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换个角度看中国的“阶层固化与财富固化”

2017-07-10 10:13:34 和讯名家  阿尔法工场

  (作者系方皋资本创始合伙人,文章仅代表作者意见)

  作为一名从事PE(私募股权)投资行业老兵,思考所限主要是从自己熟悉的一些事情出发,但是毕竟是学习经济类出身,也喜欢从基本制度上思考问题。

  毋庸讳言,现代社会基石经济制度(基本经济制度)和体系是一步步发展出来的,绝对不是谁突发奇想一次性设计出来的。

  另外,基石经济制度如果需要获得所有人的认同,应该也是简单的,可执行的。一套过于复杂的基石经济制度很难强行推广。

  从这个角度说,某类基石制度是融入到制度起源社会的血液中去的,这也导致在制度起源社会中,大家也没有去刻意总结,因为很多东西都是大家觉得理所当然的,不用说都可以理解的。

  但是对于外部学习者来说,有时难度确实很大,因为制度起源地根本就没有做过多的研究,学习者无从学起。

  很大程度上,这也是非西方社会努力学习西方社会,但是最终和西方社会存在较大差异的一个重要原因。直白点说,就是尽管大家努力学习,但是还是很难赶上西方社会。

  既然对于西方社会基石制度,西方社会有可能自己都没有刻意总结;如果我们从外部学习者角度去总结,必须有一定的方法。

  个人觉得,从细分行业里的制度上去剖析一下,也许可能管窥出西方一些基石制度。

  一、PE 行业隐含的基本制度设计:管窥西方基石经济制度的一个截面。

  PE行业,最经常面对的制度就是两类:一类是募资时的资本制度体系,一类是投资时的投资制度体系。

  记得早期从事PE行业时,也对这两大制度体系很不理解。

  从募资时的资本制度体系看,觉得投资人太流氓了,怎么可能每年要百分之二的管理费,怎么要了管理费之后还要收百分之二十的业绩奖励。

  记得2002年,代表出资方和台湾资产管理团队谈判时,就觉得对方要求太不合理。

  到了2007年后,自己直接从事PE行业投资时,当时学习的是外资体系的投资体系,对投资体系一些现在大家依然有很多诟病的制度也不理解:

  投资就是投资,怎么还要回购?什么样的企业和创业者敢要这样的钱?投资怎么还要对赌,投资不应该是靠诚信和判断力吗?

  随着从事行业时间长,对整个制度理解也深入了,对这些看似简单,实际是直达根本的制度问题也就理解了。

  作为高考语文不及格的语言弱智,干脆用最通俗的语言去解释:

  资本募集时,投资人时把自己的大把资金委托出去给管理人管理的,管理人是对资金具有较大权限的,这时候的制度设计必须是从投资人角度出发。

  我遇到一些潜在LP或者对行业不熟悉的人沟通这些问题时,经常举的一个例子是:如果您有十亿的资产,家庭各方面都做出妥善安排了,还有五个亿的剩余资金,现在你希望把其中一个亿的资金委托给一个朋友做投资,这时你敢于不给他一个比较高的工资?你敢于不给他一个比较合适的业绩奖励?

  如果不给比较高的工资,担心他会中饱私囊,而且这个比较高的工资和你的委托资金总额毕竟不是一个数量级;如果不给较高的业绩奖励,会担心他不全力工作,毕竟较高的业绩奖励对总回报影响也不大。

  所以从资产委托管理角度,管理费,业绩奖励,都是基本制度中的核心。

  如果这两个制度缺少一个,整个委托管理链条就不通畅了,有可能使得管理人不能忠实、勤奋地工作。

  所以资本制度设计时,核心是希望受托方(资产管理人)忠实,勤奋地工作。

  投资制度设计时,大家都知道两个核心是对赌和回购,这两个制度经常也被大家所诟病。

  实际上这两个制度的基础是,投资人认同创业者的梦想,愿意用自己管理的钱去协助他们实现梦想,但是投资人也需要设计出一套制度,使得创业者忠实,勤奋地工作,和上述的资本制度设计起到同样的效果。

  对赌,其实是投资人希望创业者诚实地沟通问题,毕竟,创业者创造的的新事物其实谁都没有他们理解的透彻;回购,其实是希望创业者必须被梦想驱动ALL IN 地去工作,毕竟创业者拿到这么多钱以后,如果没有有效的制度设计,有可能使得创业者变得平庸和懒惰。

  所以投资制度设计时,核心也是希望受托方(创业者,从某种意义上也是资产管理人)忠实,勤奋地工作。

  不过大家也可以从两个制度中看出重大区别:

  资本制度设计以激励为主;投资制度设计以约束为主。

  这两个差异的根子在于:资本制度下,管理人一般按照惯例享受的是百分之二十的业绩奖励;而投资制度下,如果也类比业绩奖励,其实创业者是类似享受了百分之八十的业绩奖励(一般单轮融资比例不会超过总股本的百分之二十)。

  当然,部分美式投资条款和制度,其实也可以采用激励式制度设计,就是开始时是给创业者少部分股权,后期逐步向创业者释放股权,这也是常见手段。

  形式上尽管不一样,其实根本是一致的,都是指向受托方忠实,勤奋地工作。

  二、为什么会通货膨胀?

