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怀抱炸弹引信已燃:16亿定增浮亏10亿,博时基金领衔四机构踩雷华录百纳

2018-06-22 08:45:53 和讯名家  面包财经
 
怀抱炸弹引信已燃:16亿定增浮亏10亿,博时基金领衔四机构踩雷华录百纳
  比苹果里面发现一只虫子更痛苦的是发现半只。比听到爆炸声更恐怖的是怀抱炸弹,引信已经点燃。

  华录百纳(300291.SZ)在3年左右时间里,从一家总市值高达387亿的公司做到目前市值仅有56亿,其市值缩水330亿。股价下跌,受伤的不止是散户,还有机构投资者。

  尤其是2016年参与定增的几家机构,锁定期36个月,到现在为止才刚过去不到两年。

  2016年,4家机构参与了华录百纳的定增,其中博时基金和博时资本合计认购约9亿。然而36个月的解禁期还没有到,华录百纳的股价就已经跌去近70%。

  对于参与定增的机构投资来说,在解禁期来临前,只能默默期待奇迹的到来。

  博时基金领衔:尚未解禁,16亿定增已浮亏10亿

  华录百纳最近的一次定增发生在2016年,除华录集团外还有4家机构参与了定增:

本次定增共募集了约21.72亿元,定增的价格为21.08元/股,然而在定增后华录百纳的股价走势却相当“触目惊心”,如下图(周线图):
  本次定增共募集了约21.72亿元,定增的价格为21.08元/股,然而在定增后华录百纳的股价走势却相当“触目惊心”,如下图(周线图):

2016年9月30日定增上市至今,华录百纳的股价下跌近70%,而参与定增的机构解禁期还要再等一年。
  2016年9月30日定增上市至今,华录百纳的股价下跌近70%,而参与定增的机构解禁期还要再等一年。

  其中受伤最深的要数博时基金。2016年的定增中,博时基金认购5.98亿,博时基金全资子公司博时资本认购2.99亿。2家合计认购约8.97亿元,占到定增总额的40.94%。

  然而,截至2018年6月21日,博时基金及博时资本的持股市值仅剩2.85亿,总浮亏超过6亿。虽说持股期间华录百纳进行过分红,可以稍微摊低成本,但是相对于持股的浮亏来说似乎有点“微不足道”。

  股价下滑如此严重,问题出在那里?仅仅是因为行情不好吗?我们还是先从华录百纳的业绩看起。

  定增后业绩大幅下滑

  根据近4年华录百纳的业绩走势来看,在其定增后首年,公司的业绩就出现了明显的下滑:

2017年华录百纳的归母净利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约1.1亿和1亿,同比分别下滑70.88%和72.31%。
  2017年华录百纳的归母净利和扣非净利润分别为约1.1亿和1亿,同比分别下滑70.88%和72.31%。

  2018年一季度,华录百纳的业绩已经呈亏损状态。公司总营收为2.26亿元,同比下降40.99%;归母净利润亏损4660.9万元,同比下滑173.12%;扣非净利润亏损4686.74万元,同比下滑173.62%。

  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提到:“报告期内,公司经营业绩较上年出现较大下滑,主要系(1)受行业整体招商和市场竞争加剧影响,报告期内综艺板块利润不达预期;(2)公司根据减值测试结果计提商誉减值,对利润亦有一定负面影响。”

  从公司的解释上来看,2017年业绩的下降直接与综艺板块和商誉减值有关,而这两大原因又直接指向了公司的子公司蓝色火焰,怎么回事呢?我们接着看。

  25亿高溢价收购,商誉减值已敲警钟

  2014年3月华录百纳与蓝色火焰及蓝色火焰全体股东签署了《购买资产协议》,公司向蓝色火焰全体股东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蓝色火焰 100%的股权,交易价格为25亿元。

  根据华录百纳已披露的公告来看,在本次收购之前蓝色火焰的业绩还是不错的:

