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钟蓉萨:打造资本市场的专业买方 完善资本市场结构

2018-11-06 11:23:24 和讯名家 

 

编者按

由路闻卓立与香山财富共同主办的“中国机构投资者峰会-2019年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论坛”11月3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基金业协会副会长钟蓉萨发表了题为“打造资本市场的专业买方  完善资本市场结构”的主题演讲,以下是演讲全文。

图/路闻卓立

非常感谢主办方的邀请,应该也是我这几年在努力的方向,但是我觉得北大的刘院长、克平总他们讲了很多话,其实已经大概把我的一些观点和想法,都讲了,今天其实这个题呢,其实是我前段时间,到证监会市场部给他们讲的一些PPT,我稍微截了几个观点,跟大家分享。

我觉得资本市场的定位,一开始是在融资功能。如果把资本市场比成菜市场的话,那么投行做的工作就是把什么样的菜和东西带到市场来;作为买方,包括机构投资者,包括散户,如果在这个市场里没有能力强大的话,卖方给我们什么就吃什么……这也包括我们基金公司,包括养老金的钱。反之如果能够选到能干的管家,帮助我们到市场选到适合的食材的话,我们的能力越强,在市场上,就越能影响卖方给我们的东西的质量,越能影响定价,整个市场的链条就会发生一个深刻的改变。

这是我们之所以给大家交流的一个主要的原因。在座大家都是专家,我们对比一下,在中国,包括我们公募基金,包括私募,因为今天,也有公募和私募的很多同仁,再加上我们看到我们的这个社保、养老金,包括国外的机构投资者,都配置在我们的资本市场。我们很努力了,但是比起美国还是差的非常多的,大家都看得见。

我其实从07年开始,跟公募基金一起,一起来推动很多的事情,但是我们公募基金的规模,没有太多的增长。07年初,当时公募基金还没有发展起来,公募基金是6000亿,到后来3.5万亿;后来到08、09甚至2010年,都会有总经理到我办公室说,我们没有发展起来。那3年,美国08年金融危机之后,基本上我们公募是净流出的,整个美国市场公募基金是净流入的。我们尤其是权益型的产品,其实基本上都没有太多流入,而且应该说我们在市场里的持股市值最高峰的时候大概是29.5%。那个时候大概是在股权分置改革之前。

后来股权分置改革之后,总体上我们整体的这个比例就是在下降的,所以包括我们公募基金现在是13万亿,实际上这个13万亿里面,我们的偏股型基金,其实也就2万多亿。这几年可以看到的是三四年债券型的基金,其实还算是增长的比较快后面会讲到,我们在想养老金产品入池,想把现在的基金纳入到池子里面去,我们正在做这样的事,那其实我们就在选,比方说我们的管理人,我们的产品,包括我们基金经理等多个维度来看,如果说连续5年这些方面都没有变的,基本上就找不出来。

如果我们找债券基金,比如说是3年以上的尤其是机构投资者持有的比例不太高的,好像也不太多。机构投资者大量持有债券基金,我们债券基金发展比较快,也就是这几年。

我们在深圳基金业20周年那次大会上很多总经理分析的非常透彻,所以我觉得这个现实我们要承认,我们的买方,和我们的卖方都没有真正发展起来。今天可能投行不是特别多,因为我曾经在2000年到2007年在证监会的机构部工作,那个时候经历证券公司的治理,经过十几年的变化,我们看到证券公司有更多上市的,而且他们的资本金也比原来多得多,而且员工也比原来多得多。但是我们倒过来想,因为我们其实是作为买方的,我经常跟我同事在说,我们买方在市场里应该发挥什么样的功能,影响卖方,让卖方在市场里发挥更多的价值和功能。我们的券商,现在在中国,大家也记得有一段时间,主席要求打造我们一流投行。其实现在我们的投行呢,很多人觉得它是一个交易通道,我们的经纪业务,投行是经纪通道,融资融券是资金通道。券商是不是能给我们市场提供有价值的上市公司,刚才北大光华的刘院长在吃饭时间也分析的很透彻,当不能带来投资价值的时候,基金就在市场里当二贩子倒腾,大家也知道在市场里的分红有多少。

