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环球时刻董事长孙奎:在不同的市场轮动是一个基本投资概念

2016-10-11 09:51:58 和讯基金 

  一家私募新面孔脱颖而出,照亮了业绩低迷的私募业界,这家私募正是环球时刻。

  好买基金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众多新面孔中,环球时刻目前运行的四只基金环球宏观一号、91环球1号、91环球2号、汇富环球一号,全部录得正收益。其中,有三只基金在好买基金2016年上半年不同策略排名中名列前十。

  如91环球2号,以35.44%的收益率位列普通股票型前三(第一二名为蓝海一号、金诚立达—海中湾8号,上半年收益率分别为185.80%、35.92%)。

  据了解,环球时刻旗下以上4只基金分别于2015年5月、6月、8月、11月发行,自2016年以来至7月15日的收益率分别为8%、21%、49%、92%。

  今年三季度,上述基金再度上榜私募排排网。2015年5月28日发行的91环球2号在截至2016年9月5日的私募排排网宏观策略排名中名列榜首。

  2015年11月23日发行的汇富环球一号,作为一只管理期货产品,在截至2016年9月5日的私募排排网管理期货排名中位居第三。

  作为环球时刻董事长,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孙奎对于上述业绩既感意外,又感欣慰。9月8日,和讯基金走进环球时刻,约访著名私募基金经理、环球时刻创始人兼董事长孙奎先生。

  和讯基金获悉,环球时刻的团队成员都具有十年以上的从业经历。基金经理孟宇从美国沃顿商学院毕业,曾是高盛基金经理,金融从业18年;总经理于步越具有20年从业经验;风控总监郑奋鹏曾在部委机关工作,期货从业23年。

  对于未来几年的中国市场,孙奎非常看好。他说,“‘十三五’规划,也规划了牛市的基本格局。”

  孙奎分析说,“十三五”规划对未来五年中国的经济蓝图勾画清晰,创新是一切利润的源泉,减税会增加上市公司利润;降息会拉低社会融资成本,推动创新和经济繁荣。另一方面,积极财政政策将营造良好的社会经济和金融环境,为经济发展提供基础保障,有效减缓或避免经济硬着陆的风险。再者,房地产市场去库存也将引领资金流向股市等资本市场,对资本市场繁荣和上涨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

  对于下半年的投资趋势,孙奎分析说,“宏观经济形势对股市比较有利,经过一年多下跌,很多股票逐渐变得物有所值,政府也希望股市繁荣,所以股市的安全边际相对较高。”

  ① 量化交易解读:杠杆控制在1-2倍

  和讯基金:环球时刻旗下3只产品打入好买基金私募业绩榜前十名,您怎样看待这个成绩?

  孙奎:应该说还是满意的。具体说,环球时刻旗下4只基金分别在2015年5月、6月、8月、11月发行,自2016年以来至7月15日的收益率分别为8%、21%、49%、92%。最近以来业绩又有新的成长。

  和讯基金:您在股票市场的操作模式能介绍一下吗?是长线还是中短线?

  孙奎:股票是中长期投资,我跟大家一样是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股市相对说来就是两点:一方面指数沿着一条斜向上的轴做不规则的来回变动,这个是大势;另一方面,个股与行业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一个成长性公司分为高速成长期—稳定期—饱和期—衰退期,我们就找准它的成长期。我理解的股市投资基本上就是这样。

  和讯基金:你们团队的投资理念如何?哪些理念导致这么高的收益率?

  孙奎:我们团队最主要的核心是在几个市场之间轮动,也就是资金轮动,比如股票市场与商品期货市场。另外,我们还有针对商品期货市场的量化交易,因为它没有主观判断,我就当它是另外一个市场。最主要的是在这三块轮动。那么股票方面,我们现在正在测试自己研发的程序化系统,等测试好了用在股市上就是股市的量化交易。举例说,对于消费类股票、金融类股票,还有成长性的股票,如何由基金经理做不同配比?原理就是这个资金配比,道理其实是一样的。

  和讯基金:不知道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团队的杠杆控制在多少?

