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QDII产品净值罕见暴跌近18%!重仓国内标杆房企海外高收益债引连锁反应,知情人士透露:非单日跌幅

2021-10-13 09:26:52 财联社 

财联社(深圳,记者 周晓雅 沈述红)讯,10月11日晚间,多只QDII产品迎来十月首次净值更新。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鹏华基金旗下的2只债券QDII产品单位净值较前一披露日回撤幅度超过10%,其中,鹏华全球高收益人民币单位净值的跌幅最高,达到17.63%。除了上述产品,广发基金国泰基金旗下的高收益债QDII也出现类似的情况。

财联社记者了解到,前述产品10月8日17.63%的跌幅,并非仅仅反映一个交易日的净值涨跌情况。近期,中资房企美元债出现了系统性风险,相关债券收益率相继大跌。17.63%的跌幅,也正是相关基金在10月1日至10月8日境外市场交易日净值累计变动情况的呈现。

作为净值更新一向滞后于其他产品的QDII基金,上述产品投资的海外债在国庆长假期间依然开盘交易,但鉴于国内市场正值休市,其净值变动数据并未在此期间更新,而是直至昨日才得以完全披露。

上述QDII产品净值大跌的背后,无不反映出房地产行业融资收紧的影响正向高收益债等方向蔓延。再加上基金本身高仓位运作的要求,以及个别产品规模较大的原因,无疑也加大了换仓避险的难度。

作为高收益债市场的重要发债主体之一,恒大集团为首的部分房企自去年8月开始出现流动性危机,债务逾期未兑付、延期兑付等情况在今年频现,市场担忧情绪不断攀升,行业的流动性危机正逐步演变为信任危机,房企美元债也表现疲软。

房企负面事件重创高收益债

10月12日晚间,多只QDII产品更新净值。最为醒目的,是鹏华基金旗下的2只QDII产品最新单位净值的跌幅超过10%,市场跌幅居前。

具体来看,截至10月8日,鹏华全球高收益债、鹏华全球中短债单位净值依次是0.8325、0.7024;与此前一披露日相比,单位净值分别下跌17.63%、17.57%。

净值跌幅超过10%的基金在市场上实为罕见,以往债基也多被市场投资者认为是稳健、低风险,为什么上述债券QDII产品的跌幅显著?如前述提到,上述跌幅虽非单日,但连日回撤超过17%,也依然令人关注。

从产品的重仓标的来看,上述产品近期业绩表现或有迹可循。

公开资料显示,鹏华全球高收益债和鹏华全球中短债的基金经理均为鹏华基金国际业务部总经理尤柏年。其中,鹏华全球高收益债以高收益债券为主要投资标的。

所谓高收益债券,也即信用等级低于BBB级的企业债券,市场俗称“垃圾债”,具有高收益高风险的特征。在这类债券中,制造业债券占有最大比重,其次是金融、保险不动产业。

从历史持仓情况来看,鹏华全球高收益债的重仓债券以房地产行业为主,曾重仓恒大地产、佳兆业集团、融创中国、阳光城(000671,股吧)等房企发行的海外债。

得益于过往的投资业绩表现,该产品规模曾在去年6月末一度攀升至34.32亿元,较2013年成立时的3.11亿元增幅超十倍。

而随着恒大地产为首的部分房企出现流动性危机,鹏华全球高收益债自今年二季度以来出现了一定回撤,进而拖累了年内的净值表现。数据显示,该基金在今年二季度的份额净值增长率为-3.06%,产品的资产规模也回落至26.01亿元,同比去年年中缩水8.31亿元。

截至二季度末,鹏华全球高收益债在债券的仓位为83.78%,与上一季度相比变动不大,前五大重仓债券包括佳兆业集团、禹洲地产、融创中国等3家大型房企与险企富卫集团发行的企业债。

进入三季度,房地产行业形势日益严峻,该基金也颓势渐显。尤其是九月份以来,其回撤已达到26.71%。

鹏华全球高收益债(QDII)前五大重仓债券(2021年二季度末)

