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大宗商品专家

2012-04-04 15:15:06 证券市场周刊  史蒂芬•卓布尼

  安德森曾经是老虎基金的明星基金经理,该基金从1980年-1998年的年均复合收益率达到25%,名列全球第二。在离开老虎基金之后,安德森创办了自己的避险基金Ospraie管理公司。

  史蒂芬•卓布尼/文

  漂亮的业绩

  自从1999年创办Ospraie管理公司后,安德森在市场的影响力迅速攀升。Ospraie是规模数十亿美元的避险基金集团,主要倚重安德森在大宗商品上的天分。他的首席交易员与多年好友杰森•玛耶兹曾经表示,虽然很多人想模仿安德森的操盘方式,但却没有成功。有些交易员根据自上而下的分析操作趋势型头寸,安德森则是深入解析每个大宗商品市场与相关股票的数字。为了寻求扎实的风险回报机会,他会到世界各地搜集资料,构建极其复杂的财务模型。

  安德森之所以独特,不只是因为他在Ospraie的靓丽业绩。在为避险基金传奇人物、老虎基金的创始人罗伯森工作以前,安德森混迹于实业界,为全美各地的多种制造公司提供咨询服务,这一点也与其他业内人士有所不同。很多交易员都是在投资银行内部慢慢崛起,他们的日常工作是在办公室内或华尔街的交易厅里看盘,而安德森是先经过工厂的洗礼才跨入避险基金产业。

  2003年3月,安德森在卓布尼公司的全球会议简报上宣称美国建筑股是不错的投资标的,在场的顶尖避险基金经理人纷纷提出质疑。当时很多人看空泡沫化后的美国经济,尤其不看好房地产市场。安德森有条有理地反驳每个质疑的观点,最后某位经理人终于坦承:“安德森,你已经让我从完全看空房市变成非常看好房市,我这就出去买栋豪宅。”安德森回应:“实际上我并不看好豪宅,我只租不买。”

  换句话说,安德森是看好建筑股,而不是看好房地产,他认为豪宅的价值已过度高估,但是建筑商的股价仍很便宜。他锁定的是中低级市场,认为这个市场即将通过整合而获得成长,当时大型建筑商已经开始排挤那些长年盘踞建筑业的小公司,改变市场的生态。当另一位经理人询问安德森这笔交易该如何避险时,他脱口就说:“放空汽车股。”

  建筑股虽然前两年的表现已经比标普指数抢眼,但在该会议之后的两个月内仍然上涨了50%,汽车股则出现下滑。对安德森及Ospraie的投资者而言,这又是一次漂亮的出击。

  懵懂入行

  安德森在普林斯顿大学念的是历史,后来跟随其他同学一起转学法律,临近毕业时才恍然大悟自己的理想并不是成为一名律师。

  随后,安德森开始到处找工作,最终到一家名为Pansophic的电脑软件与咨询公司上班,该公司下面有很多不同的部门负责各种业务,因此需要很多与工程师截然不同背景的人员,其中有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制造业。

  在Pansophic工作期间,安德森发现生活满意度最高的人是自营交易员,因此开始自学金融专业相关知识,此间阅读了《股票作手回忆录》、《夜都迷情》、《金融怪杰》、《股市大亨》等。 随后,安德森计划去商学院继续深造,再去自营商找工作,他的计划是先到卖方工作十年积累知识、经验、人脉与操盘业绩,然后转做买方。安德森成功拿到了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及每年一万美元津贴,而该奖学金正好是老虎基金的早期投资者为回馈罗伯森而以后者名义设立的。安德森后来听说,有人在奖学金遴选委员会上说:“罗伯森应该会喜欢这个来自制造业的新生。”

  暑假期间,安德森没有如大家所预期的那样去老虎基金实习,而是借由校友的关系去了高盛的外汇与大宗商品部门,当时高盛的联合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鲁宾正好认为公司文化过于沉闷,他计划增加一些新鲜血液,而一般来说北卡的研究生几乎没有去高盛进行暑期实习的机会。

  在高盛实习期间,安德森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到咖啡、可可、糖类等各种大宗商品和外汇交易部见习,并学习了很多的固定收益及股市训练课程,其中在可可交易部学习的时间最长,暑假结束后该部门邀请安德森加入,被安德森回绝,他认为可可交易范围过于狭隘。