  孙奎:我们杠杆不大的,我们上半年期货做出来70%—80%的利润,杠杆很小的。按照开户期货公司给的通行保证金,我们分到期货仓位上的钱,高的也就20%多,很少超过30%的,几乎没有,大量的钱做保证金。虽说看起来用得少,如果达到20%多、30%,就是将近1:3的做法了。那也是少的,平时很少。不追求哪一下看准了孤注一掷,我们有自己的策略。

  和讯基金:是不是意味着有些时候是没有操作的?

  孙奎:没做的时候少一些。商品期货有20个主要的品种,即便每个品种的机会少一些,20个品种加起来机会也是不少的。我们经常在做,在一个市场里也会频繁轮动。

  和讯基金:你们会不会先做市场测试,测准了再加大资金仓位?

  孙奎:不需要测试,都是干了20来年的人,不需要测试。就是一个概率,这就是我们多年形成的策略,觉得行之有效的,也结合现在新的基本面。我也不知道哪一次是挣钱的,是赔钱的,玩的是概率。你要控制好资金仓位,每次都那样干,长期就挣钱了,就是很确定的挣钱。再分到不同的品种里面,风险就更小了。

  老百姓(603883,股吧)都认为期货风险大,中介机构也都认为期货风险大,证监会经过长年的统计,觉得期货风险是小的。现在一些新的规定,炒股杠杆如银行体系的机构,优先劣后的配比只能1:1。做股票不允许超,期货类的产品可以1:2,它本来就有杠杆。这种杠杆范围,出事的概率很小。不像去年股灾,很多营业部的客户打穿仓了,1:1的融资都歇了。不过近五年,没有说有多少家期货公司被打爆了的。长年干期货的人自己都已经习惯了,早就会控制好自己的杠杆风险。做期货的人50%—60%都很专业,那就没风险了。不适合的早就被淘汰掉了,剩下的都是比较适合的。还有一些企业做套保的,整体像我们长年做期货的,只要在市场上待三年以上都比较成熟了。如果耗三年,周围还有人相信你,那是不容易的事情。只要干三年以上,差不多已经能获得别人的信任,水平就还可以了。

  和讯基金:去年到今年上半年股市暴跌,你恰好把资金轮动到商品市场去了,避开了股灾。可以这样理解吗?

  孙奎:不是这样。我们也是尽量希望避开股灾,不过避得没那么多,这是实情。当时我就计划拨一部分资金轮动,股市5000点了,多吓人。

  和讯基金:你觉得慢牛行情的杠杆率还能恢复到以前吗?你主张大杠杆,还是赞同控制一下杠杆?

  孙奎:如果老百姓把更多的自己的钱,几十年挣的来之不易的钱交给专业机构,杠杆就没有问题,比起来期货,股市的杠杆不叫杠杆了。另一方面,如果为了和谐社会,还是别那么高的杠杆为好,中国的股民不适应杠杆。中国股民的结构成熟程度是接受不了高杠杆的。老百姓亏了钱才排斥杠杆,之前并不排斥,证券公司1:1融资他不甘心,非要找配资公司玩1:3、1:4、1:10。

  和讯基金:对于配资杠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孙奎:毕竟见了太多的散户,20多年了,国内、国外的都见了很多。对于散户,我最大的建议就是,假如他有300万或500万元资产,能投100多万元,他应该把10 0万元去找比较好的私募或者公募基金公司。剩下的钱自己留一点,别一点不留,还得做股票,一点股票都不做就没有乐趣了,就得把基金赎回自己干了。所以,一定要保持这样一种态度,自己仍然做一点股票来满足自己的乐趣,大部分投资的钱交给专业机构,这就是散户。散户实在经不起折腾。经验哪来的?无数次成功和失败中总结出来的。做投资超脱多难,这是巴菲特芒格说的,巴菲特都80多岁了还在江湖上行走,他肯定是属于超脱了。

  和讯基金:孙总在宏观策略上确实很超脱,具体操作会加大量化策略吗?

