊周期综合判断,中长期业绩更显实力。

  刘彦春就是这样一位投资长跑健将,2017年,他管理景顺长城新兴成长(260108)基金,以56.28%的涨幅在同类基金中位列第一,今年他管理的景顺长城内需增长(260104)二号,又以50%的涨幅位列行业前茅。2016年至今,他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基金,业绩一直处于行业的前1/3。他擅长在在众多股票中,需按照中长期选股逻辑,择取业绩稳健、盈利良好且具有增长空间的优质股票,找到市场上真正稀缺的奢侈品。

  以下是此次内容实录,供大家投资参考。

  问:如何看待今年行情大势,有人说二季度会是年内高点,您怎么判断?牛市所需的基础今年具备吗?

  刘彦春:其实从我做投资来说,一般我不太猜指数,因为这样很容易犯错。举个例子,自我接手景顺长城鼎益混合以来,上证指数下跌了超过16%,但我的基金净值上涨了接近105%,所以即使我们判断对了整个市场指数的走势,或者所谓的大势,其实也不是特别有用。

  虽然我们不猜指数,但我也介绍一下我是怎么应对这个市场的,或者怎么看这个市场。其实年初以来整体企业运行是比较平稳的,没有出现特别大的变化。但是市场起伏非常大,去年大跌今年大涨,从微观层面并没有什么变化,最主要是由于无风险回报率和风险偏好提升带来了整个市场估值的回升,到现在,整个市场的权益风险溢价已经达到了历史均值水平,也就是说从估值角度讲,现在已经接近近几年历史平均。但我们也不是说估值水平回到均衡位置,就考虑把资金撤出来,这个还完全没有必要。从周期运行的角度,我们还未看到经济过热政策转向的信号,所以在现在的时点,我们还会进一步持仓。

  总结而言,我们认为现在市场估值扩张已到尾声,但市场风险还不大,权益市场目前仍然是大类资产中最具吸引力的品种。

  问:目前市场经过去年年底到一季度末这一轮大幅度上涨后我们普通投资者今后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保守还是进攻?是保留之前的胜利果实还是握紧手中筹码继续留在市场让基金经理为我们普通投资者操作?

  刘彦春:从我们做投资的角度来看,过去发生的一切都不应该构成未来做投资的依据。也就说不管过去我们是赚钱还是亏钱了,都不应该成为我们阶段怎么做投资,买什么或者卖什么的依据。

  现在经济企稳,从信用、货币方面,整体还是继续保持扩张的态势。所以在这个时间点虽然整体估值回到比较合理的水平,但权益资产仍然极具吸引力。

  关于风险,一般我们看到整个经济有过热的迹象,比如说企业盈利特别好,比如物价水平升幅较大,那个时候就要小心了,而现在时间点还没到,所以我觉得不用特别担心,倒是未来比如真的看到企业盈利好起来,然后物价往上走的时候,如果再加上政策的一些变化,那个时候可以开始谨慎起来,但一般刚开始的时候,政策调整都不会构成很大的压力。反而是连续的政策调整出台,才需要注意风险可能会逐渐积聚。

  问:现在这个点位,杠杆资金没有放开,按消息面看,基金仓位88魔咒,私募3成已经满仓,还有哪些大资金能入场?现在技术面看日线背离,缺乏成交量,不乐观,市场还有哪些板块能关注?哪些应该回避下?

  刘彦春:其实有关于消息面,比如说基金仓位、判断哪些资金入场,日线是否背离成交量,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构成我的投资框架。我还是比较偏重企业的基本面,包括宏观经济情况等,作为投资参考,如果企业的运行是有效率的,那就可以长期持有。我投资一般比较偏自下而上选择,看重企业自身的能力,一般只要行业空间够大,企业发展比较有效率,具有竞争壁垒,能够持续高效成长的公司,我都愿意长期持有。所以现在我认为还是从个股层面去选择会更好一点,即使大家认为的夕阳行业,里面的公司有可以持续扩张的,有持续有效稳健成长的公司,都值得买入,不用特别强调行业或者板块。

  问:从年初到现在这波行情,对估值的修复已经是差不多了,很多科技板块的个股的估值也都不便宜了,蓝筹中的白酒板块的估值也基本到了高位,那后续的行情会怎么演绎呢,毕竟今年的GDP处于探底过程中,那这波行情在出现哪些信号后会见顶呢?见顶后那些超跌翻倍又无业绩支撑的公司会不会又跌回年初的水平呢?

