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淳石资本高拓:广东PMI向南 小微企业向北

2018-09-11 14:46:46 和讯基金 

  从“互怼”到“几家抬”

  9月4日,人民银行和全国工商联联合召开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上,易纲提出用“几家抬”方案解决民营企业与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不到48小时内,财政部跟进宣布9月1日起至2020年底,金融机构小微企业贷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

  从7月初的“互怼”到如今的“几家抬”,能使“央妈财爸”不计前嫌、五部委协同分工,此刻小微企业在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而作为中国第一民企华为与众多小微企业的摇篮,广东省的经济前景同样引人关注:

  根据月初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的最新数据,8月广东省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录得49.3,环比回落0.9个百分点,同比回落1.6个百分点,自2016年3月以来第一次回落至荣枯线(50.0)下。其中,新订单指数录得48.7,连续两个月大幅回落,近30个月首次回落至荣枯线以下;出口订单录得49.7,连续三个月位于萎缩区间。

  广东PMI陷入衰退区间,是否预示着小微企业处境将愈加艰难?笔者认为,恰恰相反,小微企业已否极泰来。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

  比起做大,浑身流淌民营创新精神的广东企业更愿意做强:早在2013年,广东第三产业占比就已反超第二产业。在由制造大省转型为服务大省,不断追求高附加值的过程中,劳动密集型的传统制造业经历了第一轮迭代。
广东PMI向南 小微企业向北

  从传统出口导向的中国制造,到如今腾讯、华为、大疆领衔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的“中国智造”,广东始终是中国制造业产业升级的开拓者:

  在2018年8月最新公布的中国企业500强中,广东独占51席,位居全国第三,总营收压过上海、仅次于北京位居全国第二;与同样占得51席的山东相比,广东上榜企业以计算机通信制造业居首,而山东以工业企业居多,在全国互联网百强企业中“零上榜”;除了入围企业多,行业附加值高以外,广东有27家企业杀入榜单前250位,12家企业入围世界五百强,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的头部企业梯队无可撼动。
广东PMI向南 小微企业向北

  从“做蛋糕”到“分蛋糕”

  有成功升级的,就有淘汰出局的。由于幸存者偏差的存在,PMI只会纳入在调查时点仍然存活的小型企业,且已被中大型企业兼并的小型企业也将被忽略。这就造成自2015年底供给侧改革开始、行业过剩产能整合加剧以来,广东制造业PMI的无论从波幅还是峰值来看,都逐渐趋向于官方PMI与大型企业PMI,而与小型企业PMI渐行渐远。
2017年5月,当小型企业PMI三年以来首度升过荣枯线50时,官方/广东/大型企业PMI均出现了明显下滑——这是自PMI按企业规模分类统计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一起“做蛋糕”的时代出现裂缝。

  2017年5月,当小型企业PMI三年以来首度升过荣枯线50时,官方/广东/大型企业PMI均出现了明显下滑——这是自PMI按企业规模分类统计以来从未出现过的现象,一起“做蛋糕”的时代出现裂缝。

  而2017年第三季度以来,内部去杠杆阵痛显现,外部贸易摩擦冲击增强。伴随国民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过往“做蛋糕”的增量经济愈发难以维系,“分蛋糕”的存量经济开始占据主导。广东PMI“站队”官方/大型企业PMI越明显,其与小型企业PMI的“背离”越突兀。

  2018年8月,当广东PMI跌破荣枯线、大型企业PMI下挫一个点,小型企业PMI又悄然进入了久违的扩张区间。

  从“要面子”到“要里子”

  对于任何一位班主任来说,当班级平均成绩下降时,他/她都面临两个选择:表扬鼓励成绩仍靠前的绩优生,或是点名敲打成绩拖后腿的后进生。

  而对于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的中国经济来说,面对来自内部去杠杆+外部贸易摩擦的经济大考,公有制经济/大型企业与非公有制经济/小微企业的分差正在显著拉大:授信500万以下小微企业的“不及格率”(不良贷款率)如今已达大型企业的5倍之多。
此时,继续展示大型企业PMI始终高于50的韧性固然可以提神壮胆,但继续忽视小型企业PMI持续萎缩的代价正越来越大:从供给角度看,进入2018年以来,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急速下行,银行已开始用脚投票“抛弃”“后进生”。

  此时,继续展示大型企业PMI始终高于50的韧性固然可以提神壮胆,但继续忽视小型企业PMI持续萎缩的代价正越来越大:从供给角度看,进入2018年以来,小微企业贷款余额急速下行,银行已开始用脚投票“抛弃”“后进生”。
从需求角度看,早在2016年以来M2的开始快速下行时,小型企业贷款需求就经历了一波触底反弹,好在彼时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仍能稳健增长;而当M2进入个位数区间,以中小企业私募债为代表的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再度上行,小型企业贷款需求急升至近3年高位,然而此刻银行对“后进生”们却选择了闭门谢客——“供需双杀”加剧了本轮小微企业融资难的恶性循环,不但涉及国民经济、更关乎国计民生的小微企业问题若再不引起关注,将可能引发极具传染性的系统性危机。

  从需求角度看,早在2016年以来M2的开始快速下行时,小型企业贷款需求就经历了一波触底反弹,好在彼时小微企业贷款余额仍能稳健增长;而当M2进入个位数区间,以中小企业私募债为代表的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再度上行,小型企业贷款需求急升至近3年高位,然而此刻银行对“后进生”们却选择了闭门谢客——“供需双杀”加剧了本轮小微企业融资难的恶性循环,不但涉及国民经济、更关乎国计民生的小微企业问题若再不引起关注,将可能引发极具传染性的系统性危机。
好在今年以来,由央行定向降准为点“几家抬”多部门协同为面,“以点带面”拯救小微企业的行动已全面铺开;从展示绩优生的“要面子”到补课后进生的“要里子”,我们有理由相信,小微企业正面临经济政策与经济思维的双重拐点。

  好在今年以来,由央行定向降准为点“几家抬”多部门协同为面,“以点带面”拯救小微企业的行动已全面铺开;从展示绩优生的“要面子”到补课后进生的“要里子”,我们有理由相信,小微企业正面临经济政策与经济思维的双重拐点。

  广东PMI向南,小微企业向北

  作为中国制造业的风向标,过去每一次广东PMI跌破荣枯线,官方PMI几乎无一例外地步其后尘。笔者认为,在当下存量经济“分蛋糕”的格局下,官方PMI、尤其是大型企业PMI的下行,反而意味着小型企业PMI将“久旱逢甘霖”。

  当本次央行牵头的“几家抬”在减税费的同时,将扶持小微企业以户数、金额进行指标量化,本就坐拥定向降准红利的小微企业,将在下一阶段获得财政政策与政策指标的双重加持——当“增量做蛋糕”变为“存量分蛋糕”,当“要面子”变为“要里子”, “国企进民企退”也将变为“共度时艰”,激发小微企业活力既重要、又紧急。

  广东PMI偶尔向南,小微企业一路向北。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