所以我特别呼吁在中国我们的买方我们在座的大家,我们是不同层次的买方,我们都应该要提高我们的能力,我们不管是资金方还是管理人还是基金经理,今天都希望能从更大的这个视野来看。中国现在的市场,是不是有这样的环境来培养我们买方。其实我感觉还是有很多的问题。我们不断的去强化外因,其实没有太多用,我自己觉得作为协会来讲,包括监管部门,我们都在努力,我们更期待在座的各位站在从自身的角度,大家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然后我们共同努力,才能把这个市场做的更好。

有一段时间,尤其是在2015、2016年的时候,我们公募基金公司,他说你一定要把基金公司的员工,体现我们这些员工十多年来在市场里的价值,给反映到股权里去。大家现在也看到,有很多的人,从公募到私募,又从私募回到公募,我跟很多人交流,我问你们为什么要回来,私不是挺好的吗,原来你们觉得这边管的太严,不管是投资管的严,甚至对你们的日常基金运营,都是在这个探照灯下照着进行管理,现在给了你们私为什么要回来呢?大家知道,批私转公的话必须把私清掉然后回到公,基本上前面很多做私募的时候的挣的钱都在清理私的业务时花掉了。

在中国,大家对公募、私募的观念不言而喻。如果在外面提私的话,跟在座的不管是银行还是保险公司,可能你们在委托出来的时候,大家会说你为什么要给私的,为什么不给公的,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说,谁是会管,谁是不会管的,这个确确实实存在一些问题。但是,公的这边确实相对管的严,同时也是给大家增信的。如果想干一个一辈子,能够干到80岁的活,现在有了股权激励,我可以不着急退休,而且我现在为自己做事,所以大家也纷纷愿意回来公募。尽管我们看到过去激励机制上,也看到包括我们公募基金公司,这种激励的方式出现过问题,总体来讲,都还是在优化。

但是确确实实我们整体的不管是管理人还是对基金经理的考核机制,不管是股东对我们的考核,还是社会评价体系对我们的考核,还是我们的年金的对我们的考核,都很短期。现在的社保,拿到的基本养老的钱,跟原来拿的储备金,也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在现有的公司治理,整体环境下,我们这些拿养老金资格的基金公司,中国的基金业,看未来的发展,更多的是焦虑。我们协会,希望未来能够去推动这些工作,给大家创造更长期的、更注重专业的发展环境。

总体来讲,我们也希望能够提高大家未来作为一个买方的定价能力,在市场里有火眼金睛,真正作为管理人,包括现在在做的一些股权,包括证券,我们真正能够跟实体经济发生一个真正的关系,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去投资,让我们投资者去分享我们的成长和发展的这样的收益。

现在我们做得肯定是不够的,也确实有很大的原因。我们股票市场是以散户为主的市场,不管是普通投资者,还是我们公募基金,投资行为都是散户化。公募基金就应该去管老百姓(603883,股吧)的钱,但是我们现在这些老百姓的钱,在我们的销售的这个现状下,追涨杀跌,我们的行为是非常难长期化的。

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来看中国养老金体系。一个板凳三条腿,但是确确实实是三条腿不匹配的。

这个图上在座的也都知道,我们总体上来讲,在养老金的这件事情上,包括前两天在职业年金,大家还是尊重专业的价值。我那天发了一个朋友圈,大概300多个人点赞,我说,实际上今年在职业年金这件事情上,不管是行业还是我们都是蛮焦虑的。因实跟刚才讲到的民企是比较像的,在争取职业年金的机会的时候,都是行长,都是国有的,在座大家保险公司你们都是局级部级单位,但是我们民营的基金公司是没有爸爸的。

后来这一次在职业年金,尤其是中直机关这一块,我们拿到最多的管理人和最多的账户。今年大家很焦急很焦虑,让我做很多的工作。当时我觉得很无奈。所以后来我的标题是说,感谢尊重专业,我其实也非常感谢社保。为什么在我们的养老金论坛上,每次都不缺席包括克平总,包括理事长,以及社保的各个部门的主任,我们觉得是他们在十几年前通过委托的投资和高标准的要求,和他们对于资产配置的设计和风控的这种要求,把我们基金行业培养成专业的投资管理机构。

