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余斌:创新要实 要加快科研成果产业化

  • 字号
2015-03-27 10:48:28 来源:和讯基金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

  和讯基金消息 以“改革开启新征程”为主题的第十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年会暨资产管理高层论,于2015年3月27日在北京隆重召开,和讯基金全程图文直播本次年会。论坛从“新常态下资产管理发展新趋势与新变革、互联网金融、制度改革、核心竞争力塑造、业务创新”等关键词出发,探讨各资产管理机构在新形势、新格局、新市场环境下,如何顺应市场发展、改革创新、应对新挑战、实现新突破。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部长余斌在论坛上表示,市场要活、创新要实、政策要宽,我们需要尽快的通过改革,通过调整来培育新的增加动力,新的增长点怎么形成,市场要活是说要发挥市场机制在探索发现培育新增长点的过程中的作用。所谓创新要实,就是说我们要加快科研成果的产业化,创新要立足与解决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所面临的技术障碍。所谓政策要宽是说政府要为新增长点的培育创造宽松的政策环境,调速不仅是良增质更优,什么叫调速不减势,2012年中国经济总量40万亿人民币,增长10%,它形成了增量是4万亿人民币。去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60万亿,增长7%,增量4.2万亿。我们的速度从10%下调到7%这叫调速,在调速的同时中国经济总量上台阶的趋势并没有因为速度下调而减弱。当中国经济总量规模不断扩大的时候,我们相对较低的经济增长可以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可以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也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参加我们第十届年会,按照会议的安排,希望我结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尤其是两会的精神,谈点我对今年经济发展的看法。

  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他一方面是总结去年,当然很重要的是部署今年。我认为是比较重要的对今年的看待。

  一是着力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他讲了两个坚持,一个是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二是提高经济发展效益和质量。为什么当中国经济运行到目前这个状态的时候,要把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放在如此重要的地位呢?我的理解是,从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经济运行的基本特征来看,中国经济运行具有典型的速度型效益的特征。经济发展达到10%以上,我们所有的产业和企业都会取得利润,中央地方财政收入能够达到30%以上,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大幅度提高。

  但是一旦经济增长低于8%,比如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之后,以及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只要经济增长低于8%,我们相当部分的行业会出现全行业亏损,相当部分的企业倒逼。中央地方财政收入会出现负增长,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会大幅度减弱,我们把这个叫做速度型效益。

  现在的问题是当中国经济运行进入新的常态,经济增长将会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水平上保持稳定的时候,现在是7%左右的水平。如果我们的速度型效益的模式不能得到根本性的改变,那么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会大幅度的滑坡。如果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大幅度滑坡的话,中国经济是不具有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

  我们看看下面的情况,这是经过第三次全国经济普查调整之后中国经济增长及其总量的情况。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出现持续放缓的趋势,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经济增长是一种持续放缓的趋势,但是中国经济总量仍然是台阶式上升的趋势。2014年中国经济总量约和美元10.36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超过了13%。在GDP增长持续放缓的同时,我们再看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去年下半年以来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长明显下降一个台阶,今年二月份它的增长只有6.8%,去年全年的增速是8.5%,回落1.5个百分点,GDP增长下降,工业增加值增长下降,后果是什么呢?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的增长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出现持续下降的趋势,这是累计增长。

  如果从单月的增长来看,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负增长8%,我认为这种情况还会延续到今年。也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在经济增长下降一个台阶的同时,我们比较着力提高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

  2015年经济工作的关键是保持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平衡,面临经济运行的压力我们需要稳增长,我们需要化解产能,我们需要调整经济结构。2015年经济工作的关键就是要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既不能拥有稳增长而延缓结构调整的步伐,也不能因为在一个时点上我们集中让大量过剩产能退出,而使经济增速出现大幅度上升,在这两者当中我们要平衡。

  第三点讲的是今年宏观政策,积极财政政策要增效,我们要加大积极财政政策对稳增长的支持力度。但同时要强调增效,就是要提高财政支出的效率,如果我们仅仅看工业生产领域,其中2月份降幅达到4.8%,如果仅仅看这个问题的话,我们应当实施持续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在CPI领域,我们仍然面临2%左右的通胀,尤其是三中全会改革决定当中的若干重大改革措施的落实,还会对物价上涨构成一定的压力。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一味宽松的货币政策是不对的,一味紧缩的货币政策也是不对的,要在松和紧之间保持合理。

  双目标、双结合、双引擎是政府工作报告引起讨论的问题,我们要保持中高速增长,和迈向中高端水平。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现在已经结束了,我们即将进入的是中高速增长阶段。能否在新的增长平台上保持稳定,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才可以。当经济增长在中高速水平保持稳定的同时,我们需要中国的产业结构能够得到转型升级。从过去主要生产低附加值、低科技含量的产品,主要向产业的中高端升级,就是迈向中高端水平,这叫双目标。

  所谓双结合就是稳政策、稳预期,第二个结合是促改革、调结构,这是双结合。我们要通过宏观经济政策的基本稳定来引导市场预期的稳定,一方面我们要突出强调改革结构调整。所谓双引擎是说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第二个引擎是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贡献,这是因为从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历程来看,从上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入社会的进程,也是居民对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需求大幅度上升的阶段。我们需要调整政府的支出结构,把更多的财政资金用于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给。

