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实录:基金创新升级能否成“新常态”

2015-01-15 18:05:59 和讯基金 

  和讯基金消息 2015年1月15日,由和讯网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财经风云榜-基金业分论坛”在深圳举行,此次论坛的主题为“中国基金业下一站猜想”,包括基金行业领导、学者、从业者的嘉宾对于目前基金业的现状做出深入剖析,并对于基金未来创新发展和转型做出展望。论坛上,和讯理财客研究中心总监刘朝阳(博客,微博)作为主持,博时基金副总裁王德英、易方达基金副总裁陈彤华夏基金董事总经理赵新宇南方基金总裁助理兼固定收益投资总监李海鹏,围绕《基金创新升级能否成“新常态”》,做了热烈的圆桌讨论。

  主持人:好的,谢谢大家!去年我们的基金,除了股票基金之外越来越多了,包括余额宝等等,我们看到13年这两年,整个行业产品的创新是层层升级,我在想这里面有没有背后的一些原因在推动,对我们的整个行业,我们的客户来讲这个意义在什么地方?我想请各位领导来回答一下。王总。

  王德英:大家下午好!我先抛砖引玉谈一下我的看法。

  行业一直在创新,大家感觉到最近2年,包括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的步伐快一点,我觉得一个大的背景就是法律法规层面的变化,以及监管政府的变化,新的基金法颁布之后,产品的创新、包括企业的组织架构的创新,包括一些销售模式的创新等等,提供了很多这样的一些发展的空间,包括证监会颁布了鼓励创新的专门的指导意见,这个是整个行业创新的一个基础,另外一个方面也是业务发展的一个驱动。

  中国的基金市场,原来的投资范围是比较窄的,原来只有股票、债券,最近几年可以投一些期货,还有互联网金融也提供了这样的销售模式的创新等等,所以从业务发展的需求的角度,大家也有这种动力来通过创新来提升整个行业的规模,提升公司自己的竞争力。

  中国的证券市场从09年以后一直是股市相对低迷的,应该说低迷是一方面,可能对投资者从权益资产的收益也带来了一些影响,另外我们也促进了一些其他行业的一些创新,比如说分级基金等等,还有互联网金融这样的一些创新。

  大家总结看过去几年产品创新的话,确实有这么几个特点,一个是产生了更多的结构化,杠杆化的产品,原来只是单一的,或者说有杠杆的,现在有了分级产品的出现,就出现了结构化和杠杆性的产品。

  很多是满足资产配制性的需求,比如说指数性的产品,或者是一些行业的基金,就可以满足机构客户它的一个在特定时间环境下一个资产配制的需要,这个也是从过去2、3年产生的很多产品是属于这一类的。

  绝对收益性的产品。原来只是做单一的话,只能是单一过多,在相对弱势环境下也满足了特定客户的需求,多元化的产品确实为整个行业丰富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一个空间,给投资者也确实带来了很多的选择,满足了多元化的需要。

  主持人:陈总。

  陈彤:创新确实是比较大的一个题目,我自己觉得创新还是说,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就是说,这个行业垄断逐渐的校消失,是吧?我们逐渐的走到充分竞争的这么一个背景下面,这是一个,以及我们一种技术的进步。

  当我们这个走向大资本时代的时候,你固有的投资都面临着其他的金融子行业的竞争,也有其他金融子行业的领域,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监管的差异也会造成一种创新的机会。

  我讲技术,就是说,互联网金融是很典型的,像我们刚才讲的,包括我们通过数据做的一些尝试,这些都是来自技术的发展,带来的一种创新。

  另外一种本土化,国外的标准产品,我们现在说的分级,实际上是一种本土化的一种不良化,以后未来的创新,就是说我们体系内的创新已经很困难了,这么多年大家挖空心思也想了很久,所以我觉得到未来的创新更多的是一种跨界,如何跨?更多的金融子行业去跨,根据你监管的差异,产品特色的差异,有点相当于嫁接,可能会产生出更多的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

  主持人:谢谢陈总,易方达指数的产品都是非常考前的,但是指数分级不太多,公司这块儿的战略方向上之前有没有过多的考虑?

