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新基金法直击沉疴痼疾 严令禁止利益输送行为

2012-07-14 01:38:00 每日经济新闻  李新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李新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李新江

  放松管制,加强监管管理层对于基金行业的整体改革思路,在此次《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修订草案)》(以下简称修订草案)中得到了体现。

  不可否认,当今市场环境的不佳,是基金公司发展遇到瓶颈、投资者资产难以保值增值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过,中国经济长期向好发展,资本市场在涨涨跌跌中,最终将迎来长期的增长。

  因此,我们更应该关注基金行业自身的问题。包括基金公司长期以来自身的制度性问题;基金公司投资渠道狭窄的问题;以及最重要的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的问题。

  我们相信,市场因素是外生的,而基金行业的问题是内生的。市场因素的影响只是一时,内生因素的解决才是行业健康发展的最终保障。

  目前资本市场的调整,或许正是规范基金行业,基金公司自身修炼内功的好时机。这样,当机会来临时,基金行业才会跟上时代发展,让投资者享受到经济发展的实惠。

  /加强监管/

  三大重拳直击 试图解决行业“沉疴痼疾”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李新江

  基金行业规模徘徊不前的局面固然有资本市场下跌,基金缺乏赚钱效应的因素,但更要看到基金业自身存在诸多“沉疴痼疾”。基金法修订草案中,试图从制度层面对基金业的顽疾进行改革。

  严令禁止利益输送行为

  自2008年原上投摩根成长先锋(378010,基金吧)基金经理唐建因老鼠仓事件被媒体曝光,成为第一个因老鼠仓而被处罚、终身禁入市场的基金经理后,先后又有韩刚、涂强等多人被证监会查处。

  从法律层面杜绝“老鼠仓”和利益输送,是此次修订草案的重点。

  修订草案中增加了基金管理人和从业人员不得“侵占、挪用基金财产;泄露因职务便利获取的未公开信息,或者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交易活动,或者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玩忽职守,不按照规定履行职责”等违法行为的界定。

  备受关注的基金公司工作人员是否可以炒股问题,也在新的修订草案进行了重新规定:“基金管理人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其他从业人员,其本人、配偶、利害关系人买卖证券及衍生品种的,基金管理人应当建立申报、登记审查、处置等管理制度,避免与其管理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生利益冲突。”这意味着从法律层面,基金经理炒股已经没有障碍。

  北京某基金公司从业人员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放开基金公司从业人员炒股,对基金经理是一个“利好”。监管层也明白,参与股票投资是每个人的合理需求,宜疏不宜堵。只要有严格的申报、审查制度,大可不必担心“老鼠仓”问题。

  德胜基金研究中心江赛春受访时也表示,“老鼠仓”其实与基金法中是否允许从业人员炒股并无相关性,在规范了操作程序后,基金从业人员将规范炒股。

  不过更多业内人士认为,至于基金经理如何参与炒股,还需要更多细则,多借鉴国外经验,在实践中逐渐完善制度。

  给基金管理层上“紧箍咒”

  基金公司管理层在担负让基金公司股东方赚钱使命的同时,还负担着广大基民财富的保值增值的责任。基金管理层的这种“二元”定位,使得持有人和股东的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持有人往往成为弱势一方。

  管理层不够勤勉、未尽责、不作为,甚至违规违法的行为,也会给基金持有人利益带来巨大的损失。北京某基金公司人事指出,“由于基金公司的特殊性,除了股东方外,还需要向持有人"股东"负责。”

  基金法修订草案第二十七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未能勤勉尽责,致使基金管理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或者重大风险的,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可以责令公司予以更换。这也是在立法上明确监管部门可以更换基金公司管理层。

  实际上,在2010年证监会就曾“逼宫”宝盈基金,要求更换总经理。因此,在此次基金法修订草案中,证监会可谓获得了对基金高级管理层“动刀”的“尚方宝剑”。

  严禁股东方代持股份

  股东方和管理层的矛盾,以及股东方之间的矛盾,一直是基金公司管理层经常变动的背后原因之一。而股东方以代持股份的方式,规避管理层关于基金公司股权比例的限制,也使得基金公司管理层的稳定性大打折扣。

  根据基金法修订草案第二十五条,基金管理公司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不得虚假出资或者为他人代持股权、抽逃出资;不得越过股东会和董事会直接干预基金管理人的日常经营活动;不得要求基金管理人利用基金财产为自己或者他人牟取利益,损害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等。

  而监管层日前就 《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办法》及其配套规则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拟取消了内资基金公司主要股东持股比例不超过49%的规定,则为基金公司解决代持股份问题埋下伏笔。

  北京某基金研究人士日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基金代持股份问题解决,以及内资公司持股比例限制取消,基金公司股权结构不稳定因素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消解。近年来因为股东结构不稳定衍生出的基金公司管理层震荡,也有望随之逐渐减少。

  /放松管制/

  放开三个方面 促进基金行业繁荣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李新江

  基金行业在经历了2007年的超常增长后,进入长达五年的停滞期,而推助基金行业突围,成为目前基金从业人员最为关心的一个话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随着去年以来新基金公司审批开闸,新公司在团队建设、渠道拓展等方面都面临着与之前60家老基金公司起步期不曾遇到的多元化竞争格局,市场情况也发生了深刻变化,基金法修订草案也为基金公司放开手脚参与竞争作了“松绑”。

