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圆桌论坛一:养老金受托管理的经验与启示

2017-07-19 11:22:31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7月15日,以“改革发展中的养老金管理与受托责任”为主题的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2017上海峰会成功召开,此次峰会由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主办,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办,汇添富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协办。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俞北华、人社部社会保险基金监管局副局长汤晓莉、上海宝山区区委书记汪泓、上海金融服务办公室副主任李军、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副秘书长郑富仕等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300多位海内外学界和业界专家参与了此次峰会。

  在以“养老金受托管理的经验与启示”为主题的圆桌论坛中,三位讨论嘉宾表达了对2018年养老金管理领域的期待:

  香港投资基金公会行政总裁黄王慈明表示政策方面要强制性。你要雇员想得这么远,要做准备其实很难,所以强制性很重要。另外一个是交易,让雇员知道你不能依赖政府第一支柱这一个。在香港,在其他地方,就是把这个责任是共同承担,你雇员、雇主跟政府都要。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每个人知道自己的责任。

  建信养老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史军指出,刚才谈到的瓶颈,税收、税优鼓励这一块。汪泓书记,包括李军,其实我们的政府部门对养老金这一块,非常关注,做了深入的调研。相信这些会转化为政策,推进养老金市场的发展。

  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奇华表示2018年来讲,对我们整个行业发展一个很重要的机遇,就是职业年金正式投入运作,这是对我们的行业来讲很重要的发展机遇,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

圆桌论坛一:养老金受托管理的经验与启示

  以下为文字实录:

  

  【杨燕青】:我们请上我们这节圆桌讨论的嘉宾,香港投资基金工会行政总裁黄王慈明女士,建信养老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副总裁史军先生,长江养老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奇华女士。有请三位。非常感谢,我们的话题特别重要,叫做养老金受托管理的经验与启示。

  【杨燕青】:我想先请大家非常快地回答一个问题,就是你们对受托人的理解。我想先请我们的黄女士,这里面可能牵涉到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法系的不同,视角就会不同。有请!

  【黄王慈明】:首先很荣幸来分享,今天的讨论很有启发。虽然大家都在用同样的词,但是在这个系统里面是很不一样的。举个例子,我们香港的强积金制度是第二支柱。我们也有受托人和投资经理人,我们的制度其实跟企业年金很相似,受托人是一个核心的角色。

  某种程度上,香港的基金局是把日常把关的工作交给信托人。信托人再把其他的工作分派给不同的机关和单位,这些角色不能兼任。香港很清楚的就是,信托人同时作为一个托管人,你可以自己做,也可以委托人做。但是有一个角色是不能兼任的,如果你是投资管理人,你就不能同时做信托人,你不能同时做托管人。这个要分得跟清楚的。这一点跟内地有一点不同的,就是投资管理人角色是怎么样?独立性是怎么样?

  大家可能会有疑问,大型金融机构怎么办?比如说一些大的银行,它不能同时来做投资管理人、托管人,有一个要反映到现实的情况,在法规里面有这样规定。就是如果你是同一个金融集团,一个规模的金融集团,如果这个投资管理人跟托管人,跟信托人是完全不同的附属的机构,你可以就这个集团里面不同的附属机构来做。我举个例子,比如说汇丰银行,他在香港的强积金里面,可以做投资管理,可以做信托,可以做托管。

  但是几个机构都是不同的附属的机构,里面的董事、高管不能兼任。而且他们要写一个承诺书,就是说我每一家公司都是要独立来管理的。这个基本上体现了香港的做法是怎么样。

  【杨燕青】:非常感谢。黄女士能不能跟我们简单地分享一下,香港的法律体系和中国的法律体系是不一样的,在受托人责任的角度,受托管理机构的角度,你觉得内地最需要借鉴的香港的一个做法,可能应该是哪一个或者哪几个?

  【黄王慈明】:因为我对内地的法律体系不是很了解,所以很难有意见。在香港,基本上有信托法这个概念,还有信托法这个基本的大的原则框架。在强积金专门有很细节的,就是把信托人的责任列出来,而且不单这个法律的层面,还有在守则、指引,还有操作的层面。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有一些标准。

  【杨燕青】:这些标准是谁来制定的?

  【黄王慈明】:主要是强积金管理局,还有行业定出一些标准出来。举个例子,你要怎么样子落实这个trustee?为客户、雇员谋求最好的利益?如果你在落实这个trustee的时候,有一些情况你发现不能做的话,你作为一个从业人员,你可以拒绝去做一些事情。就是说你这个原则,是一定要落实。

  【杨燕青】:所以还是说受托人的责任?

