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注册制改革下投资机会解读》发言实录

  • 字号
2016-03-21 10:37:47 来源:和讯基金 

  和讯基金消息 由私募排排网主办的“第十届私募基金高峰论坛”2016年3月18日至3月20日在深圳举行。和讯基金作为战略合作媒体图文播报本次论坛。以下为圆桌讨论《注册制改革下投资机会解读》发言实录。

  主持人:这一轮的圆桌论坛告一段落,谢谢各位!刚才各位嘉宾讲了一些观点,接下来可能有些观点没有分享到极致,接下来有下一轮的圆桌论坛,请出第二组圆桌论坛的嘉宾,他们是:

  深圳市创东方投资有限公司总裁肖珂先生;

  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翟江涛先生;

  深圳基石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陈延立先生;

  青域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林霆先生;

  华鑫宽众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吴松先生;

  让我们掌声有请以上嘉宾!

  好的,现在我们这组圆桌对话的嘉宾已经来到场上,同样是业内非常有名的公司和前辈大佬,马上我们就要展开今天的话题。第一个话题,请各位回顾一下,这么多年走过来,你们有什么样的感想和经验跟大家分享,从业这么多年以来,回首过去十几年,你们最大的感受是什么?首先肖总说一说。

  肖珂:回顾这几年,我们做投资的,感觉有点像农民,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我们现在要找一些孵化,到逐步培养,它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它是一个培育,到慢慢长大,这是很艰辛的。

  但是另外一点,既然说二级市场靠天吃饭,我们一级市场也靠天吃饭。我们最近跟他们沟通,说你们项目投得挺好,但是为什么还没有推出呢?我说我们的项目是挺好,我们的项目在业务发展的拐点出现之前就投进去了,业务发展也非常顺利,但是这些项目还要排队,但是排多久呢?我也不知道排多久,可能一年、可能两年,所以整个的推出周期要长很多。我们要改变一下自己的风格,除了做农民以外,还要当猎人,该出手时就出手,适当做一些退出的安排,包括并购的安排,这可能是这些年我们的感受。

  主持人:好的,翟总做一下分享。

  翟江涛:我们确实也有十多年的历史了,从2000年开始一路走过来了,我们推出这个行业表面看起来天天出席论坛,看起来挺光鲜的,但是我们自己认为确实很艰辛,无论在市场疯狂的比如在09年创业板推出以后,2010年左右全民PE年代,还是说2000年到2006年之前,包括2010年以后的一段时间,这个市场的情况不太好的时候,我们认为我们这个行业都是非常艰辛的,并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身上拿着钱到处去看项目,不是那样的。当我们投资的项目在市场上出现问题的时候,在证监会排队遇到波折的时候,甚至已经过会还无法发行的时候,我们所经历的往往可能是外界无法去想象的。当然一路走来,我们认为这个市场比如说从去年以来,大家一直在讨论注册制,也给我们行业带来很多新的东西。虽然最近注册制又告一段落了,但是整体来看通过注册制的讨论,本身就实现了在核准制的框架下,我估计这个行业会迎来一个更好的机遇和前提。

  主持人:我们听听林总的分享。

  林霆:我们一直在环保行业专注做了十年,所以我们没有做互联网,一直在环保行业专注地做。所以这十年来也探索出了一条专业化基金道路,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目前来说有各种各样的资本来找我们,无论是产业资本、产业资源和产业能力,我想这可能是我们最大的一个收获,我觉得我们这条路走对了,我们现在的生存状态也比较好,也没有很多其它基金遇到的募资困难,这些我们都没有感觉到,没有退出的困难。我觉得专业化前进道路是值得去走的。

  主持人:林总说您专注做环保,最近看到一篇文章说最近环保行业有问题,投资过热可能导致低价竞争的情况,在这方面是不是这样的?我们也来听听您的一个看法。

  林霆:是的,因为现在进环保行业的钱特别多,除了原来做环保行业的公司之外,很多其它行业跨界进入。主要有两大类:一类是房地产,环保是他们布局非常大的一个领域。还有传统的制造业,他们也在投很多钱进入到环保领域。钱进来了,投一些环保项目,特别在一些没有技术壁垒、行业壁垒、牌照壁垒就会出现低价格的情况。前段时间大家都看到投标垃圾焚烧项目,按照这个价格实际上肯定是不赚钱的,因为环保领域有它自身的特点,为什么用不赚钱的方式去投标呢?它肯定有一套赚钱的方法。

  陈延立:我跟大家一样,因为我们基石在这个市场上也有十几年了,我的感受跟大家是一样的。一方面行业的发展,大家能够坐在这里畅谈未来,都是胜者为王的格局下来的。我们现在达到250、260的规模,这是我绝对没有想到的。第二方面也跟大家一样,也遇到过一些曲折和挑战,包括经历了中国经济的转型、也经历了IPO涨停N次、包括注册制战兴板。一方面感谢中国大的发展,促使我们在这个行业内不断地力争上游,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处理好每天面临的挑战。

  主持人:接下来有请吴总,您是哪一年进入这个行业的?

