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人士谈投资心得 花荣认为炒股就像击剑

2008年08月07日20:47  来源:  

  李南:这些天,各国体育豪杰齐聚北京,今天我们也请来A股的各路英雄。王松坡是老江湖了,1992年就携百万资金杀入A股,当时是什么感觉?从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松坡:当时在周围这些股民当中,是比较自豪的。但我不是个成功者,没有赚到那么多钱,只是从中悟出了很多道理,我觉得股市就如人生一样。初入股市的时候,看到有人拿着一个小本,或一张图在那里演讲,便自己买了红蓝铅笔、橡皮、尺子,每天去做功课,后来发现还是不行,就聚集了十几个人一起讨论。后来一个证券公司急于要客户,我们就进了大户室,但还是没挣到钱。

  李南:有没有反思一下,自己哪儿做错了?

  王松坡:我进入股市之后,始终在围绕一个怪圈,总想转出去,但始终也没转出来。股市就像自己的恋人,因为付出太多了,已经离不开她了,觉得股市就像自己的家,非常熟悉、非常安逸。虽然也曾遍体鳞伤过,但是痛过之后,对那种很短暂的安宁也更感到幸福。其实有时候是有心插花花不开。有次我去抓彩票,没想到中了二等奖;但你用心投资股票的时候,却不见得能够做成。

  花荣:这不仅是一两个老股民的感触,大概在1991年、1992年入市的,特别是北京、上海、深圳这三个城市最早的一批股民,都有这样的情怀。

  李南:这次奥运会有28个大项,如果把股市比作一个赛场的话,你们觉得自己在进行什么样项目的比赛?

  王松坡:我把自己比作是一个拳击手,我经常挨打,被打得遍体鳞伤,但是我还在使劲地打。就觉得不应该服输,觉得自己不比别人智商差,所以我还在努力拼搏。

  丁虹:我想大概是女排。过去的那种女排精神,就是不服输,可以说已经是败的局面,在最后关头,也要扳回败局。

  花荣:我选择击剑。我一直认为股市是思维博弈,或者智力博弈,这与击剑非常相似,要追求成功率,同时要防止其它风险击中自己。

  丁虹:你说进入股市,人都会智商变低,你的智商变低了吗?

  花荣:我觉得99%的人会变低很多,包括我自己。在股市当中并不要求智商最高,关键是你比大多数人好一点点就行了。我觉得我最大的优势,是该把握住的机会都把握住了,该防范的风险都防范住了,但是也没有太惊险、太刺激。

  王松坡:1968年的墨西哥奥运会上有一个叫海因斯的百米运动员,他当时创造了9.95秒的世界纪录,他最后撞线那一刻,说:“上帝啊,原来这扇门,我以为是锁着的,其实它是虚掩着的。”其实,股市的大门对所有股民是敞开的,只是大家有一个误区,认为赚钱之门也是打开的,后来大家又认为是锁着的。花荣就像当年的海因斯,他私底下很用功,经过这些年的历练,最后股市这扇门对花荣老师是打开的、虚掩着的。

  李南:对丁虹这个新股民,你想说些什么?

  王松坡:有一小故事,有人拿一个大笸子,支了一根棍,拴了根绳抓麻雀,这时飞来很多麻雀,有20多只在笸子下啄食,可屋檐上还有个十几只,这时候拉动这笸子,他就把那20多只麻雀捉着了,可是他没这样做。过了一会儿,有七八只鸟飞到屋顶上去了,他不认为麻雀飞走了,而是认为麻雀有爱心,会告诉上面的麻雀,这里有吃的,你们快过来吧。

  巴菲特说,在股市上只有两种心态,一个是恐惧,一个就是贪婪。只要在这股市上你不贪婪,不恐惧的话,就是在机会来临的时候,你就能把握住。

  李南:能告诉我们亏了多少吗?这一年进股市以后,你的收获是什么?

  丁虹:如果我有时间炒股,我就不会亏,问题是我的工作不能让我专注于股市,我周围的很多人也是这样。不找客观理由的话,还是亏了30%。一进来的时候当然想挣,我对中国的大环境还是比较相信的,即使现在跌,我也认为不至于熊太长时间。

  花荣:很多投资者相信股市会向好,是因为股市是一个非常有梦想的地方,这也是人生的组成部分。现在中国股市跟经济关联度是挂钩的,但在十八九年前是不挂钩的。比如说2001年到2005年是中国经济最好的时候,但是股市表现最糟;而1996年、1997年经济不是很好,但是股市表现却非常好。

  其实生活本身就是两个方面的收获,一个是追求物质财富,一个是追求精神财富,我觉得丁虹至少精神财富已经追求到了,物质财富以后也会的。

  李南:你觉得在这个市场上,散户永远是弱者,对吗?

  花荣:如果站在比较长的历史来看,股市当中最成功和最失败的人都是少数,大多数人都处于平衡点上。但是我觉得作为新股民,除了学炒股技能,应该学另外一个技能,就是在牛市当中挣到钱,在熊市当中尽量去避免风险。

  如果在正常的技术水平上,散户赢钱的可能,比机构和大户要容易。很多散户之所以没达到理想的状态,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精力投入不够。而没有足够的投入,就只能赚简单的钱,比如在市盈率绝对非常低的时候,一两年做一大波,这是一个简单的方法。

  王松坡:我有三个建议。一是先拿少量的钱去做尝试,如果你觉得有规律可循的时候再大投入;二是买一本《盲点套利》之类的书;三是要耐得住寂寞,做一件事情一定要考察好了。

  丁虹:你认为奥运之后会是一个怎样的行情

  花荣:在股市当中,永远不可能从此走上幸福。2006年、2007年的行情,是十年难一遇的,在过去十七八年当中,中国股市也只有这一次。而且整个随着市场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平稳,整体来讲,以后稳定性会比原来更强,单边暴涨、暴跌的可能性会降低。

  

【来源:投资者报】 (责任编辑:小智)
热点
推荐
我有话说  已有0条网友评论,点击查看全部评论
  匿名发表
  
如果您还不是和讯注册用户,请先注册
谁在说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script src="http://utrack.hexun.com/track/track_xfh.js?ver=20120503">