  陈彤:你讲的很多,其实我们曾经是最大的,刚才那个嘉实杨总也说了,说我们现在应该是排在第三、第四,我们现在就是所谓的舶来品本土化的一种,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产品有两方面是还需要继续提高的,一个就是财务分级,就我的理解,效率不是很高的,但是它是一个大家应该接受的产品。

  看前10大都没有,我年底之前,第四季度吧,我一看新华嘉实没有,南方也没有,这不是一个最坏的结果,我们还是相对收益的,这可能就是讲的比较大型的公司,它的创新的意识还是不如中小公司这么强烈,是吧?

  我知道杨总到处去讲,讲完以后他规模就上去了,他可能花了30%,但是别的公司可能没有机会去讲,也没有办法去讲,所以只能去想着超越、创新的一些东西。我觉得只要是落后的企业,它就是跨越式发展,它会超过你。我相信未来的1、2个月,可能我们耳熟能详的很多标准产品,我们会有同行突然想出更超越的东西,就是说当初稍微落后一点,他就会想一些更具有杀伤力、竞争力的产品。

  主持人:我们听一听赵总的想法。

  赵新宇:其实我觉得这几年的这种基金行业的这种创新的层出不穷,我觉得总结起来应该是三点原因吧!

  制度的鼓励。

  从近几年、从监管层各个方面都非常鼓励基金公司,包括证券公司的创新,咱们证监会反复提到的最多的字就是“创新”,我觉得从监管上,一些配套的法律法规都在不断的完善和创新,这个也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好的创新的环境。

  市场的倒逼。

  公募基金牌照的优势是在逐渐退出的,以前是在垄断的,银行可以做资管、保险券商都可以做资管,方方面面的行业都可以进来竞争,反而是对我们现在的一个倒逼。过去年几年,无论我们对房地产信托这个事情如何看?我们更多的看到的就是一个超速的一个发展。

  创新的动力来自于客户需求,这也是我们看到,我觉得如果从去年的情况看两个产品,一个是互联网金融类的产品,一个是表现最突出的是分级基金,我们其实看这两个产品,我们可以把它总结为是最接地气的两个产品,为什么呢?一个是它依照国际储蓄的这种“宝类”的产品,其实是广大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之前我们也有,但是我们没有把它做的更方便、更便捷,更容易让老百姓接受。

  分级基金,其实我们国内的资本市场上,其实是有一些赌的味道,市场上就有这样的一些投资者,这也是适应了相当一部分人的需求,所以我们说越接地气的产品,获得的这种红利是越大的,所以我的总结就是这三点,就是制度的鼓励、市场的倒逼,以及客户需求的这种触动。

  主持人:其实我很能理解,以前我们投资者都是通过场外来申购。

  关于这个话题我想再听听李总您的看法。

  李海鹏:刚才三位老总说了很多了,我也很赞同,我再补充几点吧。

  这两年证监会在基金产品发行有一个重大的改革,每年发行的产品只数都放开了,对于南方来说,原来的审批制大概只能发2、3只产品,到现在2014年南方前后一共发了12只产品,随着通道的放开,你就可以想出更多的新的点子,创新,基金公司在发行只数有限的情况下,毕竟希望发的是一个更大的一个产品,这个是一个原因。

  很多大型公司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传统的产品线已经弄的差不多了,比如说以南方基金为例,之前我发的都是普遍的基金,但是现在我也在想可以不可以发一些创新型的,比如说我今年准备发的杠杆的债券性的基金,实际上业内真正的创新产品主要还集中在几家大的基金管理公司里面,这个也是一个大的基金公司管理产品线布的比较全的,就是说可以满足更加专业化的一些产品。谢谢!

  主持人:谢谢李总,其实我觉得创新类产品,更多的是向工具类的转化,讲完了这个创新的背景和意义之后,我想请各位老总谈一谈,我们的产品创新之后,紧跟在后台的运营和服务能否跟得上?它对我们的运营和体系也是有更多的冲击的,我们如何来应对这些挑战?