  刘彦春:白酒板块估值已经回到了高位,这些我同意。但我们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都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看里面具体公司的经营情况,比如说白酒行业,有一些效率下降的公司就会被淘汰,并不是所有白酒行业的公司都值得看,我认为在高端白酒领域里,整个竞争格局非常好,需求在扩张,里面主要的几家企业整体的经营策略都是比较理性的,都有利于股东价值增加。

  另外我们也会关注某些区域的白酒公司,比如说某些区域经济发展的非常好,在全国增速靠前的,这些公司在这个区域里的控制能力很强,市场份额不断提升的,产品价位可能也在往上走的,那这些公司看远一点都是有不错的发展潜力。

  关于市场将来的变化,在整个市场估值修复的过程中,往往会出现炒主题的现象,也就是主题投资盛行,高风险的股票就表现的很好,等见顶以后这些股票往往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跌,历史发生过多次,相信未来也不例外地会出现这种情况。

  问:都说牛市买老基金比买新基金划算,请问刘经理此时新发基金是不是时间有点晚,基民此时是买新基金还是旧基金?

  刘彦春:关于买新基金还是老基金的问题,我是这样想的,我们新基金有一个大的特点,就是说它有封闭期,买了两年之内没法赎回,当然我们两年之内也不让申购。所以我觉得看投资人自己的需要,如果你这个钱是可以两年内不动的,那就可以买这种产品。另外这类产品的优势在于投资人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把自己情绪的因素过滤掉,降低追涨杀跌、高买低卖的概率。

  关于发行点位的问题,从现在这个时间点,我觉得建仓难度肯定比在去年底会高,但投资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我们倒也不太在意这种短期内的涨跌,从长期的回报来说,这些都只是一个小阶段而已。

  问:封闭基金相对来说资金稳定,正临近科创板即将面世,您会坚定选择A股市场其他版块优质股,还是会在科创板面世之际,选择一部分资金涉猎科创板个股呢?

  刘彦春:对于科创板我是这样想的,买入要取决于我们对它估值的理解。不管是科创板、创业板还是主板,我们都是一视同仁的,对一家公司我们都是从绝对收益的角度去理解它的定价,然后评估它潜在的回报水平。我们肯定会买那些潜在回报水平高的,特别是要选择那些长期逻辑和短期逻辑共振,并且风险可控的股票。至于它在哪个板上市,对我们来说完全无所谓。所以我们不会刻意强调科创板,一定要投入多大的比例,而是基于公司进行分析买入与否。

  问:您觉得按照目前的投资框架和选股方法,结合自身的能力圈,您的基金规模管理半径有大多,总的管理规模比较合适?或者说管理规模有无上限?

  刘彦春:关于管理规模的问题,首先说管理规模肯定越小越好管,因为冲击成本会小,但是我去年底的时候,管理规模从八十几个亿,到现在应该是已经大幅度增长了,对我来说,因为我换手较低,采用买入持有的策略,所以规模适当大一点,不会造成太大的问题。

  问:现在踏空了怎么办?

  刘彦春:其实做投资真的不用看过去做对了什么,做错了什么,就着眼未来就好了。就看未来你觉得你的钱是买理财好,买权益好,还是买房地产好,买大宗商品、买期货好?具体取决于你的能力圈和对未来的看法,所以我觉得从我个人来说,我还是认为权益产品现在这个阶段是最有吸引力的。至于过去是不是踏空了什么,就不用想了,因为那都已经过去了,是沉没成本,想也没有用!

  问:观察了您管理的产品,我发现您的回撤控制的非常好,请问在控制回撤这方面有什么经验可以传授的吗?

