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基金业政商旋转门隐现 10%高管来自监管层

2012-10-22 21:36:36 证券市场周刊  宋蓓蓓

  66家基金公司,332名高管,28人来自管理层,占比近10%;规模排名前28中的13家基金公司,有18位高管来自管理层,占比接近65%——基金业政商“旋转门”隐现。

  本刊记者 宋蓓蓓/文

  除了自身培养,管理层成为基金公司高管输入重要渠道之一。《证券市场周刊》统计发现,截至2011年年底,66家现任基金公司高管中,有近10%曾在证监会或证券交易所任职,且基金公司规模与其吸引力明显呈正相关性。上述高管名单均来自三季度以来各公司发布的人事公告、基金招募书等。

  管理层输出近10%高管

  统计结果显示,66家基金公司332位高管中有28人曾在证监会或上交所、深交所任职,占比近10%。其中南方基金总经理高良玉广发基金副总经理易阳方鹏华基金总裁邓召明、国泰基金总经理金旭等24人曾在证监会任职;华安基金总裁李勍、汇添富总经理林利军、华泰柏瑞副总经理房伟力和中欧基金董事长唐步等4人曾在上交所供职;前深交所综合研究所副所长许小松现任招商基金总经理。

  28位原官员分布在21家基金公司中。广发、鹏华、国泰、国投瑞银等4家基金公司至少有两位证监会原官员,南方、银华、建信等13家分别有一位;华安、华泰和中欧等三家基金公司在有一位证监会空降官员的同时,还有一人来自上交所;汇添富总经理林利军在证监会和上交所均有任职经历。

  从基金规模看,管理层人员喜投大基金公司。规模排名前28的基金公司,有13家的18位高管来自监管层,占比接近65%。

  广发、华安、鹏华、国泰和国投瑞银等5家有幸“一拖二”:广发基金有副总经理易阳方和督察长段西军、华安基金有总裁李勍和督察长薛珍、鹏华基金有总裁邓召明和副总裁毕国强、国泰基金有总经理金旭和督察长林海中、国投瑞银有总经理尚健和副总经理刘纯亮。这5家基金公司为65%的高集中度做出了贡献。

  “一拖二”的基金公司还有华泰柏瑞和中欧基金:华泰柏瑞总经理韩勇曾任证监会处长、副总经理房伟力曾任职上交所登记结算公司交收系统开发经理;中欧基金总经理刘建平曾为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副处长、董事长唐步曾为上交所监察部总监。

  多数管理层人士来头不小。包括南方基金总经理高良玉在内至少有8位高管曾在证监会任副处级以上干部,且多由基金部、发行部等核心部门空降。其中,来自证监会基金部的有国泰基金总经理金旭、国投瑞银总经理尚健、华泰柏瑞总经理韩勇、中欧基金总经理刘建平等。

  南方基金总经理高良玉曾任证监会发行处副处长,鹏华基金总裁邓召明曾任证监会发行处处长,国泰基金总经理金旭曾任证监会基金监管部综合处处长、景顺长城督察长黄卫明曾在证监会期货部、非上市公司公众公司部任职处长、国投瑞银总经理尚健曾任证监会基金部副处长、华泰柏瑞总经理韩勇曾任证监会处长、汇丰晋信副总经理李毅曾任证监会副处长、中欧基金总经理刘建平曾任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副处长。

  “前处长”空降到的基金公司多数规模排名靠前。高良玉、邓召明、金旭、黄卫明和尚健所在的南方、鹏华、国泰、景顺长城和国投瑞银,规模排在前25位。

  “衙门”有人好办事?

  28位由管理层空降的公司高管中,高良玉最为耀眼。1998年,高良玉以证监会发行部副处长身份空降南方基金后升任总经理,用13年打造了一个强悍且全能的南方基金。

  一位资深基金分析人士坦言:“南方基金牛,就是高良玉牛。”

  南方基金曾包揽了基金业数不清的“第一名”:国内成立的第一家公募、首发国内第一只封基、首发第一只开基、首批入选全国社保基金管理人、发行首只保本型基金、发行首只LOF、首批入选企业年金基金投资管理人、发放首只复制型基金、首家获得QDII业务资格,并成立首只相关产品、首批获得专户资产管理资格、首只获得RQFII资格等。

  上述人士表示,由于制度及牌照的限制,早期成立的一批基金公司处在严重的非市场化竞争环境中,而由证监会空降“总裁”的南方基金或能得到优先权。分析国泰、鹏华、国投瑞银、银华、广发等多家老牌基金公司的高管动向,不难发现类似的规律。

  有管理层人士空降的上述21家基金公司,南方、广发等老牌公司大势已定,但后起之秀绝非等闲之辈,如汇添富和华泰柏瑞。

  以创新之名,2012年以来两家公司皆有单只百亿元规模的基金收入囊中。统计中一个有趣的发现是——汇添富总经理林利军和华泰柏瑞副总经理房伟力均曾在上交所担任要职。

  公开资料显示,房伟力曾任上交所登记结算公司交收系统开发经理、唐步曾任上交所会员部总监、监察部总监。

  汇添富和华泰柏瑞分别成立于2004年底和2005年初,华泰柏瑞是后来居上的最佳范本,它也是上述7家“一拖二”基金公司之一。

  2012年5月,华泰柏瑞发行了一只“T+0”交易的沪深300ETF基金,首募金额超过329亿元,成为中国基金业有史以来首募规模第二大的被动型基金,它也从一家中小型基金公司一举跃升行业前列。

  华泰柏瑞规模爆发,总经理韩勇和副总经理房伟力功不可没。自2010年沪深300股指期货推出后,出于对相关成份股交易替代的需要,业内对于沪深300ETF翘盼已久。但因牵涉到上交所股票结算问题,监管层一直较为谨慎。

  沪深300ETF花落华泰柏瑞,不少业内人士曾有不解。本刊注意到,韩勇曾任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处长,房伟力则曾在上交所登记结算公司任交收系统开发经理。不难看出,在上交所解决“T+0”技术问题和到证监会拿发行资格方面,两人或具备先天性优势。

  最近一年来,来自深交所的招商基金总经理许小松颇引人注目——他曾任深交所综合研究所副所长,于2011年10月底到招商基金任职。

  许虽是初来乍到,但招商基金在低迷市场的表现让人侧目。在他空降不到半年,招商基金连发5只新基金,公司规模累积暴增200亿元。更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只招商安盈保本在极其不景气的市场环境中,曾创下一日售罄且狂卖45亿元的纪录。

  此外,还有一些已经挥别公募基金业的大佬,如交银施罗德原总经理莫泰山、鹏华基金原总裁孙煜扬、益民基金原总经理刘义鹏等,都曾在证监会担任过要职。

  这些人中,原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最值得一提,他曾在深圳市证券监管办公室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和证管办副主任。1998年4月起筹建博时基金并相继担任副董事长、总经理。任职的12年间,肖风带领博时基金一路披荆斩棘并逐步确立起了在基金业的领先地位。

  2011年年中,博时基金一纸公告宣布肖风离职消息,业内无不为之扼腕。而从肖风离职后一年多来博时基金整体表现来看,情况并不尽如人意:产品创新方面乏善可陈;主动管理股混型各类产品前20无其身影。

  回顾中国基金业十余载,一个显著的现象是,这些管理层人士担任高管的在位时间与公司叱咤的年代有明显正相关性。

(责任编辑:叶知秋 HX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