  这个话题各个角度不同,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

  王德英:其实也是多方面的挑战,产品创新确实非常大,我觉得几方面吧!首先这个产品创新带来的是人才储备方面、知识方面的一个创新,很多创新,比如说一些,比如说产品投资、商品期货、量化、对冲这些投资策略、投资范围的一些要求,传统的人士是不具备这些知识的,这些新的产品我觉得是提出了这样新的要求,要求基金公司要配制这样的人才,这个是从管理环节,甚至在产品的设计环节,很多产品,或者是做ETF的也好,我们之前都没有做过,是吧?这叫商品市场,但是市场有这样的机会,其实我们的产品设计人也是一边学习一边设计,大家也是在这个产品的这个产品和发展的过程当中自己得到了提升,但是从长远来说,我觉得这个也是影响基金公司创新的一个方面,是不是具有这么一个能力,这是一个。

  刚才提到运营方面。创新产品对运营,对这个IT啊,是吧?对风险,包括像这个货币基金T+0这个也是一个创新,在前年、去年大的市场环境下取得了突破性的发展,很重要的一个也是T+0的业务,不然的话也没有这么大的规模,这个是24小时的,是吧?这样的话你的运营团队在放假期间也要去负责项目的跟踪,还有资金哪来?我想这个对公司的资金也有专门的需求,这个前面看到,客户享受到的是一个更加快捷、更加方便的,或者是收益更加确定的理财产品,但是后来是需要基金公司做出更多的努力,在管理的过程当中,从这个交易、资金,从后台的营运、IT确实是需要投入很多的人力。

  我想产品创新还有一个,我觉得很重要一点,就是基金公司对于这个产品创新的一个包容性的文化,创新不一定可以保证每一个创新都是成功的,也许我们推出了,比如说10个创新产品,最终只能成3个,有7个都是不认可的,消亡的,被清盘都是有可能的,我觉得如果要是整个行业有一个好的发展,包括监管部门、包括基金公司内部的文化,都要有一个包容的文化,我想对于创新,就像互联网一样,允许试错,你可以先跑到市场试运行,也可以推出来,作为一个种子,如果以后发展起来也是很好的,如果不好的话关掉也可以的,但是要形成一种常态,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这样才可以保证整个行业的创新有一个持续性的发展,这个是创新带来的三方面的挑战。

  主持人:谢谢王总,陈总和赵总。

  陈彤:我就讲两个比较深的感受。

  我同意李总说的,大部分的创新是大公司做的,除了财务分析,为什么呢?实际上创新成功的概率是比较小的,我举个例子。嘉实发的时间非常早,当时发行的时候,我给他们销售的人打电话,那个时候得到多好面子,发8、9个亿觉得很丢面子,所以一定要发10个亿,所以大家觉得这个产品,常规来看可能就是失败了,实际上它的布局是非常好的,但是呢!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讲。

  我是认为大公司有财力和人力来承担很多创新的成本,但是呢!大多数的创新实际上是以失败告终的,有很多的原因,所以我觉得对于创新要有一种包容的文化,就是说,就像风投一样去看它,你不可以要求它每一个都成。

  马上就成,今天上线了,明年就得出帐,不出就不可以。

  我对腾讯的印象非常深,一上线就要几百亿,所以它就是有个时间,是吧?所以我常常跟我们公司人讲,你看觉得人家小孩很能干,你今天生下来他明天就可以打酱油,对于这种所谓的大型公司,创新文化(300336,股吧)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缺乏的,这是一个。要有包容的创新心态。

