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慧眼看市场 理性去投资”文字实录

  • 字号
2015-06-15 13:38:14 来源:和讯基金 

研讨会现场图

  和讯基金消息 6月10日,由和讯基金频道、理财客主办的“和讯基金二季度策略会”在北京如期举行,沪指冲破5000点之后,风格板块如何转换,机遇与风险怎样把控,来自南方基金杨德龙、嘉实基金(博客,微博)刘美玲、中邮基金张腾、东方基金呼振翼、华商基金李双全参与了题为“慧眼看市场 理性去投资”的圆桌会议。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刚才5位嘉宾在主题环节从宏观上进行了分析,下面我们进行讨论,主要是针对刚才嘉宾说的行业,通过讨论深度挖掘一下。首先请南方基金杨德龙先生,今天早晨国际指数公司MSCI宣布,只要中国市场自由准入问题得到解决,就把A股纳入全球指数范围之中,应该说还没有纳入,但这已经有前奏了,您觉得纳入的意义在哪儿呢?能否对A股市场有一定的影响?

  杨德龙:A股纳入MSCI指数对A股意义重大,因为A股仅次于美股,世界第二大市场,中国经济也是世界第二的。世界经济指数把A股排除在外确实是不完整的,因为它缺乏世界第二大市场。如果A股加入国际MSCI国际指数,可能国家指数基金就要被动地配A股,按A股的权重可以带来很大的增量资金,对A股会是巨大的推动。现在证监会也在积极地与他们沟通,尽量早日让A股加入。A股加入意义重大,公告也说了,不一定要在1月1日是否加入,如果能沟通好,A股实现市场化、国际化就能够加入。现在A股也做了一些努力,沪港通也开通了,基金互认7月1日起开始做了,下半年会推出深港通,注册制也会放开,外汇管制也会更松,汇率方面也会逐渐市场化,这些条件逐渐实现的话, A股加入新兴市场指数概率更大一些,加入基准指数可能要等时间更久。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新股发行,时隔多年,最近中国核电(601985,股吧)、国泰君安这种大盘蓝筹陆续加入上市了,是否会分流资金 ?

  杨德龙:这批新股有24只,募集资金量达到300亿,确实是今年最大的一批,冻结资金量我估计在5万亿左右,对市场短期资金面有一定的压力,A股表现出不差钱的走势,打新股之前一般回购利率会跳升,而这次打新股之前反而跳水,这表明资金充裕并不缺钱,打新股和二级市场的资金并不重叠,很少有人炒股票的人去打新,只有低仓位的人或专门打新的人才会打,所以对市场资金冲击量并不是很大。国泰君安、中国核电这种大盘股上市,可能还是股市好的表现,2007年股市好的时候是大盘股批量上市,并不表示市场承受不了这种压力。目前看小盘股也比较多,小盘股的估值也比较高,上几个大盘股对市场冲击也不是很大,因为大盘股中签率比较高,冻结的资金量,并不是融资资金一打之后冻结的资金量就会推向前进增长,上一批冻结是5万亿,这次也会是5万亿,因为打新的资金就这么多,不会因为上了大盘股而使资金量增加。

  主持人:注册制已经提上日程了,注册制对中国来说,壳资源的稀缺是有冲击。

  杨德龙:注册制等于减少了上市的审批和难度,壳资源的价值就会缩水,原来壳资源,上市公司没有任何盈利和资产就可以卖10亿,这种价值就是门槛的问题。现在注册制之下,企业只要在交易所挂牌,如果三个月之内没有收到不能上市的函那可以上市了,就减少了审批的步骤,降低了上市的难度,这样壳资源的价值会大大缩水,所以注册制推出一些绩差股或ST股票,创业板没业绩和退市的股票有可能出现比较大的下跌,这是必须注意的风险。推出注册制也是和国际接轨,让投资者投资理念更多转向价值投资,让更多好企业上市,一方面注册制会让很多公司上市,一方面会完善退市制度,让绩差公司及时退市,优胜劣汰,留下来的才是好公司。

  主持人:最近煤炭有色出现的上涨只能说是补涨吧?

  杨德龙:对,煤炭有色是上一轮大宗商品牛市里的,但它目前只是反弹,而不是走出反转行情。

  主持人:真正支持股价的还是上市公司业绩。

  杨德龙:对。

  主持人:非常谢谢杨总给我们带来的行业板块的分析,下面我们来说说国企改革,请嘉实基金的刘美玲女士给我们说一下,在6月5日深改组召开13次会议,强调国有企业改革中,要求制度全面落实党的领导,国企领导由党任命,国有企业党组织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中具有法定地位,严防国有资产流失,对这一提案应当如何解读?后续国有股减持计划是否对市场产生较大的冲击呢?

