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演讲实录

2010年04月13日21:15  来源:和讯网 
 字号:

  和讯基金消息 2010年4月9日(周五),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年会(2010)在北京金融街(000402,股吧)威斯汀大酒店聚宝厅召开。以下为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先生在会上的演讲实录。

中国国际金融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演讲实录

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 哈继铭

  哈继铭:各位领导,各位朋友,首先很高兴来到这儿和大家进行探讨。讲话的时间很有限,我想从几个方面说一下,一个是中国宏观经济和通货膨胀的形式判断,二就是中国经济的动力何在,和往年相比发生了什么变化。第三个,如果有时间,我可以谈谈对房地产的看法。然后就是现在大家特别关注的人民币汇率,最后我想如果有时间,把中长期的风险也简单的提一下。至于经济增长,今年全球经济是出现明显复苏,经济增长达到3.1%,去年是下降的。其中新兴市场的发展速度会更快,明显快于发达国家,这里尤其是中国经济增长速度,调高10.5%,之前是9.5%,调高的原因主要看到一个固定资产投资,现在增长速度有望加快,尤其是房地产方面的投资,还有地方政府的投资意愿明显的在加强,而中央政府的投资,在今年的国家预算当中我们看到增速已经是几乎没有,只有7%左右,去年是120%,所以中央政府的投资向下压的空间不是很大,而地方和私人部门投资向上弹的空间大一些。另外一个就是出口,看到美国经济的情况,好转也是比较明显的,美国的房地产价格开始回升,失业率略有回落,所以我们也调高了出口,这两个因素使得经济增长达到10.5%。10.5%是个什么样的水平呢?我觉得是偏热的水平。通货膨胀我们觉得有可能还是在3%左右。年终的时候,也许会超过3%,甚至接近4%—5%。我们3%的通胀率是基于很重要的假设,就是在年终超过4%以后,我们应该有进一步的货币紧缩,包括利率调整和货币政策的调整。这个是我对于整个经济走势的判断。

  另外就是想谈一下经济增长动力何在,我觉得今年经济增长的特征和往年不同的,就是消费可能会起到一个更加重要的作用,也许在未来多年中国的消费都会比过去起到重要的作用。今年尤其如此,主要是三个因素,一个是短期的,另外两个因素可能更长期,一个短期因素,去年房地产的交易量很大,从面积上来看,增长了40%多,有很多房子都是期房,今年相应消费品的增长会明显的显现出来,一般我们看到这种相关性,房地产的交易与相关消费品,家具、家电这种相关性是非常密切的,尤其是中西部地区,这种相关性就更高,可能在中西部地区这种自住性的购买,占比高于东部地区。并且另外一个现象,中西部地区因为收入比较低,买了房子之后,买家具更多的是买国产货,对我国本国的消费品制造商的经济活动有更大的推动。还有一个是现在的工资上涨压力在逐渐显现,尤其在沿海地区,民工荒也时有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是不是中国暂时的现象,还是说背后有更深层的因素?我们觉得除了季节性的因素之外,可能背后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原因。用一举非常通俗的话概括就是农民工老了,农民工怎么老了呢?左边这个图可以看到,在二十年前,中国农民工的年龄差不多在二十多岁,当时他可以背井离乡去沿海地区打工,把孩子留给爷爷奶奶照顾,其实爷爷奶奶那时候也相当年轻,四五十岁左右。但是时隔二十年以后,农民工的年龄已经达到35岁,这时候他上有老,下有小,他这个时候就对家乡眷恋的程度,以及去沿海地区打工的迫切性发生了变化,所以一旦回到家乡之后,再加上其他一些因素,这几年政府在内陆地区,改革投资有了相当大的进展,这些农民工就不太再愿意远离家乡到沿海地区打工,而更加愿意留在家乡附近的地方找工作。所以我们就看到沿海地区现在民工荒的现象在出现。那么长远来说,我觉得对中国经济有负面的影响,但是短期有正面影响。他在沿海地区可能住宿舍,什么家具都不用买。但是现在不再过离乡背井的生活,所以就对内陆的经济有所推动。但是从长远来讲,通货膨胀压力会大一些。其实日本过去也出现过这个情况,我这里时间关系就不做历史对比了。

  除了农民工返乡,并且当地就业这个因素之外,我们可能还有一些比较重要的因素,可能会推动未来中国经济消费的增长速度加快,那就是婴儿潮的下一代,已经进入了婚配年龄,婴儿朝就是中国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现在差不多四十到六十岁,他们的孩子大多数在二十到四十岁,就是1980年到1990年出生的人,都是二十到二十九岁的人,处在这个年龄阶段,他需要买房子,他有很大的消费需求,买房子,买车,结婚,各方面的开销都非常大,而且他们的消费,在一定程度上还受到父母辈的支持,我们通常看到父母、岳父岳母帮助小夫妻买房子甚至买车,这个现象可能是中国比较特殊的,家庭之间的跨代的关系,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比较突出。尤其是现在,因为这些人基本上是独生子女,是过去称为小皇帝,现在小皇帝长大了,要结婚了。他们父母存了一辈子的钱,一个就是为了自己养老,另一个就是给孩子买房子,给他支持。我们看到这种动力,能够维持相当长一段时间,至少在2015年之前,我国二十到三十岁人口数量还将进一步增加。这个可能是另外一个,无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都会有的中长期推高消费增长的现象。至于这些年轻人喜欢消费什么,今天时间关系没有机会展开了。其实我们看一下去年消费增长最快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我说的,像房地产方面的装修材料,汽车,家具这些都是去年增长最快的。但是去年增长比较慢的是一些精神消费的东西。物质消费的东西衣食住行增长的比较快。精神消费是什么呢?实际上是玩乐,就是旅游、通讯,这些东西因为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一般人们首先满足的是物质需求,等到经济逐渐开始复苏了,经济上的需求也开始增长。

