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燕生:仍然看好明年中国经济

2011年12月03日15:02  来源:和讯基金  作者:和讯基金
 字号: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 张燕生
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 张燕生

  和讯基金消息 2011年12月3日,由和讯网主办的“基金业突围与可持续发展——2011基金业发展论坛暨基金行业财经风云榜颁奖典礼”在深圳召开。本次论坛主要探讨基金业未来发展,如何提升投资者信任,开拓基金第三方销售等重要议题。深圳金融办副主任肖志家、原全国人大财经委办公室副主任王连洲、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等嘉宾出席会议并发表精彩演讲。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张燕生在“明年宏观经济走势预测与基金业发展”的专题演讲中表示,虽然全球经济明年可能是一个严冬,但明年的中国经济仍然有很大的回旋余地和努力空间,依然看好中国明年的经济发展。

  以下为文字实录:

  感谢本次论坛的主席,也非常感谢来自于国内各个方面的朋友们,给我提供这个机会,把我们对当前宏观经济形势的看法在这儿跟朋友们汇报、分享。

  我想还是首先谈一下世界经济,关于世界经济,我现在考虑最多的就是“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因为当前我们能够看到,美国目前的经济复苏是非常的艰难,但同时我们会看到美国两党仍然是关于如何减少赤字还存在着广泛的争论,民主党人要求增税,并且要求通过奥巴马政府提出来的《就业促进法案》,共和党人主张大幅度削减医疗等社会福利,反对给年收入超过百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征税。因此我们会发现即使目前美国经济复苏十分艰难,但人们仍然在把经济问题政治化,而且对美国经济的复苏,我个人的基本判断也就是美国将经历一个比较长期的调整过程,这个调整过程可能要持续十年。

  为什么?我们看到美国专利商标局的数据,从2000年以来,美国各主要技术领域发明专利的申请呈现出20%以上的下降,也就是过去的十年,美国最好的人才都去了华尔街,最好的要素都进了泡沫经济部门,因此即使09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岩上之路”,也就是讲美国经济大厦要从建筑在虚拟经济沙滩上回复实体经济的岩石上,但是我们会看到美国的结构调整将会是长期的。

  我们再看看欧洲,我们能看到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短期救助方案和长期改革的较量目前正在进一步胶着,我上个月刚刚从法国回来,欧盟的朋友问我“中国人会不会出手救欧盟?”我说“欧盟完全有能力自己救自己,关键是看想不想救和在什么样的条件救”。因此我们会发现目前欧洲各国都在出台调整法案,比如法国出台的法案,在2013年要把法国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调低到3%以内,2016年要实现财政平衡,但是全球投资者能不能够相信目前欧盟的改革方案,能不能够走出信心危机?目前全球都仍然在观察者,因此我们说当前的世界经济是处于“三缺”,即发达国家目前缺需求、缺信心、缺对策。在这种情况下,当前全球经济有两个危险的选项,一是把当前的危机调整的责任推向新兴经济体,也就是让新兴经济体货币升值、扩大进口、扩大内需,来为全球走出危机创造需求。二是继续量化宽松,滥发钞票,通过创造新一轮的泡沫经济来带动全球的复苏,因此当前新兴经济体最担心的就是货币和金融不稳定,大宗商品价格不稳定和全球的贸易环境不稳定。

  当前全球缺不缺流动性?实际上是不缺的,缺的是信心。因此对明年的世界经济大家普遍看空,看空的原因就是目前国际社会或没有找到一个办法来解决当前美、日、欧存在的“三缺”,它的核心也就是谁为全球走向复苏埋单

  第二个问题涉及到中国经济,对中国经济究竟是看好、看多呢还是看空?当前的中国经济,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看待当前的保增长和稳物价,实际上中国经济,大家预测今年的经济增长能够保持在9.2%左右,通胀率能够控制在5%-5.5%左右,应当讲这样的宏观经济形势在全球经济都是表现不错的,那么现在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目前面临着通胀问题,我们经常讲通胀是一种货币现象。我们需要回答这个货币现象的钱是哪儿来的?是国内的还是国际的?两者之间各占多大的比重?我们现在会发现外汇占款增加成为当前国内流动性货币扩张的重要来源,今年上半年我们六次提高了准备金率,21.5%的钱都存到了央行,三次上调利率,实际上我们做的事情只是一件事,也就是对冲外汇占款增加。

