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实基金詹凌蔚:预计后市箱体震荡 看好装备制造与节能

2011年11月10日14:53  来源:和讯基金 
 字号: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中国最大财经门户网站和讯网的基金会客厅栏目,今天我们邀请到演播室的是嘉实基金(博客,微博)研究部总监詹凌蔚詹总,您好!

  詹凌蔚:和讯网的网友们,大家上午好,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些看法。

  目前我国经济处在中周期复苏到繁荣的过渡期

  主持人:非常欢迎詹总的到来。进入三季度以后,在主动和被动因素影响下,现在中国经济的降速似乎已经成为了趋势,您对未来经济是怎么看的呢?

  詹凌蔚:对于中长期宏观经济的看法是众说纷纭,只有走完了大家才看得清楚。我们这边管中窥豹的话,把它分成两个部分,从国际经济和国内经济的角度分别来看待这个事情。

  从国际上看,全球的经济在未来比较长的时间都处在迪尔格罗斯(音译)说的新常态底下。所谓新常态就是国际经济在未来几年,它面临的首先是趋杠杆,其次是趋全球化,最后是加强金融衍生品的投资的监管,这样的大背景下。

  国内经济来看,很重要的是要去判断潜在的中长期增长率是不是历史性或者中枢性的下降。对这一点我们没有那么悲观,我们承认在10—20年的纬度上看,或者30年的纬度上看,未来30年会比过去30年中国宏观经济GDP的潜在增长率是会下降的。但是如果在3—5年的纬度来看,我们对潜在的增长下的速率和斜率不是太担心,我们认为只是会缓慢地下降。中国的潜在增长水平和增长能力还是在的,因为我们对中国国内的总需求不悲观。当然随着劳动力成本的上升,随着资源、土地,甚至包括资金成本(就是利率的上升)可能在总供给层面上我们会遇到更多的瓶颈。在总需求不悲观,总供给可能有一定瓶颈的大的环境下,中国经济要想在潜在的增长率的水平上稳定的运行,就要比较成功地去实现技术进步创新。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这次的转型。

  总结来说,全球的经济从大的周期看,还是在传播的衰退期中,在这个衰退期中,会有方方面面的银行的趋杠杆,有货币汇率之间的博弈引起全球化的压力,甚至包括一定的贸易保守主义,还有对资本的全球流动加强监管。但是在国内,特别是对中国大的经济体来说,如果我们的转型能够相对成功,能够把成本的压力较好的消化掉,中国国内的宏观经济不是太悲观。

  主持人:刚才提到一个转型,您认为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新的周期里面了吗?

  詹凌蔚:今年年初开始,主要在证券的行业,证券股票投资的资本市场当中中,一些经济研究者有新周期的提法。对周期应该怎么看?应该分开角度去看,周期有大的周期、中的周期和小的周期,不同的周期推动的因素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理解这些学者提出的新周期,更多的还是在一个中周期或者小周期的纬度上提出了新的概念。当然在大的周期,比如库茨涅夫(音译)周期、康德吉拉耶夫(音译)周期这样的级别上,我们不认为有新的周期出现。在中周期,像朱格拉周期、基钦(存货)周期,这样的级别,这样的新周期,每隔一两年或者甚至更短的时间都会出现一次。我们认为这次可能是由投资设备更新作为引擎推动的中短周期,我们可以称他为经济内增的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

  主持人:您觉得是在经济时钟的哪一个时点上呢?

  詹凌蔚:如果从设备更新来作为推动力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中周期的复苏到繁荣的过渡期就是现在。中周期来说,从复苏到繁荣的过渡期,或者说是开启的早期。但是这样时间不会特别长,这个周期的本身也不是一个非常长的周期,力度也不会非常大。

  主持人:就是说走到繁荣的过程只是3—5年的时间,不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

  詹凌蔚:甚至没有3—5年,我们讲整个中周期在扩张期可能就是一年半,扩张期本身就包括了复苏和繁荣。而复苏和繁荣的区别就是在趋势的增长线以下的叫复苏,在趋势的增长线以上的叫繁荣(也叫过热)。从这样的新周期的概念,我们一直在讲它是一个中短周期的概念,不要把它看成类似于2002年—2008年由地产、全球化,由美国的高杠杆消费能力带来的一个大周期,这个级别远远没有到那个周期,这个本身就决定了大家对股票市场和宏观经济的具体数据的乐观程度不会那么高。

  【独家稿件声明】凡注明“和讯”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和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10-85650688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李志军

信诚基金市场部基金专家

王群航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高级

吴国平

私募少帅操盘手、知名基金

唐颖军

上海薄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

启明

启明乐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