  房地产这个问题不仅是从业人员,也是大家平时非常关注的,究竟怎么看中国的房地产?我觉得中国的房子是很贵的,很是还是要涨的,这是为什么呢?许多因素,我这里谈一个很简单的指标,证明我刚才说的结论。我们看一些重要的一二线城市,看一下老百姓买一个九十平米房子,月供将占到家庭收入的百分之多少,是占60%。当然差异还是有的,二三线城市在30%。但问题是我刚才说了,中国买房的有很多人是二三十岁,他们买房的时候是父母给他们赞助的,是三个家庭的合力在买一个房子,那这个得除以三,三个家庭买一个房子,多痛苦,但是他还得买,所以一方面觉得房价贵,另一方面,还是看到房价的上涨,这是一个现象,就是中国比较特有的现象。另外还有就是并不是所有的买房人都是要结婚的,为什么有人买了两套,三套,四套还在买,因为他们在当作自己的保障买,其他资产的选择空间非常小,没有什么投资工具让他选择,他除了买房子还能买什么?谈到这个我就想到,咱们从事基金行业的是在为国家做出巨大的贡献,我们给老百姓提供了更多的可投资的渠道,使得他们毕生的储蓄可以分散,他不需要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房地产这只篮子里面。这些人是社会上比较富有的人,他们的收入不是处于平均水平的,而是前百分之二三十。所以我就说,房价贵不贵,贵。会不会涨?会,这是必然的。中国房价会不会永远上涨呢?我觉得是不可能的。我觉得中国房地产泡沫形成的风险是很大的,可能大于任何一个其他国家,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因素,我们简单拿来和其他国家做一个对比就能发现,我们拿中国和美国股市作对比,我们人口红利现阶段对房价的推动比任何一个国家都多,但是一旦等到婴儿朝退休之后,他们不买了,可能他们的子女也不想买了,早晚得继承房子,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对中国房地产就有很大影响,这种情况在日本是发生过的,只不过我们的推力比它那个时候还强大。我们如果和美国相比,美国也有婴儿潮,但是人家过去没有说鼓励生五个孩子,然后鼓励生一个孩子。而且美国的社会保障和各种各样的理财产品很丰富,而中国很贫乏。种种因素都说明我们对房地产现阶段向上的推力远远大于曾经房地产出现过泡沫,并且破灭的国家。我们是不是能够成功的比别人高一招,看到他的泡沫破灭,尽管我们形成泡沫的因素比他还大,但是我们能避免它,那就是我们的智慧,我觉得难度是很大的,但是我不敢说中国的泡沫必定破灭,事在人为。

  另外我想讲人民币汇率,汇率这个问题我是这么考虑的,中国现在经济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阶段,就是它的劳动力成本在不断的上升,那么迟早它会出现通货膨胀,劳动力成本上升,你通货膨胀表现在什么形式上呢?是贸易品的价格会大涨还是非贸易品的价格会大涨?一般是非贸易品。贸易品的价格是国际定价,不是自己说涨能涨的。非贸易品与贸易品的比价,就是一个国家的实际汇率。这个是我们应当关注的一个现象,其实非贸易品的价格是在不断的上涨的。其他的关于人民币需要升值就不用多说了吧?关于经济的中长期的风险,我觉得风险和机会是并存的,我们最近在做一个研究,我在对比这几年中国出现过的经济过热或者说是投资增长过快的一些阶段,近二十年来第一次是在九十年代初,第二次是在98、99年,就是亚洲金融危机,第三次就是03、04年,然后现在投资也增长很快,我们现阶段和前面的三次哪一次更像?有人和04年比,我说不可比,04年是和92年很像。我们和98年很像,98年为了抵御金融危机的影响,大兴土木搞基础设施建设,只不过那次是在沿海地区,大城市搞建设。这次我们同样投资,基本上大家都说铁公基,不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吗。92年之后的几年,经济表现不很理想,95,96,97都不行,但是98年虽然扩张的很厉害,我们之后经济保持了很多年的高增长,低通胀,得益于我们的投资结构不同,投资在基础设施方面,不是去盲目的扩大产能。第二之后相关的改革政策,充分利用了基础设施投资带来社会的贡献,就是经济学常说的外部性,因为它带来了之后的房改,之后的WTO,使得房地产相关的行业,使得出口行业发展充分的利用了原先的基础设施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并不产生很大的效益,但是它是活雷锋,它给其他行业提供了发展机会。我们这次看到,又是大量的钱投到了基础设施,之后这些钱是风险还是机会?我首先看到的这个结构上,我们和98年比较像,这是个可喜的现象,但是是不是能够充分利用这个效益,那得看我们的改革效益。尤其是城市化继承,在有些行业的转入标准,如果能够更像民营企业放开,我们将来这种基础设施的建设,可能会对基础设施的增长,带来新的巨大的推动力。如果没有的话,那这种投资可能未来是有问题,我今天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HN031)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李志军

信诚基金市场部基金专家

王群航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

吴国平

私募少帅操盘手、知名基金

唐颖军

上海薄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

启明

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