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214位基金独董阵营豪华 集体失语沦为花瓶

2012-08-24 03:56: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黑天鹅”事件中的独董

  从目前已暴露出来的基金公司高管犯罪、基金经理“老鼠仓”事件、以基金销售量为驱动的基金过度交易等备受市场质疑的问题上,市场并没有听到独董应有的声音,也没有看到哪位独董为此担责,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基金公司独董制度尚没有完全摆脱形同虚设、“花瓶”的命运。

  按照(《通知》)规定,“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会中独立董事人数应多于公司最大股东委派的董事人数,且占董事会的比例不得低于三分之一”。

  记者查阅了兴业全球基金最新一期更新的基金招募说明书显示,公司董事会共计9人组成,其中三名为独立董事。

  但兴业全球基金公司董事会不符合上述《通知》规定的是,其来自大股东兴业证券(601377,股吧)委派的董事也为三名,独立董事人数并没有多于他们。

  来自兴业证券委派的董事分别是兴业全球基金公司董事长兰荣,其现任兴业证券董事长;董事郑苏芬,现任兴业证券副总裁兼首席合规官;董事郑城美,现任兴业证券财务总监(财务负责人)、兼计划财务部总经理。

  这种明显存在的公司治理问题,使得独立董事在兴业全球基金公司董事会的话语权明显被减弱。

  资料显示,兴业全球基金的三位独董分别是陈百助、吴雅伦和张志超。其中,陈百助现任美国南加大马歇尔商学院教授;张志超现在英国杜伦大学商学院,任国际金融学讲师。

  吴雅伦资历不浅,历任黑龙江兵团一师四团副班长、团宣传队副队长、政治处宣传干事,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秘书科副科长,上海申银证券公司法定代表人,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部经理、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交易所非会员理事兼会员管理委员会主任和复核委员会主任等职,还曾任上海证券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董事,主导了上海证券交易所信息网络有限公司和中证指数有限责任公司的筹建和初期运行等。

  但是,2008年10月,吴雅伦因年龄原因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理事位上退休。

  按照《通知》的规定,基金公司独董必须“具有5年以上金融、法律或财务工作的经验”,显然,从上述三位独董的履历中,除去已经退休的吴雅伦以外,另外两位学者是不具备此类工作经验的,他们更多的是理论上的金融研究经验。

  更重要的是,对于兴业全球基金公司近两年来频繁踩中“地雷股”一事,上述“代表基金持有人利益”的三位独董自始至终都未见发表过意见。

  即使在此次熔盛重工“爽约”事件中,上述三位独董也没有就兴业全球基金投资全柴动力是否正确做出任何解释或意见,在上述两只基金受到损失时候,原本应该维护基金持有人利益的三位独董缺失了监管的意义。

  实际上,这并非兴业全球基金公司的独董们“失语”,在近年来诸多上市公司“黑天鹅”事件中,身陷其中的基金公司独董们都“患上”了“集体失语症”,无论基金因此遭受的损失有多大,这些独董们永远保持沉默。

  2011年以来,共计引爆了8只地雷股,分别是重庆啤酒(600132,股吧)(600132.SH)、大元股份(600146,股吧)(600146.SH)、中恒集团(600252,股吧)(600252.SH)、科力远(600478,股吧)(600478.SH)、哈药股份(600664,股吧)(600664.SH)、华兰生物(002007,股吧)(002007.SZ)、紫鑫药业(002118.SZ)和双汇发展(000895.SZ),涉及大成基金、易方达基金、广发基金、兴业基金和中邮基金等。

  其中,大成基金屡次涉及“黑天鹅”事件,包括重庆啤酒和华兰生物。

  在去年震惊整个资本市场的重庆啤酒事件中,大成基金的投资失败显而易见,但是市场从未从该公司的四位独董刘大为、宣伟华、叶永刚和王江口中听到过对此的质疑或者解释。

  大成基金的公告显示,宣伟华曾代理过中国证券市场第一例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民事索赔共同诉讼案件,并获得过“上海市优秀女律师”称号。但是,对于重庆啤酒导致的大成基金亏损,宣伟华似乎并没有发挥特长,协助大成基金起诉重庆啤酒。

  华兰生物去年7月爆出采血站被停采的事件,导致其股价在7月25日和7月26日连续两个跌停,而持有其股票的大成蓝筹稳健(090003,基金吧)基金也受到损失。

  广发基金去年连续踩中大元股份和中恒集团两只“地雷股”, 其中,中恒集团与山东步长医药销售有限公司的巨额销售协议以解除告终,导致其股票复牌后跌停;大元股份因“黄金梦”破碎,导致该股去年12月连续4个跌停,并且在四跌停后继续下挫近10%,短短8个交易日跌去42.95%。

  身陷其中的广发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分别是广发聚丰(270005,基金吧)基金和广发大盘成长(270007,基金吧)基金,该基金公司的独立董事分别是复旦大学教授董茂云、辽宁大学发展规划处处长姚海鑫和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罗海平。

  踩中“地雷股”科力远的基金是易方达价值成长(110010,基金吧),自去年12月1日,科力远复牌宣布与稀土概念“告吹”,公司股价连续5日一字跌停,而易方达价值成长以350万股位列第一流通股股东。

  易方达基金公司的资料显示,其三位独董皆是学者,其中,谢石松现任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国际法研究所所长;王化成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何小锋现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但是,遗憾的是,在上述“地雷股”频现的时候,这些独董均没有表示异议或发表独立意见。

  作为国内第一份《中国基金持有人调查报告》的设计顾问和执笔者杜书明认为,目前对基金公司独董履行职责缺乏必要的监管、缺乏必要的问责与惩罚机制。尽管监管部门在有关文件中对独董的职责进行了规定,但缺乏对独董履行职责情况的检查和监管措施。“可以考虑在基金层面上引入独董制度,要求每个基金根据规模匹配至少3名独董。为节约成本,可以允许每名独董在3-5只基金中担任独董。”

  可以看出,尽管214位基金公司独董或理论知识丰富、或实际经验不菲,但是在基金监管过程中却上演了和上市公司独董一样的“花瓶”命运。

  中国证监会在11年前为基金行业强制引入独立董事制度,真正的意义在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防止可能的利益冲突和基金公司内部人控制,不断加强和完善基金治理结构”,但是在“老鼠仓”、“地雷股”频发的背景下,目前我国基金公司独董制度在相当程度上显然是无效的。

(责任编辑:陈昊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