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届中国基金国际论坛赵学军演讲实录

2010年12月02日15:43  来源:和讯基金 
 字号:

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赵学军
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赵学军
(图片来源:和讯基金 摄影:邢智)

  和讯基金消息 12月2日,第九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在深圳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投资基金的多元化发展与规范”。嘉实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赵学军做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赵学军: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谢组委会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对竞争战略与商业模式上的一点点的思考。

  其实这个题蛮难做的,所以我想了半天,我想把这个问题尽量用简单的方式来表达。  

  什么是竞争战略和商业模式?我曾经和马云交流过,尽管这不是他讲的,尽管在阿里巴巴、在淘宝和支付宝上对战略和商业模式的阐述有各种各样,但是在我看来,像马云这样的企业,他的竞争战略和商业模式,让我看其实就是三句话:

  第一句话叫发现新大陆;当看到很大的趋势,人们开始在互联网上来做商业、开始购物,今天更多的人走向一个新的领域的话,我想对于它是发现这样一个新大陆。  

  第二句话,连接新世界战略的方式,也就是商业模式。不是他的说法,是我给他概括的一个说法,就是实施征税权。什么是征税?你在我这里交易要收费;购物,要收费;摆摊设点,要收费。实施征税权,以及发售权,这就是支付宝所做的,在新世界里去建立征税权和发售权。  

  这完全不是马云的概括,我想把这个问题抽象化、简单化,我想竞争战略与商业模式它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当我们确定一个竞争战略,我想很重要的就是像马云先生这样去发现新大陆,最主要的趋势。我们基金业当今最重要的一些趋势,我在这里试图把它罗列出来,它可能不完整,但是在我作为一个在行业当中从业十几年的有一定认知任职的人,我认为这几个方向是非常重要的趋势。  

  比方说,财富积累效应。正如今天在前面我们听到高盛的Oliver Bolitho先生讲到的,在美国当一个家庭的收入超过25000美金的时候,也就是大概人民币家庭收入在20万的时候,这个家庭大概会有10%的资产来理财;当这个家庭他的收入超过10万美金的时候,他大概会有50%—70%的资产来进行理财。我想中国对应的数,实际上就是20万人民币和70万人民币,你可以看到人们的认知和财富的增加,他对理财的需求是同时增长的。这样一个趋势是今天以及未来中国资产管理业最重要的的趋势。  

  我们看到在2009年的一份研究报告当中讲,中国的1000万资产以上的人员大概有32万人。这样一个资产规模,大概是15万亿人民币。它较上一年大概增长了40%多,它在亚太地区大概占22%的市场份额。  

  那么香港,香港这个人数,我所讲的,仅仅是4000亿美元这样一个数字,但是它的增长的速度超过100%。我们可以看到大陆的移民,大陆的人员更多的把资产投资在香港这样一个避风港。当然日本还是亚太地区最重要的一个市场,仍然占1000万资产以上人员的40%的市场份额,它是3.9万亿美元。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中国基金业发展的机会。  

  第二,养老体系;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中国的养老体系正在面对巨大的压力,我们的逐渐老龄化的社会,在我们的第一支柱当中,第一支柱我们叫它什么呢?叫统筹比做是个人帐户,就是我们所谓的“四险一金”。大家知道这“四险一金”是在地方政府的管理当中,不仅仅是在省级,我们30个省以下我们还有2900个县,很多的“四险一金”支柱在那里去管理,放在银行,这是无法满足中国未来养老需求的。

  我们的第二支柱,我们的养老体系、企业年金,只有富有的国有企业建立了养老金,非常少数的企业建立了养老金,社会覆盖率是非常低的。我们面对的变革,那么就是让从一种自愿型的企业年金转变成强制性的企业年金。我们面对的这样一个转折,从雇主来选择企业年金的产品,就像今天一样,到由雇员来选择合格的大规模的产品的选择,让个人对自己的养老负责。  

  在这样一个变革的趋势当中,必将给中国的资产管理业带来重大的发展机遇。同样,由于市场的创新,当今天我们看到中国的股票市场从过去的几只、几十只、几百只到今天的2千个企业成为上市企业,以及更多的包括可转债,包括股指期货的创造,必然给资产管理机构带来产品创新的可能,产品的创新的可能,必将更能够满足投资人的需求,因而创造更大的一个资产管理业的成长。  