  孙奎:越来越加大量化,等我们越来越成熟,份额会越来越高。跟国外不一样,国外能做宏观策略的比较多,国内太少了,市场越来越成熟,可交易的范围越来越多,我们会越来越好。所谓程序化讲起来简单,人想怎么做你就让计算机怎么干。我想买万科,我就让计算机去买万科就完了。不过还是很复杂的,你想怎么做,计算机就是你的一个帮手,就是你的工具,你给它做掉就完了,这就叫程序化。在程序化这方面,我们是走在全国前列的。很多人寄希望于找计算机高手,能编出来一套东西,让机器给我统计大数据,统计完了以后得出来一个结论去挣钱,那叫做梦。

  量化策略其实很复杂,现在程序化简单的比如α、β,这边对冲,这边买了股票那边卖空股指,这是个啥对冲,初中生都能明白。这边买一揽子股票那边卖空股指,那根本是没有判断大势的能力,所以你这边买股票那边空股指,这就是一个选股的能力,那叫什么量化?我很多年才弄明白什么叫α、β,都是被人给说晕了。其实特简单,特easy,就是这边买股票,那边空股指,这不叫人工智能,这不叫程序化。程序化还有一个误区是什么呢,现在让计算机高手统计,很多人现在进入这个误区。大数据统计,统计来、统计去,你自己不懂投资而指望计算机?那跟做梦一样。真正的计算机程序化,你自己就是一个投资高手,你只是找计算机高手把你的想法编出来形成策略,哪有说计算机自己可以总结出来的?计算机的脑子现在还没有到人脑那么高的程度。

  和讯基金:每家公司量化出来的交易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

  孙奎:完全不一样,你看有几家做量化挣钱的?吹牛,投资难,知识是浩瀚的海洋。有多少人明白这个量化?你不经过五年、十年的吃亏,根本不知道量化咋回事。

  ② 高端制造行业一定能跑出来黑马

  和讯基金:刚才听你说成长性企业,投资成长期确实很难,现在新三板应该是先选了一批吧。

  孙奎:其实哪个市场都一样,只要有市场就会有成长性公司,去哪里上市都可以。但大类行业是这样,先定好一个或几个比较好的行业,再在里面去找比较好的公司,主要是这个方式。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本来有很多好公司就在那里,我们应该长期跟踪了解它们有什么新变化?尤其是这几年并购重组那么多,它们发生变化的个体因素就考虑多一些了。

  和讯基金:你觉得创业板的估值是不是调整到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水平?

  孙奎:创业板首先就是成长性公司居多,成长性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本身这个行业就比较新;另一方面,创业类的公司从初创期、成长期、稳定期,最后进入衰退期,基金经理就是要捕捉高估值与成长性之间的关系。高估值如果成长的也快就公开了,高估值如果成长的跟不上就不行了。跟大公司比起来成长型当然好了,就是我讲的做成长的那一段,只不过你也不能光考虑成长性,它总是跟估值相结合的。

  和讯基金:创业板经过调整以后现在的估值处于一个什么状态?

  孙奎:存在的总是合理的,经过调整之后,包括一二三次股灾,蓝筹股与创业板泡沫都小了很多了,剩下的即使整体估值还稍微偏高,但是就创业板本身而言也属正常。大多数股民都偏爱创业板,你得把“喜欢”的溢价因素放进来,喜欢也是一个因素,也是促使它高估值的一个因素。

  和讯基金:孙总系统地观察过创业板吗?现在很多投资者对创业板提出了质疑,把它变成了一个炒作的工具。

  孙奎:我觉得这是正常现象。周(小川)行长说了,股市对实体经济是有很大帮助的。股市真是这样,资本市场能给实体经济的上市公司输血,源源不断地输血。关于创业板如何改革,这个我不知道,我们一般都判断不到这块,在整个股市而言,我们私募基金也属于散户。怎么改造那是管理机构的智慧。我们从来不赌政策,政策当然是影响市场的一个大的因素,但是考虑不明白,索性就不考虑,而去找能考虑明白的,就是老百姓现在需求什么,这个能考虑明白。做一些样本调查,自己又是老百姓,身边的人需求什么这个比较容易知道,创业板怎么改革这个太难了。

  和讯基金:看来我们要调整一下思路,跟着孙总走。你们团队主要选哪几大板块?

