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徐翔家族隐藏持股平台曝光 参与多公司定增或夭折

  • 字号
2015-11-05 01:06:37 来源:投资快报 

  记者 孙宁

  近日,泽熙控制的多家上市公司齐发公告,证实增发或受影响。宝莫股份(002476,股吧)(002476)3日盘前宣布称,因正在筹划调整非公开发行预案的重大事项临时停牌。自2012年1月1日以来,泽熙投资以及徐翔母亲郑素贞,成功参与了鑫科材料(600255,股吧)(600255)、华丽家族(600503,股吧)(600503)2家公司的增发,拟参与的乐通股份(002319,股吧)(002319)等7家公司的增发方案尚未实施。另外,受托人之一的华润信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尚未接到相关产品被冻结的通知,客户仍可赎回。另据媒体报道称,虽然账户尚未冻结,客户仍可赎回,但不会再有新的交易。

  多公司与泽熙携手定增 徐翔被查后纷纷发声撇清

  根据Wind数据统计,自2012年1月1日以来,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及郑素贞,成功参与了鑫科材料、华丽家族2家公司的增发,拟参与的乐通股份、华东重机(002685,股吧)(002685)、宝莫股份(002476)、龙宇燃油(603003,股吧)(603003)、南洋科技(002389,股吧)(002389)、赤天化(600227,股吧)(600227)、大恒科技(600288,股吧)(600288)7家公司的增发方案尚未实施。

  继宝莫股份因调整增发方案临时停牌之后,大恒科技11月3日晚发布澄清公告称,经核实,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郑素贞与近日正在接受相关部门调查的徐翔为母子关系,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同时,受该事项影响,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仍存在不确定性。

  大恒科技曾于今年1月16日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称,公司拟以9.71元/股向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郑素贞非公开发行不超过30895.98万股股份,拟募资总额不超过30亿元。

  宁波中百(600857,股吧)(600857)11月3日晚公告称,经自查,目前公司日常业务正常开展,公司资金不存在被冻结的情况。同时,目前公司暂时无法与董事长徐峻及实际控制人徐柏良取得联系。关于媒体报道的徐峻、徐柏良与徐翔之间的私人关系,目前公司暂时无法与徐峻、徐柏良取得联系,待公司取得联系后,及时确认披露。

  华丽家族11月3日晚也公告称,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等涉案调查,经公司核实,所涉事项与公司并无关系,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正常,并未发生重大变化。截至公告日,泽熙投资旗下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公司9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62%,其承诺自2015年9月7日至2016年1月8日期间不减持公司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徐翔旗下共有四个公司作为资本运作平台,分别是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上海泽添资产管理中心、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另外,郑素贞作为徐翔的母亲,是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的法人代表,经常以大手笔出现在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中。

  产品面临清盘 但尚未冻结

  泽熙旗下的产品大致分为两部分,二级市场权益类以及一级市场定增产品。泽熙1期到5期直接投向二级市场买卖股票,其中1期、4期、5期由华润信托托管,2期、3期交由山东省国际信托。

  从泽熙投资的官网来看,截至今年10月30日,泽熙1期、2期、3期、4期、5期的净值依次为4.47、2.26、4.16、265.45、237.61,而增长率更是惊人,泽熙上述产品的累计增长率为3270.16%、777.50%、3944.93%、1048.29%、892.81%。

  梳理相关公告发现,泽熙及关联方参与或拟参与的定增项目主要集中在最近两年:2014年,泽熙增煦计划出资1.06亿元认购华东重机1000万股份,以3.3亿元认购华丽家族9000万股定增股份;郑素贞拟1.3亿元资金认购南洋科技1589.2万定增股,拟约11亿元认购赤天化不超过约4.49亿股。2015年,泽熙增煦拟以5亿元认购龙宇燃油3209万股,拟以6.43亿认购宝莫股份8160万股;郑素贞拟30亿元参与大恒科技定增,拟16.61亿元参与认购乐通股份定增。

  据统计,2012年以来,泽熙及关联方在定增上累计花费或拟花费超过76亿元,最大笔是郑素贞拟30亿元参与大恒科技定增,其次则是拟参与乐通股份定增的16.61亿元。

  据悉,阳光私募信托合同一般约定,信托产品委托人代表实际控制人、股东、高级管理人员及主要业务人员发生重大变化,可能导致其研究水平下降的而未征得受托人同意时,受托人(即信托公司)有权向所有受益人公告,并终止信托计划。

  有信托业人士也告诉《投资快报》记者,如果其合作的私募高管发生离职等情况,这个信托计划是可以取消的。记者致电华润信托,其表示,尚未接到相关产品被冻结的通知,客户仍可赎回。另据媒体报道称,虽然账户尚未冻结,客户仍可赎回,但不会再有新的交易。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私募律师秦政对此著文表示,后续处理有三种方法:第一、信托公司按投顾合同的约定就泽熙的违法行为行使合同解除权,按照程序直接更换投资顾问,使得信托计划继续存续。第二、依照信托合同的约定,召开信托受益人大会终止信托计划,清算后返还投资人。第三、如果投资顾问的核心人员发生变动,有的产品合同允许以此设置有临时开放日,允许投资人赎回。

  《投资快报》发自广州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