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连洲:中国基金业发展的困惑与出路

2011年12月03日15:13  来源:和讯基金  作者:和讯基金
 字号: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办公室副主任、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 王连洲
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办公室副主任、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 王连洲

  和讯基金消息 2011年12月3日,由和讯网主办的“基金业突围与可持续发展——2011基金业发展论坛暨基金行业财经风云榜颁奖典礼”在深圳召开。本次论坛主要探讨基金业未来发展、如何提升投资者信任、开拓基金第三方销售等重要议题。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办公室副主任、基金法起草工作组组长王连洲在论坛上就“基金的困扰与出路”的主题发表了精彩演讲。

  以下是现场文字实录:

  王连洲:大家好,我演讲的题目是“基金的困扰与出路”,按传统的思维定势,回顾过去做的事情,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的确,很多事情是这样,看中国基金业也不例外,中国基金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迅速,至今已有基金管理公司67家,发行基金868只,基金份额2400多亿份,总值21000多亿,约占股票流通市值7.9%。尽管这一比例较其辉煌的06、07年已降低不少,但依然是支撑中国证券市场的一支重要力量。但是我们不能忽略的一个严峻事实就是基金产生了巨额亏损,投资者遭受了严重的创伤,基金营销空前的困难,资产规模增长乏力。特别是今年以来,股票型、债券型基金双亏,并且跑输了大盘指数,这是基金创建13年来从未有过的,这不仅使业界学者感到难受,也对基金的监管模式产生诸多困惑与不解。

  困惑之一就是经特批特许的基金管理公司实行以有限公司股东为基础,构建激励机制与监管规制,是否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的制定原则,从根本上存在着难以协调的矛盾,有违理财市场发展的内在需求。

  时间已经证明它无法将基金管理应有的内在创造性、能动性、积极性和合法合规的操作倒向维护投资者诉求上,尽管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优先,在大会小会报章文件上不厌其烦的呼吁,但很难落实,因为问题很明显,公司股东只建设一两个亿的资金,经营团队经营着几十亿、几百亿的资金,其结果只能是基金管理人将其工作的重中之重主要放在为股东创造利润,也为自己增加收入的资产规模的扩张上,而不可能把基金持有人的利益放在首位,努力提升基金的业绩上。当下基金的治理结构存在着基金当事人责任与权力、风险与收益严重不匹配的问题,收益为管理人,风险由投资人承担,这与一风险分担的基金制度设计的初衷似乎相离甚远。

  困惑之二是基金投资方将基金投资范围限定于国内,最终被批准上市的证券,而中国证券市场很难是一个值得中长期投资的市场。打个比方,股市是水,基金是船,水涨才能船高,股市是根,基金是叶,根深才能叶茂,股市长期低迷,让基金来赚钱,实在是难为了基金。尽管不尽然,熊市中也有华夏大盘基金良好的表现,取得优异的成绩,但市场规律无法违背,股市长熊短牛,有的说是求皆然,问题是去年中国的股市已经落到全球最差劲股市的倒数第二差,而今年的沪指从年初的3300点又下跌了将近1000点时,我们的市场还坚定不移的推行了股权扩容计划。有人估计中国的股民可能是一成盈利,两成打平,七成亏损。如果只算散户投资者弱势群体,这个比例或许更加惨不忍睹。在这个中间,制度决定了基金必须持有60%的仓位,坚持中长期以及价值投资的理念,也是我们经常向投资者灌输的理念,但事实上居高不下的新股市盈率严重透支了企业未来成长发展的成果,哪里还有投资的价值?大家对于当年创业板开始的疯狂可能还记忆犹新,有关方面负责人还到场祝贺,当天涌出很多个上亿元、几十亿元甚至更高的暴发户,然而大家非常清楚,这个现象并没有增加社会财富,反而使另外大部分人的财富遭受了贬值。马克思说300%的利润会使人不惜冒险掉脑袋,那么3000%、30000%的利润,他们又会干出什么名堂?钱多了,不叫他干坏事也很难,这里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变现、快跑出逃不是已成为现实了吗?我们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基金为创业板抬轿子做出了多少贡献,又有多少基金还深陷其中。

  困惑之三,在基金、券商、银行之间的金融产业链中,让基金向银行让出了一半左右的管理费收入,银行依靠渠道资源坐收分成,致使基金公司盈亏平衡的规模日益提高。与此同时,基金通过券商的交易行为买卖证券,所支付的交易佣金高达千分之一左右,加上我们的基金新手们来回的频繁交易,使基金佣金达到百分之一左右。这对券商来说是吃大不吃小,本来基金是交易收费的大客户,应该享受批发价格的优惠,但执行的是零售价格大于批发价格,在这种情况下,基金又怎么能赚到钱呢?还有托管费、中间服务费、信息披露费等等,据有人统计,基民的成本起码大于6%,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基金又怎么能赚到钱呢?为什么大家现在的情绪比较大,对基金的信赖程度降低,这不完全是基金公司、基金行业的问题,而是整个制度设计、是证券市场的问题。

  出路一是采取有效措施切实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拓宽基金投资的范围,基金公司转型为资产管理公司,如果钱仅仅投在二级市场上,无论如何都是难以持续的。

  出路二是增大基金申购赎回的比重,考虑公募基金直接从交易所租用席位的可能性,现在大客户有几十亿、几个亿,我们为什么不能从交易所直接租用席位呢?

  出路三是考虑公司性基金的比重增加。

  出路四是给予政策的扶持,为投资者提供高于银行存款,低于股市收益的清单,缩小收入的差别,做出稳定社会的贡献是应该的。

  出路五是加强制度监管,如果基金全行业的业绩都不理想,人才留不住,基金规模不升反降,那只能从制度设计和监管的科学性上找原因。

  出路六是取消过于频繁的评级排位,参考欧美市场实时登记的制度,使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中更有机会和时间体会他们的职业价值。

  出路七是切实维护基金公司的发展地位,严防与股东之间产生任何利益输送。

  出路八是提高违法违规的成本。

  总之,采取上述措施,相信中国的基金业有着光辉的前景,对此我们应当充满信心。谢谢!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李志军

信诚基金市场部基金专家

王群航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

吴国平

私募少帅操盘手、知名基金

唐颖军

上海薄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

启明

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相关新闻 进入 财经风云榜王连洲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