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九泰基金的赎回“噩梦”:近一年九轮巨额赎回,“感染”旗下近六成基金

2019-02-18 22:18:32 华尔街见闻 

九泰基金内部,9只产品接连发生巨额赎回,像极了“击鼓传花”。

这仅是近一年发生的事情。鉴于公司旗下仅16只公募产品,近六成的中招率,放之整个公募基金业,也仅次一家。

如此频繁的赎回,同样是九泰基金发展停滞的真实写照。

二月噩耗:开放日即赎回日

2019年2月1日,春节假期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九泰锐富事件驱动混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受限开放日。自2016年2月成立以来,这次已是它的第三次开放日。

这一天里,基金开放申购、赎回场外份额,唯一的注意事项在于申赎是受到限制的。所谓受限开放申赎,即受限开放日结束之后,基金的总份额要基本保持不变。

2月12日,九泰锐富随即公示了申购、赎回结果:有效申购申请1138.41份,有效赎回申请4594.73万份。根据“总份额基本保持不变”的总原则,1138.41份的有效申购全部予以兑现,而近4600万份的赎回申请,则只能按比例部分确认。最终确认比例是0.00247764%。

不足十万分之三的确认比例,投资者态度鲜明:我要赎回。实际上,前两次开放日也是相似的剧情。若非受限规定,结局可想而知。

自成立以来,刘开运一直是九泰锐富的掌舵人。2018年11月30日,基金经理刘心任也加入管理战队。不过,刘开运并没有给这只基金带来好运,相反,投资者的信心越来越淡漠。九泰锐富成立3年来,基金仍旧亏损近8%。

业绩亏损,叠加赎回流动性受阻,投资者自然怨气连天。天天基金网讨论帖中,投资者对九泰锐富颇多微词,如“我全部赎回,居然只能确认赎回两分钱,套牢了”、“我早就说过了,各位安心被套5年,不要折腾了”等等。

这样的投资者自然不在少数。2018年基金半年报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半年末,九泰锐富的机构持有占比为23.08%,个人持有占比为76.92%。

巨额赎回不断

九泰锐富并非个例。

若仅是九泰锐富一只产品也就罢了,蹊跷的是,在九泰基金内部,巨额赎回如同“瘟疫”般传染开来。你方赎罢我登场,着实热闹。

华尔街见闻根据已披露基金公告统计,近一年来,九泰锐富、锐益、锐智、泰富、久利、久盛、久益、久鑫、天宝9只基金接连遭遇巨额赎回(一般把单个开放日,基金净赎回申请超过上一开放日基金总份额的10%,称为巨额赎回)。除九泰久鑫债券A外,余下8只均为混合型基金。

也就是说,在短短一年时间内,九泰旗下超一半产品遭遇了巨额赎回。这个比例,即便放之整个公募基金业,也是令人不害而栗的。

之后,九泰久利的境况更加糟糕,并在2018年末清盘。九泰基金旗下公募产品也由此降至16只,规模也缩水至59.76亿元,近乎腰斩。

当然,并非每笔赎回款,均能如愿回到投资者口袋。9只产品中,4只有比例确认条款。在受限开放日,由于赎回申请量远大于申购申请量,投资者少有赎回或干脆不能赎回的戏码,反复上演。

余下的5只产品由于没有“申赎受限”的保护,只能直面巨额赎回,无奈的九泰基金通过提高净值精度,来保护留下来的投资者。

业绩、流动性多面告急

“瘟疫”的源头在哪?身处风暴眼的九泰基金,无疑是最心知肚明的。而从一些公开信息和数据中,旁观者也可分析一二。

投资千万条,赚钱第一条;业绩无起色,基民两行泪。触发基民赎回的首要原因,莫过于业绩不佳。

上述9只产品中,8只仍在运作中,成立年限则从2年到3年半不等。经历了至少2年的运作,仅有3只产品取得正收益,5只产品至今亏损。而取得正收益的产品,年化收益水平也谈不上出众。

2017年定增新规之后,定增基金的资金使用效率与到期流动性受到了影响,这间接改变了定增基金的投资模式,也直接扭转了投资者对定增基金的态度。市场规模一度突破万亿元,以折价保护、高安全垫为营销噱头的定增基金风光不再。九泰基金作为定增大户,受到的影响显然更大。上述8只产品中,3只是实打实的“定增基金”。

遭遇巨额赎回的基金也存在“机构持有占比高”的现象。8只产品的机构持有占比平均为56.56%,4只产品的机构占比超过50%,其中九泰天宝C更是100%被机构持有。

业绩、政策尚属于公开渠道可查的解释,而在公开信息之外,或许有更多的原因有待发掘。

悬崖边的九泰基金

定增业务受限,叠加A股漫漫熊市,几乎每月一例巨额赎回的九泰基金可谓相当狼狈。

自2014年7月成立至今,如今已是第5个年头。伴随着产品的陆续发行,早期九泰基金的公募规模持续爬升,曾在2017年末达到高峰——144亿元。2018年之后,规模开始迅速回落,目前已不足60亿元。

2018年第四季度,于九泰基金而言,堪称噩梦。三季末,公司的公募规模尚有101亿元,四季度结束之后,规模已萎缩至59.76亿元,短短3个月时间,规模近乎腰斩。百亿规模向来是一家公募基金公司的生命线。百亿之上,公司尚可自我输血;百亿之下,公司将入不敷出。

入不敷出确已成真。2018年上半年,九泰基金实现营收8161.24万元,同比下降23.99%。其净利润亏损1344万元,成为已披露2018上半年经营业绩的52家公募基金中,亏损最为明显的公司。

“九鼎系”成员、“业内首家PE投资管理机构设立的公募基金公司”、“定增大户”,这些都是贴在九泰基金身上的标签。出生就赶上定增业务风生水起的2015、2016年,押宝定增基金,无疑是顺水推舟之事。

不过潮水来了,也有退潮的时候。如今,九泰正在承受定增基金业绩下滑、募集失败、转型等诸多“押宝后遗症”。

目前,九泰仍在死磕定增业务,顶多在定增的背后,加上一句“精选个股”、“中长期投资”。定增新规之后,A股定增项目的规模、数量,均呈现明显下滑。如今要在存量有限且逐渐萎缩的定增市场掘金,难度倍增。

试看当初的“定增王”财通基金,已强调“特色主动权益”、“指数增强型产品”、“面向机构的固收业务”三条腿走路。而同样是“定增大户”的九泰基金,业务越做越窄之下,又将如何求变呢?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资事堂(微信ID:Fund2019)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线索和反馈请发邮箱 am@wallstreetcn.com 。原付费产品“主编精选”已升级为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开通后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