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摩根士丹利华鑫秦红:投基成也诊断败也诊断

  • 字号
2012-08-30 11:54:40 来源:和讯基金 

  进行基金诊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为无论从历史数据上看,还是从决策心理理论分析上看,愈高愈买确是我们在投资过程中的客观行为结果。除此之外,我们还常常在不自觉中倾向于售盈持亏,就是虽然希望买到好产品,决策结果却总是卖出好产品,持有还在亏损的产品,最终因为手上拿着表现不佳的产品,造成即便好基金的基金经理表现再不俗,我们的投资收益最终只能寥寥的客观结局。高买低持、售盈持亏,这两种在盲目情绪驱使下做出的荒诞行为在许多不做基金诊断的投资人身上常有体现。

  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从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中总结出:虽然基金服务业多年来的投资者教育工作已经确实让部分投资人的追高行为有所改变,但从投资人总体的行为结果上看效果真是并不大。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基金服务工作覆盖的范围毕竟十分有限,其次就是许多基金服务者在开展基金诊断时存在背离这项服务实质和初衷的问题、误区。如果说基金诊断普及范围的扩大必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那么符合基金诊断核心实质,正确、高质量的好诊断实在是投资人不可多得的投“基”地图。

  诊断失败 症结何在

  那么,究竟什么样的基金诊断算好?在回答这个问题以前,我想投资人应该对失败的诊断有个大概的认知。

  首先,以讲授基金绩效评估方法为核心的基金诊断是难以为大众所真正理解和接受的。且不说方差、夏普率、詹森指数、信息率这些专业词汇,在大学里都是金融学相关专业才偶尔涉及的专业语言,就是在机构投资者决策时,应用这些指标统计得出的数据使用率都十分有限。对个人投资者来讲,如此生僻的词汇,加上与感觉完全无关的数据,实在难以吸引投资者认真地听,真实地理解,就更不要提应用这些指标和数据进行决策了。

  另外,以讲授相对短期(数个月)业绩或者个案基金业绩为主要内容的基金诊断是不具有可持续性的。这种讲授方法往往只用短期个别产品的业绩激发投资人更高的期望值,刺激投资人一时的购买冲动。可由于现实中基金业绩往往难以持续,如此做法很容易为服务者自己留下隐患。一旦诊断中推介的产品在推介后业绩逐渐走低,投资人就会不仅丧失了对基金、基金公司、基金公司产品的信任,还会加倍地感到无助、消沉、甚至恐惧、惊惶;基金销售渠道也会因此陷入更加为难的境地。当然,我承认这样的诊断也会有正好得到市场、产品全力配合的好运气时候,以至于这种看似能轻而易举就使服务人和投资人利益达成双赢的方法看上去魅力十足,被众多基金服务人发展延用,发扬光大。但市场就是有他不留情面的一面,2012年的上半年,市场的日渐低迷也大浪淘沙般将如此草率的诊断课程与结果渐渐抛弃了。

  接下来,我想说纯粹考虑数据的诊断也难以为基民创造价值。因为目前中国市场上投资人普遍存在的决策特点是:不是不知道,只是做不到。人人都知道应该低买高卖,也人人都知道2400点是低点,不是高点,可却终究总是只有太少的人愿意在此时进入股票市场。所以,从帮助投资者做出更好的决策出发,只提供数据的价值是极低的。

  最后,我认为只用短期数据、阶段数据、个体数据作为数据支持的诊断都存在极大风险。当然,这些数据被利用较多的一个原因是它们通常比较容易获得,并且想要什么结果都可以找得到,所以往往对公司销售产品有极大的帮助。同时,这样的数据结果在现场展示中容易对听众产生足够强劲的冲击,直接推动投资人当场就做出决策。但是,这样的基金诊断只能留给基民片段,而非整体的感觉。更何况,短期数据、阶段数据、个体数据,想要好就有好,想找坏也一定能找得出来,找到也并不困难。单是如此数据的展现,是销售者的行为,而非服务者的行为;是引发决策刺激,而非传达专业精神。

  从以上总结中可以看出,失败的诊断并非缘于诊断本身不好,而是基金服务业者对诊断本身的理解不足,从而没有用对方法,没能让诊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

  路径合理 诊断通达

  在我回答了什么样的诊断不好过后,投资人想必会继续关心下一个问题:除了辨识出上述有问题的诊断之外,衡量诊断的好坏是否有什么简单、易操作的准则?我经过多年的实验和思考,总结出了一条自认为是衡量基金诊断好坏的第一准则,就是分辨诊断过程所遵循的路径究竟是“为买而售”,还是“因售而买”。

  遵循“为买而售”路径的基金诊断常常是基金服务者单纯为了完成认购、申购任务而做的基金诊断,毫无疑问,这样的诊断从目的上已经背离了诊断本身的投资者服务性质。这样的诊断也是最容易做的诊断,其过程通常就是把投资人找来,帮助投资人找到他们还在赚钱的基金,激发他们落袋为安的心理需求,让他们将赚钱的基金卖掉,转为任务要求的基金。如此一来,整个基金诊断过程不仅没有带领投资人跳出情绪陷阱,帮助他们做出正确的决策——去弱留强,反而是将投资人推入了投资行为的怪圈,诱使他们犯下了 “售赢持亏”的错误。这样的诊断也为基金服务者之后的工作挖下了陷阱——市场一旦持续下跌,投资人手中的基金全部亏损,由此心中想必将愈发极度地不满,基金服务工作也必然难以持续。

