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建仓期没结束,诺安明星基金经理就离职了

2019-02-21 07:37:36 周末金证券 

  基金经理的离职潮,今年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9年至今的短短40天中,已有261只基金产品(不同份额分开统计)更换了基金经理,即便不同份额合并计算,也有173只产品更换了基金经理,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

  “年初基金经理变动频繁,离职的也特别多,往年一般从春节后到3月底才是高峰。”沪上某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说。他所在的基金,年初至今已有10多只产品更换了管理人,囊括股票基金、混合基金、债券基金、货币基金、封闭式基金、指数基金等多个品种。

  建仓期没结束 诺安明星基金经理就离职

  同花顺(300033)iF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今年来已有261只基金产品更换了基金经理,如果把同一产品不同份额合并计算,这个数字也高达173只。

  “更换有多种可能,也许是基金公司正常的战略调整,也许是新基金发行导致原岗位调整,也许是考核不合格导致岗位调整,也有可能是基金经理离职了。总之要辩证看待,规模大的公司基金经理变动数量多一点不奇怪,中等或者小规模的公司如果核心产品换人掌舵,投资者就要留点心眼,后面很可能跟随的就是产品投资风格的调整。”上述沪上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说。

  某第三方基金评价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除了明星基金经理离职、核心产品换人需要关注外,基金产品的人均任职年限也要留意。“那些历任基金经理非常多、人均任职年限非常短的产品,基民尽量回避。尤其是那些靠明星基金经理站台募集,但时间很短就走人的次新产品,很可能建仓期都没有结束。”

  1月22日,诺安基金(博客,微博)一口气发布六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旗下明星基金经理盛震山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担任原由其管理的6只诺安旗下基金。《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去年四季报显示,盛震山离任的诺安积极配置混合去年7月27日成立,建仓期为6个月,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离任的诺安优化配置混合去年9月20日成立,建仓期为6个月,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

  该基金评价人士表示,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希望以后监管能够完善,“既然基民是冲着明星人物买入的,宣传的卖点也在基金经理上,总不能建仓期都不满就走了,总得给基民一个交代。”他透露,从基金经理准备变动到正式公告,基金公司内部要走流程。1月发公告的人员调整,去年底肯定已经定下来了。

  内部大调整 泰达宏利18只产品已换人

  变动频繁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离职的基金经理迅速增加。沪上公募基金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说,就其所了解情况看,今年离职潮来得早和去年行情不好、各家基金公司加大调整力度有关,“往年三四月是辞职高峰,一般是基金经理拿到年终奖后,但2018年行情哪有年终奖可拿,想离职的早早提出来了。而业绩不好,导致不少基金公司内部调整提前,基金公司之间的流动也在加快。”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今年以来已有30多名基金经理离职,不少基金公司同时有三四位基金经理离职。

  例如,1月11日泰达宏利基金公告,泰达宏利先锋混合原基金经理邓艺颖因离职而不再担任基金经理;1月22日公告,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王彦杰因工作原因离职;1月25日公告,基金经理杨超因工作安排离职,不再转任本公司其他工作岗位。《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泰达宏利已有18只基金更换了基金经理,其中涉及明星基金经理杨超的有11只。“这应该是公司内部的一次大调整,投资总监和明星基金经理都离职了。”上述第三方基金评价人士透露,传闻杨超去了其他基金公司。

    基金经理离职也可能与其管理的产品去年业绩不佳有关。例如,1月3日东方基金密集发布6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王晓伟卸任东方主题精选基金经理后,不再管理公司任何公募基金,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记者注意到,王晓伟任职回报为-41.25%,排名基本垫底。1月29日中融基金公告,基金经理孔学兵因个人原因离职。记者注意到,孔学兵卸任基金经理的3只基金均为权益类产品,在其掌管期间亏损幅度均在30%以上。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