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 Legzdins:多元化销售渠道对行业发展很重要

2010年12月02日12:23  来源:和讯基金 
 字号: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金融集团BMO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 Edgor Legzdins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金融集团BMO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 Edgor Legzdins
(图片来源:和讯基金 摄影:邢智)

  和讯基金消息 12月2日,第九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在深圳举行,今年的主题为——投资基金的多元化发展与规范。 加拿大蒙特利尔银行金融集团BMO投资公司首席执行官Edgor Legzdins发表题为“全球投资基金业的监管改革”的演讲。以下是演讲实录。  

  Edgor Legzdins:谢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来给大家做介绍,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对于投资基金行业在规管方面的改革,同时,我也希望能够给大家提供借鉴的意义,促使大家不管是规管者还是行业者都能够不断的前进。

  在座的是有来自基金行业的不同的从业人员,我曾经也是一个从业人员,我们对于全球的市场进行投资,同时我们也是投资于富国,这是中国一个非常出色的资产投资管理公司。在于我来看,强有力的规管对整个行业都是有利的。我现在给大家分享一下全球规管行业的趋势,以及它对于我们行业的影响,对于从业人员的影响。  

  我们也感受到了最近金融危机的影响,但是尽管说有这样一个危机,我们全球的基金行业还是在不断的发展,这张幻灯片大家其实已经看到过很多次了,所以我不再给大家赘述了。尽管说我们的经济有所复苏,但是我们的信用危机还是在最近显示出了迹象。我们发现有三大问题是吸引了规管方的注意:

  第一,投资者没有得到足够的教育能够去理解他们的这样一个投资工具,尤其是这种投资工具是变的越来越复杂;

  第二,关于报酬的结构,也就是说在金融业,也包括在基金业,他们的薪酬结构,有的时候这种结构和投资者的利益并不一致。那么,有的时候他们对于投资者的建议,可能是并不客观、并不中立的,而有的时候资金管理者他们为了个人的短期利益,把这个放在最前面;

  第三,我们在监管和规管方面,对于私募基金的监管和规管并不到位。那么,这个问题变的日益的突出,尤其是因为我们的产品现在变的越来越复杂。那么,这就需要我们对于现有的运营模式,以及这个行业的规管进行重新的评估。我们在未来的两年会看到我们的规管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可能会影响到我们整个行业的运作。那么,我们是期待着看到这些变化的发展,我们要能够及早的有战略性的采取行动,这样的话就能够使我们占尽先机。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全球的情况。

  全球的监管者,他们也是在进行重大的改革,目的就是为了解决我们前面提到的问题。我们的改革首要的目标就是保护投资者,以及我们整个基金行业的健康发展。

  在美国,美国事实上是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国家,美国在实施一系列的改革。大家知道我们通过了一个法案,消费者是得到了保护。那些私募基金的顾问必须要在监管机构登记,货币市场基金也是要对投资有更高的要求,这是新的消费者保护的一个主要规定,它要求投资者能够获得容易懂的那些准确的信息,了解他们的投资产品,帮助他们正确的决定,而且不会付额外的成本。它的目的就是要在销售点就要进行,而并不是在售后的说明书当中提及,在欧洲以及亚太地区也是很快就有这样的规定。

  在欧洲,欧洲委员会有了一个委员会来负责欧洲的投资基金的管理,它会要求有新的标准的基金发行的文件,又必须要有核心的投资者的信息。而且它也详细的规定,并且设立了这个业务开展的标准,所有的基金经理人必须遵守。同时,对舆论也是加强了监管。  

  在英国,销售方面的评估是要能够增加消费者的信任度,它是要简化投资模式,并且改革产品的设计者,以及最终的销售经理之间的利益分配,以便减缓对销售的偏好。

  我一会儿在我的发言当中也会多讲一下这方面的内容。在澳大利亚有一个对客户的信托责任这一些投资顾问,他的信托责任方面正在进行评估。新加坡它也是有新的披露的规则,主要是有合适性以及风险的披露。然后在香港,也是有一些更加严格的投资者分析,以及产品核心说声明的要求,要总结主要的特点,以及风险。而且它也是要减缓前置的基金缴费,付给顾问。  

  所有这些问题可以说都是对我们全球基金行业健康非常重要的。我首先从投资者教育来讲,因为我们知道在长期投资者积累了财富,要有一个安全问题的不断增长的基金行业是非常重要的,我给大家看一下最近一次对加拿大家庭的研究。在左图大家可以看到,所有的家庭客投资的资产占总收入的比例,然后我们再看一下它的投资和户主的年龄之间的关系。淡蓝色是没有得到投资顾问家庭,大家可以看到他们是财富越多就越要寻找投资顾问,不管它的收入是多少,以及户主的年龄是多少。在右图中可以看到,想得到投资顾问的家庭更放心,以及对未来的前景更有信心。

  我们要确保有相应程度的投资者的教育,所有业界参与者都必须重视这个工作。从监管者、产品生产者、销售、顾问这边都是如此,我们要有一个合适费用的比例。

  我们在现在的产品当中要提供合适的顾问。在顾问费当中,他的费用还在总的产品费用当中,但是他可能造成某种偏见,有一种所谓的顾问收费,那我们要有一种另类的模式,就是说让投资者能够清楚的了解它们里面有多少是顾问的费用,这个费用是多少,让投资者了解这个费用的构成以及程度,我们必须要有整个行业统一模式,有一些管辖区已经是降低,或者是消除了基金管理公司向顾问所付的费用。  

