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成安基金投资总监汤由: 没有不好的不良资产 只有不好的价格

2017-04-25 11:11:22 时代周报 

  文姝/文

  3月底,国内首家央企参与发起、规模最大的不良资产投资基金--诚通湖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该基金规模为100亿元。

  据悉,这是中国诚通集团成为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并发起设立国家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之后,批准成立的第一家不良资产基金管理企业和第一支不良资产投资专业基金。

  业界普遍认为,目前金融不良资产投资行业正在进入爆发期。据统计,2016年底,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不良贷款余额超过1.5万亿元。

  “如果考虑表外融资的部分,2016年国内银行对房地产的总敞口占银行业总贷款额的30%以上。近期,银监会下发的《关于开展银行业“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46号文)针对信用指标和不良贷款出表问题作出了相应的监管要求。“专业从事股权投资的上海德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副总监王总表示。

  当前,不良资产投资领域竞争日益激烈,从业机构只有具备独特竞争优势,才能脱颖而出,成安基金便是其中的独角兽。成安基金投资总监汤由向记者详细讲述了处理不良资产的相关经验。

  文姝:目前国内很多机构都在探讨不良资产,你怎么看待不良资产?具体对哪些国家有影响?

  汤由:不良资产的概念其实是个舶来品,英文名是NPA(Non-performing asset)。既然是舶来品,那就可以先看看国外的不良资产发展过程。

  1929-1933年经大济萧条时期,美国银行大量倒闭。由此拉开了美国在不良资产的序幕。20 世纪八九十年代,为应对美国国内不良贷款危机持续爆发,美国政府主要采取了两方面的应对措施。首先政府层面,实行了实行低利率、设置 RTC、资产证券化、股本合资等一些列政策;其次,商业银行层面,采取了银行间并购、增提损失准备金冲销损失贷款等多种处置方式。这些政策和措施不但大大化解了美国的不良资产危机,促进了美国国内经济发展和金融创新,也给其他国家应对不良的出现提供了一些思路。

  20世纪90年代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以后,银行的大量贷款无法收回,形成巨额不良资产,日本国内效仿美国模式建立处置不良资产的专门机构。该做法也推动了日本经济复苏。

  韩国应对不良资产的措施起源于20世纪 60 年代。后来1999年,成立了韩国资产管理公社,成为韩国境内唯一具备处置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能力的机构。

  20 世纪 70 年代的拉丁美洲,普遍采取了举外债的形式来发展经济。但在1979 年世界经济形势恶化之后,拉美各国无力偿还对外负债,其国内不良大量爆发,于是各国纷纷采取了债转股的方式来应对。

  当然,20 世纪90 年代以来中东欧国家处置不良的手段也是债转股,却成了私有化的重要工具。

  文姝:国外不良的处置都有哪些特点?对于我们国家的影响有哪些?

  汤由:虽然各国不良资产产生的背景、原因、规模、金融体系各有不同,但是在这过程之中都需要政府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配以相应的政策扶持和法律保障,当然专业的处置机构必不可少。在我们国家,这个专业的处置机构,其实就是持牌AMC,即央行御用的两大资产管理公司、财政部下面的四大资产以及地方政府运营的资产管理公司。这些持牌AMC对于化解我国的不良,稳定金融体系,起到了非常重要作用。

  国内关于不良的很多政策和处置方式,是在借鉴了国外的经验之后,结合我们的国情而出现的。目前国内银行的不良处置方式大概有代持、核销、债转股、现金清收、资产证券化、定向出让给持牌AMC等方式,这其中最主要的处置方式是定向出让给持牌AMC。当然,持牌AMC也会相机地将一些资产出让给不良资产服务商,这样就形成了完整的生态链。

  文姝:那您怎样看待我国的不良资产的历史和现状?