  【黄王慈明】:对。

  【杨燕青】:非常感谢,是不是请杨总和史总,分别讲一讲你们对于受托人的理解。包括我们的建信和长江养老的结合,希望比较简短。

  【杨奇华】:现在中国对外开放以后,引进了很多的观念,因为法律制度的不同,在讲一件事情的时候,可能是在讲两件事情。在中国如果讲年金的管理架构的话,还是要按照现有的监管年金的政策。人社部作为企业年金或者职业年金的行业管理机构来讲,我们很多的制度还是跟香港的强基金的制度是非常接近的。很多问题上来讲,关键还是制度的设计。从我们这里来讲,我们对受托人的理解,我们认为从监管部门对我们的决定。

  【杨奇华】:从大陆现在的制度上来讲,就是说委托人首先和我们受托人签订一个信托的合同。从制度设计上来讲,它也是责任人牵头的。我们受到委托人的委托之后,根据我们的专业能力和意见,我们再选择托管人以及投资管理。杨燕绥女士认为养老金再保险的占比不断下降的,投资人的占比应该不断上升,意味着我们的长江养老地位可能会受到某些挑战,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奇华】:我们不是从简单的行业来区分。我们还是看这个产品的形势是怎么样,所谓就是说保险产品,可能相对来讲它是契约型的产品。刚才杨教授讲的是契约型的产品。我们讲的信托,它是一个信托型的产品。保险公司既可以卖信托型的产品,也可以卖契约型的产品。只不过看市场发展的阶段。

  【杨燕青】:刚才苏总介绍的是契约型还是信托型的?

  【杨奇华】:我们跟兄弟公司有明确的分工的。长江养老只是从事信托型的业务,这个是不矛盾的。作为长江养老我们非常乐见于信托型的产品,投资人的经验的提升,它的发展也会帮助长江养老在未来取得很好的发展。

  【杨燕青】:刚才苏总的演讲里面,胡教授印象最深的就是责任的重要性特别强。就是受益人的责任是放在第一的。包括杨老师也讲到。史总,您从建信的角度来看,怎么看行业中的实践?

  【史军】:刚才演讲嘉宾其实都讲得非常明确,建信养老是作为国务院批的,应该是作为试点的专业养老性管理公司。其实它的资质包括年金的受托、帐管,包括投管这三样资质。加上建行集团本身的托管的资质,在年金当中,这四项资质是齐全的。刚才几位嘉宾讲的,就是说这个受托人应该说是我们年金计划的核心。一方面它跟委托人之间有一个沟通的关系,受委托人的委托,来做这个年金的方案。

  【史军】:同时他有选择、评价和协调相关的帐户管理人、托管人和投资管人的职责。在国家的监管制度当中也很明确。前面我们苏总在演讲当中也讲到,目前我们也觉得这个职责有点空头化。其实也基于几方面,相对来说年金客户的资源比较紧缺。由于委托人相对强势,同时委托人对年金的体系也不是很清楚。杨总也说,他觉得受托人跟另外三个是同等的,而不是统领的概念。

  【史军】:还有一个因素,特别在投资管理方面,我们作为受托人,他没有这方面,就是说不从事这方面的经验,你去指导投资管理人,的确也是有一定的难度。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建设银行在整个国家监管资质下,成立建信养老这个公司,把这些资质结合起来,便于提高捆绑式的年金的服务能力。

  【杨燕青】:您刚才讲的模式有点像黄王女士讲的香港的模式,它需要有四个不同的身份。但是是在大的帽子下面的不同,现在是在建行下面。这是比较有意思的案例。

  【史军】:我觉得这两个方面,其实首先就是一个叫诚信和忠于所托。应该说忠实是核心,你要忠于你的委托人。刚才长江养老,包括我们建信养老,首先肯定是要把委托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杨燕青】:是委托人还是受益人?

  【史军】:对我们来说委托人就是受益人。

  【杨燕青】:非常感谢,我们现在的养老基金公司,我们的角色是受托人的一个角色,或者按照杨老师的翻译是授信人的角色。授信人和基金管理人又是这个市场上两个不同的角色,同时两者还有分工,还有协作。能不能请三位给我们分享一下投资管理人,也包括受托人之间的分工协作应该遵循怎样的原则?有哪些困难?和有意思的案例。

  【黄王慈明】:其实我看到年金,刚才提到的有一点,我觉得很有趣。跟香港方面有着基本的不同,年金规定里面受托人有一个很主要的责任。资产配置里面专门写到这一点,香港其实受托人没有专门写这一点。说白了,受托人的责任或者专业不一定是投资管理。你总的怎么样去聘请这个投资管理人?我不知道当时这个背景,为什么企业年金要把这一块专门放在受托人的责任里面?落实里面其实不是这么容易来分的。其实我也想把这个问题抛出来,让大家了解一下。因为我觉得对于受托人怎么样去落实?

