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王黎:解析复合型量化策略

  • 字号
2016-03-26 16:07:00 来源:和讯基金 

杭州风禾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 王黎
杭州风禾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 王黎

  和讯基金消息 2016年3月26日,中国量化投资学会、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年鉴、中国人民大学共同举办的“金麟2016第三届量化投资与对冲基金年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召开。年会主题为“金融技术的创新与机遇”,共同研讨量化投资与对冲基金行业2016的发展新趋势,共创未来新时代,和讯网基金频道做了会议直播。

  杭州风禾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王黎在会议上表示,我们走到今天多策略模式,也可能跟我个人的喜好和性格,以及跟以前的经历相关。我的经历是属于比较坎坷的,整个在求学和工作路上,经常是非常不顺的。我是非常保守的,不愿意任何回撤。

  以下为发言实录:
 
    我是杭州风禾的王黎,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回到北京,因为我是从小在北京出生长大的,虽然很长时间没有回到北京了,当时大学毕业以后先出国,在国外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就跑到杭州了,最近长时间没有回到北京,偶尔出差才回到北京。今天非常高兴再次回北京跟大家见面。
    因为我从以前的研究和工作经历,一直跟量化投资紧密相连。所以从我本身自己的经历,我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摸索形成现在投资的逻辑或者是方法,现在我们管它叫多策略或者是复合型策略。
    因为我们公司是非常新的公司,去年底刚刚在杭州注册,前面稍微大概介绍一下我们团队的情况。我们公司2015年9月份在杭州注册,11月份公司正式装修好,团队才开始正式进场,开始跟机构对接。但是我们团队成员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在国内和海外有非常多年的经验,我们通过对冲的方法减低风险。
    另外,我们的团队成员因为本身跟我自己的背景有关,可能喜欢学院派的,我们的团队大量是从学术界,很多是有博士学位或者在海外有教职工作经验的同事。
    我自己本身是非常典型的理工男,我当时在美国,感觉金融是非常好的行业。所以在那种情况下辗转逐渐往商科,往金融方面转。所以最后在美国完成工商管理博士,当时准备为量化投资做了准备,当时学了统计、工业工程、优化,以及统计学。所以当时学的这些课程都是为了以后有朝一日毕业可以做跟量化投资有关的,当时在读书期间做了很多准备。
    毕业以后在美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巴克莱做资产管理量化投资,经过几年以后对这套非常熟悉,非常了解以后。2012年回国创业去了杭州,创建了杭州龙旗科技,公司发展的非常快,早期的产品是单一策略的,当时所有发的阳光化产品全部是股票多空。但是正好也是赶上了国内,从2011年股指期货推出来,后面所有的α策略在国内从2012年到2015年是非常好的黄金时期,当时创建龙旗科技也赶上了好的时机。公司也共同成长,当时公司的规模从最早期的第一只产品四千多万到了2015年我离开龙旗的时候差不多70多亿,正好赶上了这波趋势。当时公司的成长也非常快。
    2015年我们又重新成立了风禾资产,除了原来最开始龙旗的投研团队大家一起,后来从社会上找了很多非常有经验的,以及我以前在学术界和金融界的好朋友开始加盟,也有非常有经验的交易员,以及在海外有哈佛的教授郭健博士,来由做理论物理的博士后,会计终身教授,还有统计的终审教授,以及金融教授,以及现在在中欧商学院的金融教授。
    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团队是混合型的,我们本身投资的理念和逻辑是非常希望用混合型的,要侧重金融市场某些规律和某些特点。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团队从金融到会计,再到物理、统计,还有很多是交易员,以及有券商背景的,是非常混合型的团队。目前全职的有二十多人,四月份差不多是三十人左右。