  吴松:正好十年。

  主持人:您回顾一下过去十年的历程吧?

  吴松:经历可能有一些复杂,从券商到私募,基本上圈子的上中下游都经历过了。说一下我的感觉,这个市场过去几年百花齐放,全国冒出了几万家私募基金,到了今天私募基金变成被监管层重视,监管层发了很多文件下来,让所有私募基金管理人措手不及。我想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是3月19日,所有耳熟能详的私募基金大佬都要去考私募基金资格证,当时私募投资人去找企业,企业认为你是一个骗子,那个时候更多靠什么?你可以去银行借钱、可以到民间借债,后来开始了解私募、接触私募、认同私募、体会到私募所带来的作用,那个时候各行各业基本上目前想到的行业都被私募基金覆盖了,从我们吃的盒饭到洗脚的都有私募基金介入。

  回到现在2016年开始,资本有很多,有资金但是找不到好项目,找到好项目被一群投资人不断追逐,后来不断推高,就像是孙子。大家可以看到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我们的机构从业人员往往是每天在天天飞来飞去,在城市见转来转去,拖着行李吃着煎饼果子,这就是现在面临的情况。这是我的一些分享。

  主持人:感谢几位对于过去历程的分享,刚才肖总形成是农民,吴总形成是孙子。“十三五”规划中删除了战略新兴板,各位是怎么看的?

  肖珂:第一个,开始搞战略新兴板的时候,我个人不是很赞成的。但是我更加不赞成你已经说要搞战略新兴板,后来又说不搞,实际上整个市场在传递一些不恰当的信息。我们有两个风险:一个风险是看错人,第二个是行业的风险,但是现在不是了,很大的风险是政治的风险。因为你基于一些未来的预期去做一些事情,但是这个预期确定性不太高,就会使得我们不太敢于去做一些冒险,对整个创新和创业是很不利的。

  主持人:这就像打牌,你要出我就这么走,你要不出我就这么走,可以这么说吗?

  肖珂:我只能说我们运气稍微好一点,我们投的项目都没有做战略新兴板,这个我们没有受到冲击,但是对于整个行业有冲击。

  主持人:翟总您的看法?

  翟江涛:上哪个板差别都不会太大,去年开始讨论战略新兴板的时候,其中我们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无论是创业板、主板、中小板、战兴板还是新三板,这都是地方博弈。最早深交所都有主板,深交所要自己出来干创业板,把主板给停了,后面在博弈的结果下首先推了中小板,后来推出了创业板,上面交易所批了,降低主板的发行门槛。包括推战兴板,可能战兴板是交易所之间博弈的一个结果。对于企业而言,我对这种情况在创业板还是未来的战兴板,这个要看企业的利润和水平,没有必要等一个没有推出来的东西。我先上新三板一两年,等我发展大了再上战兴板,这个也可以。战兴板无论推还是涨停,对我们影响不大,只是一个噱头。

  主持人:听一下林总的观点。

  林霆:战兴板影响是大的,比如说中概股公司,号称他们设计了一些政策,让他们能够直接上战兴板,但是现在上不了了。这批上不了的又私有化的,肯定要找出路。对国内这个行业带来的影响,一个是A股壳的价格又上不去了,第二新三板实力好,很多回归了,可能就先上新三板。这是对于行业的影响,对于我们的影响有,但是不大。我们原来有两家公司被忽悠了,确定了战兴板第一批,但是现在战兴板没有了,这两家公司报创业板或者中小板,反正已经股改了。

  主持人:陈总有什么看法?

  陈延立:2000年的时候说要推创业板,我们当时觉得非常高大上,结果2009年创业板才推出,10年。好在我们没有放弃,中间经历了很多曲折。对于战兴板来说,我本人并没有期待,因为经历过这样的一个过程。但是中国在市场化的方向上不断地进步,这个过程确实有诸多因素,它来的时候也没有跟我们商量,它不搞的时候也不尊重我们的意见。所以来与不来,对我们没有影响。但是另一方面它也是客观的,我举两个例子它带来的影响。我们投了一家生物医药的行业,当时还不错,两年前去排队,当时领导拜访企业,很热情服务。我们说你赶紧去排队,600家赶紧排,领导来找了,可能有绿色通道,结果没有弄起来。另外一个企业是我们投资的新兴产业,市值已经达到100多亿,今年进来50多个亿,现在大家往回走。当时战兴板成为大家的一个梦想,但是最近对这个老板的打击很大。最近我们也在接触一些这样的,其实我们也不怕,我们这么多年在这样的背景下做投资,我们做一级二级市场的套利,这个市场比我们想象的好很多。不管那个企业是怎么样的,当然要达到上市的标准。也许监管层希望大家赚钱,但是也会打乱原来的计划。

