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海南超北京成私募新宠:金融街人才上岛当“鲶鱼”,全球金主埋伏30万亿市场

2021-10-14 16:42:10 时代财经 

10月9日,海口风雨大作。

台风季对于海岛人民来说近乎寻常,但在岛外人看来,这并不是来岛观光的好时机。而就在暴风骤雨袭来的这两天,有一批人即使经历航班延迟、取消,仍坚持来到了海口。

10月10日,以“开启全球基金发展新模式,助力海南自贸港金融创新”为主题,由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企业研究咨询中心、海南自由贸易港金融发展中心共同主办,中鑫国汇(海南)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承办的第一届江东金融湾高峰论坛在海口举办。

自2018年中央支持海南岛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后,关于海南自贸港如何建设的论坛、会议不断进行。此次高峰论坛以推动海南自贸港金融创新为出发点,金融监管部门、金融专家、企业家们围绕金融开放政策、基金投资等话题交流讨论。

从北京赶来的1898创投创始合伙人郦红与时代财经一同到达海口,在郦红看来,投资机构、基金对海南的关注是与日俱增的。

“这是一片新的热土。”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鲶鱼”到来

郦红并不是第一次来到海南,在自贸政策紧锣密鼓下发的同时,她早已到海南考察过,其所在的1898创投投资的项目在海南也有落地。

此次来到海口参加论坛,是一个不错的契机,郦红对海南的医疗健康产业一直有自己的思考,此次也与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策划,希望能在海南落地与大健康相关的项目。

“我在论坛上就提到,要产融结合。海南招商不仅要开放金融行业,更要引进实体企业,所以我就想以大健康为切入点,把我们在北京的资源聚合起来,帮助海南打造一个有医疗服务、专家资源、项目储备等方面的商业闭环。”郦红对此很兴奋,这是她此次海口之行的大收获。

作为外来投资者中的一员,郦红对海南的未来报有极大的信心。“2019年时,北京大学全球金融论坛就在三亚举办,当时很多人的目光都聚焦海南。只不过目前,海南的发展还是处于初级阶段。”

在郦红看来,海南虽然在努力地招商,政策优惠力度也很大,但创业者们零零散散过去以后发展得并没有很快,“在当地比较难招到骨干核心和高素质的人才,这是海南目前的一个痛点。”

区域经济的发展,离不来人流、物流、资金流的支持,吸引金融机构、基金落地是一方面,加强人才引进则是更重要的一点。

此次海口之行,时代财经接触了多位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其中很多人都是近两年才上岛的“新海南人”。

来自北京的金融从业者一帆(化名)讲到,海南与北京的工作节奏完全是两种状态。在金融街(000402,股吧)奋战多年的她,起初很难适应每天中午1点时,同事们相继进入午睡的工作环境,“在北京干金融,中午哪有时间休息啊。”

在一帆看来,海南自贸港建设正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外来人才可以充当“鲶鱼”,不仅从专业上,也从效率上,提升整个海南的发展速度。毕竟,这座曾经被称为“养老圣地”的小岛,正担负起一个自由贸易港口的艰巨任务。

像一帆这样押注海南未来的从业者不在少数,在吸引了行业人才后,一流营商环境的打造离不开政务工作的改革和创新。

据新华社报道,自2018年开始,中共中央组织部已选派三批优秀干部赴海南挂职,截至目前,合计有285人,其中第三批110位干部均来自中央各部委及其下属单位、自贸区相关省市、中央企业等部门重要岗位,而他们的岗位正是紧扣自贸港建设的重点工作和项目。

该报道还指出,截至2021年7月底,海南共引进人才30.9万人,同比增长超8倍,有效缓解了海南自贸港建设开局阶段对各类人才的迫切需求。海南省委人才发展局局长陈雷表示,经过近3年的引才育才工作,人才工作已取得阶段性突破,完成了海南省委《百万人才进海南行动计划(2018-2025年)》第一阶段吸引20万人才的目标,并在引才工作层面进行了系列体制机制创新。

