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基石资本张维:摆脱平庸 识别关键的机会、创造有意义的价值

2018-01-19 14:52:35 和讯基金 

  无论对于一个公司,对于个人,甚至对于国家来说,摆脱平庸都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如果我们稍微松懈,我们就可能成为一个平庸的公司。世界上大部分公司没办法在一个长时期内持续成长。

  摆脱平庸:国家

  “摆脱平庸”,先从国家来说,许多人认为中国无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如果中国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那就是一个平庸的国家。

  二战之后的七十年,并没有多少国家能够跨越。有些国家跨越了,是因为有石油资源,真正不依靠资源而成功跨越的,只有东亚这些国家和地区:南韩、日本、新加坡、香港及台湾。这些地方都被称之为儒家文化圈,看来中国非常有希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每个国家对长期依赖一种墨守成规的方式都是反感和挑战的。对比起来,世界经济进入了新平庸的时代。在美国,社会精英阶层对特朗普抱有很大的质疑,但是特朗普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给出了新的希望。

  如果总是走寻常路的话,其实是无法摆脱平庸的。应该说,过去几十年,倒过来看,中国的路其实都走对了。人民大学黄卫伟教授在《不对称竞争》这本书探讨了中国适度保护、适度竞争的电信产业政策,如果没有这些政策,可能今天就很难出现像华为这样的企业,未来汽车领域也会有这样的机会。

  大到国家,小到个人,再到公司,如果想摆脱平庸,并没有现成的道路。林毅夫有许多的文章和书阐释:照搬西方主流经济理论是错误的,中国经济成功经验是中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摆脱平庸:公司

  公司也需要摆脱平庸。公司也需要找对自己核心的发展方式。

  我举个例子,我在深圳机场(000089,股吧)看到这样一幅图,一个瓦格尼亚人,在刚果博约马瀑布手持巨大尖锐的木篮,站在巨浪翻滚的激流中。他只有在适当位置使用恰当力量,湍急的河水才能顺势将鱼推进去,而他也不会让河水卷走。这是华为的广告,这幅图中有一句话“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这来自于任正非看的二战故事。

  1940年德国进攻法国,并没有将精力放在马奇诺防线上,德军重新排布兵力,突然绕过马奇诺防线, 集中力量迅速从比利时和法国的边界阿登高地一段突破,最终把英法联军赶到敦刻尔克。如果分散使用自己的兵力,到处开花,用常规的打法是打不赢的。

  华为其实一直坚持在自己的主航道上,从未偏离过。华为很早在产业聚焦,战略聚焦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华为并不care海尔的阿米巴经营,觉得没什么意义。

  海尔有2700个应用中心,有很多小发明创新,但对于企业不适用,反而会给公司带来负面的作用,为什么?因为如果发明出来公司不用,工程师只有带着技术另外创业,这就会流失公司的核心资源。

认真选择好自己的产业方向,持续进行投入,持续地人才积累,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会发现许多企业并没有看明白。这也是美的和海尔的高下之分,美的对于装备制造业有自己更深的理解。这也决定了他们各自收购兼并的道路不同,以及公司治理结构的不同,美的已经完成了权力交接。

  认真选择好自己的产业方向,持续进行投入,持续地人才积累,这样简单的道理,你会发现许多企业并没有看明白。这也是美的和海尔的高下之分,美的对于装备制造业有自己更深的理解。这也决定了他们各自收购兼并的道路不同,以及公司治理结构的不同,美的已经完成了权力交接。

  战略聚焦,心无旁骛,是大家认知企业的一个方式。借用一个名词,大部分人的人生是“虾球传”(《虾球传》是上世纪80年代的电视剧),大部分人的人生是漂浮不定的。好多公司的“人生”也是漂浮不定的,看不出一个聚焦点,不能够持续投入坚定不移的往前走。一旦是漂浮不定,就会浪费很多精力,做许多没有意义的事。好多人的人生就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这张华为这幅广告图,对公司,对人生都是有启发的,你需要找一个战略点,持续地发力,持续地投入。

  再谈我们对企业的理解观点,分产业和资本市场两个维度。我们做一级市场投资,大部分人必须看产业周期,产业结构,技术进步,这决定了许多企业根本性的竞争优势和未来发展,同时对于基石资本来讲,我们还看重企业家精神、公司治理和组织体系。

  我们认为企业成长应该有这样六个要素:“左边”是产业周期、产业结构和技术进步,“右边”则是企业家精神、公司治理和组织体系。我们更看重右边的要素。如果在“左”、 “右”两方面都持续认真地去做,你对企业的认知是不一样的,你对企业的管理水平也是不一样的。