  之前就提到了印度最近的一些经历,印度就决定,要消除前置的费用。要避免投资顾问会不考虑投资者的利益,总是让他们来进行购买,我们也是了解到,英国在实施顾问费用方面有一些实际的困难。我们也知道2013年1月英国要搞这样的模式,基本上我们要付给顾问的费用,这是很简单,但是在实际操作上是很难,因为消费者他可能是经验很少,他很难与专业投资人士就这个费用达成一致。  

  英国的调查显示出,大部分消费者他不愿意为金融建议付费。我们调查到,不到三分之一的人愿意为金融服务的顾问来支付费用,大概50%的人愿意付50英镑左右或者更少。这个时候让我们在费用结构方面带来了一个难点,恐怕会有一些我们想不道德后果,所以需要我们监管当局协同合作和业界人士合作,来建立合适的费用结构,来确保我们非常有价值的服务可以提供给消费者。  关于报酬的问题也是一个主要的问题。

  我们的金融危机就显示出我们必须要把资金经理人的诱因和客户的利益结合起来,而不是为了自己的报酬最大化,基本上我们要有一个更加强有力的、更加明确的联系,要把报酬和客户长期利益联系在一起,通过一系列的递延,或者是其他的机制。英国他们是有一个行为准则来规定投资顾问的报酬。一个是有固定薪水和浮动薪水之间的结合,另外是有递延40%的报酬,递延三年支付,也就意味这如果是超过50万英镑的话,60%都要进行递延。那么50%可变的基金报酬,它必须要以股份的形式体现,而且要有留任的规定体现起来。而且在员工行为不当,或者说财务业绩大幅下降,或者说风险管理重大失误等方面都会影响到递延支付,以及可变报酬的支付。  

  一些另类的基金,对冲基金以及私募基金,它都是要在美国的ICAC注册,其他的监管机构,它也是对于销售有更严格的要求,包括披露,还有有相应的控制措施。比如说公司必须要向客户披露所有可能的利益冲突。关于交易方面,关于报告和业绩汇报,都是有这个原则。而且必须要任命首席合规官,并且要执行非常健全、合规的计划。此外,公司也必须要了解他们在管理下的资产有多少,什么类别的,他们的杠杆率是多少,对手风险有多大,然后他们的估值政策和实践,还有相关的一些协议。那么行业界的从业者也欢迎这些规定。

  我们要看到在私人的投资,以及对冲基金部门,他们有真正的改变。这就是要求我们有相应的严格的实施和相应的调查。  

  货币基金,现在也是受到了越严格的审查,大家也都听到了。这些基金以前一般都是比较稳定的,但是在市场剧烈波动的时候,很多基金的单位价值已经低于票面价值。事实上按照穆迪的一个报告,美国有31个基金,欧洲有26个基金都必须得到母公司的支持才能够获得基金,而且在基金经理,有20个从2007年8月到2009年这个过程当中,把120亿基金转入了自己的运作当中,这就显示出在最近的危机当中对这一部分的基金监管不够,那么这种动荡就表示出我们要更好的评估货币基金内部的危险,要有更高的透明度来确保我们的产品在不同的市场情境当中都正常运转。包括对流动性到期,以及货币组合质量等方面的要求。  

  我们知道,我们不同的投资监管,应该是整体看待,只有这样才能够有益于投资者对同样类似的产品,如果是有不同的监管标准和要求的话,那可能就不一定有利于投资者的利益,而且是影响基金业的发展。

  比如说印度,它对共同基金是进行了前置付费的管理,但是却没有相配套的措施,就带来了一些后果。因此,我们就要进行协调。

  我给大家举一下我们加拿大的联合金融市场管理机构的一个做法,我们就是把投资基金的私人投资、养老金,以及投资产品都是组合在一起,来协调对他们的监管。那目标就是要改善整个金融服务的监管,来协调各个不同产品之间的做法。

  美国,以及英国也设立了单独的一个消费者保护机构,对投资者权益进行保护,这对我们未来基金业发展非常有益。

  我们看到世界的变化,中国有一个独特的机会可以加强基金管理业参与到监管的人士。我想跟你们提几个领域:

  第一,中国基金发展历史比较短,所以在消费者教育、功能改善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让投资者买到他们需要的东西。

  第二,我们要有好的商业模式以及收费结构,来确保投资者可以接受到很好的金融顾问意见。

  另外,基金的管理者,他必须要能够有合适的收费才能够有钱付给银行,以及金融顾问。因为我们知道通过英国的经验已经表明,客户不太愿意单独付费给金融顾问。

  此外,中国还是需要有充分、大量的专业投资人士。我们知道中国是争夺人才非常激烈:有非常高的流失率,这可能会影响投资者价值的。

  第三,中国私募投资企业,从2006年以来发展非常迅速,现在已经达到了1000亿,已经有1100个私募基金,可以说这个数字已经超过公募基金。现在这些私募基金,它的绩效报告是不一致的,没有任何的业界统一的披露,以及销售的规定。

  我们需要有一个行业的标准,另外中国是一个年轻的,但是快速发展的基金行业,那么我们是需要进行创新。那么这个创新本身是一个目标,但是我们也是需要行业来去提升它的风险管理,以及整个运营架构,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够给投资者带来价值。

  作为一个从业者,我对中国规管迅速地发展觉得印象深刻,我觉得你们是在朝正确的方向前行。比如说证监会最近是推出了规则,要有独立的经销商,这样对于基金来说是有一些额外的费用,同时也给投资者提供了其他的一些顾问的服务。

  我们会期待着所有利益相关者在未来会做出更大的进步。好,谢谢各位!

  会议专题:第九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国际论坛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李志军

信诚基金市场部基金专家

王群航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

吴国平

私募少帅操盘手、知名基金

唐颖军

上海薄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

启明

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