    为什么要做多策略,其实任何一个人做投资或者是他的理论体系,或者是他的风格,我觉得一个是跟他主要的性格或者是他以前的经历非常有关系。其实我们走到今天多策略模式,也可能跟我个人的喜好和性格,以及跟以前的经历相关。我的经历是属于比较坎坷的,整个在求学和工作路上,经常是非常不顺的。我是非常保守的,不愿意任何回撤,任何一块钱挣到兜里,如果丢掉的话我都觉得非常痛苦,这样使得我投资的风格相对来说比较保守,也非常的小心。
    今天我也不是完全按照PPT讲,想到哪儿说到哪儿。我们形成了量化,而且是量化多策略的状态,可能得从最早期,我一开始进入金融市场开始说起。当时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读的是计算机博士,当时正好赶上美国的金融危机,大家知道纳斯达克从5000多点跌的非常多,我当时刚刚到美国,大家都在做金融,金融在美国是非常光彩光鲜的行业。去了美国以后,我想必须得了解一下金融市场是怎么回事,当时非常穷,每个月的奖学金一千多美元,省吃俭用攒了两千多美元,我的同学都是IT男,都不懂,当时毫无置疑的把两千多美元投进去了,当时非常流行的是Java语言,当时做服务器非常火,这个公司股价好的时候非常高。但是当时可能从几十块钱、上百块钱跌到只有五块钱,这是价值投资,巴菲特也不过能抄到这种百年一遇的机会,我把两千美元全部买进了。结果没过多久这个公司从几块钱跌到五毛钱,后来非常痛苦,几个月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逐渐转到密歇根转到工商专业学了很多金融的课程,看来投资得分散,我意识到原来的错误,你买一只股票风险太大了,虽然是价值投资,我抄底,没有追涨。但是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就是没有分散。后来读博士期间,我记得05年当时经过很多年的积累,终于又攒了一些钱,攒了一万美元。大家知道05年石油价格涨的非常凶,石油公司的股票涨的非常厉害,当时炒股也是按照实际的感受,每次加油感觉又上涨,感觉很痛苦。当时我的第一知觉要买这些石油公司的股票,他们的股票一定是非常火的,基本面这么强。当时我吸取上次的教训,上次我做价值投资抄底,这次我做一个趋势,石油涨,我去追涨。上次做的是集中持股,这次我来一个分散投资。
    所以当时研究了半天,找了很多石油公司,我记得什么埃弗森、BP,当时摸的很清楚,连菲律宾有一个石油公司都买了,把一万美元全部投进去了,觉得这次吸取上次的教训,又是成长,又是分散。结果刚刚投进去,赶上美国卡特里娜飓风,整个席卷了美国南部的海湾,所有的石油公司股票全部跌了20%到30%,连法国的公司也跟着一块跌,我搞不清楚法国公司在美国南美也没有投,怎么也跟着跌,刚开始就亏了2千美元,后来意识到这样的分散也不对,全部是在一个行业里面,你遇到了相同的因子以后,它会非常大的冲击你的头寸。
    当然后来石油也很好,整个又恢复了新高,但是花了很长时间,这个逐渐使得我从单一持股到多持股,再到后来进入博士生毕业,进入了巴克莱。当时我们做量化投资,当时觉得非常符合自己的胃口,这种投资方式是非常分散的,一投投几百只股票,通过各种量化的方式,把它的行业风险,把各种因子全部用模型,把各种因子全部分散开来,这样就可以了。
    我08年参加面试,感觉这个方式非常对口味,这种投资非常安全。所以我08年博士生毕业的时候,07年接受了工作,08年就去了,也跟巴克莱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去之前所有人都说你来吧。因为我当时有学校教书的机会,后来巴克莱的同事也劝我,这个公司特别好,我们在过去十年里面没有裁过员,我们非常的稳健。所以我当时感觉非常开心,欣然接受了这个工作。等08年7月份去了以后,突然有同事跟我说,我们07年的时候量化经历过一次巨大的转折。因为07年末的时候,所有做量化海外的团队,突然有一天经历了巨大的回撤,原因是高盛把他们的仓位进行调整,他们有很多其他的头寸需要流动性,把他们量化投资的头寸撤出了,这样造成了踩踏,当时做多因子模型或者是α模型,同质化是非常明显的。
    高盛当时第一个开始撤出流动性的时候,逐渐造成了公司一家一家把相类似的头寸清掉了,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回撤。所以刚一去没有人跟我说,原来量化这么多博士和教授在这个地方,居然也会出现回撤,当时非常的吃惊。
    后来才意识到,其实任何一种投资方法,早期我非常愚蠢,一只股票到多个股票虽然很分散。但是是在一个行业里面,即使后面非常分散,你用非常科学的方法。但是其实你的这种方法还是局限于股票里面。同时你做交易的时候,如果有类似的人跟你做相同的投资,你们之间会出现踩踏。刚开始没有任何一种投资方法可以经久不衰,必须要创造新的策略,必须从新的角度找到一些新的投资方法。