  孙奎:不同的时期不一样,现在主要集中于高端制造、新能源、环保,另外农业我也挺看好的,有些资源类企业我挺看好。尤其是国际上这几年石油才40多美元,铜、铝等都很便宜,都回调了几年,我对这类资源类企业比较看好。

  和讯基金:你刚才提到高端制造,类似先进机器人(300024,股吧)这些产业方向是不是一个代表性?是不是龙头企业?

  孙奎:基本上是可以这样判断。高端制造不知道谁会胜出,就像互联网后来胜出的是腾讯一样,之前不知道谁胜出。两年前你还不知道BAT谁胜出,现在百度下去了,腾讯正在上来。在具体投资方面,如果这几家差不多好的企业都投一点,它总有胜出的。我记得有投资者在七八年前就不断地卖腾讯的股票,他要是能明白就不卖了。可以说,高端制造总是能跑出来黑马、白马类个股来。

  和讯基金:高端制造这一块的产业链细分之后,投资者的思路就越来越糊涂了,这个产业链你切哪一块?

  孙奎:所以需要研究员。我在这儿也就是讲个大概,我觉得那些行业不错,但真正的好与坏需要研究员去研究,对私募来说这个不太容易。新财富的金牌分析师很厉害,我们的分析师经常一起学习总结,再给我提报告,新财富金牌分析师的研究结果,让我们很多私募变得简单一些。

  每个市场得精益求精,我们用新财富的不是自己偷懒省心,确实是不同的人有不同擅长的领域。在新财富评比的行业研究员能脱颖而出,不光是他们努力的结果,更是他们储备的知识体系。他们脱颖而出,就是因为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他们就是优秀的。优秀的人的观点为什么不借鉴?而且都是公开的,不用花钱,拿来主义。我确实会挑选《新财富》的金牌分析师,挑我喜欢行业的分析师的结果来研究股票,甚至做出投资的决定。

  和讯基金:人工智能这一块呢?你怎么看?

  孙奎:人工智能肯定好了,未来是必然好,中国需要高科技,中国需要升级换代,任何关于高科技、高智能的产品和服务,未来的收益都比较好。有些公司发明的智能型产品,未来能给社会带来贡献,我也是偏爱的。

  和讯基金:人工智能好多方面结合了娱乐消费,就像VR与虚拟现实这些。

  孙奎:还是得细分,比如说虚拟现实对专业的研究员还可以,对普通的老百姓是研究不懂的。刚才讲了我们做股票主要关注做成长性,虚拟现实相当于更早期的、初创期的那部分,那个风险还是比较大。所谓成长性,就是老百姓普遍开始需要需求了,这个就是成长性。比如电影是2008年、2009年的时候发现票房突飞猛进,大家出国旅游也不去了,太大的消费也不干了,看看电影挺好的。同时由于消费适中,城市青年越来越爱看电影了,电影也拍得越来越好了,那一段到最近两年都叫高速成长期。

  和讯基金:这一下票房就起来了。

  孙奎:对,这对于你投资高速成长期的公司肯定就是好的。但是现在电影太火了,它已经很火了,我们就不太想选电影这类的了。VR还太早了,这中间再找一些,像现在的新能源汽车、新能源电车,这两年属于成长比较快的。另外,不得不说大健康类与高端制造相结合的产业。高端制造业尤其是科技的新发明,有些非常好的仪器普及得也会很快,老百姓接受得也会很快。接下来类机器人行业,比如扫地宝与家庭服务机器人,等等都挺好的,以后只要能给老百姓带来很好的使用体验,那个成长性就一定很快。讲到这块,人工智能为什么大量地使用?包括金融、军事、医疗等各大行业都在率先使用人工智能。现在很多都是小机器人把手术做了。

   ③ 慢牛行情依赖哪些方面的驱动力?

  和讯基金:投资需要一个对于市场的基本判断,孙总如何看未来行情?