同样,以中短债为主要投资标的的鹏华全球中短债,在今年二季度份额净值增长率为-3.48%,9月份至今回撤则达到了26.37%。截至二季度末,该基金的前五大重仓债券分别是禹洲地产、融信中国、佳兆业集团、融创中国,以及朗诗集团旗下绿色住宅发展业务的上市平台朗诗绿色地产。

鹏华全球中短债前五大重仓债券(2021年二季度末)

经验丰富的尤柏年并非没有意识到房企负面事件给产品运行带来的风险。他在中报中表示,从5月底开始,多只标杆房企负面事件对高收益板块,尤其是地产板块造成重创,房企主体价格大幅回调,下跌幅度仅次于2020年3月。6月仅一个月时间,高收益板块下跌约2.5%,不仅抹除了4、5两月的涨幅,还使得今年上半年回报变为负数。

在6月底展望下半年时,尤柏年认为,美债利率在美国经济重回增长的推动下将会重返上升通道,投资级债券面临更大挑战。“对于高收益债而言,目前信用利差已超过1000bp,在历史上属于较高水平,逼近历史最高点。其中6月的回调,与历史上最大的几次调整相当。此时布局高收益债,除了高票息收益以外,还叠加了一部分资本利得空间,使得中资高收益美元债成为极具性价比的投资品种。”

他坦言,5、6月份受到地产板块整体下跌影响,净值出现回撤,但与此同时,持仓债券的静态收益率走高,且平均剩余期限较短,随着持仓债券不断逼近到期,债券价格将迅速修复,为未来基金净值的修复提供重要弹性。

“船大难掉头”与高仓位困境

事实上,除了鹏华基金以外,广发基金、国泰基金旗下的高收益债券QDII产品也出现也出现了较大回撤。其中,截至10月8日,国泰境外高收益单位净值为1.218,较前一披露日下跌6.04%,年内净值回撤幅度达到11.57%,其中9月以来收益回撤幅度达9.21%;广发亚太中高收益的单位净值为1.182, 较前一披露日下跌5.30%,年内单位净值回撤幅度为13.02%,其中9月以来收益回撤幅度达8.30%。

这些产品,无一例外地重仓了房地产海外债。以国泰境外高收益为例,截至今年二季度末,该基金前五大重仓债券分别为旭辉集团、新城控股(601155,股吧)、路劲、复星集团、仁恒置地;广发亚太中高收益债二季度末的前五大重仓债券则分别为建业地产、正荣地产、深川股份、融创、佳兆业。

“今年以来,面临地产行业整体融资收紧,债基的换仓在所难免,但是这类债券流动性没那么好,换仓操作难度较大。”一位公募基金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房地产行业整体在融资方面爆发出流动性风险,也引得近期房地产企业海外债延期兑付的情况频发,导致高收益债券板块的整体评级变动多、价格波动大。

另外,上述业内人士解释,不同的高收益债QDII在近期回撤幅度不一,也可能跟产品规模大小和仓位限制有关。

“‘船大难掉头’,如果产品本身规模比较大,换仓操作没那么容易。再加上基金合同中对债券,甚至是高收益债、中短债等某类债券的投资比例都有具体规定,如果有高仓位运作的要求,换仓的难度也不小。”

以鹏华高收益债为例,截至二季度末,该基金资产规模为26.01亿元,庞大的资产规模,使得基金管理人难以在系统性风险发生后的短时间内寻找到可替代、且合规的标的,净值波动大也在情理之中。

另外两只高收益债券QDII的产品规模则较小,发生风险时,基金经理相对更容易操作。其中,国泰境外高收益的规模为0.24亿元,广发亚太中高收益的规模为0.44亿元。

从仓位限制来看,这些普遍保持着较高的高收益债持有仓位。如鹏华高收益债券招募说明书规定,其债券投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80%,其中投资于高收益债券的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国泰境外高收益规定投资全球证券市场的债券类金融资产不低于基金资产的80%,其中投资于中国企业境外高收益债券的比例不低于固定收益类资产的80%;广发亚太中高收益也规定投资于债券资产的比例不低于基金资产的 80%,其中投资于亚太市场(除日本外)的中高收益债券的比例不低于非现金基金资产的80%。