人流的到来为海南自贸港累积了一个“小金库”,而在自贸港初步建立的关键阶段,资金流亦在路上。

海南超北京成私募“新宠”

2020年-2025年是海南自贸港的初步建立阶段,这也是最为重要和关键的阶段。

2021年6月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海南自由贸易港法,立法支持下,自贸港政策和相关制度体系初步建立。

在这一阶段,引进产业投资、发展金融创新则成为了大众热切关注的话题。

此次江东金融高峰论坛便重点探讨了相关话题。论坛上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教授便提到,相较于新加坡、中国香港、迪拜、鹿特丹港等当今世界比较成功的自由贸易港,海南自由贸易港具备独特的地缘优势和充足的土地资源、海洋资源、生态资源优势。

迟福林教授。图片来源:中国改革论坛

迟福林举了一个例子,“若2025年海南土地资源利用效益达到香港2020年的5%,估计将会有近4万亿元的资本需求。”

如何实现这些资本需求则要依靠庞大的市场和产业集群,更重要的,是要有资金的支持。

中国人民银行海口中心支行党委书记、行长方昕在此次论坛上提到了一组数据:海南目前有1000万人口,其中农业人口就占据了将近600万。

众所周知,海南热带农业发达,而海南资本市场的基础则较为薄弱。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杨政在论坛上提出,境外非居民投资者对持有人民币资产有很大市场需求,希望投资优质中国资产。

据相关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总体规模为133.38万亿元人民币,未来5-10年,中国财富管理规模将保持10-12%的增长,如果能够吸引10%来海南进行全球配置,将有20万亿-30万亿元人民币的资本增量,与2019年香港财富管理规模(28.7万亿港币)相当。

据海南省金融局方面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末,海南省已落地QFLP基金28只,注册资本共计25亿美元;落地QFLP基金管理企业12家,注册资本共计4.33亿美元。

此外,据中基协数据显示,2021年9月,全国完成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195家,其中在海南省注册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有31家,超过北京的24家,成为私募的“新宠”。

截至2021年9月底,注册地为海南省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共有192家,合计管理基金数量626只。2018年以来,海南省共新增各类地方金融组织133家,总数已达404家。

杨政表示,海南自贸港应发挥双循环交汇点的区位优势、制度优势,大力发展在岸和离岸两个金融市场,打造海南金融双循环的高地,发挥“双Q”基金(QDLP和QFLP)双向通道及公募REITs基金的试点优势,吸引境外人民币和美元有序回流。

本土机构“乐见其成”

对于向海南不断涌进的外部资金,海南本土的金融机构则乐见其成。

此次参与论坛的海南农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吕东锴便对时代财经表示,从自贸港建设的战略层面来看,外来投资机构的涌入是一个必然的方向。“目前海南省低税率、简税制的政策和营商环境的改善,对于基金产业的发展非常有利,基金营运成本大幅下降,区域优势明显,而岛外基金的逐步建立,也为后续产业转移奠定了基础。”

在吕东锴看来,自2018年开始,外界对海南的关注与日俱增,各种论坛的相继举办让大家看到了海南经济的广阔前景。“对于我们本土的金融机构来说,当看到很大一部分企业都愿意在海南有一个新的布局和安排时是非常开心的,我们投资时可选取的优质标的又多了。”

但同时,就像郦红顾虑的和一帆正在适应的——海南的营商环境还有待改善,这一点吕东锴也有同样的体会,“海南人口的特性决定了他可能存在一些管理水平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们也在安排很多的培训和学习,政府每个月都会开办一个‘制度创新’的会议,来讲一些制度创新的案例。”

或许对于海南来说,现在还不到要鼓掌的时候,但在这样一个关键的节点,人流、物流、资金流在此地的快速涌动,正加速这个海岛成长为高水平的自由贸易港口。

而本土金融机构、外来的投资掘金者,以及从各地赶来的普通从业者们,正在海南自贸港这片热土上,开启全新的篇章。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