  以华为的例子来讲,任正非曾说华为是因为无知而进入到了通讯设备领域。华为在进入的时候,并没有充分地认知到贝尔、阿尔卡特、朗讯、爱立信、诺基亚是如此之强大。所以决定竞争优势的要素,并不完全取决于产业竞争结构,但产业趋势很重要,他们处在好的行业里面,会孵化出大企业。

  这些问题需要下功夫,认真研究产业发展史,认真研究整个企业长期的生态链和产业链。如果不把这些研究透,你看企业一定是盲人摸象。你看汽车行业,是否把整个汽车行业百年发展史都研究了,把产业链的关键企业都研究了?你如果全球的企业研究了,再倒推看中国的企业,你的认知是不一样的。如果你没有这样的认知,你的投资就是盲人摸象。

  以赌场为例,赌场的本质是赌你一个时间段的运气,久赌必输,这是铁律和概率。有人自以为找到规律,其实是违规律,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在投资中某一时段的胜利,其实就是盲人摸象,因为或许搭了便车而已。

  如果想要一二十年以上持续的成功,你必须有全局的观念和思维,要摆脱盲人摸象的状态。用我的话来讲,90%的专业人士都是麻瓜,90%的人之所以甘于平庸,那是因为不愿意下功夫。你下功夫建立一个全局的观念和认识,对整个产业生态,产业链,国内外产业史长时期的认识,你的工夫不会白下。

从投资的角度,如果长期来衡量一个企业的话,不仅仅是看产业结构,产业竞争格局,还要看企业组织、公司治理等,用我的话,企业的长期发展来自于对企业高层对管理问题的认知。

  从投资的角度,如果长期来衡量一个企业的话,不仅仅是看产业结构,产业竞争格局,还要看企业组织、公司治理等,用我的话,企业的长期发展来自于对企业高层对管理问题的认知。

  基石资本的核心能力其实就两块,对企业的认知和对资本市场的认知。如果两块都能建立起很好的思维,你的胜算就比同行多一筹。对二级市场的认知,总的来说是认知“非理性繁荣”,这是罗伯特·席勒的话。

  每个人每个公司必须关注自己能够有把握的地方,就是企业基本面。二级市场无法把握,它围绕一个价值中枢反复波动。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丹尼尔·卡尼曼,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希勒,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赛勒,这三个人都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们将心理学,行为学引入了经济学和金融领域。

既然二级市场的本质是非理性繁荣,那么基于安全边际的投资就有可能获得大获全胜。这也是带来了我另外一句话“不赌,才是相信复利的力量”,积小胜为大胜。

  既然二级市场的本质是非理性繁荣,那么基于安全边际的投资就有可能获得大获全胜。这也是带来了我另外一句话“不赌,才是相信复利的力量”,积小胜为大胜。

  我们天天在这市场中,平凡的企业都可能带来百倍回报,如果说百倍是极端的,那更多地可以见到几十倍投资回报的案例。我们有三个百倍的,我们有更多几十倍回报的案例,这些企业并不是所谓的明星企业。

  因此不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投资,都不用是追风的,而是有安全边际的。资本市场的“非理性繁荣”给你一个Surprise,资本市场的“非理性繁荣”一定会出现的。这些理解都来自于基石资本这么多年的历练,贯穿在基石资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的投资实践之中。

  我们希望上市公司股权投资再造一个基石,这也需要我们有活力、有新意、创新出一些新的产品出来。我们也有些控股型的投资,爱卡汽车网,全亿健康。控股型投资是基于产业认知,联合管理团队,通过释放公司治理机制来做;我们会建立起广泛的资源,在这些领域长期耕耘。

  大家会看到我们有会淘汰企业家,这确实会导致投资损失,因为原本投资的逻辑是基于对管理团队的认可,但有些职业经理人业绩平庸、私心过重,那只有坚定地趁早将其淘汰掉,而不是犹豫不决!

  对于基石资本来说,我们倡导的风格是一个基于长期负责任的有理想、有情义、不唯利是图的风格。我们跟那么多企业家,那么多的客户,那么多的投资者,保持那么长的友谊,这验证了这一点,代表了我们的风格。

  我们希望长期融合,并发育凝聚一批产业企业家队伍。我们希望和企业家队伍互相融合,布局在重要的产业领域,形成投资、收购兼并、整合,这是基石资本正在做的。这既对我们有挑战,克服过去了,也揭示了基石的未来。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生理需求,总的来讲,受本能驱动,你的安全需求和归属需求受负面情绪波动,比如对安全的需求来自于恐惧感,你对归属的需求来自孤独感的负面情绪,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受正面情绪影响和波动。