  孙奎:股市的大势判断很重要,选个股可以拿来主义,找专业分析师直接判断。虽然有那么多公司,但是花精力就可以搞明白,而宏观大势可不是花精力就能搞明白的事情。大势靠琢磨,琢磨取决于你具备琢磨的能力,你有多少知识储备来判断大势。

  涨多了跌,跌多了涨,这只是其中一块最简单的判断方式。具体到现在而言,判断现在的大势,一方面指向A股特有的高估值,但是这完全没有问题。现在也不能叫便宜,为什么?IPO排队排五年企业都愿意排,大家都觉得股市是高估的,否则就不会排队。什么叫低估?没有IPO了,肯定就是低估了,因为没有泡沫了,我上到市场我亏损,如果一个企业上到股市反而亏损,那么谁愿意排队上市呢?现在股市那么多人愿意参与,那肯定是一个相对高估值。目前没有问题,往下跌的空间也不大,这是一个基本面。第二、大众创业与万众创新需要一个活跃的股市,需要资本市场。我一直有一个概念,老百姓需要什么,大概率都会实现。既然是大众创新与万众创业,这就需要一个活跃的资本市场,所以资本市场出现牛市的概率就非常大。不管是主板还是三板,我认为都会比较活跃,活跃的一个标准,现象就是股市能涨。需要明白的是,上涨方式更像是慢牛,我对接下来股市的判断,股市应该属于慢牛的状态。

  和讯基金:现在判断这个慢牛行情,主要分几个方面?

  孙奎:之所以是慢牛,有几个因素。首先,高杠杆是不存在的,短期是不存在的,快牛其中一个因素是高杠杆和配资公司导致的,这个因素不存在了,所以快牛也就不存在了,不可能快就慢了。其二,从管理的艺术来说,快牛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庄家跟上市公司联合恶意炒作,现在随着监管力度越来越大,监管水平越来越高,这个土壤不存在了,生拉硬拽已经不存在了。第三,对并购重组审批越来越严格,政府越来越防范假重组,各种题材就少了,这些都导致快涨的土壤不存在了,环境不存在了。

  和讯基金:慢牛行情靠一个什么样的驱动力?

  孙奎:慢牛是两方面,一个好的、活跃的市场有利于企业、有利于创新,它是一个正常方面的,虽然不去赌政策,但是换位思考,你站在国家层面,你希望万众创业、大众创新,一定要有一个活跃的、不错的资本市场。从这个角度,相信政府会想方设法去呵护这个市场,那慢牛就是呵护的一种体现。

  不是国家导致了慢牛,而是他有心呵护这个市场,因为需要股市对实体经济与创新创业提供资金支持,国家会提供更多的精力去呵护它。这是一方面。第二,中国已经进入经济转型阶段,像阿里巴巴、腾讯已经跑出来了,还有一些企业做得很好,中国有那么大的市场,那么多企业群体,一定会冒出来很多不错的企业。你方唱罢我登场,好企业多了,利润高了,股市指数的体现就是好的公司的总和,很自然地,这就是慢牛的体现了。

  和讯基金:慢牛是整体性的,还有一些板块一定会出现快牛行情。

  孙奎:那当然了,有的涨的好,有的涨的不好,有的还退市,这就是一个成熟的市场,过去都没有退市,要好大家都好,一窝蜂。我之所以定性为慢牛就是从各种角度看,也包括了股民的成熟,这个市场的成熟、监管的成熟、上市公司的成熟,各种成熟结合在一起,体现的总体结构就是一个慢牛。但各个行业分歧就大了,找到好股票就涨得好,但若买到要退市的股票就该血本无归了。

  和讯基金:2017年应该是这个方向。

  孙奎:未来很多年都会这样,这对股民的要求越来越高,如果买上带地雷的股票,那就会彻底不能翻身了。总之,股市是越来越难做,选股越来越难。而且股市如棋局局新,跟过去的概念又不一样了,拿过去的经验再套未来又不一样了。未来的方式,我的判断是类似于美国、香港那种方式,好的公司就是好的公司,不好的就完了。对咱国内的专业机构、专业人士也就有新的课题了。不懂国际市场的,只在A股里面转悠、闭门造车的那些就歇菜了,不断地感叹这市场怎么了!会不断地感叹,总是责怪市场错了。

  和讯基金:孙总的意思是,这个市场的各方面都越来越国际化?