  汤由:我国首次不良的爆发期是在是1999年,当时财政部成立四大资产,主要用于承接四大行以及国开行的不良。首次的不良有几个特点,第一、数量巨大、增速明显。1984年,全国的不良只有2.03亿元,但是到了2001年,全国银行的不良规模却达到了惊人的2.3万亿,当时全国银行总资产只有10万亿。

  第二、地域、行业的差异较大。当时海南、广东等地的不良率高于江浙沪等地。纺织、轻工等当时不景气行业的不良率远高于邮电通讯等行业。

  第三、从企业所有制上来看,当时的债务人以国企和集体企业为主,这也是由于当时国有行侧重发放贷款给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有关,由于这些。企业经营不善,使得不良大量爆发。也就是这个第三个特点,给很多人留下了一个印象:首次不良资产,其实就是为国接盘。

  那时金融体制改革严重滞后,银行长期累积的巨额不良、对于社会经济发展有着巨大的隐患。所以从企业、银行、政府等多种维度来看的话,首次不良爆发是我国在改革过程之中多年累积的矛盾点的一次爆发。

  当然,在那次不良爆发之后,对于我国金融系统的改革发展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文姝:造成首次不良的原因有哪些?如何看待这一次的不良浪潮?

  汤由:首次不良大爆发,都要从多个维度综合来看。从企业方面而言,存在自有资金不足、决策失误、经营不善等原因;从银行的角度来看,有银行风险意识淡薄、风控不完善、制度不健全等问题。当然还有当时社会信用体系不完善、金融监管体系不健全、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变时间的矛盾叠加、银行监管不到位、经济周期波动等因素。

  这一次的不良潮可以把2013年钢贸贷款风险全面暴露为起点,后面银行的不良陆续浮出水面。从某种角度而言,信贷货币运动的中断,是不良产生的根源。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国内却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国内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很多问题被掩盖,形成了经济向好之势。但随着国内外经济的上涨乏力,国内的不良渐渐暴露出来。可以说货币超发和不断的经济刺激延缓了不良爆发的时间节点,但是所累积的问题也不会少,所以这一次的不良可能会持续时间不确定性更强、波及范围更加广。

  文姝:那么两次不良的不同之处有哪些?

  汤由:可以简单的从不良从产生的原因和参与不良处置的机构两方面来看。首次不良是国内经济制度改革过程之中,由于金融体制改革无法跟上经济发展所导致,而这一次的不良主要是三期叠加所导致的,即便经济增长速度换档期、产业结构调整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这也是化解多年来积累的深层次矛盾的必经阶段。

  就参与不良处置的机构而言,经过将近20年的市场发展,现在国内资本对于不良的认知已经从陌生到熟悉,从抗拒到主动接受。首次不良的出现,不良资产的消化更多的是依靠持牌AMC自身。但是现在,可以说是全民参与不良市场,除了持牌机构之外,大量的不良资产服务商涌入不良市场,想从中分得一杯羹,不良资产的市场更有活力,这样也就使得生态链更加完整。

  文姝:国内未来几年的关于不良的走势可能会怎样?

  汤由:2016年底,国内某著名评级机构预估商业银行潜在不良总量可额能超6.5万亿,当然,真实的数据可能还会大一些。虽然当前我国金融风险隐患正在积累,产生的原因也比较复杂。但总的看,一切都在政府的掌控范围之内,所以这些不良应该会被有节奏、有秩序的被释放。在消化不良的过程之中,完整的生态链,能够更加有效地化解不良的所带来的社会影响。

  文姝:您反复提到关于不良的生态链,那应该怎样来理解不良的生态链呢?

  汤由:不良资产市场其实无非是由不良资产的提供者、不良资产的批发商和最终消化不良的服务商三部分组成。我们今天所说的不良是针对银行的不良贷款,所以不良的提供者指的就是银行。根据目前的政策规定,银行的不良资产大量对外转让,只能定向转让给持牌AMC。所以持牌AMC由于去化压力、内部考核机制等原因,很多时候会将承接来的不良再次转让给不良的服务商,也就是民间资本或者其他投资机构。所以服务商的处置方式更加多样化,在具体的处置方面,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服务商虽然处于这个生态链的底端,却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因为很多的不良最终都是靠他们消化的。

  文姝:您怎么看待目前大量资金涌入不良市场?

  汤由:理性的资金应该委托专业的投资顾问来投资不良,进而获取收益。现在很多资金只看到了不良带给其他机构的投资收益,却没有审视自身的处置能力,盲目的挤进不良市场,高价取得资产包资产包之后,在利润不断受压缩的同时无法将资产快速变现,最终可能会给这些资金带来不小的伤害。

  文姝:您怎么看待目前国内的不良资产服务商市场?