  主持人:吴总谈谈您的看法。

  吴松:战兴板的推出是符合中国特色的,战兴板讲了没几天就停住了,不能说它停,起码监管层已经在思考。但是监管层应该是这么理解的,我自己也是猜测的。实际上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这个话比较好理解,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层次要分明。为什么突然就停住了呢?目前来说中国的资本市场相比国外来说不算太好、不算健全,主板有一大堆的问题,三板的问题就更多了。当然现在可能对新三板是一个利好,但是未来谁知道呢?

  主持人:谢谢各位的观点!接下来进入下一个问题,刚才探讨了2016年的投资机会,但是感觉还没有谈透,接下来各位谈一谈未来最值得投资的方向在哪里?肖总有什么看法?

  肖珂:前面几位嘉宾特别提到技术创新,我个人认为技术创新应该是在未来几年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方向。技术创新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可能还是会比较关注一些以新材料、工业4.0为代表的高科技制造业,也会关注一些生物上的行业,同时我们也会关注有中国特色的在商业模式上创新的机会。所以我们可能在互联网金融、在数字娱乐方面会投比较大的人力和财力,在这两个领域里面其实技术创新的成分不重,但是我们认为在特定的中国市场环境下,这种有很多需求没有得到满足,可以有这样的团队做出很创新的方向。因为创新所以创业,因为创业所以创投,我们都是遵循着这个创新的路径寻找企业、寻找人才,这个创新主要是技术、商业模式到团队。

  主持人:翟总有什么看法?

  翟江涛:说到投资机会包括风口,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各个行业各个领域都有投资机会和风口。我们大概07年开始把主要投资方向放在生物医药、医疗健康领域,在2012年以后基本上只有一个方向就是医疗健康,我们目前的投资布局围绕医疗健康做深做透做强。因此我们看医疗健康的几个领域,比如说医药板块、医疗器械板块、医疗服务板块,比如说中药板块,我们关注一些疗效确切、治病把握比较大的或者说在医保市场准入的品种,我们会非常关注。再换一个领域比如说能够做到前三的高端药以及国内创新药,还有在医疗器械方面,比如一些高端的医疗设备,我们都是非常关注的。在医疗服务方面比如有特色的专科连锁或者提供检测类服务的机构,这都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领域,谢谢!

  林霆:我分享一下我们内部对未来这3到5年环保行业的一些比较好的投资机会,在我们内部主要是能源和环境两个方面。能源其实大家也经常听到能源互联网的概念,能源互联网是未来的一个愿景,是一定会实现的,但是没有那么快。能源互联网的一些节点机会,在未来3到5年是一个投资方向。像新能源汽车,我们直接在这个领域做布局。至于环境领域主要还是环境修复,我们在一些非常细分的领域,像环境大数据、像工业分子物、像水,可能是臭水等等,像大气等等VOC,我觉得我们会根据本身的生命周期与基金生命周期相匹配的来做。

  陈延立:关于看好这个话题,一直都在说。我的体会我们做这行的,你投了一个东西,现在是风口,风口现象是存在的。具体的方向,一方面从产业角度来说有一个比较好的成长期和成长期会。第二出现风口,形成了一些泡沫。我们在投资的时候,从产业的角度这两个方面都要进行。刚才两位所提的方向我都有关注,我们现在投资的领域也比较广,VC、并购都有,还有新生领域,比如环保领域、生物医药领域。但是往医疗这个方向看好,能不能在一个合适的估值范围内拿到,这是一个话题,但是做的时候还是需要看的,往往这个很方向很好。

  主持人:有没有大的方面?

  陈延立:一个是医疗服务,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还有一个是医疗健康。

  吴松:我们三个主线。我们会投影院线,这个逻辑比较low一点,经济好的时候大家需要看电影,经济不好的时候也需看电影发泄一下。第二个是生物健康,中国人从一出生就是不健康的,一出生就要治病,这是大家长期以来相当关注的,我们说天花板,这就是天花板,生物健康是没有天花板的。第三是高端制造,中国是人口大国,在政府推动下会出现一个负增长也好还是缓慢也好,但是那么多人不可能所有人都去大众创新、万众创业,也不可能所有人做PE,需要有实体经济支撑这些人。高端制造业某种程度上,一定会为中国经济转型提供很大的空间。

  主持人:吴总对于院线的看好,也可以给大家做一个参考。这一组的嘉宾没有提到VR、AR的方向,之所以没有把这个重点投的方向,仅仅是因为不了解这个行业还是因为什么?