  安德森后来到了JP摩根操作衍生产品及大宗商品,在加入能源交易部门的几周之后安德森转投老虎基金,当时该基金刚刚开始大宗商品交易,人员匮乏。

  与虎共舞

  1994年10月,安德森加入老虎基金,不久直属主管离职。罗伯森对他说:“安德森,我喜欢目前的操作方式,所以我想让你接掌大宗商品部门。如果你做得好,就留下来,做不好,就走人。”1995年1月,安德森开始负责操作老虎基金的大宗商品,这时离他来到纽约仅仅五个月。当时老虎基金有40亿美元左右的资产,大宗商品的配置通常是完全没有或是数十亿,因为大宗商品不需要保证金,都是在柜台市场(OTC)买卖。

  罗伯森对安德森的影响很大,安德森认为他是很棒的教练。罗伯森只锁定基本面,从来不管技术面,他经常的问题是:“这里的经济状况如何?”他认为经济面终究会在价格上得到反映。投资金属钯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世纪90年代中期,老虎基金连续三年持有多头并且亏损,但是安德森已经做了大量的第一手研究,也知道自己是对的,所以一直持有多头仓位。安德森参与会议、拜访用户、与供应商会面以收集信息,甚至还去西伯利亚及南非的矿场实地考察供货量。

  安德森关注的焦点是:“我们认为供货不足是对的吗?”在产量600万盎司的市场中,供给量欠缺200万盎司以上,而且缺货量急速增加,他认为在替代品出现以前,钯的价格会上涨一倍以上。罗伯森那几年真得很棒,他一直问:“你确定你的数字是对的吗?你确定真的缺货吗?如果真的是那样,我们就应该加码。”事实证明,安德森的判断准确无误,钯的价格最后暴涨,每盎司从120美元涨到1000美元以上。

  罗伯森很讨厌听到“市场告诉我”这种话,他会回应:“市场不会告诉你什么,为什么市场就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他的基本理念是:“现在价位在这里,但是不可能永远如此,评价一定会变,所以我要往未来的价位移动,而且规模要大。” 这种理念的问题在于规模与集中度。在老虎基金时,安德森永远都不用担心投资仓位太大。事实上,在老虎基金操盘的关键在于管理内部预期,因为罗伯森每次都尽量把仓位做满。罗伯森会问:“这会让我亏损多少?”在对方回答之后,他通常会说:“好,这表示我们做的规模还不够大,因为我愿意亏损的金额是这个数字的两倍,所以快点加码。”

  罗伯森相当信任分析师,他根据分析师估算的亏损金额来评估投资规模。在股票方面,罗伯森有足够的经验可以进行精准的筛选,但是在大宗商品与宏观市场上,他没有四十年的经验,经常需要依靠分析师的指引。

  另起炉灶

  在Ospraie,安德森在衡量投资仓位的规模时也会问:“我愿意投入多少资金?我可以亏损的额度是多少?”他也会设定主观的限制,如“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我们就减仓”。安德森是具体管理所有的投资仓位,再把最糟的情境加总计算,他会观察风险值,如果风险值很高,就表明风险变大了。

  除了大宗商品和基础工业外,安德森也操作其他东西。如果债券能够提供像股票一样高的回报率,他也会操作债券,但绝不碰政府公债,不包括公司债,比如他会买入财务困难的公司或能源公司的高收益信用标的。

  安德森控制风险的另一种方式是管理资产规模。1999年与2000年,经过与Ospraie的潜在投资者讨论,在考量操盘风格、流动性限制与分析师团队的规模之后,安德森决定只募集7.5亿美元的资金,他认为最后资产可能成长至20亿美元。实际上募集5.5亿美元后募资行为就停止了,之后只接纳战略投资者,目前该基金的价值已达20亿美元,但安德森认为规模可以再增加。

  在谈到离开老虎基金的原因时,安德森说:“后来我觉得操盘不再那么有趣,部分原因是我的投资范围已经分拆。另外,随着公司的成长,内部文化也变得比较公式化。有几位分析师离开老虎基金自创维京公司(Viking),他们找我去研究基础工业类股,另外也推出可供投资者选择的大宗商品基金,这也让我开始思考离开老虎基金。为罗伯森效劳四年半后,我觉得已经还清他的人情,我想离开,推出自己的基金,但我想专注在投资管理上,尽量减少企业管理的问题。避险基金的架构很扎实,我可以和既有的公司合作,牺牲一些短期获利,以提高成功率。我向慕尔、SAC及都铎等公司提议,以新公司帮他们管理资金,这三家公司都参与投标,都铎提出的酬佣给付最低,资金也少,但不要求基金的长期拥有权,所以我们便选择与它合作。”