  基金类型发展多元化

  修订草案适当放宽了有关基金投资、运作的管制,并且增加了理事会型基金的组织形式,大大增加了基金公司业务范围的想象空间。

  根据修订草案第四十七条规定,基金运作方式可以采用封闭式、开放式或者其他方式。除了采用封闭式运作方式的基金和开放式运作方式的基金外,还可以采用“其他方式”。

  修订草案规定,采用其他运作方式的基金的基金份额发售、交易、申购、赎回的办法,由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另行规定。这为以后的基金运作形式开了一条口子。

  另外,修订草案第四十八条规定,公开募集基金可以采用契约型、理事会型的组织形式,非公开募集基金还可以采用无限责任型的组织形式。

  放开高管股权激励

  修订草案也放开了基金公司股权激励制度,因此管理层一直期盼的股权激励由此可能将放开手脚。

  近年来基金公司高管和基金经理频频的“奔私”,使得公募基金成为私募人才的“黄埔军校”,而对公募基金自身的人才梯队建设造成冲击,同时人才的频繁流动,也造成了基金业绩的不连续、不稳定,对持有人利益也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限制了基金公司的健康、长远发展。

  而基金公司管理层和专业人士一直期盼的股权激励计划,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无法成行。

  修订草案第二十三条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应当建立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明确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的职责权限,保障公司独立运作。基金管理公司可以实行专业人士持股计划,建立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基金管理公司股东、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履行职责或行使权利时,应当遵循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的原则。

  上海某基金公司高管建议,考虑到大股东的态度和人力资本价值的合理评估是推动基金公司股权激励的主要困难,可以选择从合资基金公司,尤其是外方股东有股权激励成功经验的开始试点。

  设子公司开展多重业务

  一直以来,基金公司的投资领域限于股票、债券等传统投资领域,而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投资者需要更加多样化、不同风险收益搭配的产品,这就需要基金公司介入更多的投资领域。

  修订草案第十四条规定,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基金管理公司可以设立子公司专门从事公开募集基金管理、非公开募集基金管理、基金销售、基金份额登记、投资顾问等业务。

  而在此之前,证监会也表示拟拓宽资产管理计划的投资范围,允许开展专项资产管理业务,提升基金管理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允许基金管理公司通过设立专业子公司开展专项资产管理业务,并允许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投资非上市公司股权、债权类资产、收益权类资产以及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资产,以提升基金管理公司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这意味着基金公司旗下产品可以进入PE等股权投资领域。

  《每日经济新闻》采访的业内人士普遍对专户投资范围的继续松绑表示欢迎。

  /保护权益/

  拿出四大举措 力保持有人利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李新江

  基金对面的是投资者,投资者也是基金公司的衣食父母,甚至是基金行业的根基。因此,新的修订草案中,对于投资者的保护继续加大。

  在修订草案中,通过设置风险准备金、防止非法募资、降低持有人行使权力的门槛,加大对基金违规的惩处力度等四个方面,对投资者利益进行了保障。

  设置风险准备金

  从雷曼兄弟倒闭、到地雷股的频频出现,甚至近来爆出的债券违约风波,都会对基金资产安全性带来伤害。同样,由于基金自身决策失误等原因造成的净值损失,由谁买单?新的修订草案对此进行了规定。

  修订草案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基金管理公司应当从基金管理费收入中计提风险准备金。基金管理公司因违法违规、违反基金合同等原因给基金财产或基金份额持有人合法权益造成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优先使用风险准备金予以赔偿。

  保护中小投资者

  和公开募集资金不同,非公开募集资金面向的并非普通的公众群体,而是一些对投资风险较为理解,有不同收益预期的人群或机构。因为,修订草案也增加了销售适用性发条,防止将这些非公开募集的产品推向普通大众

  修订草案规定,非公开募集基金,不得向合格投资者之外的单位和自然人募集资金,不得向不特定对象宣传推介,不得使用报刊、电台、电视台、互联网等公众传播媒体形式或者讲座、报告会、分析会等方式。

  降低持有人大会门槛

  和老《基金法》一样,新的修订草案在保护持有人利益,增加对持有人大会权利的方面不遗余力。

  修订草案第九十九条规定,若参加持有人大会的持有人的基金份额低于现行《基金法》规定的总份额的三分之一,召集人可以在原公告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召开时间的三个月以后、六个月以内,就原定审议事项重新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重新召集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应当有代表五分之一以上基金份额的持有人参加,方可召开。

  业内人士表示,持有人大会召开的门槛降低,可以进一步确保持有人行使自己的权利。

  加大违规处罚力度

  修订草案中明确基金管理人及其从业人员不得 “将基金管理人固有财产、从业人员自有财产或者他人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证券投资”、“不公平地对待其管理的不同基金财产”、和“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基金份额持有人以外的人牟取利益”。

  当基金公司违法,监管层可以“限制业务活动,责令暂停部分或全部业务;停止批准增设分支机构;限制分配红利,限制向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支付报酬、提供福利;限制转让财产或者在财产上设定其他权利;责令更换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限制其权利”等。

  而对于违法基金公司从业人员,监管层可以“通知出境管理机关依法阻止其出境”,“申请司法机关禁止其转移、转让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财产,或者在财产上设定其他权利”等。

(责任编辑:吴琼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