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博时基金:摇摆的科融环境

2018-02-09 19:08:11 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记者 易强/文

  如何选择一只股票,与如何放弃一只股票同样重要。博时基金科融环境(300152,股吧)(300152.SZ)的投资即是一个例证。

  2017年第一季度,博时基金大举建仓科融环境,至第二季度后者暴露出的问题已越来越多,博时反而小幅加仓,第三季度后者突然停牌,前者所持数以亿元计的流动性被冻结,时间长达4个月之久,在被迫付出巨大机会成本的同时,不得不调仓换股,以获得流动性。

  这个案例,值得投资者深思。

  复牌后五个跌停

  2月5日,即复牌后第5个交易日,科融环境仍以跌停收盘,收于3.98元,较停牌前一日低2.75元,公司市值已由停牌前一日的47.97亿元缩水至28.37亿元。

  与之前连续一字跌停的4个交易日不同,2月5日,流动性被冻结长达4个月的投资者终于有了一个出逃的机会。Wind资讯显示,科融环境当日振幅为8.82%,成交金额达到3.39亿元,换手率为11.87%。而此前4个交易日,成交金额合计仅有2815万元。

  位列科融环境十大股东的4家机构投资者,即博时旗下两只基金——博时逆向投资(004434.OF)与博时卓越(160512.OF),中信盈时资管公司的一个资管计划,以及方正东亚信托公司的一个信托产品,被认为是有可能的出逃者。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上述机构投资者所持股份合计1785万股,其中博时旗下两只基金合计持有1110万股,中信盈时智明1号资管计划及方正东亚·恒升28号证券投资单一资金信托分别持有350万股和326万股。

  博时旗下另一只基金——博时泰安债券(003557.OF)——也是机构投资者之一。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末,持有60万股。

  因“筹划重大事项”,科融环境自2017年9月25日起停牌,至2018年1月30日复牌,停牌时间长达4个月之久。

  对将流动性视为最重要投资管理原则之一的机构而言,4个月的流动性冻结,意味着支付(或损失)了巨大的机会成本(或投资机会)。要是经过漫长的等待,投资标的的未来仍然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那么,为重获流动性而清仓止损,是机构投资者最有可能的选择。

  问题丛生的公司

  科融环境全称徐州科融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其前身是2010年上市的燃控科技,2015年8月始变更为此名。不过,在股权结构层面,2016年6月之后的科融环境,又与之前有所不同。

  2016年6月,科融环境控股股东、持有上市公司29.46%股权的杰能科技的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化:后者的37位自然人股东将所持杰能科技合计91.96%的股权转让给了天津丰利——丰利财富的全资子公司。由于毛凤丽持有丰利财富64.29%的股权,因此她同时成为科融环境的实际控制人;同年8月,杰能科技更名为丰利科技。

  但是,控股股东的变更并未给科融环境带来本质上的可喜变化。

  公司发布的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与上一年基本相同,而且合计占到总营收98.51%的三项主营业务,即锅炉节能、烟气处理及水处理,其毛利率与上一年相比皆有不同程度的下滑,例如锅炉节能由34.56%降为7.16%,烟气处理由16.13%降为13.66%,水处理由29.42%降为26.04%;财务费用与管理费用则有不同程度的增加。其结果是,公司出现上市6年来的第一次亏损,当年净利润为-1.34亿元。

  与此同时,在控股股东内部,以及控股股东与科融环境的管理层之间,各种版本的“内斗”剧情,开始在坊间流传。

  2017年5月12日,即上述年报发布13个交易日、区间股价下挫12.04%之后,科融环境发布了控股股东变更后的第一次停牌公告,声称“正在筹划重大资产购买事项,目标公司是一家综合性电力能源企业。”公告称,“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可等到复牌已是两个月后,结果是终止重组。

  2017年9月25日,科融环境再发停牌公告,声称“拟筹划重大事项”,预计通过现金交易的方式收购某项环保行业资产,交易金额“将超过1亿元”。停牌4个月后,公司于2018年1月29日再次发布《关于终止重大资产重组暨股票复牌的公告》。

  而在此之前,于2016年财报发布后,公司控股权发生上述变更之后带来的种种问题,随着监管机构不断下发问询函,公司不得不予以回复并公告,以及媒体一篇篇的深入报道,逐渐一一曝光在投资者的面前。