  个人出身不算发达地区的农村,因此亲戚中受教育程度低一些的占比比较高,一些亲戚遇到问题也喜欢咨询我。

  记得一个亲戚问过我一个应该是困惑他、但是其实是个很大的问题:

  怎么我们社会的钱越来越不值钱啊。

  其实我以前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和他的交流是:

  通货膨胀是现代社会一个伟大发明。

  假设回到没有通货膨胀的社会,我们知道,社会上每时都会有一些幸运儿,他们一次冒险,一次幸运,获得财富可能是普通人的几十年的收入。

  假设,我们社会每年有百分之一的这样的幸运儿,也就是说,每年有百分之一的人可能进入一辈子不用工作也可以生活的状态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三十年,那就很恐怖了,就是说有可能有百分之三十的人用不着工作就可以生活了。

  如果社会上有动力出来工作的人越来越少(当然社会上总会有一部分人不用工作也可以正常生活,但是这样的人应该是越来越少才好),我们社会就会越来越差了。

  有了通货膨胀以后,即使社会上每年有百分之一的幸运儿,但是不用出来工作的人的比例我相信应该会很低,同时也使得很多现时高收入的人也必须努力工作,这样对社会是有好处的,对所有人也是有好处的。我觉得亲戚应该是理解了。

  三、通货膨胀,财产税,公司制:现代社会制度三大基石。

  大而广之,像上面PE行业的制度设计,现代社会制度设计也应该是激励所有人忠实,勤奋地工作,并且,激励有成就的人更加忠实,勤奋地工作,然后我们的社会才能够安定,向上。

  这样的基石制度设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的呢?

  从我个人理解,就是上面提到的三大基础:

  通货膨胀,财产税,公司制(隐含其中的资本市场,股权非税行为)。

  通货膨胀,上面已经叙述了不少,我一直觉得是现代社会一个伟大发明,通货膨胀使得更多的现金财富持有者必须努力地工作。

  80年代,万元户是大富翁,但是如果当时谁抱着5万元一直觉得就可以一辈子了,现在,根本用不着到现在,到了2000年后一定是彻底的悲剧了。

  八十年代有1000万的人,随便瞎猜,全国也不会有多少人,但是,即使抱着1000万元,如果没有做合适的投资和理财,现在也无法保证过上不错的生活了。

  当然,如果当时的亿元户,现在应还是很舒服,不过谁知道10年后的亿元户还能不能过上不错的生活呢?

  通货膨胀使得更多的人必须努力工作,即使幸运获得了巨额收入也不能懈怠。

  但是随着通货膨胀的通行,大家都知道,把钱放家里,放银行里,是贬值的,必须投放出去,参与社会财富流通,通俗点,就是理财,财富才有可能不贬值。

  现金必须变现成资产才有可能不贬值。

  一般来说,现金可变成的资产也就两类:一类是购买侧重已有的,固定形式的资产,比如土地,房屋,古董,等等,一类是购买侧重未来的,变化形态的资产,主要是新业态组织的部分产权。

  购买已有的,固定形式的资产,如土地房屋古董等等,大家都好理解。中国传统千年来的社会就是这样的。

  购买新业态组织的部分产权,说得比较拗口,其实就是公司股权。

  在公司没有出现之前,简单经济形式就两类:借款,或者是合伙。这两类形态其实都是无限家庭连带责任的。即使是现在,这两类形态也是无限家庭连带责任的。

  无限家庭连带责任确实是个巨大的问题,有可能带来极大的麻烦,谁都不敢轻易地做,导致经济体系不会太活跃。

  但是公司制发明以后,出资人形成的公司产权和出资人的家庭产权分割,更多的具有冒险精神创新精神的人就敢于冒险创新了。

  至于资本市场,其实是公司制的一个衍生,就是一个出资人对公司出资的交易场所,更开放的经济形态,但是并没有根本变化。

  针对这两类现金变现后形成的资产,西方社会总体来说形成的制度都是一致的:对于购买侧重已有的,固定形态的资产,当然主要是房屋和土地,每年度是要征收财产税的,至于古董等没有征收,个人觉得更多是技术问题,没办法征收,这样使得财产税范畴的财产变相地和现金一样贬值了。这样也使得该类财产很难升值。

  对于参与公司产权(购买公司股票)的,现在至少各个西方国家是一致的:持有该部分产权(股票)期间是不缴纳税收的,有可能在变现时缴纳税收,社会对这类资产的态度明显地和房屋土地等不同,这些资产是每年度交税的。

  通货膨胀,财产税,公司制(隐含的权益不征税),构成了西方社会三大基石:

  通货膨胀使得社会绝大多数的人必须努力认真工作;财产税一定程度上杜绝了部分人希望通过理财达到不工作的目的;公司制以及其隐含的不对出资人权益征税,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到未来,投入到创新,投入到冒险,而不是参与已有资产的分割。

  四、反思中国社会的基石经济制度缺失。

  从这个角度反思,中国现在基石经济基本具备:

  通货膨胀每年都比西方社会高一点,但是并没有对社会造成损害;通货膨胀制度促使人们努力工作的目的达到了;公司制(以及隐含的权益不征税,衍生的资本市场),中国甚至超过了很多国家,充分激发了中国人的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

  只有财产税——这一西方基石经济制度——没有在中国推行,其带来的危害是明显的。

  最直接的反应:社会财富分配中,任何一个人如果没有参与到房产土地财富分配,他应该是落后于社会财富增长的;

  并且,按照现在趋势来看,这完全把通货膨胀作为基石制度的作用拉没了,更多的人通过参与已有的,固定资产的形态,保持了财富上升和升值。这样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比如占有房产的人,就可以不用努力工作,这样根本上损害了现代经济体系。

  解决财产税问题,面临很大困难,但是应该把财产税看的更高一些,这是超越社会意识形态的基石制度。  如果缺乏这个制度,现代基石制度就是个严重缺失,经济体系很难运行。用大家的的话说,是“阶级固化,财富固化”,只会导致社会走向传统社会,走向循环,走向平庸。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换个角度看中国的“阶层固化与财富固化”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