  【杨燕青】:这在香港可能分得更清,但是内地分不清。能不能请杨总阐释一下?

  【杨奇华】:委托人选了受托人以后,受托人应该帮他做什么事情?除了计划的建立和测算,以及跟监管部门报批了以后,我们很重要的职责,我们需要成为委托人和其他三个管理人之间的桥梁。我需要跟委托人去交流,就是他作为资金的委托方,他是希望他的投资方怎么样的?以及达到目标的收益大概是怎么样?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受托人做个什么工作?

  【杨奇华】:我们需要把他的风险偏好,以及投资目标,我们要用所谓投资指引的方式,落实到表面上。然后把这个东西交给投资管理人,按照具体的指令来投资。这种情况下,我有两种做法。一种简单地把这个投资指引给各个投资管理人,然后他们在自己专业的意见指导下进行投资管理。我们长江养老作为一个专业机构,我们希望发挥我们专业的价值。

  【杨奇华】:我们会做什么呢?我们会根据总体的比方说权益跟固定收益之间的总比例,我会在市场上寻找,可能某些机构股票做得好,某些机构可能固定收益做得好。我们把投资管理分成两组。我会在我们的基础上,根据总体的资产,比如说股权做固定收益。

  【杨燕青】:你把资产配置这一节已经做完了。黄王女士最关心这一点,你把资产配置都做了,我们建信是不是把资产配置做了?

  【黄王慈明】:我能不能有一个问题?其实要落实这个,如果说这样的话,你的产品提出来的资产配置只有一种模式,你就不能实现你这个群体,这个雇员比如说年龄不同,能不能把这个产品分开三种不同的风险?高中低。

  【杨燕青】:它理论上是可以的。先请杨总。

  【杨奇华】:我觉得受托人和投资管理人,我作为受托人,我在年金资产的战略配置上,做一个方案。每年我们有一个方案提交给投资管理人。比如说每年根据资本市场的发展,有的时候可能觉得在股市会有机会,有的时候觉得债市有机会。我们确定投资管理人在这个配置之下,比如说股票的配置,买哪些股票是由他里确定的。刚才黄女士讲的,就是员工可以选择不同的产品组合来做。目前这一块,我们对具体企业的个人这一块,还没有开放。

  【杨燕青】:黄女士你认为这个组合应该是养老金管理公司来做?还是受托基金管理公司来做?

  【黄王慈明】:这一点大家可以讨论。你资产配置,其实可以说对你最终的这个投资的结果,贡献是最大的。有数据说明80%的回报都是来自这个,如果这一块这么重要的话,大家要思考其实谁来担当这个责任更适合?我没有一个答案。

  【杨燕青】:是不是应该是受托人呢?

  【史军】:受托人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黄女士说的企业里面不同的职工,年龄风险不一样,有不同的偏好。我们有对应的措施的,比如说我们的集合计划里面,我们会有几个不同风格的主题。有些是比较保守的,临近退休的;有些是年纪比较轻的,风险承受能力强的。国内目前考虑到多数的员工金融的知识相对不是很多,或者说企业的人事部门也不愿意太麻烦,现在能够开放给员工自主选择的产品还不是很多。但是我们长江养老已经可以提供,

  【杨燕青】:杨总从战术上回答了黄女士的问题,但是没有从本质上回答。她这么看中的谁有职责来做?到底是我们的基金管理人?比如说我们的张总,因为汇添富在资产配置方面的能力是一流的。他们目前只承担了战术的责任,没有承担资产配置的责任。我猜黄女士的意思是不是说战略的配置,需要双方共同推进?或者说干脆交给张总?我不知道杨总怎么看?包括史总怎么看?

  【杨奇华】:制定战略配置的时候,也是充分的沟通。虽然这个战略配置方案是我们最终提交给委托人的,但是跟投资管理人也会沟通,他们的意见也会体现。

  【杨燕青】:谁的意见更加主导?

  【史军】:我的理解受托人更加主导。为什么?大的计划下面,有时候会有7个、8个,甚至于10个投资管理人。我把这个权力太多的交给投资管理人的话,每个投资管理人如果出于各自的判断去做的话,整个计划的战略资产配置就会趋于混乱,失去总的控制。总的阀门还是需要我们的受托人控制,我们会给投资管理人一定的调整的空间,可以发挥他的主动的积极性。

  【杨燕青】:黄女士你觉得他们是不是回答了你的疑问?