  在渠道当中,我们也看到,在垄断渠道的格局下,今天有一位嘉宾讲的,当你有60个资产管理公司只有6个渠道的时候,自然利益是向那边去的了。但是,这样的格局会随着时间发生变化,从垄断变多元。从非专业到专业,而专业的提升,对于服务质量的提升也必将推动这个行业,监管的变革。今天我们会议的主题是多元化发展,当我们去看到如果基金公司今天只是单细胞的主体的时候,我们很难想象单细胞能够发展出高等动物、高等植物,要允许它的组织形式的多样化和多元化。我想随着,像姚刚主席讲的“加强监管、放松管制”,如果这样的监管理念能够得到实施,那么我想中国资产管理业的前景将更加广阔。

  同样,我们未来所面对的在资产管理业当中不仅仅是基金公司,我们看到的是银行、保险公司,看到的是投资银行,看到的是证券公司,看到的是信托公司以及私募,大家都在一个共同的资产管理的市场当中的竞争。所以,当你要确定战略的时候,我想搭上主要的趋势是战略出发的前提。  

  第二个方面,认清趋势。

  在资产管理业当中,我想它一定有有它特殊的东西,那么究竟在建立战略当中,什么是最关键的和最简单的?以我的认知,我想在三个方面是非常重要的:

  1.业绩;所有的做资产管理业,特别是我们的基金公司所进行的关键的竞争战略的核心,那就是业绩,业绩是品牌当中最重要的构成。  

  2.产品创新、产品的质量;我在公司里有一句话,没有大的产品就不可能成为大的公司,只有大的产品,好的产品,才能成就大的公司。所以,我认为产品是连接战略和目标之间,战略和客户之间最重要的变量。同样,我想在实施战略当中,销售、销售渠道的广泛抵达,以及销售服务的深度,同样是在战略当中作为资产管理业重要的竞争方面。  

  有了关键的点,有了方向,通常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去竞争?当然大家都想以规模来竞争。规模竞争有很多的优势,品牌综合能力,以及成本的成本降低,但是我们反过来问这个问题,有什么理由能够支持我们不进行规模竞争。  

  我这里简单说一个例子,在这个更放松的市场,比如说巴西,巴西有230家资产管理公司,在这230家公司有7000多个产品,是一个高度竞争的市场,那么它的产业集中度,前5家占市场份额50%,前10家占市场份额超过90%,所以它一个高度集中的,在充分竞争的市场是一个高度集中的一个产业。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是去规模的方式去竞争的话,我想有一个结论,今天在中国还不能够有效,但随着趋势,我想会越来越有效,那就是中等规模的竞争模式是一个失败的模型。尽管今天在中国还没有那么充分的体现出来。

  以细分市场竞争,可以是专注于机构,像威灵顿、富达锥体这样专注的公司;也可以是主动对被动,这都是非常成功的细分市场,这些细分可以分股东和被动,也可以在客户中分机构和零售。在细分市场竞争可能会是商业模式竞争策略的选择之一,建立多策略分立的竞争。  

  我在这里想讲的,其实如果我们的组织形式可以更灵活,我们是否可以在一个集团下把各个策略,比如说被动的策略分拆出来,就像富达锥体。同样在另类领域,也可以选择用非传统的方式,当嘉实开始进入国际竞争的时候,我在想那里已经竞争非常充分,很拥挤了,你用什么样的方式进入这样一个市场。所以我想在这样的战略选择上,其实也可以想一些其它的方式。我看到叶总他们在香港发对冲基金,我觉得也许是一个好的选择。

  当我们去想我们的战略的时候,我想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看趋势、看竞争,我们更要看到盒子以外的事情,我们不仅仅是生存在基金这样一个市场,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基金业在今天依然还非常的弱小,如果和银行资产来讲,我昨天到银监会网站上看了一下,银监会到11月末它管理的资产已经近90万亿,去年是70万亿,大概涨了22%。我们保监会管理的管理的资产也已经很大,已经管理3万亿。我们的信托从6月末仅仅是6千亿,到今天已经上到2.6万亿。  

  当我们去看这些数字的时候,我们应当认知我们的竞争,还有如果你再看一看银行发的理财产品,是银行自行发行的产品,那你可以看到,其实我们的竞争不仅仅在盒子里,我们的竞争还来自于整个产业链上,包括我们的上游基金的销售,包括银行。在这样一个竞争格局下,我们的竞争来自于银行不断的去提升尾随佣金,以及其它的上架费用等等。其实竞争不仅仅来自于我们基金公司之间,它来自一个更广泛的视野和空间。  