  刘彦春:关于控制回撤,我觉得我有很多地方还需要继续学习。其实我在去年整体,包括整个市场下跌过程中,我的仓位都是基本满仓,没有说刻意通过仓位进行回撤控制,我基本还是基于对企业的理解,因为其实做投资最核心的地方就是对风险的定价。我觉得我们不可能完全回避风险。所以我们希望是通过企业的成长和它的定价来对冲掉估值收缩的风险。比如在去年它是一个估值收缩的市场,我们就希望通过企业有效的成长来对冲这一点。

  另外我也想指出,无论是不是控制回撤,你本身也是要冒风险的,因为有一些东西是我们不可控的。比如在我看来,去年的信用紧缩应该更早一点就做修正,比如我们今年这个政策出现了比较强烈的调整,整个市场也就恢复了信心。但这个政策往前移半个月,可能我们的投资结果就千差万别,但我们做投资的很难精准地判断拐点。所以有的时候,当我们觉得已经很有吸引力的时候,就可以在左侧做布局了,只要你觉得看得更远一点,回报是比风险收益更大的,那其实也不用很在意短期回撤。但当我们看到整个经济非常热,物价水平非常高的时候还是要系统性地控制仓位回避风险,这还是必要的。

  问:您择股的标准是什么?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选股技巧?

  刘彦春:首先我们要想做投资最最重要的是什么?最核心的不是一个企业盈利有多好,也不是说它增长多快,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效率,如果找到一个非常高效的企业,就应该非常珍惜它。所以我一般看股票,我有两个指标非常重要的,一个是投入产出水平,另外一个就要看它的成长性,因为一个企业如果完全不成长,它其实没有上市的必要。所以总体来说,我们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企业能够非常有效率,这类公司一旦找到以后,如果它估值很便宜就最好了,即使稍微贵一点问题也不大。

  问:现在这个时候应该继续拿着成长型基金,还是换成稳健型?

  刘彦春:继续拿成长还是稳健型基金?我觉得不同的人对成长和稳健的理解会不一样。比如很多人认为我是一个买价值股的,其实我内心里认为我是一个买成长股的人。但如果要是说买那种主题型的产品,就是高风险的产品,我觉得现在这个阶段要慎重。因为整个市场估值回升,或者说估值修复已经到了尾声了,买股票就能赚的阶段已经过去,买很高风险的资产虽然窗口期可能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我觉得已经到风险期了。因为一般这个风格在两种情况下就会出现问题。第一种情况就是监管,我们最近已经看到对两融对配资这方面一些监管的政策出来。第二就是实体经济复苏程度,一旦实体经济加快复苏的话,市场上整体投资风格会发生大的变化,一些高风险投资就会遭遇较大损失。所以这看您对成长和稳健的理解,但这个时候投资不能太奔放,不能太买一些高风险的主题。

  问:如果现在市场冲顶回落,新基金怎么应对?现在股票市场上70%的股票已经不便宜了,景顺长城集英成长新基金怎么建仓?基金刘经理会跟投多少?

  刘彦春:关于怎么建仓的问题,我的想法是的确会感觉比较困难,如果这个产品发在去年底那肯定会好很多,现在建仓会有难度。但从我对市场的理解,市场估值虽然不算便宜,但我们看过去任何一轮行情都不会因为估值的因素就停下来。一般都是要到你经济开始过热,政策开始调整,才会出现系统性的调整,所以在这未来这个阶段,市场开始进入风险的区域。但是我觉得通过努力做正收益还是大概率事件。

  这里可以讲的我现在管理的产品,我是有投资的,我觉得我目前通过投资自己基金获得的回报相比我做其它的投资而言还是不错的。

  问:从这两年的一些爆款基金来看,渠道从过去追逐年度收益冠军,逐渐转移到三年期五年期业绩更为优秀的基金经理。您有没有对自己业绩优异的原因做过归因分析?怎样判断业绩出色的原因是来自个人能力而非风格与市场产生的共振?