  市场要活、创新要实、政策要宽,我们需要尽快的通过改革,通过调整来培育新的增加动力,新的增长点怎么形成,市场要活是说要发挥市场机制在探索发现培育新增长点的过程中的作用。老实说一个地区,一个县,一个市,哪一个产业有可能加快发展成为你的新的支柱产业,这并不是你政府说了算的。如果你政府说了算可能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这一定是市场发现的故事。

  所谓创新要实,就是说我们要加快科研成果的产业化,创新要立足与解决实体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所面临的技术障碍。所谓政策要宽是说政府要为新增长点的培育创造宽松的政策环境,调速不仅是良增质更优,什么叫调速不减势,2012年中国经济总量40万亿人民币,增长10%,它形成了增量是4万亿人民币。去年中国经济总量超过60万亿,增长7%,增量4.2万亿。我们的速度从10%下调到7%这叫调速,在调速的同时中国经济总量上台阶的趋势并没有因为速度下调而减弱。当中国经济总量规模不断扩大的时候,我们相对较低的经济增长可以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可以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也可以提供更多的机会。

  今年中国经济会怎么样呢?我认为所谓中国经济面临下行的压力很大,这种下行的压力主要来自于投资,去年投资的增长已经出现直线下降的趋势。今年1到2月投资增长下降,投资的增长为什么会出现回落呢?首先是房地产投资增速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下降,我们认为它仍然存在较快下滑的可能,关键问题是2013年城镇户均住房已经达到一套,这是关键的指标。当城镇户均住房没有达到一套之前,房地产供应是供不应求的时候,投资高增长、房价大幅度上涨日光盘,这就是常态。但是当户均住房达到一套,市场供求格局从过去的供不应求转向供求基本平衡和逐步过剩,供求基本平衡和逐步过剩之后投资增长下降,房价稳中趋降,市场销售困难,库存大幅度增加,这将会成为新的常态。

  2014年房地产投资增长10.5%,比上年回落9.3个百分点。今年降息和放松信贷,对地产销售增长会有一定的积极作用,并适当改善投资预期。我认为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长也将下降到7%左右。房地产投资和整个投资的比重26%,在投资当中占比最高的是制造业,它占比1/3,33.5%。导致投资增长下降更重要的原因是制造业投资的增长,在2002年到2012年这十年中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30%,2012年、2013年、2014年和今年1到2月份,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30%、22%、18.5%、13.5%和10.6%,我们在制造业领域里面所有的产业是过剩的,什么叫且日益严重呢?伴随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和市场需求的萎缩,过剩产能的比重会进一步提高,在8%增长的情况下,有可能10%的产能是过剩的。当经济增长下降到7%,过剩产能的比重会到20%到30%,制造业过度竞争、恶性竞争、制造业高成本、低利润,甚至亏损的情况日益严重,所以导致制造业投资的增长出现持续下降的趋势。

  考虑到降息、加速折旧、设备更新、出口趋等短期积极因素,我们预计今年制造业投资的增长大概会下降到25%,基础设施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1/5多一点,20%。过去地方政府全力抓大项目、抓招商引资,只要你这么干,你就能实现经济的发展。我们到地方调研的时候,有一个很极端的标语是这么写的,发展就是招商,就是引资。那么科学发展呢?科学发展就是招大商,引大资。在房地产高速发展的时期,地方政府依靠土地财政或融资平台大量的外帐,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加快城镇化步伐,成为重要抓手。现阶段地方政府间行政性竞争正在初步被市场性竞争所替代,但如何实现壮心发展,如何探索、发现、培育新的增长点。很多地方干部感到没有思路、缺少抓手。所以地方政府行为中存在不想干和不会干并存,这对经济的发展构成冲击。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当地方政府财力大幅度下降,并进入还本付息的时候,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的动力也出现一定程度的紧缩,它的下降你是很难避免的。

  有了以上这些基本的认识以后,我们大体对今年经济发展的情况给出判断。我们预计2015年出口增长7%左右,去年中国出口增长6.1%,我们预计今年整个世界经济的增长会略有改善。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增长大体上比去年要回升一个百分点达到7%左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实际增速比上年略有回落。实际上近两年以来,消费的增长是一种稳中趋降的态势。2012年消费的实际增长12.1%,2013年下降到11.5%回落0.6个百分点。2014年它的增速只有10.9%,再度回落0.6个百分点。我们预计消费稳中趋降的态势在今年还会延续。制造业投资、房地产投资、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均呈下降趋势,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将会下降到12%左右,去年是15.7%,今年我们预计大概到12%到13%,大体上比上一年回落2-3个百分点。

  有了这些基本的判断,我们可以测算全年经济增长将呈回落的态势。但是我们仍然认为今年我们有条件实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所提出的,GDP增长7%左右的预期目标。我们有条件保持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以上是我对今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判断,不一定对仅供我们在座的各位参考,谢谢。

(责任编辑:HF051)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