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基金子公司野蛮生长:规模1.38万亿“通道”成主流

2014-05-12 01:45:00 第一财经日报 

  吕雅琼

  泛资管时代,在信托券商资管等机构承受政策限制之下,基金子公司雨后春笋般涌现,现已成为融资方的“新宠”。得益于更低的业务门槛,基金子公司在过去一年多时间经历了一段“野蛮生长期”,截至今年3月底,全行业专项计划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1.38万亿元。其中,类信托业务迅速扩张,通道类业务成为主流。

  然而,表面的欣欣向荣下,基金子公司潜藏的业务风险暗流汹涌。“平均每家子公司的注册资金不到5000万元,管理规模却达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一旦爆发信用风险,以其自身的资本实力,在兑付上基本"不能自理"。”一位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

  类信托和通道业务是主体

  截至今年3月底,公募行业有67家基金子公司宣布成立。基金子公司自诞生之初即踏着信托发展的步伐,在银行借助与非银金融机构合作寻求转型和开拓业务的需求之下,大踏步前进。

  首先是通道业务。受信贷政策约束,商业银行不得向一些行业或者不符合风控要求的企业直接发放贷款,而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得以作为资金的通道,以产品合同形式引导这部分资金最终流向有融资需求的企业。

  基金子公司成立之初,便普遍倾向于通过简单的通道业务扩充规模。由于没有资本金限制,成本较低,在通道业务上,基金子公司优势明显。“一些信托系基金公司成立的子公司,股东方直接把一些比较占用资本金的、利润较薄的通道业务转移到基金子公司操作。”前述分析师表示。

  华宝证券《2014金融产品年度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89家基金公司中,信托控股的基金公司就达到25家。信托公司正在通过旗下基金公司成立子公司的方式,或以直接参股的方式,进入多家基金子公司的设立。

  信托的强势介入,也让基金子公司开展类信托业务显得更有“底气”。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两大领域对资金的强烈渴求,使得基金子公司成为信托、券商资管之外的重要“资金补给”。

  另一方面,信托公司发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对净资本的占用较多,而基金子公司此前没有净资本约束,满足2000万元注册资本即可。此外,基金子公司在投资标的上不受限制,又通常能够给予比信托更高的预期年收益率,显得更加灵活,也因此得以承接一些信托、券商资管“接不了手”的项目。

  “简单来说,信托、券商能做的,我们能做,他们做不了的,我们也能做。”一位基金子公司的老总曾这样介绍其类信托业务。

  上述报告统计显示,基金子公司发售的类信托产品预期年收益率为9.5%~13%,普遍高于信托产品8.5%~11%的收益率,投资方向主要集中在政信、房地产两大领域。

  兑付危机来了?

  信托兑付危机的来临,让市场开始对基金子公司的兑付 “捏一把汗”。

  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底,证监会披露名录的62家基金子公司平均注册资本为4800万元,注册资本最高的是嘉实资本,达到3亿元,大部分公司注册资本在5000万元以下,其中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的基金子公司多达28家,占比45.16%。

  “信托为了自身项目安全,还在不断追加资本金,而一些背景薄弱的基金子公司,一旦项目出现问题,肯定是难以善后。”上述人士称。

  而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基金子公司爆发兑付危机概率尤甚于信托。“一些比较激进的子公司,为了揽到项目,对对手方的资信要求大打折扣,与此同时,项目后期的风控管理也不如信托严谨”。

  华宝证券认为,一个项目的风险控制关键在于项目后期的管理,融资放款之后的管理很重要,倘若不能及时发现风险预警变化,将很难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而基金子公司在这部分的风控还比较薄弱。

  而前述研究员表示,基金子公司兑付的风险爆发更可能存在于个体中。“基金子公司跟信托的不同在于其做项目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兑付,一旦出问题肯定是找人"兜底"。其前后端都是有实力兜底的机构,包括信托、银行代销渠道,因为子公司很清楚自己没有资产处置能力。”

  该研究员认为,农银汇理、金元惠理等较为激进的基金子公司,通过第三方机构“撒开卖产品”,相当于将风险“自己揽上身”,一旦出现问题,很有可能通过市场化的方式解决。“信托的风险可能是大规模的集中不兑付,但是子公司很有可能出现非系统性风险。”他表示。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