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新价值董事长罗伟广:把私募并购模式继续做大

2015-10-28 17:49:28 和讯基金 

  天衣无缝的盈利模式:并购重组+ 一二级套利

    和讯基金:请问您的投资思路有哪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罗伟广:我觉得私募要解决的问题,得看你自身的能力和自身的价值观适合哪种盈利模式,每一种模式都有它的优缺点。现在当然是博弈型的最好,成长型的也不错,价值型的业绩最差,最不受欢迎,但是三五年后可能又是另外一个样了。我不是区分它的好坏,只是说你要知道每一种方式当前的优缺点和未来的优缺点,但现在这种大环境的背景下,我觉得市场很难改变“趋势投资+博弈”的这种风格。

  落实到我们自身,我们走了第三条路,我觉得博弈我们走不了,成长型投资和价值投资是我们的基础,但这两个竞争很激烈,门槛很高。当然市场环境不是非常有利于他们,所以我们走的第三条路,就是“一二级联动”。我立足于通过一级市场发一些好项目,然后把这些项目并购给二级市场的公司,比如金刚玻璃,我拿了它的大股东地位,再参股一级市场的资产,再把它卖给自己的上市公司,这个过程中我就实现了退出。这种方式我觉得它赚的钱是一二级的价差。

  刚才我说了市场那么多不合理性,导致一个结果,即一级市场市盈率比较低(合理),二级市场市盈率很高;一二级价差那么大,全世界都没有,空前绝后,那么高的价差,一级市场十倍,二级市场五十倍。这种局面是我们的IPO管制造成的,也是我们的散户结构造成的。IPO管制导致上市不是一个自由市场,供应是小量的,而且是垄断性的,不是说你想上就能上。而需求是散户结构多,炒股的人多,韭菜太多,二级市场有很多专家推波助澜拉上去,大家表面上就赚到钱,很热闹,很多人就过来,所以二级市场的估值越来越高。

  总体上,在整个一二级市场的产业链结构里是很畸形的,二级市场市盈率畸形的高,又没有一个对冲机制;它又不能通过大规模的上市股票去供应,把估值压下来。所以,这种制度上造成的高估值到一级市场里堆积了很多想上市的、想分一杯羹又上不了的资产,我觉得很适合去入股它,再把它卖给二级市场的公司。那你就可以享受二级市场的估值,这部分其实就是制度套利。所以,我觉得新价值的优势反而是在这一块,因为我们一级市场纳兰德这个平台也做得挺大,现在一级市场的规模比二级市场还大了。二级市场里面我们又有一些公司是长期持有的,长期持有之后再帮它做这种资产并购,又没有内幕交易,又能够把这家公司变得更好赚价值投资的钱。

  所以,我们的价值投资并不是完全建立在我们看得比人家更有水平,能够预测到它未来能够变得更好,只是说它现在不贵。如果做了资本运作去并购没上市的资产,它基本面变得更好了;所以按照市场上的二级市场同类资产平均价,它都应该涨,我们是赚这个钱。不是说预期它有1元的业绩,我们看出来它有2元,这个很难的;市场上大家的资本运作都那么清楚那么透明,你很难比人家看得更准。你看到人家看不到,这很难。但这家公司我长期持有之后,我通过并购,它的业绩从一元变成两元,那它就能涨了,这个是比较容易了,因为你真正是套利,是把它的基本面变得更好。

  所以,我觉得制度套利的本质并不是说你多有眼光,多有技术水平,因为这是一个制度的不合理性造成的。制度不合理的根源是两个:一是IPO的数量管制;二是二级市场的散户结构导致趋势投资非理性的估值更高。这两个要素共同造成的结果是二级市场的高估值和一级市场的低估值,好的资产又上不了市,它愿意被二级市场并购,这就产生一个天衣无缝的盈利模式,就是“并购重组+一二级套利”。

  这种模式我认为是可以把上市公司变得更好,赚这个钱是比较有把握的。所以,这种模式天堂硅谷、中科招商都在做,新价值也在做,也是我们将来的一个重点。其实我买金刚玻璃就是这种模式的一种升华,我直接成为大股东再装资产,而整个过程中,我们是公平、公开。第一,二级的资产我们都是按市场化原则去取得股份;第二,我们的运作也是公开的,我们并没有内幕交易的风险,因为我们是二级市场先入股,一级市场也是按一个公开的程序去重组。我不是说去运作一些内幕交易或者讲故事,而是二级市场先参股,再去帮它找一级市场的资产,撮合成功了,股价自然都涨了。

(责任编辑:汤白露 HF07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