  正确的诊断,应当是以“去弱”为核心,遵循“因售而买”的合理路径。这种诊断的意义缘于投资人投资感知中对应于现实的错位。投资人心中往往是明知道哪些基金不好、哪些基金好,只是一旦考虑售出,盈利落袋为安的想法就会不知不觉间在头脑中占据了上风,最终诱导投资人做出“售盈持亏”的明显错误决策。因此,评价基金诊断效果的一个关键性指标就是诊断是否能够帮助投资人做出更好的赎回决策,而诊断后最重要的正确行为之一就是帮助投资人将长、中、短期内均表现不佳的产品清除。

  那么,完成了帮助投资人“去弱”的过程就做成了一次正确、有效的基金诊断吗?还不完整!诊断还应能够根据投资人当期的心理承受能力与资产状况提供他们当时能够接受的产品。这样做的意义在于帮助投资人在面临由于短期市场变化而引发的痛苦时平稳过渡,为其实现长期、可持续的收益奠定基础。也就是说,诊断的建议也许并不契合当时市场环境下最好的投资机会,但一定要符合投资人当时的风险承受能力。比如,在市场低点与价值区间,虽然从动态价值配置的角度应该建议投资人更多地投入到高风险资产中,但这样的建议容易让投资人因为短期难以承受投资带来的痛苦而黯然离场,此时建议投资人暂时赎回股票基金,买入债券基金总好过看其就此离去,丧失长期投资获利的机会。盈利应该以投资人的风险承受力为基础,不止是因为投资将伴随他们的一生,不可超越其痛苦承受力,更因为超越承受力后的决策是难以理性的,而没有决策的理性,就没有合理的汇报。考虑投资人风险承受力时唯一应该担心的,是他们的风险承受力会变化:市场高了他们的风险承受力也随之增强,市场低了他们的风险承受力也相应降低,最终容易造成追涨杀跌的行为。如果能够帮助投资人保持稳定的风险承受力,获得风险承受力下的更大回报,才算真正实现了作为一名基金服务者的长期价值。

  长期视角 去芜存菁

  如果我现在为投资人进行基金诊断,那如何帮助投资人做出赎回决策才能创造更大概率的正向价值呢?这个问题在不同的时期或将得到不同的解答。

  从07年基金行业大发展到现在已经有5年的时间,基民中大量人的进入时间都在07、09年,无论从投资人的投资时间考虑,还是从我们历来诊断的现实情况看,投资人的持有情况有很大的相似性,那就是他们通常持有较多的指数基金,以沪深300基金最为典型。这种持有情况与牛市前期指数基金表现优异,导致牛市后期指数基金受到追捧有较大关系。然而考虑中国证券市场的现状,由于个人投资者的大量存在,机构投资者大概率战胜市场还应该在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内持续,所以,指数基金应该配,但似乎不应超过基金投资组合的三分之一,尤其是单一指数。我个人建议投资人可以在拥有指数基金较多的前提下缩减指数基金个数,相同类型的指数基金最终仅保留1个。再比如,很多投资人从07年起就购买了基金,而07年到12年已经有5年时间了,如果5年中,投资人持有了不错的基金,曾经盈利是大概率事件,如果投资人持有的基金未曾有过盈利,并且这只基金每年的业绩表现都位居同类排名倒数,规模还不小,那投资人就势必应当考虑赎回基金了。只是现实中总有这样的怪现象,投资人明明已经对那些持续规模甚大、业绩不佳、还没有改观倾向的基金感到不满,却只因还面临亏损而不愿出售。此时,基金服务人帮助投资人做出赎回决策就是对投资人最大的帮助,因为赎回不止为投资人优化了产品组合,也帮助投资人放下了一份积压许久的痛苦,卸下了一个背负很久的包袱。

  当然,大量投资者其实十分关注自己在过去一两年内购买的、甚至是今年才购买的基金。持有期限太短的产品,我们难以大概率地确定其好坏,投资人关注它们只是因为投资人在刚刚开始投资时对投资保有热度,且短期投资数据更易引人关注。在投资人短期持有时亏损还不多的情况下,我认为不调整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说了这么多,我不得不承认和强调基金诊断是一项看似简单却确确实实考验服务者功力的服务。投资人在不了解基金诊断实质的情况下往往对基金诊断抱有错误的认知和幻想,容易为有人在自己赔钱时服务于自己的基金组合而欢欣鼓舞。可一旦有负责任的服务人在诊断后要求我们严格做到去弱留强,甚至是去亏留盈,就似乎是对我们常规的决策认知发起了挑战。此时此刻,投资人往往禁不住抛出一连串的追问,“换了就一定能赚钱吗?换了再赔了怎么办?赎回了涨了怎么办?”在这一连串的质疑面前,我只能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诚实地说,面对复杂的证券市场,没有哪个决策是一定正确,寻求万无一失是决策受到负面情绪影响时最明显的表现,虽然从理性的角度可以置之不理,但是从让诊断成功的实务角度,却是我们必须面对并解决的问题。不解决了这个问题,就无法达成诊断服务的根本要求。

相关新闻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