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经济动荡中的诺亚方舟

2008年10月25日03:31  来源:

  主持人:李南 嘉宾:樊纲 张宁

  主持人:今天(10月21日),我们请来著名经济学家樊纲教授和我们的老朋友张宁。只差两个月2008年就过去了,你们认为,现在的经济是不确定性更大了,还是更小了?中国经济未来到底会怎么样?

  没有导致发生危机的因素

  樊纲:从国际上来讲,不确定性更大了,但是有一件事更确定了,就是经济下行趋势已经基本形成了,而且,外部市场的萎缩已经是肯定的了。美国经济肯定会衰退,欧洲、日本也会衰退,一两年,两三年,还是三五年,还不太确定。

  主持人:坏是确定了,坏到什么程度还不太确定,是吗?

  樊纲:国际上的大窟窿有多深,不确定。

  主持人:国内经济的确定性怎么样?

  樊纲:现在国内经济有一点是确定的,从宏观经济的角度来看,一些基本的比例关系还是不错的,中国也有很多问题,但现阶段比起世界其它各国,中国经济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最健康的经济之一。导致发生危机的这些因素,我们基本上都没有,这一点也比较确定。

  主持人:日本GDP是负2.4%,美国也开始实质性的衰退,跟它们比,我们强一点。

  张宁:我觉得现在中国经济一个新的不确定性,就是国际环境到底衰退多少,这是中国最大的风险。但是,我们比较高兴的是,中国通货膨胀的风险已经没有了。

  主持人:国际经济对中国宏观经济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能不能用概率的方式表达?

  樊纲:这个问题也有不确定性,国外那窟窿有多大,危机会到什么程度都不确定。有一点比较确定,各国政府联合出手救市,我相信像30年代那样50%GDP都没了的大萧条可以避免。但是,两三年的衰退、三五年的低迷,还是有可能的,多深、多广可能不确定。对于中国经济一方面是负面影响,三大经济体都不好了,三大经济体再带着全世界经济下滑。因为世界经济不好,资源价格又下降,一些资源产出国的前景也不好,然后这些国家对我们产品的进口需求,间接地也会受到影响,这点是肯定的。

  主持人:不确定的是什么?

  樊纲:可能是起到抵消作用的东西。比如现在新兴市场国家的GDP,已经占全世界的50%以上了。我们对美国的出口是重要,但是对美国的出口现在占我们全部出口的比重,已经从五年前的30%左右降到了12%。

  主持人:欧盟占多少?

  樊纲:欧盟占15%、16%。我们周边地区,拉美、中东的石油产出国,俄罗斯等比例在上涨,所以它们的经济会衰退多少,对我们的需求会减少多少,具有不确定性,它们减得少一点,我们的增长可能就好一点。

  大萧条会出现“土豆现象”

  主持人: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对我们更重要,对吧?

  樊纲:重要性在日益提高,因此值得我们的企业充分关注,我们企业的出口,能不能多元化,这是一方面。另外,还有一方面不确定,叫“土豆现象”。就是说如果大萧条出现,土豆的需求反倒上涨,土豆的价格甚至上涨。

  主持人:人们买不起面包了,只好去吃土豆。

  樊纲:因为人们收入下降了,人们预期收入下降了。当消费削减的时候,先削减的是奢侈品,是价格比较高的产品。但是不削减的,甚至是会提高的是必需品和一些物美价廉的产品,而我们中国现在出口的主要部分,是一些物美价廉的产品。在过去几次经济危机当中,日本泡沫破了之后,我们对日本的出口大涨,是这个效应起作用;IT泡沫破了之后,我们对美国的出口又涨了一块,这个效应又在起作用,这次这个效应仍然有。比如最近的数据表明,沃尔玛在美国的销售反倒提高,沃尔玛在美国属于低端商店。

  主持人:大家都觉得明年出口增长会下降。有一个预测数据很吓人,说明年我们出口增长会跌到10%以下,而以往是20%以上,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国内经济的影响,应该说相当大,对吗?

  张宁:我觉得肯定会是挺大的。

  樊纲:看这些数据,你还得想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出口下滑,迄今为止主要还不是因为这次国际的衰退,是因为过去几年,我们自己做了很多调整,包括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的减少等。我们过去几年的政策,是防泡沫的政策,这些政策都起作用了,同时外部又突然不好了,所以现在有两个因素在起作用。

  我们自己的内需怎么能够上来,这是解决我们问题的根本。我们的内需能够多增长一块,就抵消一些外部的影响。

【来源:华夏时报】 (责任编辑:王凝墨)
热点
推荐
相关新闻 进入 经济动荡
相关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