我觉得我们要感恩,他们对我们的要求。但是相对而言,我们在年金上,其实对于我们行业来讲,就没有那么的受益。在前几年,大家知道我们基金公司,是没有受托人资格的,我们那时候在想,是不是让大的基金公司,把你们的年金和社保的业务分出来,然后去成立一个养老金子公司。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去跟你们争取,拿到受托人资格,然后受托人的资格,能不能推动我们这个业务。

但是我们最后放弃了,为什么呢?基金公司他的专长不是在全国各地去设网点的,也不是能够去做账管,这些工作其实我们做不了。在这个市场里还是应该专业的机构做专业的事,所以我觉得在年金的投资管理的业务里面,我觉得总体来讲,基金公司应该说性价比已经还算是比较高的。

因为我们毕竟没有那么多的人,我们毕竟没有推那么多的网点,总体来讲只要我们专心做好我们投资的工作,所以这是在职业年金这件事上,我们也是拿到比较好的结果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因为在基本养老的这个工作里面,我们也看到应该说就是保险公司和我们基金公司,其实都拿到了投管的资格。过去其实我们确确实实在给机构委托的养老业务里面做得还是最好的,我们总体来讲占了50%以上的份额,也发挥了我们应该有的作用。

但是,在座的基金公司从业者们比我更清楚,我们稍稍去看看美国整体的养老市场,我们公募基金在制度体系里是翻番和受益的。美国也是从保险开始起家,到现在保险在整个401K里面,大概占到不到10%的比重。但我们有个人选择权的这个养老金制度的安排,是我们占在20年的起点上,下一个20年非常有意义的,而且是我们期待的,但是这件事情我一会会去谈,是非常难的。从1974年税收改革法案和税收改革法案来看,谈到05年的QDIA,我们一看都是10年一谈,这个过程也是蛮艰难的,我们其实要有更加加倍的努力,因为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是被刚兑的产品,被国家信用保证将近10年,大家习惯了这样的产品,如果让他们接收一个波动的产品,去看更长期,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是更难的。

我一直在讲,作为协会,我们为什么要去做养老的事,或者对于证监会为什么要重视养老金的事,我觉得它实际上尤其是老百姓的钱,放到了资本市场,它才是资本市场的压舱石。今天上午刘院长在。曾经研究院有一个课题,给他们去做指导,当时的标题就是叫长期资金入市。我说你不要做这种题目。我说我们这个题看起来特别的古老,起码15年以前就在说这个题。你的市场如果没有价值为什么要入市,每次难的时候降下来救市这不是大家想要的,只有这个市场有价值,你不想让他入市他都入市。

德鲁克是管理学的经济学家,写了一本《养老金革命》。美国通过个人养老金的这件事情,通过没有硝烟的战争,没有阶级斗争,实现养老金持有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所以它叫《养老金革命》。可以看到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即便在那么难的时候,要不要把IRA收上来,当时有很多面临退休的人,他们退休金已经损失非常大。但是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美国的调查问卷里显示有87%的老百姓,说我们不要被国家收走,我们要由我们自己来负责,然后后来大家看到近十年的牛市,养老金的积累,大家可以不言而喻。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基金公司能够来管老百姓每一个人的,个人可以决定选择的养老金,作为我们资本市场的压舱石,当我们基金经理拿到10年、20年,30年的钱,我可能30岁做到60岁拿钱,活到90岁的时候就是60年的钱,拿长钱做我们的配置,一定会去找长期找价值。

那么这个时候,讲创新,实体经济能够拿到的钱就是压舱石。今天我们中午也在说,银行的钱,不是解决股权的钱。其实只有养老金这种长钱,才是股权的钱,所以我一直也在很多的场合讲,这样的一个逻辑。

所以,我们现在在努力推动的,是希望养老金通过税收的这样一个小小的撬动,来把我们拿的短钱,变成长钱;通过这些长钱,用定投的方式,让老百姓感受到、享受到复利的好处。通过权益投资给他们带来收益,支持我们整体的逻辑。