  刘美玲:6月5号这个文件出台之后,其实市场的反应是有一些负面的,主要是改革是不是个折扣的改革,我认为国企改革是经济问题,但受到政治问题影响,这个文件的出台其实也明确了政治红线在哪里,未来的方向在哪里?有些争议的问题也比较明确了。有了政治背书之后后期改革细节会加速推进。从刚才说的摩擦摩擦来看,这几条路线来比较,我们可以把目光更加集中于资本运作和资产整合为目标的国企改革路径,而对混合所有制路径就适当地把它淡化到我们的投资之外。

  无论如何这个文件的出台也告诉我们很明确的一点,未来从资本市场来看,这一轮国企改革和资本市场交融或者在资本市场上体现国企改革的力度会是以往任何一次国企改革所不能比拟的,也可能是未来投资角度来说要寻求更多的机会。

  从国有股权的减持来说,未来国资的减持,是对整个财政收入非常重要的补充方式,所以我们不认为减持的过程是杀鸡取卵式的,一定是把盘子做大之后过程中的一个行为,这个行为可能延续的时间会比较长。我们认为,的确有可能国外以这种方式适当调控股市的节奏,但一定会充分地考虑股市的承受能力和最终投资的持续性,所以,我们认为这个需要关注,但不需要特别得担心。

  主持人:您刚才在主题演讲中也提到国企改革有几种方式,您觉得这几种方式在目前哪些行业?是不是落后产能行业中应该会力度比较大?

  刘美玲:可能会更多体现在央企、国企合并方向上,现在国企已经有优势地位的行业会体现得更加明显,比如电信、传播、建筑方向。当然,落后的钢铁等也会做类似的整合,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在后续试点里看到的,有这个方向出来,我们再跟进也来得及。

  主持人:谢谢刘总!刚才我们说到环保行业,下面请华商基金的李双全给大家说一下,在5月25日,发改委上线的PPP项目库中,环保类的PPP项目数量最多,总共达到370个,数量占到35%。PPP是公私合作方式,是在鼓励私营企业和民营资本与政府合作参与公共设施的建设,可以说是企业主导,政府推进您觉得这么大力度,说明在环保行业可以说政策上给予关怀是比较多的,您认为环保行业细分上是怎么去把握?比如说大气、水、土壤,您觉得这个权重是怎么分的?

  李双全:其实是两个问题,第一,对这个事情本身有这么多PPP项目出来,就首先说明市场和社会对环保的需求非常旺盛。第二,目前这个形势下,尤其新的《环保法》出来,总理和中央政府对这块重视之后,对地方政府的考核也更加严格,也是以机构为导向,所以地方政府对这块重视程度也在增加。

  因为现在环保模式从之前的BT和BOT逐渐向PPP过渡,的确地方政府面临比较大的财政压力,缺钱;之前考核是通过设施的多少,更多通过表面数量上的考核,现在侧重于结果。所以,PPP之后,地方政府在找合作伙伴的时候,可能因为考核侧重结果,他要找确实能够把结果,问题处理得比较好,实力比较强的合作伙伴,这能够为有能力,有实力的企业带来大量的订单,这个行业也会带来大量爆发时期,也印证这个行业现在处于比较好的阶段。

  您刚才提到的细分领域情况,从国外情况来看,整个环保产业链当中,将近一半是固废占50%的比重,其次是水处理,水务大概是25%的份额,其次大气是26%,其他是25%的水平。对照国际情况来看,将来容易出大的环保集团可能就在固废和水的领域,这种概率是比较大的。行业龙头和国外公司相比,不管现在是收入水平还是市值水平上还是有比较大的成长空间。

  把环保领域再看大一点,再往上看,包括中国能源结构方面的调整,因为现在煤炭所占比重还是太大了,从国外情况来看,随着环保压力增强,煤炭比重会逐渐缩小,其他清洁能源,核能、太阳能、风能比重可能会提升,这些细分领域也会出现比较大,比较好的上市公司;检测领域也会有比较好的机会,整个产业链都会迎来比较好的投资时机。

  主持人:其实环保行业对我们的生活、工作、身体健康都是非常重要的,环保行业也需要很多的高端装备。下面请中邮基金的张腾先生给我们说一下高端装备,大家说“一带一路”是非常热的热点,也是我国企业走出去重要的纲领性文件,您认为高端装备在“一带一路”中有哪些行业值得关注呢?