  倒过来看,你的行为,相当大部分行为是受非理性驱动的。甚至人生更高的理想和目标,对自我人生进行更宏大的叙事,这其实也和理性没关系。理解这一点,你才能更理解自己的行为和企业的行为,更好地理解企业经理人的行为。经济学是基于理性人假设,否则无法展开阐述,但实际社会决策、人的行为又往往是非理性的,并非是最优解。

可以说非理性是如影随形,是人生本质的一部分。所以,你若想摆脱平庸,你的人生既得是理性的,又得是感性的。

  可以说非理性是如影随形,是人生本质的一部分。所以,你若想摆脱平庸,你的人生既得是理性的,又得是感性的。

  关于企业文化,我认为企业文化是企业隐而不显的价值观,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每年都要评选和奖励优秀员工。企业文化通过具体的企业人事决策行为得到体现,什么人得到鼓励,什么人得到批评,这构成了企业真实的文化。

  我们在处理人的时候,在提拔任用人的时候,在和我们的客户,或者是和我们的企业家有利益冲突的时候,会体现出公司真实的价值观。我们以奋斗者为本,除此没有更好的办法,全中国的企业都应该学习华为这句话,把这些优秀的人提拔起来,给予他们更快速提拔。让这些崭露头角的人被任用起来,而不是按部就班、平铺直叙、等待下去。

  我们也要强调公司的职业操守问题。作为一个员工来讲,需要做一个合格的企业员工,也需要做一个合格的社会公民。如果违反了,杀无赦。所以,今天我们让大家签职业操守承诺书。对我而言,理想的人才,是精明细致有格局的人,所谓有格局,是风物长宜放眼量的人,而不是斤斤计较,更不是觉得这也没劲,那也有困难的人,这些人长期来讲,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和同事。

  从公司的大部分投资来讲,我们养一支队伍只能俘获面上的项目,我们希望在养一支队伍的背后,

我们的业务骨干,我们的合伙人,花精力琢磨这里面的市场和机会,不是承揽,而是创造有意义的交易机会,对重点项目进行重仓式投资,记住是重仓,而不是撒胡椒面!如果你不能这样,你公司的回报一定是平庸的。如果我们不能识别出关键的机会,如果我们不能创造些有意义的交易机会,我们的平均回报不能超过竞争对手,那我们就是平庸的。我们即便这么努力,也就只比我们的竞争对手超过一点点。

  我们的业务骨干,我们的合伙人,花精力琢磨这里面的市场和机会,不是承揽,而是创造有意义的交易机会,对重点项目进行重仓式投资,记住是重仓,而不是撒胡椒面!如果你不能这样,你公司的回报一定是平庸的。如果我们不能识别出关键的机会,如果我们不能创造些有意义的交易机会,我们的平均回报不能超过竞争对手,那我们就是平庸的。我们即便这么努力,也就只比我们的竞争对手超过一点点。

特斯拉CEO马斯克在自己的推特账号表示,自己是火星人。

  特斯拉CEO马斯克在自己的推特账号表示,自己是火星人。

  摆脱平庸:个人

  我们两周前请了何怀宏、王庆节、孙向晨、许纪霖四位教授讲述在西方文化价值体系下的生命价值。其中香港中文大学王庆节教授一开篇,引用了古希腊作家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中的一段话,这段话被海德格尔诠释过,而更加引起了关注。人生的意义在二千四百多年前的古希腊戏剧就探讨了,你得遵循一些规则,你也得挑战一些规则,杰出的人在挑战命运。

  “莽森万景,而无物;莽劲森然若人,出类拔萃。彼出奔大海,逐波扬帆,……”你的人生要摆脱平庸获得自己认为的意义。弗洛姆认为现代人的悲剧来自于对金钱,荣誉,权利不可遏制的追求,但也有很多人超越了这一层面。人生的价值观,如果不能超越世俗层面,你很难真正有突破,很难真正摆脱平庸。

  就我个人而言,我敬佩硅谷英雄的人生观,“活着,为了改变世界而来”,我们的财富肯定不会是留给后代的,应该支持科技研发、新型公益,就像谷歌的创始人拉里·佩奇所讲的“钱应该捐给马斯克,因为他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所谓“未经反省的人生不值得活”,我们必须能不断进行反省,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摆脱平庸,成为精益求精的专业人士,不为金钱名誉俘获。无论组织和个人,都需要进行宏大思考,向未来昭示存在的意义。(根据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在基石资本2018年年会致辞整理,来源:基石资本)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基石资本张维:摆脱平庸 识别关键的机会、创造有意义的价值》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