  创新对于运营的影响。我主要是做前台,王总对这个运营更专业,我的一个体会就是说,创新很大一部分成本是在应用上,你看无论是我们腾讯的项目,还是淘宝的项目,还是其他的一些项目,所以的项目,首先第一个就是开发,我讲的细一点,其实很多公司,基金公司来说,他的开发力量来说,他维持正常的业务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大量的创新的产品,对他来说是有压力的,对他来说都是有非常大的压力,除此之外呢!上线以后的运营,实际上压力也是非常大的,你想就是一个24小时,你像现在的实时确认份额,T+0你就得有一个庞大的体系,外面大家觉得就是一个功能,但是背后呢?这些原因基金公司都是要做的,包括我们的客服中心,我看大多数公司都是5点就结束了,周末也没有人,特别是互联网这些东西,对我们这个运营的改变还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其实我是这么体会的,我们的货币基金T+0是一个运营的工具,现在我们再讲下一个话题,就是产品的外延,我们的制度,我们经营的层面其实在发生着变化,我们有一些融资基金,实际上目的我们是在谈一个股权激励,我不知道我们各位的老总,在你们的公司来看,你们认为这样的创新是不是一个正确的方向,在创新方面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没有一些路子可以摸索。我们先请赵总来谈一下。

  赵新宇:这个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从去年以来,包括我们这些大型的基金公司都遇到了这个压力,我们公司内部也反复的在讨论相关的这种问题,我觉得呢!其实第一个讲就是任何一种制度的出现,其实都是一个出现时间点的一个必然性。

  曾经我记得在10年,我们公司,当时基金行业里在投资管理模式上,到底是投资总监负责制,还是基金经理负责制就有过很长时间的争论,我们公司自己在这种管理的过程中也反复过很多次,所以就是说,我觉得任何一个制度的出现,对它当时的市场环境,和对市场的认识程度是相关的,所以并不是说某一个制度就一定是最先进的,实际上是在不同的阶段,不能用一个事业部去否定之前所有的这些我们曾经做过的各种体制,因为这些体制毕竟是过去的这些体制造就了中国基金行业,过去的这种几万亿的这种资产管理规模。

  我们看一下做事业布置的公司很多,比如说做的比较突出的像中欧、前海,都是新型的基金管理公司,如果它没有一个机制上的创新,它很难跟大型基金管理公司去抗衡,所以也是这种创新的机制出现在小公司的一种必然性。

  大公司怎么看这些,我们公司内部的感觉是要学习,肯定是要学习,但是也不会照搬,因为每一个公司的现实状况是不一样的,比如说我华夏基金现在我们管的几千亿的资产管理规模,我们要不要把这几千亿的资产管理规模用一个很简单的方式,事业部制划分到不同的投资团队去,这样的话对我们过去的一些实施责任,我们要考虑到客户的利益,我们不是从一张白纸开始做的,所以我觉得不是不做,是会有选择的做,或者是我们选择更好的时机来进行这样的变化。大公司我们是一辆满载客的一辆列车,你让他在高速奔跑的时候去转换方向是有风险的,让一个小汽车跑在高速路上随时调一个头是很轻松的,所以对这种新事物我们大公司可能是观察以后再去吸纳。

  主持人:李总你怎么看?

  李文军:就是说实际上任何一个制度没有说是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这个产品没有说是好还是坏产品,只有适合不适合,任何一个制度化也要看适合不适合这个公司的特殊情况,比如说,刚才提到的那个中欧。

  中欧的话,比如说中欧在固定收益里面也有事业布置,但是他当时的做法很简单,我成立一个公司,但是对于南方来说的话,我觉得不可能照搬他的这一套,为什么?我是02年加入南方基金的,03年南方成立固定收益部,现在南方固定收益部有30个人,管理的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我不可能简单的一刀切说分成也好,怎么也好,所以说我们觉得,对于这种,包括现在南方也在探讨这种事业布置和投资工作室制度,但是我们的感谢就是说像华夏、南方、嘉实大的基金公司,发展历程比较长的话,很难简单的把一个制度照搬到这个公司内部,还是要考虑到这个业务发展的问题,找到更适合自己、适合公司情况的这么一个调整的这么一个制度吧!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嘉宾,我想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判断,就是我们的基金创新是一个全方位的,应该是一个新常态,不光是产品,包括我们的运营、营销、风控其实是一个全新的体系,我们还是希望整个基金产品可以推动我们整个上下游整体的一个前进。今天的话题暂时到这里,希望以后我们也有更多的机会再进行交流,感谢各位。

(责任编辑:张义华 HF05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