  张腾:中国制造业水平在全世界来讲,能够领先于全球的我觉得高铁,核电,新能源,电力设备等这些领域都是有绝对的优势,在国家一带一路走出去的战略中,可以重点关注。

  主持人:最近高铁板块已经有表现,核能、核电、电气设备,哪些细分领域值得我们可以去关注?比如电气设备到底是基建还是我们生产的重要设备在国际市场上有一定的话语权?

  张腾:电气设备包括发电环节和电网环节两个方面,其中核电、火电、新能源设备等属于发电环节的。“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中有许多欠发达国家在电力建设投资上还是滞后于中国的,也会进行中国类似的先建设发电再建设电网这一过程,根据不同国家的不同发展阶段,对发电设备或者电网设备的需求有着不同偏重,因此都有机会。从总体来看,传统的发电设备已经趋于饱和,而向核电、新能源这些清洁能源的市场则有很大潜力,电网设备方面,常规电压等级的产品可能国际竞争比较激烈,高压及特高压领域我国的国际竞争力较为突出,是值得重点关注的领域。在这一过程中,基建也会随着设备制造受益,但本质和核心竞争力与定价权还是体现在设备上。

  主持人:这是特高压的细分,您也提到了高端制造,您再给我们详细解读一下,5—10年哪个最有前景去关注呢?就是未来有很大上升空间的领域?

  张腾:针对不同区域和国家所呈现的机会是不一样的,因为“一带一路”这些国家处于国家发展阶段和所需要的东西是不同的,有的欠发达国家可能还在对发电设备进行投资的阶段,有些经济水平比较高的国家可能需要的是更加清洁、更加智能化的能源,像中国的风电、光伏、能源互联网技术。从5-10年的一个角度来讲,当满足基本的能源需求后,会过渡到智能化需求的阶段,能源互联网的上升潜力最大。

  主持人:我们跳出“一带一路”,从行业角度来说,相比德国工业4.0,“中国制造2025”是有一定区别的,我们怎样有差异化进行弯道超车,或者在我们本来就有的领域能够做得更好。比如造一辆车就是一个定制平台,电脑一输就从原来的标准化变成一种私人定制,中国高端制造发展方向是怎样的?

  张腾:在传统的制造业时代,中国形成了一些优势,如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从上游原材料生产到下游客户巨大的市场,如拥有大量廉价的劳动力;工业4.0出现后能极大的降低物流成本,降低对劳动力的依赖,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过工业4.0时代强调的技术和人才,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教育和人口结构的转变,效应将逐步显现,工程师红利将是弯道超车的决定因素,中国高端制造发展的方向就是有人才驱动的持续创新。

  主持人:非常感谢张先生给我们说说高端制造方面的看法。刚才我们听了东方基金呼振翼先生说到新兴产业、“互联网+”和“+互联网”,您是怎样看待这两者,它们之间的区别是在哪儿呢?

  呼振翼:从投资角度来讲,坦率来讲我们并没有投标准的互联网公司,因为那需要全新的视角,那是不一样的。有一点,我们更接近于“+互联网”,比如我们投了恒生电子(600570,股吧)、视觉中国(000681,股吧)他们在各自领域是非常强大的公司,是中国优秀的公司,互联网成为他们的一种手段。第二种方式是指数级增长,我们投的是屌丝级的公司,但它完成了对前人所有的超越,这是互联网巨大的时机。这和中国过去制造业不发达有关系,它给了互联网公司巨大的发展机会。作为二级市场投资来讲不太可能像PE一样单纯去做,PE是个思路,但不会单纯做到投一个互联网公司,从我个人经历来讲,我没有接触到那么多互联网实业,所以,我觉得它是在这里面,如果要找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我需要的公司是历史证明很优秀的公司,目前是互联网在新的领域产生新的增长期,它的逻辑和以前是不一样的,它有新的时机。

  主持人:新兴产业有七大领域,每个领域都有好的前景,您认为最先爆发的,能够进入成长期的是哪些领域呢?