  汤由:不良资产本身是一个小众的市场,目前全国有意向参与这一块市场的公司非常多,总体来看,除了持牌公司以外,多数的服务商是以一种小而美的形式呈现,难以做大。

  原因主要有1、人才稀缺。2、没有完整的产业链,很难将自身的处置能力和资金、资产进行相匹配。3、处置方式过于单一,仅仅依靠司法拍卖把资产变现,已经跟不上当前的形式变化。4、对于不良资产所在当地的各种资源尚有欠缺。

  文姝:目前您所在的成安基金在江苏境内,无论是资产管理规模、处置团队、处置成果、还是社会影响力应该来说,在不良资产这一领域,排名都非常靠前,您觉得主要是哪些原因使得成安基金脱颖而出?

  汤由:1、在人员构成方面,公司人员非常专业而且优秀。公司有律师、金融投资者、以及大量曾经工作于司法部门的人员,所以对于金融以及司法的理论和实践都有自己的见解和建树。2、目前公司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一条产业链,从资金来源到资产尽调、资产处置都有自己的优势。3、公司内部治理方面,有着一套自己的激励方式用于稳定团队,激发每个人的潜能。4、处置方式多样而且灵活。5、在江苏境内耕耘多年,所以对于当地的各种资源非常了解。

  文姝:您怎么看待资产尽调和资产处置的关系?

  汤由:不良处置的核心在资产尽调,尽调到位,资产处置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当然不良尽调需要付出的努力和需要承受的压力,远非常人能够想象。有一次在尽调的过程中,债务人直接放除了恶狗,幸好跑得快,不然就被咬伤了。所以有时候和同行交流,会互相调侃:没被狗咬过,不能说自己处置过不良资产。

  文姝:您提到处置方式多样而且灵活,可以就这方面展开一下吗?

  汤由:每户不良资产都有自己的个性,所以我们会针对他的个性来出具相应的处置预案,在综合目标收益、回款速度、回款周期、资产状况、市场变化等因素后,选取最优的处置方案。

  处置不良资产,抓住市场时机很重要。有可能月初的时候预处置方案是A方案,但随着市场的变化,到了月中将资产变现的时候,用的是B方案。所以,根据资产的情况,灵活选取处置方案,也是不良处置的特色之一。

  司法拍卖是资产变现的一个重要手段。但是我们在处置过程中,我们并非单纯依赖司法拍卖来使资产变现。我们会主动去寻找投资方,加快资产变现,甚至可能回促成多方和解,保障我方合法权利的同时达到多方共赢。有些债务人在苦心经营之后,有了偿还债务的可能。如果对方一次性全额偿还债务以后,他的工厂会再一次倒闭,工人也将再次下岗。在一次处置过程之中,了解债务人实际情况以后,我们主动帮这家债务人找到了上下游供应链,帮他节约成本、扩大销量,同时让他有节奏的来偿还债务,后面这家公司不但偿还了债务,也给当地创造了更多的岗位。很多同行对我的这种做法不理解,其实我们做不良资产更多的使用多种方式,帮助国家化解困难,实现共赢,而非单纯的追求利益。

  另外,我们的激励机制也是非常灵活。有一个案件,某家持牌公司委托外部律所处置了1年多,几乎没有进展,这家持牌公司有意将该户资产出让给我们。我们和代理律所了解情况之后得知,由于激励机制原因,该持牌公司给的处置费用无法达到律所的预期,所以律所动力不大。当时我就和律所订立了一个针对该案件的绩效考核机制,在我们接手该案件以后,很快就实现了全额回收。

  文姝:我了解到,去年7月,您联合国民信托主导发行了国内第一支专注不良处置的集合信托,并且现在运行状况良好,那您对于金融机构参与不良处置的前景怎么看?

  汤由:在和国民信托发行了那一款信托计划之后,很多的资金发放方和金融机构主动找到我,想参考国民信托的合作模式来开展业务。

  其实当前很多金融机构都有意向参与不良资产处置,但金融机构对于不良资产业务,依然停留在通道业务阶段,原因是不良资产的水比较深,金融机构内部没有相应的处置团队,而且市场鱼龙混杂,很难寻找到合作的不良资产服务商。

  其实金融机构要做的事情就是挑选优秀的投资顾问,需要认可投资顾问的专业处置能力,认可资产包价值。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确保资金安全,同时对投顾提供资产处置方案进行审核论证。

  当前我觉得未来的方向应该是专业的处置团队应该与金融机构一起参与不良的处置,彼此分工,默契合作。

(责任编辑: HF00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成安基金投资总监汤由: 没有不好的不良资产 只有不好的价格》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