  例如,2017年5月24日,深交所创业板公司管理部下发《年报问询函》,质疑科融环境年报中重要财务数据的真实性;9月22日,即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前董事长贾红生、总经理华立新等人,以及公司本身,涉嫌职务侵占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9月25日,即发布停牌公告当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江苏证监局已于9月15日发函,质疑公司在“被公诉”一事上信息披露违规;11月30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毛凤丽、公司控股股东的控股股东即天津丰利,以及天津丰利的控股股东丰利财富,分别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因其分别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或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立案调查。12月7日,公司发布的一则公告,又披露了丰利科技及毛凤丽被长江证券(000783,股吧)(上海)资管公司起诉,以及江苏省高院将丰利科技所持合计占到公司总股本13.02%的股权予以司法冻结等事项。

  正因为存在上述问题,公司于1月30日复牌后,股价连续5日跌停。

  摇摆的基金经理

  定期报告显示,博时旗下基金大举建仓科融环境始于2017年第一季度。至该季度末,博时卓越品牌、博时价值增长(050001,基金吧)(050001.OF)及博时回报(050022.OF)等3只基金分列科融环境第二、第三及第七大股东,所持股份分别为1480万股、950万股和560万股,合计2990万股,占到总股本的4.20%。此外,还有一只债券型基金博时泰安债券持有60万股。

  在该季度十大重仓股榜单中,科融环境是博时卓越品牌第五大重仓股,是博时回报第六大重仓股,同时也是博时泰安债券持有的三只股票之一——另外两只是宁波华翔(002048,股吧)(002048.SZ)和九牧王(601566,股吧)(601566.SH)。

  上述4只基金中,博时价值增长、博时卓越品牌及博时泰安债券由基金经理周志超单独或与其他基金经理共同管理。在前两只基金的2017年第一季报中,周志超用相同的语句阐述了自己的股票投资策略:“本报告期,本基金坚持‘价值投资、精选个股’的策略。重点持有低估值或者转型预期较为强烈(且估值合理)的个股。”

  然而,到了第二季度,周志超可能已经认识到科融环境存在问题,但对其未来仍抱有期待;因此,博时卓越品牌及博时价值增长在该季度虽有所减仓,但幅度并不大,截至上半年末,所持股份分别为1350万股和950万股,而其管理的博时逆向投资,以及与王增财一起打理的博时价值增长二号(050201.OF),甚至有一定程度的增持,期末分别持有500万股和370万股。

  博时旗下其他几只基金,例如桂征辉管理的博时中证淘金大数据100(001242.OF),以及兰乔与蔡滨管理的博时工业4.0(002595.OF),也有所加仓。就整体而言,截至上半年末,博时基金所持股份已由第一季度末合计持有的3050万股增至3500万股。

  到了第三季度,尽管科融环境暴露出的问题越来越多,但基金经理周志超似乎对其仍抱期待,以至于截至季度末,虽然博时卓越品牌持仓降至250万股,但博时逆向投资已增持至860万股,成为其第九大重仓股。

  至于博时价值增长、博时价值增长二号、博时回报、博时中证淘金大数据100及博时工业4.0的持仓变动情况,因科融环境不在十大重仓股榜单上,目前尚不清楚。

  无论如何,待到科融环境于2017年9月25日突然停牌,即便是基金经理已经决定放下不切实际的期待,流动性冻结的噩运已然不可避免。

  为获得足够的流动性,调仓换股成为唯一的选择。

  例如,在2017年第四季度,博时逆向投资大幅减持了基金成立之后即重仓持有的大亚圣象(000910.SZ)、中天能源(600856.SH)及宁波华翔(002048.SZ)等股票,以至于截至季度末,科融环境竟然成为其第一大重仓股。定期报告显示,该基金自成立以来的三个季度皆跑输业绩基准,截至2月6日,博时逆向投资A(004434.OF)与博时逆向投资C(004435.OF)的单位净值分别为0.8404元和0.8368元。

  至于科融环境复牌后上述基金的持仓变动情况,投资者得等到2018年一季报甚至中报发布后才能知晓。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博时基金:摇摆的科融环境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