    所以当时我就感觉到,我们这个股票组和旁边做宏观组,另外一个组是做债券的。大家在一起命运很不相同,当时股票组从02年到07年,做股票α在全球范围内日子都非常好过。但是到08年的时候,大家知道02年到07年做宏观对冲或者是做期货大宗商品日子不是那么好过,业绩也一般。但是到07年、08年金融危机一来,α做股票类的一下子不行了,08年到11年全球范围内做量化,除了亚洲和新兴市场做的非常好以外。美国和发达国家,日子过的非常难受。但是反而做大宗商品,在市场非常动荡的时候做宏观对冲的人非常好。但是到了2011年、2012年市场恢复平静做宏观的逐渐走向下坡路,后来市场波澜不惊的时候反而是一般。但是做α的人原来的团队从2011年开始业绩又开始恢复。
    所以我后来发现,其实任何一种资产或者是它上面特有的这一套投资逻辑,它都有它非常不适应的时期,尽可能要把投资不同的资产进行分散,投资的不同逻辑也要分散。后来回到杭州创业的时候,首先实现的是我以前在美国做的α模型,因为我离开之前做的是贝莱格大中华区的经理,我把以前所有股票类的模型搭建起来。后来我发现光靠α模型,在国内的业绩也非常稳定。但是我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因为我知道任何一类投资都有它不适应的时期,同时在2012年开始大量研究很多新的策略。当时公司发展的非常快,光靠α这部分市场人员做的也非常好,发了大量的基金。
    但是我心里越来越不安,看到大量的α团队进入市场。当时心里是非常不安的,2014年我们刚发了两个二十多亿的产品以后,2014年所有做α对冲的遭受最大的黑天鹅事件。我们的基金还好,少的4%的回撤,大的9%的回撤,很多α团队当时都是10%以上的回撤。遇到这个时候,我觉得对单一策略是非常恐惧的。其实非常可惜,我们开发了大量其他的策略,那种策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放到已有的产品里面去,这是出现回撤的情况,任何单一策略都有它不适应的时期。
    后来把很多其他的策略,新的产品从2015年开始把过去研发新的策略,像大宗商品的择时、基本面、套里放在一起。当把不同策略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它可以打幅度提高下幅率。原因是什么呢?我们发现在回测中体现的相关性是非常低的,它是真正意义上的分散。就像当年我买全部石油股的股票一样,你做任何的α策略,只要你还在股票市场里面做,其实它最后的相关性是非常高的。当时本身做α花了很多时间,你看上去很好,但是你跟已有策略相比非常高。
    但是就像2014年底那场一样,如果你只在一个投资标的,比如说在股票大类资产进行投资,你会遭受到一些系统性风险。长时间不会遇到,但是偶尔出现一两次黑天鹅事件,肯定任何投资是无法避免回撤或者是没有见过的黑天鹅事件。你只有把环境不一样的策略放到一起,它的相关性很低,利用低相关性,有的策略跌,有的策略反而喜欢这样的行情,他们的回撤或者是平滑度会非常好。
    我们把股票和很多其他的商品期货,以及不同的策略放在一起,形成的红线,大家可以看到相对来说比单一的股票稳定了很多。
    现在我们尽量把海外比较成熟的策略,我们在新的平台里面进行应用。刚才跳过了一个图,基本上借鉴海外非常成熟的对冲基金,他们使用的策略,比如说股票多空,当时在美国用过最多的策略。像CTA、全球宏观、统计套利、高频套利,这些对海外来讲是非常成熟的策略,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抓住了市场上的规律或者是本质,我们把这些策略相应的在国内市场进行探索,加入他们这些策略的因素。包括现在我们发行的产品都是有股票策略,CTA、择时、套利,及以基本面为主的宏观策略,每一个基金都相当于是FOF一样,现在很多策略组合在一起,这样的好处就是稳定性非常高。
    比如说从去年七八月份到现在,α其实很难做。但是这段时间你可以通过很多其他的套利,像CTA和很多宏观对冲的策略,这些策略它是工作的。也许今年股指期货放开α又回来了,那时候可能靠α工作,其他策略可能不工作了。但是我把这么多策略组合在一起,它有足够的灵活性,它总可以使得任何一个时期希望达到全天候,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有某几类策略可以工作,我把这些策略组合在一起总体来讲可以达到非常平滑,因为这跟我本身的投资心理,因为我非常延误回撤,非常讨厌亏钱,尤其把赚到的钱亏进去非常难受。
    去年我们开始注册新的公司,发行新的产品,目前已经有六七个产品推出来。在今年市场波动非常大的情况下,我们实际跑出来的策略表现出来非常好的业绩,不同的策略今年有3%到6%,回撤基本上控制在1%以内,事实证明这样的策略相对来说可以让我们自己心里比较安定,有比较稳定的盈利模式,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张义华 HF051)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