  【黄王慈明】:对的,其实我没有说哪一个方案最好,可以思考。这个雇主怎么评价你们做资产配置是不是有效?他们是用什么标准来定?这个也是可以多讨论一下。

  【杨燕青】:这可能需要人社部做相应的规定。我们张总作为汇添富的投资管理人,我们会不会觉得在养老金整体管理过程中,我们参与决策的份额太小了?或者说你的资产配置能力体现不出来?本来有可能汇添富会认为我自己的资产配置能力,比长江养老苏总他们是强一点的,但是不需要我发挥这个功能。

  【杨燕青】:杨老师讲到中国的年金管理当中遇到一些困境,我们在里面感觉到戴着镣铐跳舞,跳不起来。在外面又期待进到里面来。能不能请两位老总分享一下目前的年金管理中,包括推进的第三支柱的安排中,最大的瓶颈,需要被改变的最大的关键和瓶颈是什么?有请杨总。

  【杨奇华】:我说一下,实际上整个的年金的发展,得益于方方面面条件的配合。所以很难简单地来讲,主要是受哪个因素的制约。一个还是这个市场的整体规模。因为现在整个的年金。规模够大的话,各家在行业里面的人,他的发展空间有限的。第二个来讲,还是涉及到管理的架构。

  【杨燕青】:这个架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杨奇华】:比方说投资的范围,从安全性角度出发。整个年金的投资范围,相对来说比较小,跟发达国家比。分散风险方法和手段也比较有限。还有一个就是说这个行业比较年轻,它很多的这种概念还是需要得到全社会的认同。比方说受托人需要得到委托人充分的信任和认可。另外一个我跟关系人之间的权力、义务关系,要有积极的配合。这个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因为这个行业比较年轻,所以很多基础建设,比方说不同关系人之间的数据的接口、信息的报送,这个都需要慢慢来统一。

  【杨燕青】:这个方面登记公司是不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杨奇华】:公司我们作为一个引领。

  【杨燕青】:登记公司,类似信托。

  【杨奇华】:现在还不是,未来还需要行业监管部门,更多的制定行业共同的标准。这样便于信息之间的互联互通,因为它有四个不同的角色。四个不同角色之间的衔接非常必要。

  【杨燕青】:有请史总。

  【史军】:杨总已经讲了四个方面。我想补充,我讲三个方面吧。第一个还是政策环境,主要是针对年金这一块。从国家出台年金制度以后,建立年金的这一块,也是根据国家的一些政策,大部分的国有企业、央企在介入。最近应该说十八大以后,国家对整个国有企业的薪酬体系进行规范以后,现在很多的国企,除了央企以外,国企也在开始逐步介入。这个说明国家在年金制度的政策环境下,越来越完善。

  【史军】:第一个我就觉得是国家政策的导向。第二个是税收,从企业到个人都有税收。目前来说这一块不是很强化。对民营企业,都没有足够的吸引力。第三因为我们整个年金是行业性,是比较年轻。在这个方面包括系统这方面的建设,人才的培养也是主要的。

  【杨燕青】:我们时间差不多了,请三位嘉宾回答我一个问题,作为总结。到了2017年大家认为养老这一块是即将起飞的大的关键的发展结点。在你们看来2018年,你们期待养老金管理领域之内,你们期待的变化和期待的推进,期待的大的方向或者一个具体的环节的打通,或者期待应该是什么?有请黄王女士给我们内地做一个寄语。

  【黄王慈明】:政策方面要强制性。你要雇员想得这么远,要做准备其实很难,所以强制性很重要。另外一个是交易,让雇员知道你不能依赖政府第一支柱这一个。在香港,在其他地方,就是把这个责任是共同承担,你雇员、雇主跟政府都要。我觉得这个是很重要。每个人知道自己的责任。

  【杨燕青】:我们期待香港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经验的支持。有请杨总。

  【杨奇华】:我是觉得从2018年来讲,对我们整个行业发展一个很重要的机遇,就是职业年金正式投入运作,这是对我们的行业来讲很重要的发展机遇,会带来更多的发展机会。

  【杨燕青】:杨燕绥老师觉得职业年金是绕道的,您赞同吗?

  【杨奇华】:即使是绕道的,比没有这个行业要带来更多的机会。

  【史军】:我期待国家在政策上面更加的完善和支持。

  【杨燕青】:具体是哪个政策?

  【史军】:刚才谈到的瓶颈,税收、税优鼓励这一块。汪泓书记,包括李军,其实我们的政府部门对养老金这一块,非常关注,做了深入的调研。相信这些会转化为政策,推进养老金市场的发展。

  【杨燕青】:感谢黄王女士、感谢杨总、感谢史总,我们这一节讨论就结束了。

  

(责任编辑:吴晓琳 HF1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圆桌论坛一:养老金受托管理的经验与启示》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