  孙奎:中国股市未来的演变越来越国际化,实际上国内很多专业人士是没有国际市场经验的,我相信对他们来说会有新的考验,很多方面需要他们应付和学习,要吃很多亏都有可能。

  我们团队里面有来自于股票的,来自于期货的,还有海归,还有原来高盛的基金经理,我本人就接触过方方面面的。十几年前我刚入行的时候,去做外盘的期货,后来是国内期货,A股、B股、美国股票、香港股票,美国的商品等等,我接触了很多年。2001年,我给客户满仓美国股票,都买了中概股,不久就发生9?11了。

  和讯基金:你是说市场本来是交易性的市场,而不是一个纯粹的政策性市场?

  孙奎:市场就是这么存在的,存在就是合理的。你得去适应市场、应付市场,你就得找出应付的规律和方法。绝大部分专业人士已经把低买高卖这件事儿给忘了,为什么叫“绝大部分”?两年前我们哥儿几个说一块做阳光私募,私募会放开了,其中一个合伙人就说做股票打榜,要上业绩排行榜,咱水平高,咱得努力上榜。我就跟他说,上榜是有赌的性质。

  我就阻拦说,咱们不能那样干,追求上榜一定要赌的,尤其是做股票,你不赌怎么有上榜的可能?你是水平高外加赌你才能上榜。你要是自己家的一个亿,你做投资会追求上榜吗?你追求的是挣钱,不冒风险的情况下挣钱,怎么可能去拿客户的钱打上榜呢?自己都不那样做,替人理财怎么能这样做?我们绝不以上榜为目的,不能为了爱慕虚荣,我们踏踏实实地做。

  奇怪了,我们今年竟然就上榜了,上半年就上榜了。这说明什么?我们就是挣个百分之几十,还不是百分之几百就上榜了,上万家基金产品那么多专业人士都在干什么?你如果是坚持低买高卖哪能亏钱?再股灾,咱是专业人士,咱一定比老百姓做得好,咱们股灾亏点,往上涨就该挣点。那怎么会出现上万支产品都在水下待着的情况?净值都在下面,我还理解不了,他一定是已经忘了低买高卖这档事儿,可以说大多数专业人士都忘了,否则怎么可能会赔钱。小股民赔钱是正常的,你一个专业人士怎么会亏钱。这个市场就是高了卖掉,低配;你底下多买点,就算股灾它也是挣钱的,没理由赔。还有专业人士觉得市场错了,就不该有股灾。实际上那个不叫股灾,不就是回调嘛,涨多了跌,涨到5000点跌到4000点,跌到2800点,之前从2000点涨到5000点,这叫什么股灾?不是正常回调嘛,才回调一半。

  和讯基金:你们团队是否计划新发私募产品?过程中遇到一些什么问题?

  孙奎:我们仍然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觉得我们的投资收益水平超越整体股市的水平,因为我们在几个市场之间轮动。假如每个市场大家都做得好,都盈利20%,也就是说,股市做得好的团队盈利20%,期货做得好的团队盈利20%,程序化交易盈利20%,我们三样都具备,有机地结合起来我每年的收益率就该是30%—40%,这是必然的。

  在国际上你听不到专做股票的基金,就没有,你听到最多的是对冲基金。为什么是对冲基金?只有对冲基金才能做到在长期的市场里实现低风险、高收益,做股票的仍然做不到,因为你又不是神,还是人,总是要靠天吃饭的。大家都说巴菲特是股神,巴菲特他也不是二级市场炒股的,人家已经打通了,人家是看企业,收购企业,并购重组,管理企业。

  在中国专做股票的团队还是很吃亏的,最起码跟我们比起来他是比不了的,肯定比不了,我们会远远超越他,常年超越他。过去排行榜只排股票的榜,我们排不上去,现在是宏观策略的榜,多策略的榜,我觉得我们会力争长期上榜。在国内而言,据我们了解专业机构能做宏观策略的少之又少。在国际上你会发现,在不同的市场里面轮动是一个概念。

  和讯基金:很感谢孙总分享投资经验。今天的访谈就到这里。谢谢孙总。

(责任编辑:汤白露 HF07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