然而蓝色火焰的业绩在收购后次年就出现了问题:
然而蓝色火焰的业绩在收购后次年就出现了问题:

2015、2016连续两年蓝色火焰的业绩不达标,最终为期三年的业绩承诺以累计净利润7.64亿元压线完成。但由于之前的高溢价收购,蓝色火焰产生了约20.08亿的商誉,这个之后再说。
  2015、2016连续两年蓝色火焰的业绩不达标,最终为期三年的业绩承诺以累计净利润7.64亿元压线完成。但由于之前的高溢价收购,蓝色火焰产生了约20.08亿的商誉,这个之后再说。

  华录百纳在收购蓝色火焰后为公司打开了综艺市场,虽说蓝色火焰2015-2016的业绩都未达标,但对于公司扣非净利润的贡献还是非常大,占比达到了95.4%和84.57%。

  2017年华录百纳已推出和正在筹备的综艺节目并不算少,可是综艺板块在营收中的占比却骤然下降:

而且,据2017年募集资金及使用情况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综艺节目制作的累计投入为4.56亿元,投资进度为55.71%,但报告期内却亏损了1050万元,公告称未达到计划进度和预计收益的原因为《跨界歌王2》效益不达预期。
  而且,据2017年募集资金及使用情况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综艺节目制作的累计投入为4.56亿元,投资进度为55.71%,但报告期内却亏损了1050万元,公告称未达到计划进度和预计收益的原因为《跨界歌王2》效益不达预期。

2017年6月,华录百纳还变更募资资金投向,将原投向“体育赛事运营”的3.7亿元转投影视和综艺,各增投3.45亿元和2500万元。但是由于业绩不达预期,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对蓝色火焰的商誉计提了减值,减值金额约为4215.75万。
  2017年6月,华录百纳还变更募资资金投向,将原投向“体育赛事运营”的3.7亿元转投影视和综艺,各增投3.45亿元和2500万元。但是由于业绩不达预期,根据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对蓝色火焰的商誉计提了减值,减值金额约为4215.75万。

  未来,如果蓝色火焰的业绩继续不理想,那么该公司账面上剩余约19.66亿的商誉是否会继续发生减值呢?

  雪上加霜:定增之后,董监高减持

  2016年定增股票上市之后不久,公司的董监高大手笔减持公司股票。

  在蓝色火焰被收购后,华录百纳的前十大股东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大股东胡刚,原本为蓝色火焰的创始人。在收购后成为华录百纳第三大股东并担任副董事长一职。2016年11月-12月期间胡刚连续两次减持公司股票,累计减持1444.72万股,参考市值约2.8亿元。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大股东胡刚,原本为蓝色火焰的创始人。在收购后成为华录百纳第三大股东并担任副董事长一职。2016年11月-12月期间胡刚连续两次减持公司股票,累计减持1444.72万股,参考市值约2.8亿元。

  除此之外,华录百纳的总经理也在同期大笔减持1580万股,参考市值约为3.4亿元。

  业绩承诺期刚过,蓝色火焰的业绩就大幅缩水,创始人及高管还大量减持手中股票,不知道刚刚参与定增的机构作何感想?

  虽说,公司业绩变脸和董监高的减持均发生在定增后,这些情况无法预料,但定增前华录百纳的主要净利润来源蓝色火焰就已经出现了单一年度业绩不达标的情况,难道在投资前这些机构都没有注意到吗?

  2018年5月30日华录文化产业有限公司将手中17.55%的股权转让给盈峰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宁波普罗非,并变更了实控人。

  宁波普罗非的大股东是何剑锋,何剑锋是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之子。

  定增股票尚未解禁,持仓市值已经折损过半。博时基金尚能安否?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基民泪满襟。(JW)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面包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怀抱炸弹引信已燃:16亿定增浮亏10亿,博时基金领衔四机构踩...》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