  其实和战略相关的,战略是不是公司最至高无上的?我的回答,不是。其实战略是由企业的价值观所选择的。价值观决定战略,就像我在去年嘉实的年度战略会上我讲了一个观点,就是要跳出战略看战略。所有的战略都是给你更艰难的目标,更严格的考核,但是我们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比方说,我们要发展海外业务,尽管它非常痛苦,非常艰难,甚至亏钱。但是我说对于中国企业,我们有二千年的官文化,去做官已经是过去的游戏;我们的商业文化也不过只三百年;1795年英国人说要跟我们通商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说我们是泱泱大国,为什么要跟你通商。但是仅仅五十年之后,就是被坚船利炮所攻破了。所以,我想今天我们能否走出去,能否在国外发展我们的业务和赚到国外的钱。我说它不见得是一个商业的抉择,它很可能是一个价值观的抉择。

  所以,价值观选择战略,同样,你的认知选择战略。在基金行业这样一个高度竞争的行业,高度专业化的一个行业,以人才为中心的行业,我们任何时候不能够忽略人在战略当中所扮演的最重要的角色。  

  我举个例子。比方说传统的经验能否可以移植,或者说是否都行?假如说资产配置方法,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好的获取投资收益的方法。但是在经过,你有没有想过,在这样一个所有的策略维持优化,都是错误的。用这样的方法所经历了战略模式都会是失败的,所以,认知同样引领战略。

  最后一个问题我想说,在战略的选择当中我常常会去想,作为基金也我们在整个的社会当中,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基金行业在社会当中的价值是什么?我想基金行业应当成为中国养老体制的重要制度安排。人们不可能靠把钱存在银行里实现好的替代系数。同样,把钱放在保险里,因为它的确定回报率只有2%、3%,当然现在有一些竞争了,2.5%,能否实现中国的养老?只有在透明的制度,把所有收益主体要归投资人的这样一个安排,像基金这样,才能够为中国的养老,解决未来养老问题。我想我们有很明确的社会职责。

  除了竞争,我想比竞争更重要的是合作,特别在今天的基金业。今天的基金业处在逆风而行的状态,我们可以天天在媒体上看到某某CEO离职去私募,甚至我们可以看到基金行业如果去掉管理费以后就没有赚钱。大家可以想一想,有些话是对的,有些话不一定是对的,在2004年末的时候,那个时候基金行业是7000多亿,但2007年末我们达到是3.2万亿。大家知道所有资产都在这个时候云集来的,是在4000点以上的位置,投资人在这个时候买基金。如果说这个时候整个的基金业汇报能够去掉管理费打平,我不觉得基金业没有价值,因为所有人都买在顶上,今天有这么多的基金,它的净值已经超过6000点的净值。  

  然而我们所面对的环境,是每天我们都会看到,当然我们有制度的问题,我们制度本身的缺陷,我今天所讲的所有战略都是有缺陷的,是因为我们在制度上是有缺陷的,中国基金业在今天还很小,从产业链格局上依然没有很大的谈判能力,我们不利的竞争环境。

  比方说,我们的香港业务建立以后,我们的QDII依然得留两个人在国内去管,不能够实现整合。我们在海外所有的共同基金经理都可以去感帐户,我们在国内是不可以。但是你应当看到对基金也好、对帐户也好都是一个组合,它的核心是不要有利益输送。  

  就像今天我们会阻止所有基金经理买股票一样,当我们看到这样的政策环境,以及我们所竞争的狭窄领域,我想合作要比竞争更重要。  

  我们可以来共同的推动养老市场。最近我见国税总局的领导,我跟他讲,我说你们税务增长这么快,比GDP增长快多了,我说你现在就不能不先收这个税,等养老金,他开始退休的时候,等他领的时候,再去延迟纳税。你可以养一个税源,有什么不好呢?所以,我想我们有好多的地方来推动法规的改变,推动养老市场。包括中资企业在走向海外过程中,我们今天没有品牌、没有地位,我们联合的对这个市场规范的行动,有远见的行动,加上中国高速的经济成长,应当会给中国资产管理创造更大的空间。同样,如果我们去推动第三方理财市场,建立更专业的理财服务的团队,我今天看到高盛PPT当中有一页,我觉得非常好。有专业顾问的那些家庭,他们对未来的信心和投资比例是大幅提高的。同样,我们去创造新市场,无论是在PE,在房地产,今年我们可以看到新房销售到年末会超过4万亿,也就是说基金行业进了3千亿,有4万亿是刚性需求,但是相当一部分是投资需求。所以,新领域、新工具,同样是我们创造更大的蛋糕的一些领域。

  最后,也是我们最无可奈何的,如何推动政策环境的改善?谢谢大家!

  相关链接:嘉实基金赵学军:比竞争更重要的是合作

  会议专题:第九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李志军

信诚基金市场部基金专家

王群航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

吴国平

私募少帅操盘手、知名基金

唐颖军

上海薄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

启明

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