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独董身兼多职 利益关联嫌疑难解

2012-08-24 03:56: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基金公司独董太忙。

  基金独立董事应对基金持有人负责,而不是对基金管理公司负责,但是如果独董身兼数职,显然很难起到真正的监管作用。

  除了太忙而不清楚是否能够实际履行职责外,更值得关注的是,65家基金公司的独董中,有部分还同时兼任基金公司和上市公司的独董,而且基金公司购买相关上市公司股票,这难以避免有瓜田李下的嫌疑。

  独董很忙

  按照中国证监会2001年1月16日颁布的《关于完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人员制度的通知》(下称《通知》)规定,“不在基金公司担任具体管理职责的董事,因履行职责到达公司现场的时间每年应当不少于10个工作日”。

  深圳一家基金公司的董事告诉记者,基金公司独董主要以参加董事会为主,平时并不在公司露面,“大基金公司一年的董事会有十几次,小基金公司的董事会有七八次,书面会议的次数有时超过现场会议,我自己一年也很少见到我们的独董几次”。

  对于身兼上市公司独董的基金公司独董来说,除去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外,每年还要飞赴各地参加各种董事会,能否起到监管作用尚是疑问。

  宝盈基金三位独董中有两位身兼上市公司独董,其中北京国家会计学院副教授贺颖奇兼任星网锐捷(002396,股吧)(002396.SZ)独董;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屈文洲更是繁忙,其还兼任厦门空港(600897,股吧)(600897.SH)、莱宝高科(002106,股吧)(002106.SZ)和山航B(200152.SZ)的独立董事。

  对于屈文洲来说,其每年要在厦门、深圳和山东参加上述公司的董事会,可谓“辛苦”,能否在宝盈基金现场工作达到10个工作日,只有宝盈基金才能知晓。

  同样,国投瑞银基金(博客,微博)公司独董龙涛还兼任北辰实业(601588,股吧)(601588.SH)和庆铃汽车(01122.HK)独立董事。

  知名经济学家吴晓球不仅担任金鹰基金公司独董,同时也身兼北京银行(601169,股吧)(601169.SH)、新钢股份(600782,股吧)(600782.SH)的独董;刘纪鹏不仅出任浙商基金独董,其还兼任泛海建设(000046,股吧)(000046.SZ)、S*ST北亚(600705.SH)的独董;易方达基金独董王化成,还身兼银座股份(600858,股吧)(600858.SH)独董……

  中国银河证券公司基金研究中

  心主任杜书明认为,很多独董兼职过多,难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履行职责。绝大多数独董只是每年到公司开开例会,很少能够有超过一周以上的时间呆在公司深入了解基金的运作情况。

  假设按每家上市公司一年10次董事会粗略计算,身兼2家上市公司独董的人士,一年就需要跑20次,如果再兼任基金公司独董,那么还要增加一年10次董事会,相当于平均每月参加2.5次董事会,几乎不到半个月这些独董们就要飞赴全国各地参加一次董事会,尽职监管从何谈起?

  利益关联嫌疑

  诸多独董同时在上市公司和基金公司任职,其中的利益关联嫌疑如果避免无疑是一大问题。

  华夏基金公司独董朱武祥现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系副主任,同时还兼任燕京啤酒(000729,股吧)(000729.SZ)、歌尔声学(002241,股吧)(002241.SZ)独立董事,紫光股份(000938,股吧)(000938.SZ)监事会主席。

  业内人士直言,朱武祥之所以屡被上市公司和基金公司看中,是因为他“懂行”,其研究方向是战略公司财务与行为公司财务,包括公司资本运作与价值管理,融资决策与资本结构,兼并收购、投资估价模型及其应用等。

  但是,记者发现,华夏行业基金在今年二季度持有209.9709万股歌尔声学,占其基金资产净值的1.2%,位列第五大重仓股

  按照中国证监会2001年1月16日颁布的《关于完善基金管理公司董事人员制度的通知》(下称《通知》)规定,基金公司独董“不得在与基金管理公司存在业务联系或利益关系的机构任职。”

  显然,华夏行业(160314,基金吧)精选基金持有歌尔声学的股票,是属于有利益关系的,朱武祥一边出任华夏基金公司独董,一边又是歌尔声学独董,明显违反了《通知》的规定。

  “现在对于基金公司独董的监管力度明显不够,也没有惩罚措施。”一位基金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华夏基金持有歌尔声学一事,的确值得商榷,“缘何没有监管层来询问此事,的确很奇怪”。

  或许正是因为基金公司独董的履职信息不透明,深圳证监局局长张云东才会在2011年深圳辖区基金公司监管工作会议上直言要“建立基金公司独董履职披露制度”,要求各家基金公司“在基金年报中向持有人披露独立董事年度履职的总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独立董事的履职地点、时点、累计时间、履职方式等内容,披露独立董事对重大利益冲突事项的具体表决意见,并披露独立董事对基金管理人是否存在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行为的声明。”

  在完善基金公司信息披露的过程中,独董的监督自然责无旁贷,但是谁来监管这些独董已然成为一个难题。

(责任编辑:陈昊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