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净值 评级 重仓股 封基
排行 分红 新基金 公告
 
申赎 入门 客服
费率 筛选 账本
 
要闻 对话 原创 ETF  私募 持仓 专题
滚动 视点 课堂 评论 信托 海外 专栏
 
微 博 财经日历
基金吧 封基论坛
 
基金超市
新品推荐

新价值董事长罗伟广:把私募并购模式继续做大

  • 字号
2015-10-28 17:49:28 来源:和讯基金 

  私募业态:“趋势投资+博弈”盈利模式

    和讯基金:在目前的情况下,你如何看待私募业的发展前景?你认为私募业如何才能获得更加健康地发展?应该解决哪些方面的问题?

  罗伟广:我觉得私募行业,我在二级市场做了八年了,现在算是一个老私募了。其实我已经转型了,因为我自己也看到了私募行业的天花板,以及看到了新价值的天花板。我觉得你不做转型,就算做大的话,根基也不稳,还是可能会摔下来的。

  2010年,新价值做大了,但2012年也摔过跤。所以,这一波我反而平稳了,因为我已经不靠那种方式去赚钱了。这一次也有很多私募摔下来了,跟新价值当年的情况一样,起来太快,规模太大,但盈利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不能操作那么大的资金,所以一次波动就会摔下来,这是正常的。事实上,我觉得大多数中国私募的盈利模式还是建立在趋势投资博弈的基础上,当然每个人都会说我是价值投资,我挑的股票是好的,但是中国的市盈率动不动七八十倍,你觉得很有价值吗?按说没价值,我只能说未来会好,但一千家公司,家家未来都好吗?这是说服不了人的。

  每个人都觉得我自己这家好,但从大数据原理,一两千家公司,大多数未来都是不好的。所以变成了大家都讲并购故事了,未来谁并购谁?好东西为什么要被你并购,帮你填窟窿呢?你啥利润都没有,100亿市值,你并购谁呢?好的企业会甘心被一家没有利润、100亿市值的公司并购吗?这个故事是讲不通的。

  第一,你讲你很有业绩,未来前景很好,但事实上这种公司很少。第二,你说你市值高,可以通过并购,但并购这个故事也讲不下去;不可能整个市场一两千家公司个个都一百倍市盈率,又都能支撑得住,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私募行业面对这种标的,在里面挖掘超额收益的能力,很难建立在价值投资的基础上,也很难建立在未来公司个个都是高速内生增长的基础之上,这从大数据原理来说是不可能的。它的起点很高,估值很高,只能建立在内生的高速增长,但内生的高速增长不可能个个做得到,大多数做不到。最后大家都建立在外生的并购概念上了,我自己没有高速增长,但我可以并购高速增长的公司。

  但是,你那么高的估值,一家高速增长的公司不可能愿意被你并购。所以,这些都是悖论。客观上,你建立在这样一个市场上,大多数的阳光私募的盈利模式不可持续。另外,它又被迫去买股票,所以,他们就变成随波逐流的趋势投资者。市场好的时候,大家以为我买的股市好,整个板块都在涨,整个市场都在涨,大家赚的钱是市场的钱,是击鼓传花的钱。只是里面有一些更有技术含量的公司相对好一点,高抛低吸操作得好一点,他们就赚了有技术含量的钱,但也赚了市场趋势的钱。但有些私募完全只赚市场趋势的钱,赚散户的钱,赚博弈的钱,赚故事的钱。所有这些都是不可持续的,一次股灾下来,可能两三个月要跌70-80%下来,大家又从头再来。