  刘彦春:关于归因分析,过去几年不管牛市熊市,可能我们运气比较好吧,总体来说我们超额收益是比较大的,当然这有一定的偶然性。从归因来说,因为我不择时,我过去三年就没做过择时,仓位基本是上线的。所以总体最后得出最大的超额收益来源是个股的选择。其次来源于行业配置。

  我们对市场的判断是来源于上市公司。在我看来,一个组合的回报水平,他最大不是取决于基金经理的能力,而是取决于整个市场有多少优秀的公司,这些公司有多强的能力,多少给股东创造价值的能力。所以假设我们找到足够多的这类公司,我们的组合就可以做到均衡、回报又高。但难点就是这个市场真正优秀的公司还是比较少的,所以我们有的时候要想获得比较好的回报,就要承担必要的风险。

  问:请问在科创板的推出和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怎么看待大消费的前景?

  刘彦春:大家看到我的消费股持仓较多,这一点是根据我们自下而上对报表的要求,比如说对整个投入产出的要求,或者说回款质量的要求,最后客观形成了这样的结果,但我们并不是说只愿意投消费板块。比如今年一季报出来以后,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投资的范围比以前有所扩大,去年整个估值收缩的市场,我们会投资会比较集中,今年因为整个市场可投的股票多起来,我们分散度经有所提高。看大消费的前景,我觉得从行业来说,长远看应该说肯定是有发展的,因为不管是我们过去传统的增长模式,还是未来的高质量发展,总体来说,只要随着经济的发展,个人收入水平的提高,消费都是会有增长的。而且消费升级一定会持续的,所以从这个点来看消费板块是一个值得长期关注,长期跟踪,值得研究的一个行业。

  问:请问你对科创板的设立有什么看法?未来注册制的实施,会不会来一波大的行情?

  刘彦春:科创板的设立,我想对我来说是好事,就是会有更多的好的公司上市。因为我们现在觉得市场上可投资的公司并不是特别多,一个新的板块设立新的公司上市,总体来说让我们变得更多选择,所以我觉得是好事。至于资金的分流,这些都不是我考虑的问题,我觉得最重要还是有多一些优秀公司,让我们可以选择,这种是最好的事情。

  关于注册制,我也觉得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注册制应该对现在的垃圾股是坏事,但对于我们选股策略来说,有更多的公司可以选择去买,应该是好事。

  问:猪仔价格如预期那样上涨了,但养猪股票今天却下跌了,你去年底重仓的养猪股还有上涨空间吗,理论上说,周期股要在亏损或市盈率高时买进,业绩很好时撤退,养猪股是否还没有到撤退的时候?你重仓的白酒这段涨势如虹,是不是到了收割的时候?投资前瞻性最重要,未来你看好什么行业?

  刘彦春:这里提到周期股要在亏损或市盈率高的时候买进,业绩很好时候撤退,这个我觉得我都同意。事实上我去年买一家公司,就是在整个全行业亏损的时候买的,所以买了一个非常便宜的价格,现在已经赚了很多钱了。您说是不是还没有到撤退的时候?我想讲的就是应该这些公司都进入风险区域了,不是足够的便宜了,后面如果业绩不兑现的话,可能就会有风险了。但是从我们对整个行业的了解情况来看,我觉得业绩兑现还是大概率的。所以后续需要对这个行业持续的跟踪来做判断。

  关于白酒是不是到了收割的时候,这个行业如果放在去年那种环境下可能就需要卖了,但现在这个时间点我觉得继续持有问题并不是很大。任何一个资产它的定价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在不同的环境下,它是由不同的因素来决定的,所以在这个时间点我觉得还至少一部分从我对他们的理解,包括需求,包括供应结构、未来的盈利增长,我都觉得还不错,我不觉得现在有很强的必要性考虑卖出。

  关于看好什么行业,我们还是自下而上选择一家公司,具体到公司身上,他要给股东持续创造价值就会成为我们选择的目标。我们不是因为一个行业能够扩张,能够有增长就要一定去买这个行业,因为有可能这里面所有的公司都是低效率的,那也没有意义,我们一定要找到好的公司才能够下注。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