  肖珂:我们在2014年的时候投了影视科技,我们是天使投的,这个项目现在是上市公司A股。

  主持人:有关注的。

  肖珂:我们2014年就出手了。第二个在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实际上投了在整个产业链里面,围绕数字娱乐、智能硬件投了一些标的,他们在做一些跟这个相关的事情。所以有一些还是由他们完成,由他们帮我们看着,我们能够及时知道一线的信息,有好的标的会再出手的,所以我不着急。

  主持人:您两年前已经提前布局了,现在关注未来走出来的一些方向。

  肖珂:我们最近影视和其它的比如说娱乐的团队一起看一些VR的片子,还有做游戏。我们现在不是投这个项目,我们两年前投这个事情,现在是做整合的事情。

  主持人:我们听一下陈总目前的看法。

  陈延立:我们一直有关注、有跟踪,有些相关的已经投了,有些感觉这方面不是很理想就没有下单,我们也做一些这方面的,从硬件和软件角度,也许未来有大的市场空间,但是未来怎么走还不好说。其实行业走向中间可能有投资机会,我们相对比较淡定一点,不会因为VR、AR相关就额外表现热情,这是我们众多投资领域的一个。

  主持人:谢谢陈总的看法!我们有朋友向翟总提到,对于养老产业前景怎么看?民营资本进入公立医院的推出模式和渠道是什么?

  翟江涛:公立医院大家都知道,目前从医疗服务这个角度来看,主体还是公立医院,民营医院是补充,但是作为一个投资机构来说,我们是看好的,从目前政策来说可能还是有些限制,很多地方采取一些托管形式投到医药管理公司去,直接投到医院去难度比较大。这些主要是政策障碍,而不是投资策略投资方向不相同,而是目前还有很多障碍。我刚才说到关注一些高端的比如说民营专科医院、专科连锁,并不是我们不想投公立医院。

  第二个问题,前段时间有一个在香港上市了,也是推得不错的,刚上就不错,当然后续还要看它的情况。国内的主板也是可以的,可能目前非营利性的医院上市有障碍,可以通过跟医药公司去上国内的主板。但是我相信未来会逐步放开的,目前还是一个障碍。

  主持人:还有一位朋友问到,他说民以食为天,请问嘉宾们对于农业产业的看法?陈总。

  陈延立:在农业方面我们是做了一些投资的,我们投了一个饲料企业,我们对这个企业是很看好的,基本上是上市公司做农业的,我们还是有所体会的。体会有几点:这个行业风险比较大,包括我们以往投资的饲料,对于运营效率要求非常高,这家公司在利润方面特别有优势。另外农业这个行业还有很多的在税收方面的一面,我们看到很多农业企业,除非我们验证财务上有瑕疵的,有园林绿化方面的,后来我们取消了。这么多投资领域,我为什么要在这个领域VR等等,投资肯定要把我的资本配置到风险最低、效率最高的。

  主持人:你觉得农业产业投资难度还是很大的。

  陈延立:对,像一些有机、连锁的模式,我们十几年前就投了这个行业。

  主持人:目前给你带给你的收益怎么样?

  陈延立:1、20个亿吧。

  主持人:刚才问农业这个朋友还问了另外一个问题,对于内地到西北地区创投的看法,哪位嘉宾回答一下?我们请肖总谈一谈有什么看法?对于内地项目,西北地区的创投有什么看法?

  肖珂:我没有太听明白。

  主持人:这位朋友在哪里?能不能补充一下?这个问题我们先过。我们关注的互动问题到这里先告一段落,最后一个问题是希望在座所有嘉宾能够用简单的一句话概括一下,对于未来私募股权格局的展望。

  肖珂:私募基金募和退,在未来是很重要的一点,你在市场上拿到了大量自有资金的,以及已经控制了一些资本运作平台的资金,在未来应该会有机会。

  翟江涛:我认为未来私募整体的趋势要么就是走大资管,要么向专业化发展,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要么做大做强,要么做精做深。

  林霆:两个方向,一个是走扩大资产规模,赚更多管理费。第二个是赚基金的回报。其实做一个负责人和基金管理人,还是应该以真正带来回报为己任,我个人还是倾向于真正能够赚到钱的。

  陈延立:未来的趋势很明显,我比较看好有品牌规模的同行,这样可以走向品牌化、规模化。

  吴松:第一产业化,第二专业化。基金要回到价值的发现,应该做最熟悉的、最清晰的、最有机会的。谢谢!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老总精彩观点的分享,我们今天上午的圆桌论坛到这里告一段落,非常感谢各位!

  

(责任编辑:栾汉青 HF008)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