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尚智逢源资格被停 基金第三方销售如“围城”

2018-04-17 02:48:23 时代周报  宁鹏

  时代周报记者 宁鹏 发自上海

  4月8日,中基协在官网发出公告,决定暂停尚智逢源的私募基金募集业务。不久之前,这家公司刚被北京证监局责令整改并暂停公募销售业务12个月。

  伴随着互联网资管新规的落地,基金第三方销售的牌照价值水涨船高。然而,一面是相关机构对于牌照的渴求,另一面是相应持牌机构的持续“作死”。

  被要求整改

  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获取不易,尚智逢源却并不珍惜。

  根据中基协的公告,尚智逢源存在四大管理问题,具体包括:股权转让纠纷,严重影响公司正常经营;法人治理严重缺失,法定代表人拒绝配合监管检查;公司违规下设分支机构,未能落实整改要求;公司人员管理混乱,总经理任用未按照法规要求,在监管部门履行备案义务等问题。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尚智逢源成立于2014年4月,法定代表人为刘磊,注册资本2000万元,且为刘磊一人独资,经营范围则为基金销售。

  尚智逢源原先股东为两位自然人,分别为穆荻和刘磊,刘磊持股占比99%,2015年11月穆荻退出,仅剩刘磊一人。而仅仅过了不到4个月时间,刘磊就将股权出质,从企业信息中的“股权出质登记信息”一栏可以看出,在此次股权出质中,出质人为刘磊,质权人为“上海堃硕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股权出质设立登记日期为2016年3月17日,状态依然显示为有效。

  根据北京证监局官网信息,尚智逢源于2015年12月,获得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颁发的《经营证券期货业务许可证》,业务范围为基金销售。

  关于违规设置分支机构,其官网显示,公司注册地在北京,在上海、山西、山东、河北等地设立了8家分支机构。但天眼查显示,公司有50家分支机构,珠海、湛江赤坎、松原等20家左右分公司被注销,还有30家左右正常存续,与官网数量出入较大。

  4月8日,中基协在官网发出公告,决定暂停尚智逢源的私募基金募集业务。而就在不久前,这家公司刚被北京证监局责令整改并暂停公募销售业务12个月。

  事实上,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设立分支机构必须得向监管层备案,尽管没有明文规定,最近一年半时间之内,各地证监局已经不再批准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设立分支机构。

  寡头竞争格局

  基金第三方销售是一个年轻的行业。从2012年开始,监管部门才正式逐渐向第三方开放基金销售牌照申请,好买、天天基金、众禄、诺亚正行拿到了第一批牌照。而2012年之前,除了基金公司的直销外,国内具备基金销售资格的主要是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

  经过了数年的鏖战,基金第三方销售成为了基金销售领域的一股新兴力量,同时寡头竞争的格局已然形成。不过,伴随着同业竞争的加剧,行业的生存状况堪忧,仅有几家头部企业能够盈利或者处在扭亏的边缘。

  天天基金网曾经雄霸基金第三方销售领域,如今销售额依然庞大,营收却停滞不前。东方财富(300059,股吧)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司互联网金融电子商务平台天天基金网共计实现基金认申购及定期定额申购交易41703741笔,基金销售额为4124.02亿元,较2016年的3060.65亿元,增长34.74%。不过,东方财富以基金代销为主的金融电子商务服务去年营业收入为8.44亿元,同比下滑3.04%。

  除了天天基金以外,基金第三方销售的另一寡头为蚂蚁基金。恒生电子(600570,股吧)2017年年报显示,恒生电子参股的的蚂蚁(杭州)基金销售有限公司2017年总资产28.18亿元,净资产3.07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7.45亿元,净利润555.36万元,与2016年营业收入2.7亿元、净利润1386.16万元相比,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175%,净利润则有所下滑。

  翻阅相应上市公司年报,可以发现价格战已经严重伤害了基金第三方销售业务的利润。同花顺(300033,股吧)2017年年报显示,基金销售及大宗商品交易手续费等其他业务收入为8781.02万元,较2016年的2.26亿元骤降61.2%;该业务收入在公司总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下降到6.23%,而在2016年,该业务在总的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为13.05%。

  在同业竞争加剧的同时,传统金融机构也在基金代销领域重新发力。2017年,招商银行(600036,股吧)实现代理开放式基金销售额7055.10亿元,同比增长42.47%,基金销量超过了2015年牛市时的水平。在2015年,招行实现代理开放式基金销售额6057亿元,内部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招行曾对天天基金网该年的8000亿元基金销售额艳羡不已。从数据来看,招行的表现可谓知耻而后勇。

  作为头部平台之一的蚂蚁基金,在2017年的净利润仅数百万元。而其他的上百家持牌机构,其生存状态可想而知。

  事实上,虽然上百家机构拥有基金销售牌照,但很多只能依靠卖信托或者私募基金生存。独立基金销售机构需要相应团队及人员的配置,以及相应的IT投入,在基金第三方销售行业普遍一折的价格战之后,很多平台的利润已经很难覆盖成本。

  对于多数行业而言,价格战一般意味着消费者的福音。不过据时代周报记者观察,过低的费率容易纵容基金投资者“追涨杀跌”的行为。一些个人投资者会过分关心基金短期涨跌,买卖过于频繁,反而不利于长期持有获益。

  牌照价格水涨船高

  围城里的人想出去,围城外的人想进来。

  近日,互金整治工作小组办公室下发了《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显示,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未经许可,不得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

  这意味着相当多的互联网财富管理机构将面临着“无证驾驶”的尴尬。在这种背景下,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水涨船高。

  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早年的发放节奏较快,短短几年时间出现了上百家持牌机构。2016年9月以后,国内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的发放几乎陷入停滞。此后只有几家机构拿到了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

  根据《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2013修订)》的规定,商业银行、证券公司、期货公司、保险机构、证券投资咨询机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以及中国证监会认定的其他机构申请注册基金销售业务资格,应当具备相应条件。其中对于营业场所、系统以及人员配备都做了相应规定。这意味着要申请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除了时间成本外,在等待批复的过程中已经需要付出不菲的资金成本。

  此外,对于非持牌金融机构来说,申请的难度不言而喻,去年上海地区仅有两家拿到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这亦让牌照的价值飙升。据了解,在发放节奏较快的2015年年底,牌照的报价还在500万元左右。伴随着增量的减少,牌照的价格开始飙升。2017年年中基金第三方销售的牌照叫价已经在5000万元左右。而进入2018年,价格再次飙涨,业内有传闻相应机构愿意出价8000万-9000万元收购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

  事实上,相应的互联网巨头,多数已经获得了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除了年初刚刚拿到牌照的腾讯以外,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都早有布局。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尚智逢源资格被停 基金第三方销售如“围城”》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