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少年子弟江湖老 徐翔妻子诉请离婚

2019-04-01 21:55:07 搜狐 

  2017年1月22日,曾经的“中国私募一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队长徐翔被判操纵证券市场罪成立,被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违法所得93.5亿元。

  2019年3月27日,呦呦鹿鸣从相关渠道确认消息:徐翔妻子应莹已向上海黄浦区法院提交起诉状,正式要求与徐翔离婚。目前,徐翔仍在刑期,正关押于山东省青岛监狱。

  徐翔生于1977年,大约在1993年左右,徐翔入市买卖股票,在宁波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获取第一桶金。数年后,“宁波涨停板敢死队”声名鹊起,徐翔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到1999年左右,“敢死队”大户们已经大都有7位数和8位数之间的个人资产。当年,A股迎来史称“519”的结构性牛市,徐翔迅速成为新时代的资本玩家,财富几何式增长。

  一个草根明星,在资本市场冉冉升起。

  也就在这个时间段,1998年,事业跃升阶段的徐翔,与券商营业部工作人员应莹相识。

  此后,恋爱。2004年,两人结婚,次年孩子出生。

  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大户们,文化程度大多在高中层次,炒股发财后,大多纸醉金迷。但是,徐翔却稍有不同,每日繁重的操盘结束后,却能坚持做到每天复盘分析。他不善于与人交流,却很好学。营业部请一批大户到香港旅游,大家纷纷买回旅游纪念品,徐翔买的是大批股票操作分析书籍。(这个过程的具体细节,请大家参考资深媒体人黄柯杰写的徐翔系列报道)

  这个时期的徐翔,事业爱情双丰收。

  只是,外界看不到这个年轻人的身影。

  接近徐翔的人士透露说,2004年结婚时,徐翔资产才刚刚过亿元。2006年到2007年大牛市,徐翔斩获颇丰,身家达到数十亿元。

  此后,徐翔重心从宁波转移到上海,一如百年来的“宁波帮”成长轨迹。已经完全财务自由的草根徐翔,在大上海开启人生第二次进阶——从游资向私募转型。

  2008年5月,上海泽添投资发展公司成立。此后注册的公司包括上海泽熙资产管理公司、上海泽煦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公司,这一系列公司被称为“泽熙系”。

  但是,外界仍然很难看到徐翔的身影。“泽熙系”第一家上海公司的股东,是徐翔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

  正如索罗斯的名言:在市场中赚钱的人,理应默默无闻。

  不接受媒体采访,不拍照,徐翔服膺于资本大鳄索罗斯的反身理论(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互动影响),立志做东方索罗斯。

  徐翔,一度是中国最为神秘的私募人士。

  直到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从宁波回上海的途中被警方截获。他身穿爱马仕外套照片顿时传遍网络,徐翔最后露面的地点为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岗亭。

  

  驰骋资本市场二十多载,他终究没有躲开命运。

  根据已经披露的《判决书》摘要,2010年至2015年间,徐翔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上述公司的股票交易。徐翔等人实际非法获利93.38亿元。

  在徐翔案判决后,法学界和证券界曾对徐翔案信息操纵股价的进行探讨,学者彭冰还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但最终,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判决书全文尚处于保密状态。

  徐翔获刑后,上海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注销登记。泽熙系名下和其父母持有的包括宁波中百(600857)、大恒科技(600288)、文峰股份(601010)等上市公司股份被冻结,价值数十亿。

  在草根徐翔崛起的故事中,妻子应莹的身影一直隐匿。这次离婚,应莹将渐渐走到前台。呦呦鹿鸣为此进行了一些询问,但背后的原因是莫衷一是,大概是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经吧。从起诉书看,应莹诉求很简单,孩子抚养权和依法分割家庭资产。以徐翔的刑期来看,距离刑满出狱还有1年多。

  一位女性朋友说,以徐翔境遇来看,应莹现在的选择恐怕是理性的,站在妻子的角度,至少可以替自己和孩子保住一份属于自己的家庭资产,资本市场波诡云谲,“谁能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

  大传统的另一面,是小传统。在我手里,我恰好看过一份资料,《敦煌“放妻书” 研究》,由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刘文锁所著。书中说,在敦煌,有一份《留盈放妻书(伯4525)》据此,这份休书原文是:

  放妻书一道

  盖闻夫天妇地, 结因于三世之中。男阴(阳) 女阳(阴), 纳婚于六礼之下。理贵恩义深极, 贪爱因性。生前相守抱白头, 死后要同于黄土。何期二情称怨, 互角憎多,无秦晋之同欢, 有参辰之别恨。偿了赤索,非系树阴,莫同宿世怨家,,今相遇会,只是二要互敌,不肯藂遂。家资须却少多,家活渐渐存活不得。今亲姻村老等与妻阿孟对众平论,判分离别,遣夫主留盈讫。自后夫则任娶贤失, 同牢延不死之龙。妻则再嫁良媒, 合卺契长生之奉。虑却后忘有搅扰,贤圣证之,促于万劫千生,常处**之趣。恐后无信,勒此文凭,略述尔由, 用为验约。

  男方名字是“留盈”,女方名字是“阿孟”。里面最关键的文字是:

  今亲姻村老等与妻阿孟对众平论,

  判分离别,遣夫主留盈讫。

  自后,夫则任娶……妻则再嫁……

  注意,这是“遣夫”。所以,这是由阿孟提起的离婚。这份文件其实是一份“休夫书”。敦煌的婚姻文件,展现的是大唐气象,那时,夫妻即便离婚,也颇为温婉。比如,许多文件中有这样的一句: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根据本月民政部发布的数据,2018年,上海市登记结婚105112,离婚登记51820,也就是说,差不多每两对情侣结婚的同时,就有一对在办理离婚。

  少年子弟江湖老。时光荏苒,崛起于草莽的徐翔,终于迎来了最严峻的家庭考验。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