  所以,我认为不是私募行业的问题,是整个中国资本市场都是高估的,大多数股票都是高估的。在这个基础上,所有的投资方面大家都是趋势投资者。此外,大家是建立在讲故事的基础上的博弈;其实讲故事、博弈、击鼓传花,就是看谁操作得好,操作得聪明,因为它的基础大多数是不能支撑的,大多数的股价不能支撑公司基本面,以及业绩成长和并购预期,都超额反映了业绩成长的预期和外延并购的预期,和它自己本身的价值都是超额的,所以最后那部分就变成了博弈的击鼓传花了。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私募行业独善其身很难,你不博弈,要不就不做生意;全市场都这样,都在做博弈做趋势投资。你不这样做,你就别干,你就别发产品,别募钱了。你发产品募钱,你也没有办法,你不能回避这种系统性的风险和个股的风险。系统性的风险总体高估了,个股的风险就看你自己那个票并购的故事能否兑现,未来业绩的故事能否兑现。但从大数据原理,大多数是不能兑现的,大多数的并购都很难兑现,没有那么好的资产给你并购。大多数未来业绩高增长也是兑现不了的,整个经济背景都是这样,不可能有那么多公司高增长。

  所以,以上这些缺点不是针对私募,公募也面临这样的情况,很多牛散也是面临这种情况。至于一般的散户也更是这样的情况了。我觉得牛散、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以及市场上相对有一定水平、有一定研究能力和有一定优势的投资者,他们面对这种局面,最终大家都是演变成一种“趋势投资+博弈”的盈利模式。

  私募怎样回避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大环境就是这样,你要不不干这行,干这行就不能独善其身。只是在这么一个既定环境的基础上,有自己个性化的盈利模式。第一,我觉得量化交易是有优势的,是很赚钱,它这一波太赚钱了,大家都看不过眼,现在被停掉了。因为确实是不公平的,你面对的是一系列的散户投资者,我觉得就算在国外量化交易也是监管很严的,因为它是不公平的。国外是机构投资者为主,都对量化交易监管那么严,国内是散户投资者,但更不公平了。所以,我觉得量化交易是很好的,但是它不公平,被停了。

  第二,价值投资的模式。我认为长期来看,价值投资者是能够长期稳定盈利的,比如买一些好股票、被低估的股票,你要耐得住寂寞,不要跟风不要跟故事。所以人家很精彩的时候,翻一两倍,没有你的份。但人家很惨的时候,你也活得很好。长期的复利,我觉得做价值投资,起码能够解决生存,另外再图谋慢慢发展。所以,我们觉得价值投资这种方式,现在市场上不是主流了,我认为现在市场上主流的模式,是“成长投资+博弈+讲故事”这种类型,主要是博弈。另外确实有点水平的人,可以赚一点成长性投资的钱,但价值投资的方式还是能够比较平稳。

  第三,成长投资是最有技术含量的,不能说高估了就没有价值了,一千家公司里真的有那么几十家好的,那你能挑到,那绝对是水平了,我们也希望在这方面往一种高手的水准靠拢。但博弈就不是我的优势,所以新价值就不会走博弈这条路。成长投资和价值投资这两条路都是正道,但是它竞争很激烈,真正做到绝顶高手不容易。

  第四,博弈这条路,包括大部分的中国投资者,包括牛散、很多公募基金、私募基金真正的就是走博弈这条路了;“趋势投资+博弈”这条路,我觉得这个方式不是新价值的方式。我觉得这个方式是市场主流,只要赚钱也不能说它错。但我觉得这种模式应该会越来越有风险,因为随着估值越来越高,注册制越来越近,二级市场这个估值高的孤岛总有一天会崩的。崩的时候,价值投资者还能活着,真的成长型投资的,选的公司是好的,起码也能活着,但趋势投资者大多数都要死掉。所以,我认为现在趋势投资还是市场的主流,也能赚到钱。趋势投资者的高手赚那些低手的钱,老人赚新人的钱,但总有一天,新的韭菜没了,那些做趋势投资的老人就会死掉,这次股灾就是一个预演。

  他们拉上去了,好像上面盈利很多,但一跌70-80%下来,很多都爆仓了。所以,趋势投资者现在很好,将来也会好,但总有一天要还回去的。

(责任编辑:汤白露 HF07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基金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