刚才我讲的比较多了,也是我自己这几年比较得意的一个工作,这个心路历程。我们做了三四年,去推动这个个人账户的建立,在中国,为什么我去推了三支柱,而不是去推二支柱。在2014、2015年的时候,当时我们也给人社部报告,是让他优化年金的结构,但是后来发现真的很难。我也讲过基金公司整体在二支柱的这个年金体系里是非常弱势的,非常没有话语权。后来我们想通过在中国建立我们三支柱的体系,大家也知道昨天在一个论坛上,我们讲建二支柱,其实是需要社会的契机,我们现在已经错失了,中国企业能够建二支柱的一个最好的时点。在2300万人的这个二支柱体系,能建年金都建了,其他的企业建企业年金会增加很大负担,所以我后来还是想推动建立三支柱。

中国有几个现象,银色中国,老龄化未来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其次我们是一个财富中国,老百姓的收入增长这么快,我们老百姓全球各地都去旅游,一到过节大家全国玩,全世界玩,买买买,如果用税收的杠杆,大家看到4月份的杠杆是6%或者一个月1000块钱,一年12000块钱,让二三十岁的小姑娘,一年省下一个包包的钱,就可以为他的养老做这个安排,我们在这几年努力的推动相关的政策,确实也得到相关部门的理解。我们来推动这个事情,它的核心的要点,主要是三个方面。

税收递延是个人,是给每一个老百姓,当时想做的是把相关的产品做税收递延,但是我们觉得不对,既然国家给政策一定是给个人。其次我们觉得账户平台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要记的账不是一天两天,是更长的账,另外我们觉得产品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大家看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在一起,大家一起来努力推进这个事,我们都叫合唱,不仅仅得益于我们在推的顶层设计,大家看到这两三年我们推出FOF这个办法,还有养老目标基金的办法。人社部领导会问,养老金和未来基金这个是什么关系,我们说我们基金也是有产品的。核心也是有这样四个点,首先鼓励长期持有,长期投资,而且我们要长期考核。其次我是觉得以资产配置为核心,而且实际上核心就是风险控制。

最近蚂蚁金服跟阿里做了一个养老调查,清华大学跟腾讯也做了一个国民养老调查,在老百姓的金融素养,在清华的调查里,会发现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对损失的敏感是非常高,大家对养老基金的赔钱,不管是老百姓还是我们财税部门大家都不能接受。所以风控对大家来讲,对资产配置来讲都是核心。

第三点是我们一定要重视权益本身的价值,这样的话投资才是合适的。另外我们为什么说用了养老目标产品,它实际上是一串产品,目标基金,根据你的年龄放到不同的产品里。尽管这个产品刚发,因为大家在座的有很多拿到第二批的批文,第一批14家,发完了4家,实际上在短短一个月有13万户超过10亿,这个产品还是被认可的。虽然非常难,因为基本上现在发完的每家公司跑了200场以上,这个真的很艰辛,所以我觉得投资者教育是非常不容易的。

我自己觉得相较于保险已经有税收递延的产品,从5月份开始到现在大概是3万户,我们基金大概做到13万户,而且我们没有税收递延。刚才克平总经理也讲到,三个层次,基金端、基金公司和管理人,我们讲到上层基金端,做大类配置的母基金,或者管理人做资金端,以及底层资产的关系,都是要优化的,我个人认为我们底层工具是非常不发达的,所以希望资产端做长期投资、价值投资,服务实体经济。

总体来讲,希望能够用税收的这个机制,然后来解决我们的养老的问题,解决我们的机构投资者成长的问题,完善市场结构和定价机制的问题,也能够支持创新创业,来让老百姓去享受我们经济成长的好处,给大家今天的分享,也希望与大家共同努力,把我们的养老事业解决好,我觉得这个是更大的一块,然后我们经常说,不要只看眼前,不去看财政的钱包,而是看深度养老阶段,我们中国2020年85岁以上的人占到多少。如果说一般的养老是65岁的人占到10%以上,中国九几年已经到了,我们有独生子女政策,所以未来我们的养老、老龄化的问题比大家想象的都很严重,但是我们希望我们基金公司能够抓住这个机会,培养我们的能力,然后来做好我们的买方帮助完善这个市场,所以我也就说这些,谢谢大家!(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人民币交易与研究。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