  呼振翼:中国制造这个领域,我们最开始投的,第一个感觉是,它有巨大的产业需求,中国制造业有非常多自动化的需求,在视野层面上,2013年、2014年面临着中国需要自动化的订单,级数相比以前大了很大的级别,这是中国制造业的升级,基本是个初级的自动化升级,由机器替代人,这和现在欧洲国家、欧美国家提出的4.0还不完全一样,它更多的是升级,还没有完整的跳跃。这点来讲,中国行业自身巨大变化和需求在里面。在部件上,控制器、工业视觉,我觉得这对制造业厂商是有很多机会的。中国有很多中小型制造业他的能力和水平和原来已经不一样了。原来中国是50%的能力卖30%的价格,但中国很多工厂已经是80%、90%的能力,它和世界的差别已经没有那么大了,他只是需要一个舞台,需要中国市场给中国企业一个机会,每个企业都有一个前进中的试错过程,但它在某些条件已经可以具备了,现在就是中国很多这种企业能不能把握住机会,至于谁成谁不成是两三年后可以看到的事情。

  主持人:有些行业是相通相联的,比如汽车、环境,环境不好有一部分是来自于汽车尾气,尾气处理行业也属于高端制造和新兴企业,新能源企业看到媒体报导说进入爆发期或将要进入成长期,和百姓生活切实相关的,您觉得新能源汽车投资应该关注哪些产业链?是锂电池还是充电桩还是具有一定优势的汽车上市公司?

  呼振翼:每个人的投资习惯不一样,我看好一个行业可能只会投这个行业一到两家公司,新能源汽车原来看过比亚迪(002594,股吧)和均胜电子(600699,股吧),这是我们最后落脚点落到实处投的公司。我们有两个思考,所有东西都不是完整的,很确切的东西。从整个大的链条,整车企业在这个领域迈的最前进,或者相对它可能和长城、长安是不同的逻辑,那两家公司也很优秀,我们也买过,但逻辑是不一样的,新能源汽车从观察点来讲销量大家有比较高的预期,这可能是触发因素,从股票涨跌因素作为触发因素。时间再长一点,新能源汽车是不是在比较不长的时间内占比越来越高,占比超过一定速度其实就意味着可能对原有的进行替代,这目前我们没有办法下结论。

  第二个问题,原来我们投汽车部件的,原来在某个领域优秀,比如均胜电子,2013年我们就关注这个公司,这种类型的公司是我们在这个链条里的关注点,原来它在部件领域里有强大的市场份额,在面临新的市场变化时做一些电池管理系统,在新的空间里它的边际变化很大。无论新能源汽车路径多么顺利,只要开始有量,对其中优势的部件厂商都是个巨大商机,它会获得很好的利润。同时,另外一个特点,中国很多这样的制造业都面临着比较好的海外并购机会,中国这种企业都可以在海外比较便宜的买到比较优秀的国外公司,可以给中国以市场和技术的支持。所以,我们觉得在每个细分领域找到比较优秀的、有壁垒的、比较成功的公司是比较好的选择。

  主持人:相比传统产业,新兴产业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投的上市公司或企业做得越精,做在点上才会有行业投资价值?

  呼振翼:首先这个行业要有巨大扩张的现状,这里面的公司要么有非常高的技术壁垒,要么有好的渠道壁垒。这个时代人特别重要,比如这个工厂有钱就可以开一个工厂,有钱可以开第二个工厂,现在有5亿需要找这样的人,时间都是需要有成本的。我们关注过去十几年大家没有关注到的传统行业,比如搞矿,这些企业过去几年都在做这个工作,在这个阶段他成为这个行业的第一名,那么这个十年是有壁垒的,很难是用钱能解决问题。对此我们非常关注,每个行业都有这样的公司。

  主持人:您说了市场需求。中国人口进入老龄化社会,健康、医疗或者可穿戴医疗、所有这些行业空间是不是非常巨大,我们对这个行业是不是有一定值得关注的地方?

  呼振翼:对,这些点有些壁垒没有那么高,比如我们买了一些医疗服务,还有行业比较好一点,比如牙科和眼科,我们认为眼科会好一点,很难有大规模竞争者进入。另外,可穿戴设备和医疗器械公司也有,但这里面可能有我们的偏好,单不代表我们不偏好的东西不好,我们偏好的是更多有技术基因,在某些领域有比较长时间的积累,这样的公司我们可能更偏好,也许有新的公司有新的点子的确非常值得看,如果历史上没有自身经营的证明,这类似的新兴公司我们也不会去考虑。

  

(责任编辑:HF051)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