  结果再次验证了安德森的正确判断,双方合作得相当愉快,都铎的作业部门非常专业,拥有很优异的支援体系。在投资方面,安德森可以完全自主。都铎•琼斯很厉害,他是顶尖的操盘手,但是双方的投资风格截然不同,所以彼此之间互动很少。安德森是根据基本面操盘,投资期间很长;都铎•琼斯的投资期限较短,他是根据技术指标管理,是很优秀的经理人,比其他人会控制和管理亏损。

  2000年股市泡沫破灭后,安德森也经历了股市的空头期。当时经济很差,一直到2001年10月-11月,铜、铁及其他基础金属才触底,其实在大宗商品市场触底的前两年,安德森已经投入,但这两年是靠放空大宗商品及股票获利。

  不过,当时安德森推出基金并不是因为对市场时机的预见,而是因为个人时机。他锁定基础工业与大宗商品是因为那是自己熟悉的领域,在经验、信息与资源方面比较具有竞争优势。 安德森对投资者说:“不管大宗商品如何涨跌,我们都会为你提供优异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他的投资组合业绩与股市或大宗商品指数每天、每周或每月的表现毫无关系,因为他会同时在大宗商品及股市里进行多空操作,他重视的是绝对报酬,而非相对报酬。

  1999年第四季度,安德森仅仅以都铎公司的资金推出了避险基金Ospraie,他的计划是从小额做起,不收外部资金。都铎了解风险所在,安德森希望谨慎进行,确保系统、风险报表及其他一切运作顺利,不希望外部投资者的资金出现亏损。

  第一周,安德森买了100万股的美国铝业公司(Alcoa),每股35美元。1999年第四季度,都铎资金的投资业绩是9%。2000年2月1日,安德森开始吸收外部投资者的资金,但第一个月就大赔4.57%,好在安德森已经告诉都铎及其他投资者“不能保证每个月都获利,更别说是每天、每周或是每季,但我们的确认为一两年之内,应该会有获利”。由于亏损不大,安德森继续维持原来的头寸。后来,第一年的12月,安德森获利23%,这样整年的收益率就变成了18.5%。

  第二年一开始就赔了8.5%,四大头寸全部亏损,一月之中只有三天是正收益,但并没有哪一天赔得特别多,只是每天都赔一些。

  当时安德森买进的是能源股、油品服务商、探勘与生产类股、石油与天然气股;放空了铜矿,做了2002年天然气的偏空跨式头寸,也买进玉米。安德森认为,这些都是互不相关的头寸,即使有点相关,买进探勘与生产类服务公司的股票、卖出远期天然气也应该可以互相避险,两个头寸同时亏损并不合逻辑。但是每个月都可能发生任何情况,所以Ospraie不管相关性,安德森认为相关性是可以完全隔离的,尤其是在股票与大宗商品之间。

  虽然一开始就亏了8.5%,而且每个头寸都亏损,不过当年Ospraie最后的收益是27%。 有时候,安德森会为了投资者的利益而锁住他们的资金几年,以便与自己的投资期间相匹配,他对此的回应是:“锁住资金是为了大家的利益着想,也包括其他投资者的利益。投资者赎回资金有时会对基金造成损害,或产生高额的成本。老虎基金的有些投资者时常进出基金,甚至是每月进出,导致我们必须定期增加与缩减投资组合。把资金投入市场运作也需要成本,尤其是基金下跌又有人赎回时更是如此。”

  安德森90%的时间都是用来思考自己做错了哪些事,他认为不安全感有助于自己的操盘:“我们是根据基本面反应,而不是根据价格,所以当价格大幅波动,即使基本面不变,价格变动对个别的投资头寸不利时,可能亏损也不小。但是只要基本面不变,我们并不担心。面对具体经济免不了发生的情况,我们还是照样投资。”

  为了随时掌握瞬息万变的市场,安德森会注意市场的组成状况。除非是为了了解市场上的庞大头寸,或是哪个价格水准可能引起短期投资者集体出走,否则他不会注意移动平均或技术指标。有时候当他认为某个投资头寸有太多人参与时,尤其是有太多期货交易顾问参与的时候,就会调降投资头寸的规模。

  本文作者史蒂芬•卓布尼是卓布尼全球咨询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本刊记者石伟编译

(责任编辑:秦敬文 HF0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