  9月份以来,我们会发现NPF开始出现了贬值的预期,外汇储备余额的增加和外汇占款的增加明显减速,国内货币流动性的形势发生了逆转,很大程度上与9月份在国际上出现了看跌中国、唱衰中国的观点有关,因此资本流动从流入转向流出,外汇占款从快速增加转向减速。在此情况下,我们出现了准备金率能够下调0.5%的好时机。这件事实告诉我们,我们现在的和平政策很大程度上要受全球货币环境的影响,即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在全球化中间实际上是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削弱,因此下一步是不是能够逐步地降低准备金率,逐步地使老百姓财产性收入由负转正,很大程度上对于我们的宏观调控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第二个事实,我们能够看到今年上半年铁矿石进口的均价是160.9美元/吨,前十个月铁矿石进口是166美元/吨,基本上是泡沫经济最高点,我们进口的原油均价是753.8美元/吨,我们进口的谷物上涨幅度也是高达43.9%。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发现全球大宗商品的价格居高不下和国内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的进程明显加快,形成了一种对物价相互推动的力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面临一个很大的选择,在全球输入性成本上升的压力和国内要素价格市场化加快加快推动的压力下,我们应当如何稳物价?我们在稳物价的时候,一方面要实施好稳物价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实施有效地需求管理,更重要的还是要实施为调结构创造更好条件的供给管理政策的组合。

  在此情况下我个人的看法是有三个方面是不能差钱的,一是供给端转型升级的钱不能差,二是小企业融资环境的钱不能差,三是中低收入人群实际生活水平不下降的钱不能差。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实施有效的稳物价的需求管理政策才能够为下一步调结构、转方式、惠民生创造一个更好的宏观经济环境。

  第三个是当前的中国经济,国际上最关心的问题有三个,一是国际上关心中国的房地产泡沫会不会人为的戳破,而造成一场中国经济的硬着陆;二是民间融资和影子银行问题会不会形成系统性风险,三是地方融资平台的问题会不会演变成一场中国式的主权债危机。从目前的中国宏观经济形势看,这三个问题目前的情况是不会形成系统性风险的,但是如果不能够加快体制、战略和结构的调整,这些问题有可能在未来的几年形成影响我们经济长期稳定发展的风险点。因此我们宏观经济调控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把这三个局部性问题和矛盾不进一步演化成全局性和系统性的风险,这对我们下一步宏观调控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的问题,对中国的宏观经济,短期的保增长和稳物价并不是目前控制不了的问题,房地产泡沫、地方融资平台和民间融资风险也是可控的,对中国下一步的发展来讲,最关键的还是应当创造条件,推动我们的体制、战略和结构的调整。在这方面我们有三个问题是值得重视的。一是外向型模式的调整,看来已经迫在眉睫,也就是如何能够从外向型模式走向经济国际化战略,即人才的国际化、产业的国际化、资本的国际化和市场的国际化。二是不平衡发展战略,从让少数人富起来、让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发展起来、让经济建设率先搞上去,能够走向第二步,即走向共同富裕,走向东、中、西协调发展,走向经济社会、生态环境的协调发展,这个转变对我们下一步才是最关键的。

  关于明年经济的展望,我个人觉得对于明年的经济有三个问题是值得关注的:

  第一个问题是明年会不会发生贸易战,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风险,美国的汇率法案会不会形成法律?对这个问题我们做了一下研究,如果美国的汇率法案成为法律,明年引发贸易战有可能会给中国带来1400万就业岗位的丧失,会给美国带来180万就业岗位的丧失,那么对中国、对美国、对世界都是明年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第二个问题是对明年来讲,外需不好,内需能不能够取得明显成效,即在城乡和区域收入差距的解决方面、在城镇化推动方面、在小企业创业环境改善方面能不能够取得真正的进步。

  第三个问题是对明年的经济来讲,中国的供给端的改革能不能够取得明显的进步,全球经济明年将可能是一个“严冬”,那么对中国经济呢?应当讲明年的中国经济仍然有更大的回旋余地,仍然有更多的努力空间,因此我对明年的中国经济仍然是看好的。

  谢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李志军

信诚基金市场部基金专家

王群航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

吴国平

私募少帅操盘手、知名基金

唐颖军

上海薄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

启明

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相关新闻 进入 财经风云榜张燕生
相关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