从数据看,截至二季度末,广发亚太中高收益、国泰境外高收益的债券投资金额占基金总资产比例为83.23%、88.42%。

地产“信任危机”下:抄底or赎回

高收益债QDII净值的大幅波动,折射出当前房地产行业整体面临的融资困境和信任风险。

在此背景下,投资者会选择抄底,还是赎回基金产品?

“从以往的情况看,过去我们也遇到过债市低迷的情况。彼时,作为债券基金重要投资者的机构选择路径各不一样,有一些会逆势抄底,也有一部分就顺势退出了。”一位管理着海外高收益债基金的大型公募内部人士透露。

从数据看,前述海外高收益债基金大多有着较高的机构投资者占比。以鹏华全球高收益债为例,该基金今年6月底机构投资者持有份额15.46亿份,占基金总份额的比例超过了7成。国泰境外高收益的机构投资者占比也达到了66.48%。值得一提的是,这66.48%的份额恰为一家机构持有。

国泰境外高收益2021年二季度末单一投资者持有份额比例达到或超过20%的情况

这也意味着,在风险发生时,手握“重金”的机构投资者的去留,对该类产品规模将产生较大影响。

不过,上述人士坦言,现在这种行业系统性风险的情况比较少见,因此,“我们也无法预测机构接下来的动作,只能先做好自己的事情。”

他表示,无论如何,公司都会尽全力配合基金经理做好调仓等后续工作,争取为投资者将损失降到最低。

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一份《恒大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恳请支持重大资产重组项目的情况报告》的资料在市场流传,恒大的负债情况也浮出水面。彼时,资料显示,恒大集团有息负债合计8355亿元,其中非银行金融机构融资占比44.1%,银行借款占比27.7%,剩余为境内外信用债。

在今年政策因素的影响下,房地产行业整体面临融资收紧,备受关注的恒大集团流动性状况恶化加速,一度呈现股债齐跌的态势,华夏幸福(600340,股吧)、蓝光发展(600466,股吧)等其他房企也相继出现流动性风险。

就在过去的国庆假期,又一家大型老牌房企暴雷。花样年在10月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一笔本金总额为5亿美元、2021年到期的7.375%美元债,剩余2.06亿美元未偿还本金未能兑付。花样年表示,公司出现短期流动性问题,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也在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财务顾问等多方支持下成立了应急小组。

次日,花样年8只美元债在中资美元债中跌幅居前,与此同时,花样年的实质性美元债违约令市场的担忧情绪蔓延,成为房企美元债出现新一轮暴跌,绿地、阳光城、弘阳、佳兆业、禹洲、融信、等美元债均跌幅显著。

可以说,当前的房地产行业已不仅面临流动性危机,还有市场投资者的信任危机。为此,多家房企纷纷回购自家的美元债,在过去的一周,包括禹洲、德信、金辉控股、融信等多家房企密集对外披露回购美元债。但回购动作能否帮助房企解除信任危机,这仍是未知数。

就在昨日,当代置业公告宣布关于2021年到期的12.85%美元债优先票据同意征求,寻求将该优先票据到期日延长三个月至2022年1月25日,并在10月25日到期日赎回本金8750万美元。当代置业表示,征求同意展期的目的是改善流动性和现金流管理,并避免任何潜在的偿付违约,同意征求事项将于10月20日下午5点截止。

在申请债务展期的同时,当代置业表示,公司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控股股东张雷和公司总裁兼执行董事张鹏近日向集团传达有意向提供合共约人民币8亿元的股东贷款,并预期于未来两至三个月内完成。张雷表示将视乎本集团财务状况适时考虑予以持续支持,展现其对集团之持续承诺及对本集团业务发展坚定不移的信心。

(责任编辑:赵鹏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